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逃脱樊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羊 书名:史前核战争
    土人雅威这些天来在黑衫队里吃的好睡得香,还有众多美女伺候,真的让他很开心。但是,他的蓝鹰库巴却忍受不了这样的子,它是从来也没有在四周封闭、不见天的房间里居住过的,因此,它变得益焦躁不安,经常发出哀鸣,有时还会啄自己的羽毛,而且几天来都几乎没有吃过什么食物,显得很憔悴。

    雅威终于注意到自己伙伴的变化了,他推开了边美女的纠缠,走到蓝鹰面前说道:“库巴,你不喜欢这里是吗?你想出去飞是吗?好,我带着你出去走走。”说着,他把库巴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抬腿就出了房间的门。[.Lvsexs.]

    然而,在门口有两个彪形大汉彬彬有礼地拦住了他:“对不起,请问您要到哪里去?”

    雅威说:“我要出去放一放鹰,我的库巴在你们这里都憋闷坏了。”

    一个大汉说:“您请回去,把鹰给我吧,我帮您放鹰好了。”

    雅威一听,立刻现出了一副警惕的神。多年来,他在部落里见过听过的有关巴塔尼亚人不择手段地获取蓝鹰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巴塔尼亚人为了得到蓝鹰,偷抢拐骗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老实厚道的鹰族人可是没少吃亏,现在眼前的这个巴塔尼亚人要把他的鹰拿走,他当然不能同意。他摇摇头说:“不行,我的库巴不能交给你,我要自己去放鹰。”

    那两个大汉立刻拦在了他的面前:“对不起,您不能出去。”

    雅威急了:“你们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走?”在他的生命历程中,从来没有过被监这种事,他也不知道被限制人自由是什么滋味,有生以来他都自由自在惯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现在这两个人竟然挡住路不让他走,这让他十分生气,双臂一推,喝道:“你们都让开!”

    那两个大汉被他推得一股坐在了地上,然而从其他房间里呼啦啦冲出来二三十个大汉,对他喝道:“快回去,不许出来!”

    雅威惊呆了,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拦着他,他仔细地看了看这些大汉,发现他们的头上都戴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原来,这是特制的耳罩,是为了防止他发出高分贝呐喊而用的。雅威其实并没有想过用自己的吼声伤人,他想凭借自己的力量硬冲过去,但是他转头一看自己肩上的蓝鹰,却又想到:“我倒是可以冲出去,但是库巴怎么办?这么狭小的地方,它也没处飞,岂不是我跑了却让它被抓住?哼,我先回去,等一会儿,我还有办法逃走的。”于是,他气乎乎地对着这些人吼叫了一声,转又回去了。

    回到屋子里,他又和屋里的三个美女做了一回,然后就说道:“我累了,要睡一会儿,你们别走,等我睡醒了,还要和你们做。”说着,他就向着墙壁躺下,没一会就打起呼噜来。

    三个美女见他睡了,便各自去忙各自的,有的去上厕所,有的到外面去活动活动体,有的也躺在上小憩片刻。

    过了许久,雅威一直躺在那里酣睡,三个美女忙完了自己的事,也都累了,都躺在宽敞的大上沉睡了过去,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四周万籁俱寂,一片宁静,似乎所有的人都沉睡过去了。

    就在此时,雅威偷偷地睁开了眼睛,他微微抬起头,向着那面大镜子仔细看去。原来,他早就看到在那面镜子的后面有人一直在盯着他,他对此并没有感到意外,对于鹰族人来说,男女之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可背着人的,他们男欢女的时候都是在光天化之下进行的。雅威也不在乎有人看,反而他到觉着有些奇怪:这有什么好看的呢?这些人为什么要隔着镜子一直在看我,想看的话直接走到跟前来不就行了吗?

    现在,他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镜子后面的人是在监视着自己,是怕自己跑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要装睡,要骗过那些监视他的人。当他装睡了许久再爬起来的时候,他发现镜子后面的人只剩下了一个,而且还坐在椅子上打瞌睡。这下子,他高兴了,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走到了镜子的前面。

    原来,雅威还有一手不为人所知的神奇的特异功能,那就是他上的肌、特别是脸上的肌可以随意的扭曲变形,像胶泥一样可以随意堆塑,这样,他就可以变脸,变成别人的模样。此时,他来到镜子前,对着上的一个美女的面孔,开始重新塑造自己的脸。他把脸上的肌这里推一推,那里挤一挤,过了几分钟的功夫,他就变得和那个美女的相貌一模一样了。

    作为一个土人,雅威一辈子也没有理过发,因此他像美女一样留了一头长发。他把蓬乱的长发捋顺了一些,披散在了肩上,然后又把美女出门时披着的长袍披到了自己上,然后招呼自己的蓝鹰落在自己的手臂上。蓝鹰库巴不管自己的主人如何变脸都不会认错人,它乖乖地飞到了主人的上。于是,雅威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在走廊里,两个黑衫队员依然精力充沛地在值夜班。他们看到一个美女架着蓝鹰走了出来,便上前问道:“怎么,你要去溜鹰啊?”

