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大战爆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羊 书名:史前核战争
    乌娜两眼望着窗外,沉浸在了回忆之中:“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而我还在上学,有一天忽然听说我的姐夫被抓起来了,原因是他是一个异教徒。你们不知道,在戈里斯兰,最可怕的罪名就是异教徒,如果你在戈里斯兰杀了人,虽然会被判死刑,但是起码也可以死个痛快;但如果你是个异教徒,那你就会生不如死,每天遭受无穷无尽的折磨。”

    “我听说姐夫被打成了异教徒,当时就惊呆了,心里想这怎么会呢?姐夫对于教主一向忠心耿耿,为了兄弟会的安危敢于赴汤蹈火地去巴塔尼亚窃取原子弹的资料,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异教徒呢?”[.Lvsexs.]

    “我心中无比疑惑,于是急忙向学校请了假,赶回到姐姐家想要问个究竟。谁知到了姐姐家我却发现姐姐也走了,说是去巴塔尼亚执行什么特殊任务了,把可怜的小妲娅交给了我的母亲来照看。”

    妲娅在一旁接着说道:“我还记得妈妈走的那一天的景,那一天妈妈哭得特别伤心。那时候我只有六岁,什么也不懂,只记得妈妈一遍又一遍地亲我,眼泪把我的衣服都打湿了,她放下我走了出去,然后又回来了,又把我抱起来哭着亲我……她这样出去又回来,一共有三次,最后她对我说:‘妲娅,妈妈走了,千万别忘了妈妈。’然后就哭着跑了出去,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说到这里,妲娅不又哽咽了起来。

    乌娜接着说道:“我当时心里气不过,一心要去给姐夫讨个公道,也想知道一下为什么姐姐要走。要知道她在巴塔尼亚已经暴露了,她的相貌特征黑衫队全都掌握,是非常容易被捕的。我当时找了很多人,拜访了很多地方,但是所有的人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因为在戈里斯兰,异教徒的亲属也是低人一等的。最后,我好不容易才从父亲的一个老朋友那里打听到,是十二长老之一的卡多长老向教主揭发姐夫,说他是异教徒,就因为这个姐夫才被捕的。”

    “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就去找卡多长老,谁知他却不肯见我。我当时急了,使用出了家传的牌技神功,预先算出了卡多长老的行踪,终于在他家的后门将他堵住了。我想跟他问个究竟,谁知他对我恶语相向,说我也是异教徒,说也要向教主揭发我。我当时年轻气盛,心头一时冲动,就把他打翻在地,打得他血流满面。我当时就知道不好,于是赶紧逃走,靠着我的牌技,躲过了护教队的抓捕,并且逃到了国外。”

    “到了国外,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姐姐已经被巴塔尼亚黑衫队给抓起来了,后来我又听说,姐夫在国内被判处了死刑,已经被处死了。我当时肝肠寸断,痛不生,心里只是想着一定要为他们讨回公道。很快我就算了出来,慈善堂派人来追杀我了,我只好逃跑,而他们则穷追不舍。我被他们一路追赶,来到了木鲁鲁岛、摩罗沙岛这些蛮荒之地,在这些地方,想要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困难,所以慈善堂终于放弃了对我的追捕。而我也就靠着自己的牌技震慑住了那些原始土人,被他们尊奉为神,于是我就想到了能不能靠着这些人去把我姐姐给揪出来。我曾经孤一人潜入巴塔尼亚,想要去救我的姐姐,但是根本就做不到,尝试了好几次,差点连我都搭进去,后来……后来我就只好改为依靠着岛上的土人去冲锋陷阵了。”

    龙格说道:“你是怎么把那么多土人都运到蒂涅尔城的?那可是不容易啊,我们国家的人偷渡的时候,每十个人里有一个能蒙混过关就是老天保佑了,你的那些小绿人那副怪样子,怎么可能混过去呢?”

    乌娜沉吟了一下:“这个,我……”正在这时,忽听“轰”的一声,飞艇的窗外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大家都吃了一惊,急忙向窗外看去,只见外面仿佛是节里放焰火一样,到处绽开了一朵朵的烟花,爆炸声此起彼伏。

    乌娜向下看去,大叫了一声不好,她说道:“下面有一支巴塔尼亚舰队,他们一定是看到了咱们飞艇上的戈里斯兰标志,所以才向着咱们开火的。”

    龙格、雅威等人向下一看,果然在海面上有十几艘挂着巴塔尼亚国旗的军舰,都在向飞艇开炮。龙格大叫道:“真是见鬼了,现在是和平时期,巴塔尼亚的军舰怎么能随便开炮?”

