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天机泄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羊 书名:史前核战争
    驱逐舰驶离港口航行了很长时间,直到连海岸线都看不见了,史丹宁才把龙格、雅威等人招集到军舰的会议室里,对大家讲了此次航行的具体航线以及所抵达的港口。他们将绕过大半个地球,在巴塔尼亚首都蒂涅尔以南将近两千公里的卡尔姆城登陆,这个地方在今天的印度南部,在那里,将会有国内的人接应他们,附近的驻军将会起义,保护着兰兰公主向着首都进军。

    史丹宁很是得意地说:“这一次的保密措施可以说基本上是万无一失的,知道具体计划的人很少。无论是咱们这边还是在国内那边了解详细计划的人都不超过五个,如今到了茫茫大海上,咱们所有的人——哦,除了雅威之外,都不可能离开这条船,而雅威又是绝对忠实于公主的,所以咱们可以很从容地航行了。当然,这次航行是非常漫长的,也非常枯燥乏味。我们要航行一个多月的时间,请大家忍耐一下吧,到了国内,就一切都好了。”[.Lvsexs.]

    于是,这段难熬的子就开始了。为了保密,驱逐舰选择的航向是尽可能远离陆地和岛屿的,因此,舰上的人们每天看到都是海天茫茫,无比单调,按照龙格的话来讲,每个人都被判了一个多月的刑,大家都被拘在这条船上了。雅威虽然可以飞走,但是史丹宁一再要求他不要施展这门绝技,以免被外人知道了他的秘密,他甚至搬来了兰兰公主,要公主亲自恳求他。雅威当然不会驳兰兰的面子,因此,他也被困在了这条船上,每天只能呆呆地看蓝鹰库巴在空中自由翱翔,而舰上的官兵们也都对这个成天蒙着头的人感到困惑不解。

    大家都只好自己想办法来排遣烦闷,龙格每天都和小朵泡在一起,史丹宁和兰兰公主寸步不离,图摩夫人一家三口则靠着玩百毒牌来解闷,每天的子都乏味透顶。

    就这么着一连半个多月过去了,军舰依然在无垠的大洋上航行着。雅威百无聊赖,跑到了图摩夫人那里,跟她学会了许多百毒牌的玩法,而龙格和小朵也来了,他们也来找图摩夫人玩牌。这一天,图摩夫人、乌娜、龙格和小朵四个人坐在舱里玩牌,雅威在一旁呆呆地看着,而妲娅则站在舷窗前,两眼直直地望着外面的大海,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她现在依然笃信哈尼教,每天都要一丝不苟地做完教义规定的功课,对此,其他的人也都习以为常了。

    龙格他们一边玩着一边闲聊,小朵说:“夫人,您现在能算出多少天的事呢?你能不能算出这些天会出什么事啊?”

    图摩夫人说道:“我现在没有什么进步,还是只能算出三天之内的事来。至于未来几天会出什么事嘛,这些天来天天如此,我也懒得算了。”

    龙格叹了口气:“唉,以前生怕出什么事,但是现在我盼着出事了,要是出点事才好呢,哪怕这条船要沉了,那也比现在这么闷死人强啊。”

    乌娜说:“船沉了有什么好?这茫茫大海一片,连个小岛的影子都看不见,咱们岂不是都要死定了?”

    龙格说;“船沉了倒还真不怕……”他本想说雅威会把咱们都救走的,但是想起了史丹宁的保密要求,只好把下半句话给咽下去了。

    小朵说:“图摩夫人,你能不能把你算卦的技艺传授给我啊?让我也算算看。”

    图摩夫人笑道:“这个没法传授,是天生的,你恐怕是没机会学会了。”

    小朵说:“图摩夫人,这牌天天这么玩,我也腻烦了,干脆,你给我们表演一下占卜好不好?我还没看过你占卜时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图摩夫人说:“那有什么好看?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

    小朵还是想看,于是图摩夫人只好收拾起百毒牌,拿在手里洗了洗牌,然后开始给大家表演占卜。

    正在这时,史丹宁走了进来,他笑着对大家说道:“你们好清闲啊,倒是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南部军区的司令已经站到咱们这边来了。我刚刚收到的电报,南部军区司令兰索中将已经和咱们的人谈定了,他决定支持公主了。只要咱们一上岸,他就会立即发动起义的。”

    龙格说:“这太好了,赶紧发个电报,把咱们上岸的时间告诉他。”

    “哦,这可不行。”史丹宁说:“为了保密,咱们的船是要实行无线电静默的,只能收不能发,等到了上岸的时候再说吧。”

    小朵说:“如果发了电报,咱们就一定会暴露吗?”

