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意想不到的决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陌上纤舞 书名:上流小贵妇
    落洛知道辛濯接下来要说的是她很纯洁,这恰恰是令她此刻最难以忍受的,她跟安晓有什么区别?其实是一样的,辛家既然能以这个要求拒绝安晓,将来也会以同样的要求拒绝她,纸包不住火,将来有一天就算结了婚,辛濯父母知道这一切,将又会是新一轮的战争。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累了,她也承认艾西说的对,在有退路的况下,几个人能坚持最后?她以为自己很强大,可到了这一步她还是退缩,她只想过清清净净的生活。

    于是她截住辛濯的话,低声说:“辛濯,我知道你很开心,可是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辛濯有那么一刻的错愕,他不可置信地捏住她的双肩,这才发现她已泪流满面,他禀着气息,小心地问:“为什么?”

    “你可能知道了,这次是段煜麟把我救出来的,当时的况……很凶险,他差点就没命了,所以……我答应了他!”不得已,她还是将段煜麟作为挡箭牌拿了出来,因为她知道辛濯不会放手的,如果他得知真相,肯定会更加疯狂地将她抓在手里,那样的他太痛苦,太自责,不如现在这样,即使他恨,也比痛苦要好的多。

    辛濯的手有些颤抖,捏的她肩都抖了起来,他一点点地往外抽气,“小洛,你不能这样,这样对我不公平,我也想救你,我为了你去死都可以,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我的父母好不容易才同意,我答应以后绝对不让这种事发生,好不好?”

    落洛别开头,“对不起,这一次就够了,我不再相信你!”

    原来伤人的话很容易说出,说了却痛苦至极,他痛,她更痛!

    辛濯从兜里拿出一个红色绒布小盒,他打开,放到她面前说:“我怕你受委屈,所以去给你买戒指,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的警惕不高,下次肯定不会!”

    落洛没敢去看戒指,她怕自己忍不住心软答应下来。到了这个时候,辛濯还那样在意他父母的感受,这说明他真的是个孝子,如果他一心想跟她结婚就应该先告诉她,在这里注册再回去,而不是暗示他父母同意,可以回去结婚,一切皆大欢喜。这预示着以后的路太痛苦,他顾及她的感受又要顾及父母的感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的唇也在微微颤抖,“对不起,这次不需要了,你拿给需要的人吧!”

    辛濯彻底崩溃,完全不相信这是她说的话,他忍不住吼出声,“小洛,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能这样对我啊,难道错了这一次就一辈子不给我机会吗?我也痛苦,我也自责,小洛,我求求你……”

    他的吼声将段煜麟与艾西引了进来,段煜麟沉声道:“她现在绪不稳定,你还是先离开吧!”

    辛濯怒视段煜麟,他应该跟段煜麟打一架的,可段煜麟偏偏是小洛的救命恩人,他不能动手。

    艾西也说:“是啊,等她休息两天你再过来吧!”

    “不,小洛,我就在门外等,你一天不答应我,我就一天不离开!”辛濯看的出来她现在正处于愧疚之中,如果现在松懈了,她慢慢完全再次接受段煜麟,那他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所以他现在要的就是让她心里一直愧疚。

    辛濯负气地走了出去,艾西看眼段煜麟也走了出去,显然女儿不愿意和她交心,这次段煜麟的出手完全让落洛暂时放下对他的防备,所以这件事还要他来解决。

    房间里只剩下段煜麟与落洛,她有些自嘲地开口,“对不起,还是把你牵扯进来了!”

    他走过去坐到边的椅子上,问她:“你真的下决定跟他分手了?”

    “嗯,段煜麟,我问你,如果段家知道我被人……他们会接受我吗?”落洛问。

    “自然,你在他们眼里就是自己的孩子,你看看,咱们离婚,段家把我都赶出来了。或许开始对你只是为了报恩,报答你父亲的救命之恩,可这二十多年一直在照顾你,在牵挂你,渐渐的,你成了他们心里的一部分,这不是自己孩子是什么?他们若是知道,恐怕会更怜惜你,想把你接回去照顾!如果你愿意再嫁给我,那他们是再喜欢不过的!”段煜麟陈述道。

    “你愿意娶我?”她意外地问。

    “不然你以为我在这里干什么呢?放下生意不管陪你消磨时间?”他反问。该表达心意的时候要表达,如果此时她如此清晰的问话他遮遮掩掩,这要是让她误会一生,可以想象他有多悲剧了。

    落洛不说话,段煜麟又说道:“你不要想太多,这个过程不好走,你还是先把辛濯解决掉再来对付我,我欠过你的,可辛濯并不欠你的!”

