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幸遇恩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羊 书名:史前核战争
    雅威看到有几个穿黑色大衣的人正朝着自己奔来,这种衣服他在黑衫队的花园别墅里早已见惯了,知道他们是来抓自己的,于是转过头撒腿就跑。那几个黑衫队员也拼命地狂奔,同时吹响了警笛,只见各个街口都闪出了黑衫队员的影子,他们向雅威冲了过来。

    雅威跑了没几步,迎面就冲来一帮黑衫队员,他只好一转头跑进了旁边一条小街,跑着跑着,迎面又有黑衫队员上来,他又只好跑进了一条小巷。他也不认得路,只能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好几次黑衫队员都差点抓到他的衣襟,但都被他躲开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有几个黑衫队员如影随形地跟在他后,他回头一看,透过对方的衣服已经看清了对方的裤子都是靠腰带系着的,于是他心念一动,伸手一抓,一条腰带登时飞到了他的手里。那个黑衫队员妈呀一声,被自己的裤子绊了个嘴啃泥。

    雅威连连运功,好几条腰带飞到了他的手里,也有好几个黑衫队员摔倒在地。但是雅威一次只能对一个人发功,而黑衫队员越来越多,他实在是顾不过来,只好转头又撒腿狂奔,一边跑一边把手向后,胡乱地运功,忽听得有个女人尖叫了一声,定睛一看,却是将路边一个女人的内裤抓到了手里。

    跑着跑着,在雅威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高墙,大约有三米多高,都用青砖砌成,坚固异常。雅威无路可走,只好吸足了一口气,抬腿向着墙上一蹬,借势“嗖”的一声就从墙上跃了过去。黑衫队员见雅威跳过了这堵墙,便都止住了脚步,一来他们无法像雅威那样从墙上跳过去,二来他们也都知道这里是蒂涅尔城的月神,是个神圣的地方,是不可造次的。

    巴塔尼亚人崇奉月神,月神则是他们供奉月神的地方。蒂涅尔城的大月神巍峨壮丽,法相庄严,每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国王都要到这里来主持祭拜月神的仪式,而月神的首席大祭司隆克纳巴是当今国王的座上宾,地位非常高。黑衫队虽然无法无天,但是也不敢在月神胡作非为,他们立即把月神四周都团团围住,防止雅威从这里逃走,同时,派人从正门进去通知值的大祭司,告诉他有一名要犯逃进了内,为了保障各位祭司的安全,请许黑衫队进去搜查。

    却说雅威跳进月神之后,只见这里房舍重重叠叠,道路纵横交错,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他担心被人看到,便专找没人的地方乱钻,看见前面又有一堵墙在拦路,便又是“嗖”的一声飞跃进去,进去一看,这里是一个小院子,有几间房舍,还有不少的树木草丛,雅威见到一处灌木十分茂密,便一头扎了进去,躲藏了起来。

    他躲在草丛里,忽听得一边的房屋里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月亮神说,你唯有克制自己的**,放弃一切邪恶的杂念,才能摆脱**的苦痛;你唯有尊重他人的需求,与他人友好相处,才能获得平安的归宿;你唯有保持崇高的善念,去帮助一切处于困厄之中的人们,才能获得灵魂的升华……”

    雅威坐在草丛里细心地听着,朦朦胧胧地觉得这很像自己部落的人们在祭祀鹰族图腾时的祷告词,当然彼此的内容是完全不一样,但是这种虔诚的语气,却和本族的祭祀时一样。正在这时,这个说话的人忽然说道:“妮娜,现在就有一个需要咱们帮助的人,正躲藏在院子里的草丛中,你去把他请过来吧。”

    雅威一怔,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人说的是自己,他刚想是不是应该逃走时,忽然草丛一动,有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喂,你出来吧,到我这里来。”

    雅威定睛一看,只见前面站着一个白衣少女,这个少女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穿一件白袍,腰束青色丝绦,头戴一顶样式很古怪的黑色小帽子,只见她生得肤如凝脂,眉清目秀,艳丽脱俗。雅威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觉得她比这些天来总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女子演艺队员还要漂亮许多。一时间,他又有些蠢蠢动,不过今天的教训已经让他对巴塔尼亚的女子产生了一种惶惑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也没敢造次,只是慢慢地站起了来。

    这个叫妮娜的少女仔细一看,只见雅威上披了一件女式的长袍,里面什么衣服都没有穿,**的下*体显露无遗,登时不“哎呀”一声,转过头去跑了两步,连声叫道:“师傅,师傅,你快来呀。”

    只听得房门“吱呀”一响,一个材高大的老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个老头同样穿着一的白袍,但腰间却系着一条宽大的红色腰带,头上也戴着与妮娜的样式相同的黑色小帽,他的须发皆白,但精神矍铄,满面红光,步履沉稳地走了过来。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雅威,对他说道:“这位小兄弟,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黑衫队的人要抓你?”