    史丹宁说:“不一定会暴露,但是要提防万一……”

    这时,正在那里摆牌占卜的图摩夫人突然说道:“咦,我怎么算着军舰上好像要出点事呢?”

    大家都回过头去,史丹宁有些紧张地问道:“会出什么事?”

    图摩夫人抬起头来说道:“我还没算清楚。现在我的能力恢复得不够,有的时候会算不清楚,有的时候还会算错,或许这一次就是我算错了吧?”

    到了晚上,史丹宁下令加强戒备,加强瞭望,军舰上加了双岗,他又亲自在舰上巡视了一番,才回到舱里去睡觉。到了半夜时分,凡是不值班的人都躺下睡觉了,唯独只有雅威睡不着,他根本就没有睡觉的可能,只能每时每刻都清醒着。他在舱里待不住,慢慢地飘移了出来,来到了甲板上,看着夜色中的海洋在那里发呆。

    忽然,雅威听到了一声异常的动静,他抬头一看,在舰桥上突然打开了一扇舱门,有一个人拼命地跑了出来,然后越过栏杆,向着茫茫的大海跳了下去,夜空中传来了这个人绝望的惨叫声。

    雅威大吃一惊,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跳下去救人,以他的本领,将这个人救上来易如反掌,但是公主和史丹宁都千叮咛万嘱咐,不管遇到什么况都不要暴露自己的本领,结果雅威的心中稍一迟疑,这个人就在大海里不见踪影了。

    这时,舰桥上有人大喊了起来,那是值班的哨兵在叫喊,他又吹响了哨子,结果全舰的人都被惊动了。史丹宁披着衣服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连声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值班军官跑了过来向他报告:“报告,值班的电报员突然跳海自杀了!”

    “什么,电报员跳海自杀了?”史丹宁不由得目瞪口呆。这时,龙格和舰长也都跑了出来,他们了解了一下况,就和史丹宁一起冲进了电报室。史丹宁的手放到了发报机上,登时就惊叫了一声:“他发报了!”

    龙格和舰长都惊呆了。史丹宁向着舰长问道:“这个电报员是什么人,他是否可靠?”

    舰长一时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龙格说:“他为什么要跳海自杀呢?难道有人发现他在发报了吗?”他把值班的哨兵找来问了一下,问他是否发现了电报员在发报,哨兵表示没有发现,只是看到他突然冲出了电报室,一头跳进了大海。

    龙格让哨兵先出去,然后他对史丹宁和舰长说:“电报室里并没有别人,这一点也是可以肯定的吧?既然如此,电报员为什么要自杀呢?他完全可以继续蒙混过关啊?除非是……”

    舰长说:“除非是什么?”

    龙格说:“除非是有人想要杀人灭口。”

    史丹宁说:“怎么杀人灭口?电报室没有第二个人,谁来杀他?他是自己跳下去的,难道有人胁迫他?不过,这里没有别人,谁又能胁迫他呢?”

    “这是我们需要研究的事。”龙格沉思了起来。

    史丹宁说;“不管怎么样,咱们的行踪很有可能暴露了,现在必须采取紧急措施,改变航行路线,防止遭到截击。舰长,你马上和参谋们研究一条新的航线,咱们不能再按照原来的路程走了。”

    舰长听了,就立即到指挥室去了。龙格也从舱里出来了,他一眼就看见了雅威忙走过问:“刚才的事你都看见了没有?”

    “看见了,要不是有史丹宁的令,我就下去把他捞上来了。”

    龙格又问:“你看到什么别的异常现象没有?”

    雅威说没有。龙格拍了拍脑袋说道:“奇怪呀,一个人在发了一通电报之后,就自己跳海自杀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雅威想了想;“或许他自己有毛病,或许他精神失常,或许……或许他被一个隐形人给提出来扔进海里去了。”

    龙格的眼睛忽然一亮:“哎,你说的有道理,他或许是精神失常了,他的精神也许被什么人给控制住了,在别人的指令下,他就跳海自杀了。”

    雅威说:“可是谁又能控制这个电报员呢?”

    “当然有人能控制了,别忘了,这世上可是有特异功能的。咱们的船上就有这样的高人,你就是其中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史前核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