    这话说的就高明了,辛濯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吗?等她完全把辛濯解决了,估计也是心俱备,到时候还有精力顾的上他就怪了。

    的确,她跟段煜麟现在没什么关系,只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但辛濯不同,是分手还是结婚的问题。

    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呢?辛濯看着段煜麟在病房里久久不出来,已然代替自己成为小洛最亲近的人,难道这一次的营救真的让他痛失小洛?

    外面辛勇给辛濯打电话问他:“辛濯,你什么时候带小洛回来?你们的房间都准备好了,你来看怎么样?”

    原本秦傲榕说就用以前给安晓准备的那东西,反正安晓也没用过,辛勇想了想觉得不妥,小洛不知道,可辛濯有洁癖啊,干脆安安省省把这婚结完算了,他现在也被折腾的麻烦,寄予重望的安晓出了这样的丑事,对于他跟妻子都是一种不小的打击,算计儿子半天,最后落这么个结果,不得不说让人郁闷,干脆顺了儿子的意思,让他娶了落洛算了,权衡之下,这门婚事也不算亏。

    辛濯脸色更暗,他说:“爸,这里还有些事,过几天吧!”

    好不容易才说服父母同意,他现在为了家庭的幸福两边哄,并不想让父亲知道真相,生怕事再有变故,他现在还觉得落洛是为了感激段煜麟才答应的,事不是无法挽回,只要绑架的影慢慢散去,落洛就会明白过来,到时候他再带落洛回家结婚。

    辛勇沉吟一下问:“辛濯啊,是不是她对我们以前做的事还介怀?你帮我们好好劝劝她!”

    如果不是这亲朋好友都通知了,也不会那么着急地让辛濯娶了落洛,自己更不会如此低三下四。

    辛濯顾不得父亲的想法,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挽回落洛,只好敷衍道:“嗯,我知道!”

    刚刚挂了电话不久,段煜麟就从病房里走出来,辛濯立刻站起,向前走两步想要进去,段煜麟说道:“她刚睡着,让她休息会儿吧,这两天她又累又吓的,很辛苦!”

    辛濯停住脚步,问他:“段煜麟,你没感觉自己趁人之危吗?”

    段煜麟转过,微微勾起唇说:“难道辛少趁着她发生这么多事之后要跟她注册,不是趁人之危?我们的质是一样的,更何况这次我的确救了她,可是拼命去的,你没有资格这么说我,如果不是你处理不好这些关系,她也不会受这样的伤害!”

    “你不也曾经伤害过她?既然你现在这么做,当初又为什么跟她离婚?”辛濯质问道。

    “你没看出来我后悔了?曾经伤过她,我现在可以挽回,那是本事,至于你能不能挽回,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再让小洛受到一丝委屈!”段煜麟说罢,转了转皮鞋,向前走去。

    辛濯收回目光,看了看病房门还是忍不住轻轻打开门走进去。

    她躺在上,面色惨白,头上包着纱布太过显眼,趁的她脸又小又可怜,从这就可以看出她受了多少罪,此刻睡在这里,她的眉也没有完全舒展开来,他不知道这两天她经历过什么,她不说,段煜麟更不可能向他透露,就连艾西也保持缄默,怎么成了这样呢?明明他才是小洛最信任的人,他是她最亲近的人,这突然的巨变,他接受不了。

    段煜麟则敲开艾西的门,走了进去,先问道:“那录相呢?”

    艾西道:“已经销毁了,我不会让那种东西存在于世上。”

    段煜麟点点头,问她:“那些人怎么处置?”

    艾西的眸中划过一丝狠戾,“我自有打算,你不用管!”她说完,神又自然下来,问他:“小洛怎么样了?”

