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章:神秘来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羊 书名:史前核战争
    在黑衫队总部大楼遇袭事件之后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在一个旬末——也就是相当于后世的周末的子里,有一艘来自国外的客轮驶进了蒂涅尔的港口。

    这是一艘来自阿莫尼亚国的定期班轮。阿莫尼亚国是位于今天非洲之角地区的一个小国,人口还不到二百万,一向臣服于巴塔尼亚国,但是与戈里斯兰国也保持着一定的交往,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它就成了巴塔尼亚与戈里斯兰之间交流的一条通道。[.Lvsexs.]

    这艘客轮停靠到蒂涅尔的码头之后,巴塔尼亚海关的工作人员就忙碌了起来。对于巴塔尼亚人来说,他们一向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是地球上最优秀、最高贵的人种,而其他国家的人自然都是劣等民族,都是低的人种,因此,他们对于外国人从来都是抱着一种歧视的态度,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们。巴塔尼亚海关的官员们对于外国人更是没有好脸色,他们所制定通关检查措施带有明显的人侮辱色彩,每一个外国人在通过海关时都要被迫脱光衣服进行所谓的“防疫检查”,而脱下来的衣服又往往会被认定藏有虱子而被没收销毁。这样一来,那些可怜的外国人就只好用钱来贿赂海关官员们,求他们放过自己的衣服,免得自己赤**的无法走出检查大厅。

    像阿莫尼亚这样的国家,只有少数权贵阶层的人士才能获得免检的资格,大摇大摆地通过海关,其余的人如果不想丢丑,那就只好拿出大把的钞票来贿赂官员,这样也能免检通过。而大多数人没有那么多钱,就只好任人宰割,很多妇女还要在检查过程中受到侮辱。

    下了客轮的乘客自动分成男女两行,分别进入各自的检查厅内。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提着一个皮箱也跟着大家进入了检查厅,他穿的比较体面,看上去像是个有文化的人,和其他阿莫尼亚人比起来显得要高人一等。只见他拎着皮箱来到了护照签章处,他拿出了自己的护照,递给了柜台后面那个大腹便便的官员,那个官员拿起护照看了看,又看了看他,问道:“你叫尼尔西?”

    “是的,我叫尼尔西。”这个男子微笑着答道。

    大肚子官员冷冰冰地又问道:“你到巴塔尼亚来做什么?”

    尼尔西微笑道:“是我叔叔请我来的,我叔叔就住在蒂涅尔。这是他写给我的信。”说着,他把一个信封递给了这个官员。

    大肚子官员把手指伸进信封,从里面抽出来了两张信纸还有一张钞票,于是他就没有看信纸上到底写的是什么,而是若无其事地把钞票放进了抽屉里,然后拿起公章“啪”地盖在了尼尔西的护照上,又把信封还给了他,把手一摆说道:“下一个,下一个过来。”

    尼尔西拿着护照拎着箱子继续向前走,走向了一个留着小胡子、穿着白大褂的官员。这个小胡子斜眼看了看尼尔西,对他说道:“现在是国境防疫检查,请把衣服都脱在了这个盆子里。”

    尼尔西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钞票,塞进了他的手里:“行个方便吧。”

    小胡子看了一眼钞票,确认这是可以免检的数额,便用手一推尼尔西,小声说道:“从那边走。”然后又对着后面的人叫道:“快,快脱衣服,不要耽误时间。”

    尼尔西顺利通过了海关,他走出了港口的客运站,找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向着蒂涅尔市区内驶去。

    出租车来到了蒂涅尔市中心的一处广场上,这里有很多著名的商店,人群熙熙攘攘,非常闹。尼尔西来到了街边的一处茶店,要了一杯红茶,慢条斯理地在那里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注意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看到没有什么人在注视着自己,他才放下茶杯,站起来沿着一条大街向前走去。走着走着,他忽然一转,上了一辆刚刚停靠在路边的电车,又向回驶去。他在电车上坐了两站就下了车,然后向着一条偏僻的小街走去,走进了小街,他又钻进了一条肃静的小巷,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回头观察是否有人盯梢,直到他确信自己是安全的,这时他才慢慢地走到了街边一处房舍的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一个胖胖的,五十多岁的女人打开了房门。尼尔西对她说道:“尼基叔叔住在这里吗?丽达姑妈叫我到这里来找他的。”

    那个胖女人看了看他,淡淡地说道:“请进来坐吧。”

    尼尔西走进了房间,他看到这里好像住着一个锁匠,屋子里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锁和钥匙。一个六十岁开外,头顶光秃的老头拿着锉刀正在台钳上忙碌着。

    胖女人走到老头边,对他说道:“丽达姑妈叫他来的。”