    妮娜在一旁问道:“师傅,你怎么知道是黑衫队的人要抓他?”

    老者微微一笑,向门外一指:“我已经听到黑衫队的人在说话了,他们离咱们的小院已经不远了。唔,他们正在和值祭司说,逃犯是一个头发蓬乱,穿着女式长袍的年轻人。”

    妮娜拍手笑道:“师傅,你真了不起。”雅威并没有听见什么,他见这个老头指指划划地说他能听到远处人的说话,心里感到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大惊小怪,因为他的脑袋里根本就没有特异功能的概念。

    老者说:“凡是黑衫队要抓的人,肯定都是好人。来,小伙子,请你相信我,随我来,我给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雅威见他一脸的诚恳,便随着他走进了屋子。来到了屋子里,老者将雅威穿过一条短短的走廊,将雅威带进了一个小房间。

    妮娜哎呀一声说道:“师傅,你怎么把他带到我的房间里了?”

    老者笑道:“妮娜,师傅我是在黑衫队挂了号的人,他们会格外留意我的房间。只有这在你这里才安全些。”

    妮娜嘟起嘴说:“他那么脏,把我的房间都弄脏了。”但还是跟在他们后进了房间,指了指一个衣柜说道:“我这里只有这个柜子可以藏人了。”

    老者笑了,对雅威说:“小伙子,你就藏到这里去吧。快,快进去。”这时,妮娜打开柜门,将挂着的一排衣服拉开,又抱起整齐叠放在柜子里的衣服,对雅威说道:“快进去,进去坐好。”

    雅威乖乖地进了柜子,在里面蜷缩着坐好,妮娜将那一叠整齐的衣服胡乱丢在了他的上,然后又将挂着的衣服拉过来挡好,最后叹口气说:“唉,我又要把所有的衣服都洗一遍了。”

    老者说:“小伙子,千万不要乱动,忍着点,一会儿就过去了。妮娜,他们已经来到了咱们小院的门口了,咱们快点把一切都收拾好。”说着,他就带着妮娜从房间里出来。

    这时,院门被砰砰地敲响了,老者和妮娜走过去打开了院门,只见一个穿白袍,腰系棕色窄腰带的中年男祭司走了进来,后跟着几个黑衫队员。那个中年祭司说道:“鲁塔大祭司,这几位国家保卫队的长官要搜捕一位重要的逃犯,请许他们到处看一看,好吗?”

    月神里的神职人员共分四个等级,虽然都穿白袍戴黑色小帽,但却从腰带上分出高下。最低一个等级就是神学士,大多是些青年男女,都处于见习阶段,腰系一根细细的青色丝绦;往上是祭司等级,腰系棕色窄腰带;再往上是大祭司,腰系红色宽腰带;最高等级的首席大祭司系金色腰带,同时还会披红黑两色斗篷,执银色法杖。这个小院子里住着的就是月神七位大祭司之一的鲁塔大祭司。

    鲁塔大祭司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些黑衫队员,淡淡地说道:“进来吧。”

    黑衫队员们进入了院落,来到了房间里,鲁塔用手一指:“我的书房和卧室就在那里,进去搜吧。”

    一个黑衫队员说:“不,尊敬的鲁塔大祭司,我们不会去动您的房间的,你只需要回答我,是不是看到有外人到这里来过就可以了。”

    鲁塔摇了摇头:“没看到过。”

    黑衫队员不再说什么了,他们将一个个房间的门都打开,进去看了看,并没有翻箱倒柜,只是看看就完了。当一个黑衫队员来到了妮娜的房间时,对着那个衣柜产生了兴趣,他走了过去,拉住了衣柜的门把手,想把它打开。

    妮娜急忙过去挡住了他:“喂,都是女人的东西,你也要看?”

    黑衫队员斜睨了一下妮娜:“为什么不可以看呢?”说着,他一下子就拉开了衣柜的门。“唔,这么凌乱,女人的衣柜竟然这么凌乱。”黑衫队员喃喃自语地说道,突然他一把将堆在那里的衣服拨开,雅威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妮娜不惊呼了一声,脸色惨白,但是定睛一看,却更让她吃惊了,在柜子里的人模样全变了,与刚才那个人完全不同,分明是另一个人。

    而那个黑衫队员也是一愣,为了追捕雅威,他们几乎是人手一张雅威的照片,对他的相貌已经十分的熟悉了,但是眼前这个人分明不是雅威,这是怎么回事呢?黑衫队员想了想,立刻明白了,原来有关这月神里藏污纳垢的传说在民间早已是尽人皆知,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女神学士,更是都被里的头面人物作为了自己的泄*工具,本来按照规定,神职人员都是要终止婚育的,但是据说女神学士们生下私生子的事可是不少,有的都被转卖到了社会上,而且传说其中甚至还有首席大祭司隆克纳巴的私生子。但是这些丑闻都被王室给压下来了,不准新闻媒体涉及此事,但这种传言还是在民间流传不绝。

    这个黑衫队员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冲着妮娜诡秘地一笑,关上了柜门,走出了房间。妮娜则眼睁睁地看着柜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月神之外,一辆豪华的汽车上,莫德勒总队长正在等待着搜查的结果。一个黑衫队的大队长一溜小跑地跑了过来,满脸沮丧地说道:“报告长官,我们没有发现雅威的踪迹。”

    莫德勒用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每个地方都仔细搜查过了吗?”