    “刚睡着,估计辛濯要去守着的!”段煜麟说。

    “你不去看着?”艾西问。

    “不用,她不会改变主意的!”段煜麟说道。

    “哦?这么笃定?”艾西挑了挑眉,似笑非笑。

    “好歹她在我边睡了两年,我自然了解!”他想了想,低下头,复又抬起来说道:“我与辛濯都吃亏吃在没经验上,不过幸好小洛遇到的是单纯的辛濯,这又给了我机会,栽过一次跟头我已经明白应该怎么相处,应该怎样做,我理解她,会以她的想法为中心,显然辛濯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许小洛不我,可我却能给她安定的生活,您应该明白这有多珍贵,女人找个她的好过于她的,更何况她也不一定辛濯。”

    艾西对他的话不以为意,“你说的没错,但我还是看不上你,在我看来,伤害已经造成,如果不是你,小洛也不会遇到后面这些事。以前我以为段家对她不好,现在看来,我应该感激的是段家,感激他们不管是什么原因,为小洛用尽了心思,你做的,远不如你家族做的!”

    “我承认,那时候我不过是个男孩儿,称不上男人,但现在我是一个男人,足以保护小洛!”段煜麟又说。

    “你说这些我也不会原谅的,当然如果小洛选择你,我不会干预,不过依我看,她未必会选你!”艾西说着笑了起来,有些兴灾乐祸。

    段煜麟神色未变,十分自信地说:“她最后选择的一定是我!”

    安胜武刚打算带着女儿回国外,便接到消息,国外的生意频频受措,有几笔赢利好的产业居然现在赔钱不说,已经快要倒闭了。他把女儿接回家,顾不得陪女儿,天天都在忙着挽回自己的生意,他没有急着回去,他已经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如果是自然发生,那不会这么多产业同时出现问题,所以答案是唯一的,有人在其中做手脚。

    他第一个怀疑的便是帮助落洛出来的人,那个人会是谁呢?他的能量竟然这么大?能动他在几个地方的大小产业,并且还这么快,这样的人物,恐怕世界上都没有几个。

    是谁在帮落洛?还是帮的是辛濯?他凝重起来,如果说他现在他可以肆意花钱,那国外的产业就是他的根,没有那些哪来的钱?在C市恐怕根本就站不住脚根,谁都可以随意把他踩在脚底下。所以在弄明白之前,他不能回去,不然真叫自投罗网。

    落洛的伤其实并不重,只是皮外伤,体也仅仅是虚弱,所以养了两天便出院了。艾西将她接到了这边的庄园里,让她先修养一段时间,愿意回去再回去。落洛并未拒绝,她需要调整好心态,回去应对将来的生活,估计爸爸一定很生气,她要回去看看他。

    段煜麟天天陪在她左右,并不多话,有时落洛都不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就像是个隐形人一般,她不说话他也不说。她没想到,会不会是因为习惯了他的存在,所以才会忽略?

    辛濯也住了进来,艾西没有阻止他,许他去挽回落洛的心意。辛濯从原本的自信满满到满目苍凉,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他终于意识到落洛不是开玩笑,她是认真的,影慢慢散去,可她的心意却越来越坚决。

    她的绪不激动,无论他怎样说服,她都不同意,甚至平静的令他无从下手。他宁愿让她哭叫着打他,跟他发泄,那样他可以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安慰,那样让他感觉她还是在意他的,而不是这样无动于衷,他不敢抱她,更不敢碰她,他明显感觉与她一天天的在疏远。

    随着婚期渐渐临近,辛勇也急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他跟秦傲榕忍不住飞过来亲自接落洛。辛勇是非常敏感的那种人,有什么事儿能比结婚更大?

    辛勇与秦傲榕的到来令辛濯非常意外,而秦傲榕见到赫根夫人表现的很殷勤,因为她来的时候一路有见提到赫根夫人这个名子,都是畏惧尊重的表,可见赫根夫人在国外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辛濯明白父母能做到这一步的确不容易,他也希望落洛看到父母的态度可以打消一切顾虑重新回头,毕竟以前两人感稳定,相处愉快,没闹过什么矛盾,他相信落洛是他的。

    段煜麟也有了压力,要知道落洛与辛濯最大的阻力就是辛家,现在这个阻力不但没有,辛家还如此低姿态地接落洛回去,落洛会不会改变心意被辛家所打动呢?