    按说这美女肌肤胜雪,遍体洁白,而雅威由于长年风吹晒,肤色较深,只要黑衫队员仔细观察就能看出破绽,但此时走廊里的灯光昏黄,两个黑衫队员又万万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人会变脸,因此,竟然没有丝毫怀疑。

    雅威没有说话,要他模仿美女婉转动听的嗓音还是做不到的,他只是点了点头,就架着蓝鹰径直向着门外走去,出了门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来到了室外,库巴登时变得兴奋了起来,虽然此时是一片漆黑,但蓝鹰的视力完全可以穿透夜色,只见它双翅一振,忽地一下飞上了天空,同时发出了一声兴奋的长唳,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空之中。

    雅威并不担心库巴会丢掉,以前库巴也是随意地四处飞翔,什么时候他想库巴了,就会仰天长啸,呼唤库巴,而库巴也总是会迅速准确地找到他。

    雅威目送着库巴飞走,他也恢复了自己的相貌,他在这所花园四处看了看,看到花园的大门处也有人在把守,于是,他就来到了院墙边,手脚蹬着砖缝,快如壁虎般爬上了墙头,然后纵一跃,就跳了下去,径直向前跑去。

    跑了一阵,黑衫队的花园已经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雅威停下了脚步开始琢磨:我到底该上哪里去呢?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回到自己的部落去,但是他现在已经知道,如今自己在离部落很远很远的地方,听那些带自己来的人说,这里和部落相隔万里,中间还有浩瀚的大海,或许库巴可以飞回去,但是凭借自己的两只脚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到那里的。

    不过雅威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他以前在部落里的时候,也是在各个小部落之间游,饿了就叫库巴给自己抓鱼吃,困了就找个山洞什么的躺下睡一觉,吃饱睡足了就随便找个女人过来开心一番。他的母亲早就死了,父亲是谁根本不知道,在部落里也没有亲人,所以他并不在乎自己四处飘泊,他觉得在这里也一样能很好地生存下去。

    于是,他便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点点灯火,光亮对于他是有吸引力的,他便向着那灯火处走去。那里正是蒂涅尔城的市区,现在是后半夜,有很多路灯还在亮着,雅威正在朝着市区走去。他走啊走啊,走了很久,天色放亮了,灯火也消失了,但是一座庞大的城市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有着无数的高楼大厦和宽阔的马路,当雅威看到它的时候,不惊得目瞪口呆。

    雅威从来没有见过城市,他看到一座座如同山峰般耸立的高楼,惊讶得连嘴都合不上了:这是什么呀?是大山吗?可是哪里有这么方方正正的大山啊?还有那一条条平坦宽阔的马路,像一条条大河一样,一眼都看不到尽头,还有无数的马车汽车电车在上面奔流不息。最让雅威感到震惊的还是那密集的人群,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尽管现在是早晨,行人还不算多,但即使是这样,在雅威看来,仅仅在一个街口的人数也比他们整个部落还要多。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难道是到了传说中的天堂了吗?

    雅威一边走一边好奇地四处观看,他看什么都感到新奇,但街上的人们对他却毫无兴趣,人们都以为这个头发蓬乱,披一件女式长袍,满脸风尘之色的小伙子不过就是一个蒂涅尔街头常见的乞丐流浪汉,因此,人人都绕着他走。

    雅威走着走着,他开始注意到这里的女人实在是非常的多,而且都那么漂亮。巴塔尼亚王国的女人都是很梳妆打扮的,尤其是首都更是如此。巴塔尼亚王国的风气是较为开放的,虽然还没有后世的女子穿得那么紧、透、露,没有穿超短裙,穿露露背装的,但是也已经都穿上了能够显示体线条的较为紧的衣裙,戴上各式各样的帽子,竞相在街头展示自己的万种风。同时,巴塔尼亚王国的化妆品制造业也很发达,很多女人上都洒满了香水,香气扑鼻,和鹰族土著女子那邋遢肮脏的样子比起来真是有天壤之别。

    雅威鼻子里闻着女人上那人的香气,不由得致勃发,他一下子拦住了一个从边经过的女子,嘻嘻地对她笑着。那个女人一愣:“喂,臭要饭的,你要干什么?”她还没等说完,雅威一把就将她抱住,然后就往地上按。

    这个女人登时尖叫了起来,走过的路人也都大吃一惊,纷纷说道:“怎么回事,这个要饭的犯了疯魔症了?打,揍他!”几个男人一涌而上,拳打脚踢,还有人不知从哪里找来了棍棒照着雅威就打,同时又有人大喊:“叫警察呀,快叫警察来呀!”