    老头摘下了花镜,看了看尼尔西,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从墙上摘下了一把钥匙递给了他,然后用手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油漆斑驳的旧保险柜。

    尼尔西微笑了一下,他走到保险柜前,看到柜门是紧紧地锁着的。他轻轻地转动着保险柜的密码盘,转好之后就把钥匙插进锁孔,轻轻一扭,只听得“咔嗒”一声,保险柜被打开了。

    老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张开双臂将尼尔西抱进了怀里:“你好,亲的兄弟。”

    原来,尼尔西是戈里斯兰国特工机构慈善堂派来的间谍,而这个老锁匠家就是一处联络站,那个保险柜就是用来接头的工具,尼尔西用事先知道的密码打开了保险箱就意味着他是自己人。尼尔西对老锁匠说:“我要见到鼠王。”

    老锁匠说:“鼠王正在等着你,我把接头的暗号告诉你,你现在就去找他。”

    于是,尼尔西离开了锁匠的家,他跳上了一辆电车,向着接头地点驶去。

    他很快就见到了鼠王。鼠王是慈善堂在蒂涅尔城的间谍头目之一,他公开的名字叫做坦博斯,今年五十多岁,是河府大学的一位化学教授,他的地位非常高,一般的间谍是没有机会见到他的,而这次尼尔西执行的是特别的任务,因此,他不得不出面与之相见。

    他们在一家茶店见了面,而这家茶店也是慈善堂的秘密联络点。鼠王坦博斯和尼尔西先后来到了一间狭小的茶室里,两个人在这里完成了接头。在确认了对方的份之后,两个人按照戈里斯兰人的习惯,互相拥抱以表示亲,然后就坐下来,一边享用着茶点,一边开始正式谈话。

    尼尔西对鼠王说:“上边的电报你当然是收到了,现在我就是来执行这个电报中的内容的。这次行动的全盘计划只有你我两个人能够知道,其余的人只能知道属于他们自己责任的那一小部分。这一条至关重要!”

    鼠王说:“那就请你把全部的计划都告诉我吧,我只知道你们的任务是想办法弄走那个土人,具体怎么弄我就不知道了。”

    尼尔西说:“这个计划能够被策划出来,都要感谢‘教员’,是他把那个雅威的一举一动,乃至些微的变化都汇报给了你,而你又汇报给了家里,这样上边才能制定出这么完美的计划。”说着,他就压低了嗓门把这次的行动计划对鼠王讲述了一遍。

    听完了尼尔西的讲述,鼠王皱起了眉头:“这就是你们的完美计划?你们的计划很容易使得‘教员’暴露,要知道‘教员’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能够在黑衫队里安插一根钉子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如果就这么牺牲掉,太不值得了。”

    尼尔西正色说道:“所有的间谍都是用来牺牲的,只是早晚各有不同而已。这是老蛇的指示,必须要让‘教员’参加这次行动。况且,其他的潜伏小组在黑衫队里也有自己的钉子,因此,牺牲一个‘教员’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尼尔西搬出了老蛇,鼠王只好默不作声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先住下来,然后办理一个居留证,在蒂涅尔这里,即使是本国人没有居留证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尼尔西说:“办不办都无所谓,反正‘特殊材料’最多三五天就可以到达,只要他到了,咱们马上就要行动,你这里必须做好一切准备。你的电台必须每天都定时开机,随时准备接受‘特殊材料’到达的消息。”

    鼠王摇着头苦笑道:“黑衫队每天都会派出无线电测向车在城里搜寻秘密电台,这样一来,我们的风险就陡然变大了,搞不好,我们的潜伏组就会在这次行动中被一网打尽的。”

    两个人又交谈了几句,随即就分手告别,各自准备各自的事去了。

    回过头再说雅威,他自从奋勇地从蛙族人手里救出了兰兰公主后,受到王室的诚挚感谢,已经住进医院的国王派人送来了一枚奖章,王后也派人送来了一条丝巾,兰兰公主自己则打发人送来了一个亲手编织的花篮。

    但是无论是国王、王后、兰兰公主还是王室的其他人,他们都没有来见雅威,雅威再也见不到兰兰公主的影了。原来他们都知道了雅威具有看穿物体的异能,能隔着衣服看到别人的体,这样一来,王室的人们谁也不愿意来见他,只是派来了一些仆人代表自己,而这些仆人又清一色的都是男仆。

    而自从见过兰兰公主一面之后,雅威就害上相思病,成天念叨着想见见兰兰公主。黑衫队提供给他的那些美女,他居然都不感兴趣了,连碰都懒得碰,只是想要去见兰兰公主。

    他逢人就问兰兰公主在哪里,人家告诉他在王宫,于是他抬腿就要去王宫,温特伯等人慌忙将他拦住,告诉他王宫可不是随便进的地方。雅威又说派人去找兰兰,但是大家都说自己进不了王宫,也不知道兰兰在王宫的什么地方,急得雅威抓耳挠腮,坐卧不宁。