    于是在辛濯去接父母的时候,段煜麟先问落洛:“你怎么决定的?”

    落洛迷茫,她没想到辛濯的父母真的会来,这的确令她升起一丝的希望,可是想到安晓的事,那希望又太渺茫。

    段煜麟问:“想听建议吗?”

    落洛点点头。

    段煜麟帮她分析道:“这件事是纸包不住火的,不说别人,安胜武就知道,万一你们真相的结婚,以后有一天这件事被他们发现,那后果必定很麻烦,但是不试一试又觉得不甘心,所以我建议你对辛濯的父母说出实,看他们会不会接受你!”

    落洛的瞳仁一缩,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段煜麟接着说:“我知道你会很痛苦,可是你想想,这是为了以后的幸福,如果他们能接受,你与辛濯也算是有个结果,不能接受,你也不遗憾!”

    落洛对他的大度有些感激,他见她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自己,接着说:“感激的话就不必了,我只是希望你能真的幸福!”

    这话才叫场面话,他怎么可能把她让给别人?他只是肯定辛家不会接受落洛的,辛家是什么家庭?能容的下这种事就怪了,所以这次辛濯必定是空欢喜一场,不让落洛真的死心,恐怕她也忘不掉这段感,这对他后跟她的发展不利。

    俗话说做戏做全,他看眼表说:“估计他们快到了,我先回避,省得他们误会,万一最后你选择辛濯,这样对你也不好!”

    他也不等落洛回答,转大步离开了。

    落洛那句“谢谢”反倒梗在喉中说不出口,她没有想到段煜麟绅士起来还真绅士!

    辛濯由于看到希望,脸上带了笑意,他迎着父母走进门,秦傲榕环视着这欧式建筑,不由暗自感叹,果真是世界级富豪,人家这里不是别墅,而是庄园,从大门进来,还要开车才能到主屋前,这房中的装修全都是欧式风格,有着欧洲贵族宫廷之感,在C市什么场所都不惧的她,在这里难免有些畏首畏尾。

    艾西的态度还算是络,虽然她很讨厌这两口子,但是在不知道女儿如何选择之前,她还是容忍下了自己的脾气,给女儿最大的帮助。

    辛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对这一切并没表现的很失态,镇定自若。

    落洛走到客厅里迎接辛濯的父母,辛勇与秦傲榕看到落洛不由吓了一跳,怎么瘦的这样厉害?脸真叫只有巴掌大小,只剩对大眼睛了。辛濯迟迟挽不回落洛的心,就对父母简单说了一下绑架的事,并没讲的太严重,辛勇他们就没当真,可此时这气氛,令他们感觉这件事不那么简单。

    辛勇先表率,笑着问:“小洛啊,是不是还在生我们的气呢?以前是我跟你阿姨不了解你,是我们带有偏见,现在我们都明白了,你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看看哪儿不满意的,饭店什么的不喜欢可以再换,包你满意!”

    秦傲榕也跟着说:“是啊是啊,你们的新房我都给弄好了,你得看看合不合心意是不是?再晚时间就紧张了!”

    两人表现真叫不错,看这样子真是想不到以前会发生那么多不愉快,辛濯也觉得父母的确是变了,这样的态度令他很欣喜,毕竟是亲生父母,如果这次真能合家团圆,也算是圆满了。

    落洛真是连笑都笑不出来,她转头对辛濯说:“辛濯,我能不能单独和伯父伯母谈谈?”

    “小洛……”辛濯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她一点都不在他掌控之中,他不明白她在想什么,这种感觉很不安,他怎么觉得她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呢?难道段煜麟救了她一次,真的令她将两人之前全部抹煞了?

    辛勇与秦傲榕也对视一眼,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是看这样子,不妙!

    艾西开口说道:“辛濯,咱们先出去吧!”

    辛濯不得已,转头深深地看落洛一眼,她的视线没有在他上,可眼中却写着坚定,现在的她跟以前完全不同,是那样的……木然,他看不明白!

    辛濯与艾西走出门,艾西劝道:“你的努力我看在眼里,可你要尊重落洛的选择!”

    辛濯绪激动地说:“这是什么选择?感动不是,她这样做是对自己不负责!”