    那个大队长露出了为难之色:“这个……难以做到,因为我们必须尊重那些大祭司们,对他们的住处,只能简单看一看,问问是否有生人来过就算了,像隆克纳巴首席大祭司那里,我们根本都没有进去,只是问了问门口的侍从就算了。”

    莫德勒向后一靠,两眼望着车顶,凝神苦思了起来,想了半天,他问道:“你们能不能确定雅威没有从这里跑掉?”

    那大队长想了一下说:“他肯定在这里,咱们的人发现了他跳进院墙后,就立即将四周都包围了起来。这里面房间特别多,道路跟迷宫一样,就连咱们进去没人指引的话都会找不到东西南北,何况是雅威,他更不可能很快就找到逃出去的道路。”

    莫德勒点点头,斩钉截铁地说:“好,继续包围这里,防止雅威再次逃走。另外,去找一下图摩,把百毒牌给他,让他告诉咱们这个雅威在哪里。”

    大队长不由得一惊:“长官,把百毒牌给图摩,这……这……这太危险了!”

    莫德勒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危险的?他攥在我的手心里,插翅难飞,别说给他百毒牌,就是给他一机关枪,他也做不成任何事,去吧。”那个大队长只好乖乖地去了……

    在月神的小院里,鲁塔大祭司和女弟子妮娜正在和雅威交谈。妮娜吃惊地说:“天啊,你竟然是一个特异功能人,难怪你能把脸完全变一副模样啊。”

    鲁塔老人笑道:“小兄弟,如此说来,我和你是一家人了。告诉你,我也是个特异功能人,我的特异功能是能够听到远处的人在说话。如果没有阻隔的话,我大约能听到100米以外的人在耳语;如果有了墙壁之类的东西阻隔,距离就会变近,但总是比一般人要强出许多的。不过,我这门绝技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妮娜的知道了,我可不敢让黑衫队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们就更不会放过我了。唉,我因为说过几句赞同克雷德斯的话,结果就上了黑衫队的黑名单,如果不是因为我有很高的神职,只怕我现在就关在铁堡里了……”

    雅威听着鲁塔的话,一脸的茫然,根本就听不懂是什么意思。鲁塔笑了笑:“唉,和你说这些你还不懂啊,你是个心如白纸的部落土人,怎么会知道所谓文明社会的险恶勾当呢?说起来,我倒是很羡慕你们那些原始人,因为你们什么也不想,什么多余的**都没有,哪里像我们这里……”

    妮娜说:“师傅,你不要发感慨了,快点想想怎么把雅威弄出去吧。黑衫队没有找到雅威,他们还在外面守着呢。”

    鲁塔说:“这好办,咱们这里的年轻神学士非常多,随便找个人让雅威扮作他的模样,不就混出去了?不过,雅威呀,你得先这头发剪一剪,变成我们这种短发,还要好好洗个澡,太脏了可就不像神学士了,我们这里对个人卫生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妮娜说:“接下来呢,接下来怎么办?咱们应该想办法把雅威送回他的部落去,可是隔着万里之遥,怎么才能送过去呢?”

    “是啊,这是个难题。”鲁塔沉思了起来:“从咱们这里到东丹省只有一班火车,而且也不到海岸,再往海那边去就没有公共交通工具了,只有一些军用的船舶会去东洋群岛运送些军事物资。怎么才能到那里去呢?”

    妮娜说:“让雅威再变成一个军人的模样就能上船了。”

    鲁塔笑了:“虽然他能变,但是他不懂军人那一东西,到了船上很快就会露馅,除非咱们能陪着他一起上船,可是咱们又不会变脸,唉,真是让人头疼啊。好了,先不管这些,咱们一步一步地来吧,先想办法逃出这月神再说。妮娜,你先给他剪头发,洗澡的事就让我来伺候他吧。雅威呀,把体遮盖好,在我们这里是不能随便暴露体的,尤其是不能在女人面前暴露体。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你想在我们这里躲藏下去,就必须学会这些,知道吗……”

    鲁塔一边唠叨着,一边和妮娜一起将雅威带到了盥洗室。

重要声明:小说《史前核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