    忽然有一天,雅威不知从谁那里得知,兰兰公主之所以不来见他,是因为他能看穿别人的衣服,女孩子怕羞,所以不敢来。雅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由得愕然良久,温特伯见他神古怪,便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雅威说:“兰兰不肯见我,原来是因为我的眼睛能看穿衣服的缘故,既然是这样,我就干脆把眼睛弄瞎算了,这样她就能来见我了。”

    温特伯大吃一惊,急忙劝阻,他说道:“你的眼睛要是瞎了,兰兰公主固然可以来看你,但是你就再也看不到兰兰公主了,你难道不想再看到她了吗?”

    听了温特伯的话,雅威不由得发起呆来,他抱着脑袋苦思良久,始终也没有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于是他竟呜呜地哭了起来。温特伯还是头一次看到雅威再哭,他急忙拍了拍雅威的肩头,对他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哭,听我说——”他看了看四周无人,便俯下小声说道:“我保证你可以见到兰兰公主的,这件事包在我的上。”

    雅威抬起头,一把抓住了温特伯的手:“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雅威,你先把手松开,捏得我好疼。”温特伯掰开了雅威的手接着说道:“但是你不能对其他任何人讲这件事,对谁都不能说,如果说了,你就见不到兰兰了,你知道吗?”

    雅威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兰兰呢?”

    “再等一旬左右就差不多了,耐心点,小伙子。”温特伯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

    于是,从这一天起,雅威就掰着手指头数子,就盼着这一旬能快点过去,他等啊盼啊,总算是熬到第十天头上了,这一天,温特伯又带着诡秘的微笑来找他了,他看看四处无人,便关上房门来到雅威的边对他说:“雅威,我费了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见到了兰兰公主边的侍女,她告诉我说,兰兰公主其实也很喜欢你,只不过国王和王后都坚决反对她和你来往,所以她现在也非常苦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看,这是她的照片,是她委托我带给你的。”

    说着,温特伯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雅威。雅威一看,上面果然是兰兰公主,只见她在照片上端庄地坐着,眉宇间似乎有一股淡淡的哀愁,看到照片,雅威高兴坏了。要知道,在巴塔尼亚国,除了国王和王后的照片被很庄重地悬挂在政府、学校、军队的办公场所以及重要会议上之外,其他王室成员的照片都是不许被随便传播的。兰兰公主的照片虽然也会被登载在一些报纸或杂志上,但是绝不会像电影明星的玉照一样被四处滥用,谁敢滥用兰兰公主的照片,警察是会找他的麻烦的。

    因此,雅威平时也见不到兰兰的照片,现在见到了结果让他喜出望外,他仔细地端详着照片,咧着嘴呵呵地笑个不停。

    温特伯又跑到门口听了听,确信外面没有人,他就跑到雅威边小声说:“你想不想和兰兰公主在一起?想不想和她做那种事?”

    雅威连连点头:“想,想,我当然想!”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豁出去了。”温特伯的脸上显出了一副慷慨的表:“雅威,我决心帮助你和兰兰公主到一起,让你们成为一对夫妻。夫妻,你懂吧?也就是说,今后让你和兰兰公主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你说好不好啊?”

    “好,好,太好了!”雅威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不过他毕竟在文明社会里浸的时间不短了,他立刻就想到了困难:“可是,可是他们都不让啊!国王和王后都不让,莫德勒也不会让,这可怎么办呢?”

    温特伯说:“是的,他们肯定都会反对,因此,你和兰兰公主必须从这里逃出去,逃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让他们再也找不到你们,这样你就可以和兰兰公主快快乐乐地过上小子了。”

    温特伯实际上就是慈善堂打入黑衫队内部的间谍“教员”,他现在已经接到了来自鼠王的指令,要他参与把雅威骗走的特别行动,现在他对雅威说的这一话就是特别行动的一部分。他接着对雅威说:“你听好了,明天晚上,我和我的朋友会帮着你逃走的,同时我们也会把兰兰公主从王宫里救出来,让你和她一起逃走。”

    雅威说道:“我和她一起逃回我的部落里去。”

    温特伯说:“你的部落可庇护不了你,如果你和兰兰逃到那里,很快就会被抓回来。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戈里斯兰国才是唯一的天堂,在那里到处鲜花盛开,到处阳光明媚,强大的戈里斯兰军队会保护你,这样的话,巴塔尼亚人就再也抓不到你了,兰兰和你也不会再分开了。”

    雅威想了想,觉得确实只有那个地方可以容了,于是他点点头:“好,我去戈里斯兰。”

重要声明:小说《史前核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