    乌娜说:“或许战争真的爆发了。”

    这一次乌娜说的没有错,战争真的爆发了。原来当初雅威乘坐的“飞鱼”号驱逐舰与巴塔尼亚的“豹猫”号轻巡洋舰一场大战,双双沉入了海底。“豹猫”号在沉没前,向着自己的基地发出了求救电报,在电文中声称自己遭到了戈里斯兰军舰的攻击。巴塔尼亚海军司令部立即派出大量军舰前往出事海域搜索,他们在双方交战的海域发现了两艘军舰遗留的救生艇、救生圈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这证明确实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海战,双方的军舰同归于尽。巴塔尼亚海军司令部立即将况向上汇报,巴塔尼亚内阁与国王拉特西斯十一世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由于拉特西斯十一世刚刚动完了癌症手术,体十分虚弱,难以坚持长时间的工作,所以,他就委托内阁研究对策,最后由他批准实行,于是,年过八旬的老首相胡伯公爵又一次召开了全体内阁成员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科克王子与苏洛王子两位下也出席了。科克王子在会上沉默寡言,基本上没说什么,但是苏洛王子却像以往一样,慷慨激昂地咆哮个不停,他要求内阁立即做出宣战的决定,巴塔尼亚应该与戈里斯兰进行一场全面战争,从而彻底消灭这个国家。

    外交大臣尼曼伯爵审慎地说:“戈里斯兰攻击了我们的军舰,我们必须做出回击,但是必要的外交程序还是要走的。我们应该向戈里斯兰发出最后通牒,提出让他们难以接受的要求,如果他们拒绝,那样我们开战的理由就更充分了。”

    国防大臣希里尔伯爵说:“我赞成尼曼伯爵的意见,我们应该要求他们做出正式的道歉,要求他们赔偿一切损失,同时还应该要求他们撤销海军司令的职务,只有满足了咱们这些要求,战争才能避免。”

    皇家陆军司令伯德元帅说:“这些条件戈里斯兰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他们一向看重自己的面子,所以他们必然会拒绝我们,我们正好可以开战。”

    老首相胡伯公爵也连连点头:“非常好,非常好,请尼曼伯爵去和戈里斯兰大使交涉吧,同时请希里尔伯爵和伯德元帅尽快拟定一个作战计划,交由国王陛下批准执行。”

    苏洛王子看到大家都赞成尼曼伯爵的意见,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只好点头说道:“最后通牒的时间留的一定要尽可能的短,最多也不要超过一天24个小时,免得给他们留下空子。”

    于是,尼曼伯爵就紧急约见戈里斯兰的昆德士大使,把最后通牒交给了他。昆德士大使像以往一样,像个广播喇叭一样单调机械地回应道:“戈里斯兰是世界上最好和平的国家,我们从来都不会挑起战争,你们的最后通牒是对于我们伟大的兄弟会和伟大教主的恶意攻击,我要对此提出最强烈的抗议——当然,我是会把这份通牒转交回去的。”

    最后通牒仅仅给戈里斯兰留下了24小时的回应时间,所有的人都认定戈里斯兰会拒绝这份通牒,从而使得战争爆发。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在第二天一大早,昆德士大使就来到了外交部,紧急求见尼曼伯爵,他告诉尼曼,最后通牒上的条款,戈里斯兰方面全都接受了。

    昆德士大使一改往里那副生硬、机械且又冰冷的面孔,点头哈腰,满脸谄笑,像个求人办事的小人物那样对尼曼伯爵说道:“经过了解,这次冲突的过错完全在我国一方,我们愿意提出诚恳的道歉,愿意接受最后通牒上的所有要求。我们将会赔偿给贵国一艘全新的轻巡洋舰,同时还要给‘豹猫’号上所有的遇难舰员每人都提供高额的赔偿金,我们伟大的教主昨晚已经下令撤销了海军司令的职务,并且会将他交由军事法庭审判。我们诚恳地希望贵国能够原谅我们的过失,使得我们能够继续维持友好的合作关系。”

    听了昆德士大使的话,尼曼伯爵不愣住了,据他所知,巴塔尼亚这一边早已是箭上弦刀出鞘,只等一声令下就出击作战了,而且国王拉特西斯十一世已经批准了作战计划,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但是现在戈里斯兰突然来了个难以置信的180度大转弯,这让巴塔尼亚方面可就为难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史前核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