    雅威被他们打得晕头转向,他见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要把自己吃掉一样,而且有数不清的人都冲着他冲了过来。他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要来打自己,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有什么神功也不敢施展了,急忙挣脱了众人的包围,拼命冲了出去,拔腿就跑。那些人在后面大喊大叫地追,但雅威跑得比他们快多了,一口气硬是把这些人都远远地甩在了后。

    雅威跑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站下喘了几口粗气,心里想:“怎么回事,这里的女人怎么不让男人和她做*呢?”他在鹰族的部落里,不管想和哪个女子做*,都不会遭到拒绝,而且女人也会主动地找男人去交*欢。可是这里怎么会这样?他可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向四处看了看,只见这里的房屋和刚才的大街不一样,那里是一幢幢的高楼大厦,这里则是一片片低矮的房屋,道路也很破烂,到处都坑坑洼洼,街上也没有多少人。这时,他感觉到后有人在打量着自己,急忙一回头,却见一个女人就站在他后,上下地仔细瞅他。

    雅威看了看这个女子,只见她满脸都是厚厚的脂粉,但还是掩盖不住眼角的皱纹,上的衣服大红大绿,也是香气四溢,但是她的香气似乎比刚才大街上女人们的香气要差不少档次。只见这个女人说道:“喂,憋不住要找我来泄火了吧?”

    雅威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这女人又说:“五块啊,记着点,来吧,快点。”说着,拉着雅威就向后的一间低矮的破旧屋子走去。在屋门口有一个胖大的男人坐在一把靠椅上正在喝红茶,他斜眼看了雅威一眼,就不再搭理他了。

    那女人把雅威拉进了屋子,屋子里只有一张木制的大,铺着肮脏的单,那女人往上一坐,就三下五除二地脱衣服,很快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就躺下说道:“快点,别耽误了老娘下一桩生意。”

    雅威乐了,原来这里的女人也有像自己部落的一样啊!他毫不犹豫,把上那件女式长袍脱掉,上了立刻就趴在了这个女人的上。过了片刻功夫,雅威就发泄完了,他坐起来,把长袍又披在了上,下了就要往外走。

    那个女人却叫道:“哎,别走,还没给钱呢?五块钱,快拿来。”原来,这个女人是蒂涅尔城的一个三等女,是专门给社会最底层的穷人服务的。有时,街上有些流浪汉攒了一些钱,也来找她发泄,而这个老女则是来者不拒,只要有钱就行,而她一次五块钱的价格在蒂涅尔城也是最低的了。

    可是雅威根本就不知道钱是什么东西,见这个老女问他,他只有发傻的份。老女一见就急了:“他妈的,连五块钱你都要赖!喂,当家的,当家的,快点来,这儿有一个吃白食的。”

    门口坐着的那个胖大男人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他妈的,你连老子的白食也敢吃?看我不打扁了你!”说着,劈面就是一掌,底下又是一脚。

    雅威完全傻了,他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刚才还好好的,这一转眼又要打人呢?巴塔尼亚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胖大男人拳脚相加,连连打在他的上。雅威不明就里,也不敢反击,只好夺路而逃。那个老女在后面不住口地痛骂,骂得十分难听,不过好在雅威根本听不懂,他只是一溜烟地逃走了。

    雅威又逃到了街道上,他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了一会儿,觉得肚子有点饿了,肚子一饿,他就想到了蓝鹰库巴,他抬起头来向天空望去,映入眼帘的尽是些高楼大厦,根本看不见库巴的影子。于是,他像从前一样,放开喉咙大喊了起来:“库巴——库巴——”高分贝的声音压倒了街上的噪音,很多行人都被吓了一大跳,四处张望看是哪里安了这么大功率的高音喇叭。

    然而,雅威叫了一声又一声,却始终不见库巴飞来,以前在海岛的时候,他只要叫一两声,库巴就会飞到他的旁,但现在是怎么回事呢?雅威好不纳闷。原来,他在高楼大厦中间喊叫,声波被建筑物所阻挡,难以传到很远的地方去,这是雅威无论如何也不知道的,因此,他只好一声接一声地大喊。

    他的喊叫没有招来库巴,却把黑衫队给招来了。黑衫队的人几乎是倾巢而出,到处寻觅他的踪影,现在听到他在叫喊,不由得心中暗喜,于是循着声音找了过来。雅威正在仰天高喊着,忽然发现边多了很多人,不由得心中一惊。

重要声明:小说《史前核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