    艾西不知说什么,再说真相就要出来了,她摇摇头说:“你耐心等等,看看结果是什么!”

    房间里,落洛礼貌地说:“伯父、伯母,坐吧!”

    辛勇与秦傲榕坐到沙发上,辛勇又说:“小洛,还在生我们的气是吗?”

    落洛摇头,“不是,我没有在赌气,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顿了一下,问道:“恐怕你们也听说我被安胜武叫人设计绑架了是吗?”

    辛勇与秦傲榕有些尴尬,曾经他们跟安胜武是一拔的,如果不是安晓出了跟段简驰这事儿,恐怕他们也不会到这里来求落洛。

    辛勇沉吟地问:“是不是受伤了?我看你好像瘦的厉害!”

    落洛轻声道:“不是受伤,而是……”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偏过头,缓了缓气息说:“是被强暴了,我被蒙着眼,手被绑着,不知是黑人还是白人,无法挣扎……”

    辛勇与秦傲榕震惊地瞪大眼,秦傲榕更夸张,嘴张着半天没合拢。

    两人彻底无语,房间里很安静,落洛收拾好自己的绪,才转过头敛眸说:“这件事辛濯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不管因为什么也不会和我分手的,我只是告诉他,我变心了,我自知已经配不上他,所以才和他分手的!”

    辛勇与秦傲榕心里百味杂陈,万万没想到大老远的跑过来竟然是这样一种况,两人什么都没说,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让落洛嫁给辛濯?现在是绝对不可能了!

    这短短的几分钟,落洛已经明白答案,她靠在沙发上,微微闭上眼,没有意外,就是这样。

    秦傲榕率先开口说:“出了这种事,肯定很难过,你要想开些,那我们先走了!”

    辛勇是说不出口,既然妻子已经开口,他便顺势站了起来,不知道说什么,干脆什么都没说,跟着妻子出了门。

    门外,艾西与辛濯都围了上来,辛濯焦急地问:“爸、妈,怎么样?”

    秦傲榕一脸惋惜,“辛濯,既然小洛不愿意,那我们也不要强求了,这婚姻大事,要你我愿的!”

    辛濯脑子“轰”的一声,这样她都没答应吗?他跑过去质问她:“小洛,你没答应?你说话啊!”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明明要结婚的两个人为什么成了这样?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让落洛对段煜麟死心塌地,以前的恩怨都不顾了。

    “对不起!”落洛垂着眸,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如果说辛濯现在痛苦一分,那她就痛苦十分,辛濯是无辜的,她何尝不是?

    辛濯再也无法保持往的冷静优雅,现在的他被感折磨的就像变了个人,他看到无动于衷的落洛,一时悲愤起来,有什么样的事连他父母来了都不能妥协的?明明什么阻碍都没有了!他放开她的肩,嘶吼道:“你不嫁我,婚礼还会照样举行,不是你,会是别人,你不来,我就娶了安晓,我回去就向她求婚!”

    他不愿说这样的话来刺激她,可是他没有办法,这似乎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落洛心如刀割,她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承受不住一般,可她还是撑下来了,偏过头什么都没说。

    辛濯彻底绝望了,“小洛,我娶安晓你也没反应了吗?我不是说笑的,我真会娶她,没有你,谁是我妻子不重要了!”

    “对不起!”落洛还是那句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让他娶安晓吗?她说不出口,不让他娶?可她也说不出口。

    辛濯的手在颤抖,他退后一步,“好、好,如你所愿!”他转过,疾步走出门。

    “爸、妈,我们回去!”辛濯脸上带着冷然的表,先向外头也不回地走了。

    辛勇与秦傲榕同时叹气,此刻他们觉得小洛这孩子真是不错,最起码很善良,为别人着想,同时心里也有自责,他们何尝不是期望安胜武搅散两人的婚事,现在两人真的散了,他们心里却不是滋味儿,他们的儿子很可怜,小洛也很可怜。

    兴冲冲的来,败兴而归!

    艾西走进房间,看落洛伫立在房中,孜然一,好似全世界只她一人孤寂,艾西心中一揪,走到她对面将她抱住,软声道:“孩子!”

    这是来自母亲的温暖怀抱,不管母亲是否曾经抛下过她,她此时太需要温暖了,她扑进艾西怀中,“哇”地一声哭了,就像初生的婴儿那样没有掩饰。

    段煜麟从二楼窗上看到辛濯一家坐车离开,便已经知道结果,不出他的预料,他走下楼就听到落洛撕心裂肺的痛苦,艾西抱着她无声安慰。

    他缓步走过去,艾西看到他,稍稍侧过头,他示意她放开落洛,艾西犹豫一下,还是放开了。段煜麟二话不说,将落洛抱起来就向二楼走去。

    艾西的目光随着两人一直向上,直到进了屋她才坐在沙发上,拿了药吞下,刚刚她安慰了女儿,在女儿失恋的时候她还在边,已经十分满足,她明白女儿更需要一个男人,治疗失恋最好的伤就是把感转移到另一个男人上,段煜麟目前是最佳人选。

    以前的事,艾西顾不得再计较,目前还是把女儿的失恋难关度过去才是好的。

    段煜麟将她抱到上,让她的小脑袋埋在自己怀里,他的大手一下又一下摸着她柔软的长发,他的目光看向窗外,那里有美丽的景色。

    对于落洛,不管边是谁,只要让她哭,让她发泄出来就行。

    辛濯随着父母离开,他的脸冷冰冰的,再也不复往的斯文优雅,辛勇与秦傲榕也都没说话,大家心都不好,看样子这婚礼是一定要取消了。

    到了机场,趁着辛濯去上卫生间的功夫,秦傲榕抱怨道:“一个安晓是这样,怎么换落洛还是这样?我们辛家到底是怎么了?儿子这样出色,找个媳妇这么难?”

    辛勇盯着卫生间门口,嘱咐道:“你嘴快,到时候把着点,千万别说漏了,到时候你儿子非她不娶了!”

    “我知道,这么大的人我能没分寸吗?唉,我看着小洛那孩子真是可怜!”秦傲榕想起落洛刚才的样子心里不忍。

    这是落洛主动离开辛濯了,如果落洛答应辛濯的求婚或是最后改变主意同意了,恐怕她就不会认为落洛可怜。

    辛勇沉吟了一下说:“她是个好孩子!”

    秦傲榕想了想说:“你那朋友也太狠了,至于把人家孩子给……唉!”

    辛勇对好友也有些反感了,虽然上次好友找两个流氓想侮辱落洛的,跟这个质一样,但那次的事并没成功,所以心里没有感觉,可这一次是真切发生了,关键是发生之后,落洛还顾忌着他们的想法主动离开辛濯,这就令他意外极了,再看落洛那副可怜的样子,他也心软了。

    辛濯走回来,表依旧是冷硬的,秦傲榕忍不住劝了一句,“辛濯啊,你要想开些,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咱们不急,慢慢找!”

    辛濯无地说:“妈,婚礼继续,我以后会听你们的话,娶安晓!”

    “什么?”秦傲榕惊呼一声,赶紧说:“不行啊,安晓她……”

    辛勇也以为辛濯说那样的话是为了气落洛,想让她回头,不当真的,可现在说那就是当真了,他也说道:“辛濯,你跟安晓不可能了,咱们怎么也不能娶……她那样的!”

    辛濯扬起唇,“爸,您不是一直让我娶安晓的吗?怎么现在她有了艳照就不让我娶了?谁没个把男人啊,这也不算什么事儿,回去我就准备婚礼!”

    他不是开玩笑,他要告诉落洛,他是认真的,她如果不回来,他就娶!

    “辛濯,那些照片被我跟你妈看到了,你说这以后怎么相处?”辛勇皱眉道。

    “谁没事儿还不拍个视频啊,再说您跟安胜武关系那么好,您就当安晓是您闺女呗!”辛濯凉凉地说。

    辛勇觉得儿子变得这么陌生,他不由板起脸说道:“辛濯,不过是一次失恋就把你变成这样了?你是男人么?”

    “爸,我不听你们的话,你们不干,现在我听了,怎么你们还不干?”辛濯反问。

    “你是听话吗?现在不让你娶安晓你偏要娶,这还叫听话?”辛勇挑起眉,表十分严肃。

    “侣之间拍些照片很正常,我反正不在乎,更何况找个别人,您知道她就没有艳照吗?谁也没有小洛干净,只可惜,晚了!”辛濯悲凉地说。

    如果小洛真的不回头,如果他真的娶了安晓,那么这辈子他将在折磨安晓中度过,他不会放过安胜武的,如果不是他让人绑架小洛,现在自己与小洛已经是夫妻了,一切多么的完美?

    秦傲榕受不了,哽咽道:“辛濯,你别这样,妈妈担心你啊!”

    “妈,您会在意我的痛苦吗?以前我痛苦您没看到?现在看到了?我已经决定,要取安晓!”辛濯倔强地说。

    辛勇跟秦傲榕这叫一个苦啊,万万没有想到事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回去再说。

    落洛是哭着睡着的,段煜麟让她躺在上,看她红肿的双眼,心疼极了,本来想用冰给她敷一下,却又怕扰了她的好眠,于是就打算让她先睡。他轻轻地为她整她长发,为她擦干眼泪,再为她盖上被子,仔细看了她一会儿,这才走下楼。

    艾西还在楼下坐着,见段煜麟下来,不由问他:“小洛怎么样了?”

    “哭累了,睡着了!”段煜麟面色冷竣,坐到沙发上径自沉默。

    “下面该怎么办?”艾西问。

    “暂时不要回C市了,万一辛濯真的娶安晓,那对小洛是一种打击,这里最好也不要呆,这个城市给她留下的是绝望,我看还是换个地方吧!”

    艾西点点头说:“那就回赫根家好了,那里安全一些,不过安胜武现在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段煜麟好奇地问:“对了,那些绑匪怎么处置的?”

    “先把他们每个人的眼睛挖下来,然后砍掉双手双腿和舌头,现在正关着呢,让他们流血而亡!”艾西云淡风清地说。

    段煜麟微微皱眉,如果是他,恐怕只是杀掉就算了,没想到艾西一个女人手段竟然如此狠辣。

    艾西看到段煜麟的反应,不由轻笑道:“觉得我狠是吗?你想想作为赫根家族的主母,不心狠,能走到今天这步吗?早就被人给解决了!”她说罢,又恢复成往的柔顺模样,叹气道:“小洛若是走和我一样的路,恐怕迟早也要变成我这样,我希望你能够让她保持那份纯真与简单!”

    “当然,我自会努力,等她绪好一些,我会带她去各地旅游,散散心!”段煜麟说道。

    艾西听这意思他一时半会儿不打算回国,不由问他:“你生意不要了?”

    “生意没有她重要,更何况,你的生意不也丢在C市了?”段煜麟问。

    艾西笑,“那桩生意本来就是为她而设,否则赫根家族根本不会跑到那里去投资,现在忙都忙不过来,C市太远了!”

    辛勇与秦傲榕以为辛濯气一阵子就算了,还打算回国就劝劝辛濯的,但是辛濯下飞机就说去公司。也对,这么长时间没打理公司,的确要先去看看,他们万万没想到辛濯还去了安晓家,直接谈结婚。

    总之安胜武看到辛濯来以为是要找自己算帐,可万万没想到他第一句说的是:“我来谈跟安晓的婚事!”

    安胜武本来还想跟他算帐,那些照片如果不是辛濯,又怎么会发到辛勇他们手中?可是转念一想辛濯肯娶安晓那是最好,不然让安晓嫁给谁去?于是他非常地将辛濯给请了进来。

    不明白辛濯为什么突然不要落洛,但是他聪明的没有问,先结了再说。最近都是坏消息,总算是有件好事了,只要安晓跟辛濯结婚,两人一起打理公司,他没钱也就没钱了,在C市养老也不错。

    至于辛濯是不是想报复安晓,他并不担心,他相信自己女儿的魅力,会让辛濯上她的。再说辛濯是绅士型的人,就算再狠能做出什么?他对落洛做出那么多事,也没见他把自己怎么样啊!

    他哪里知道辛濯是想折磨安晓让他痛苦,因为他的弱点只有安晓!

    面容憔悴的安和被保姆请了出来,她在看到辛濯后,眼前一亮,欣喜的神色怎么掩都掩不住。

重要声明:小说《上流小贵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