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脸上挂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陌上纤舞 书名:上流小贵妇
    此刻段煜麟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女朋友如何误会?他满脑子都是段晁跟辛濯打架的事儿,想不出缘由,段晁也是没脑子,辛濯那是随便就能惹的人吗?

    高尔夫球场上的落洛开始还着急地喊架,可是现在她却不着急了,为什么?因为现在段晁只有挨打的份没有还手之力,辛濯打他似乎轻轻松松的。落洛心想段晁就该被教训一下,也给自己出出气,于是她乐于在一旁看戏。

    远处跟辛濯一起来的那群人又走了回来,看到辛濯打架,都在远处观望起来,一个人说:“呵呵,年轻真好呀,想当年,我也为了一个女人跟别人干过架,现在不行了!”

    “你看看小濯,可真是继承了老辛当年的风采,啧啧,看着文质彬彬,骨子里可是狠着呢!”另一个人笑道。

    段煜麟到的时候,看到的景跟他想的差不多,果真是段晁被辛濯打的满地找牙,他大步走过来,瞥了一眼自家弟弟,大掌一把拉住辛濯将要落下的拳头,沉声道:“辛少,气您也解了,就手下留,饶了家弟吧!”

    辛濯看见段煜麟,勾了下唇,放开段晁,段煜麟不同,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是段家未来当家嘛!

    辛濯一松手,段煜麟的手也跟着松开了,辛濯将手插进兜里,这一场架打下来,衣服都没脏,只是头发略显凌乱,使得一向淡定从容、矜持清贵的他看起来有了一丝不羁的感,“段总,这可是他先动手的!”他立刻将自己撇清。

    就算是辛濯动手,段煜麟也不能为难,他沉声说:“我回去会好好教训家弟的!”

    “哥!他……”段晁不满地叫。

    “闭嘴!”段煜麟低喝,他转过头,立刻换上较为平和的表,对辛濯说:“辛少,我们先走了!”他扯着段晁离开。

    落洛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跟谁走比较好,虽然段煜麟来了,可他比段晁更要危险。

    段煜麟带着段晁走了几步,突然转过头,对落洛冷叱道:“你还不走?等什么呢?”

    落洛看向辛濯,辛濯已经转向那群人走去了,明摆着不管她,她只好撅撅嘴,转过跟着段煜麟亦步亦趋地走了。

    辛濯走到那群长辈面前,一位伯伯拍着他的肩笑道:“小子,好样的,不过你怎么不把那女孩儿带过来?”

    辛濯清冷的眸中迅速扫过一丝懊恼,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刚刚也不知怎的,想都没想就伸出手拉住她,他就不该管的,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这个女人还不是他的,甚至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怎么想这事儿都十分丢人。

    面对着叔叔伯伯们的东一嘴西一嘴打趣,他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段煜麟扶着段晁上了车,落洛站在车边不肯上去,她不安地绞着小手,等段煜麟犀利的目光扫过来,她才急忙张开嫣红的小嘴说:“那个……我还是先回公司吧!”

    “上车!”他命令。

    他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他的脸上写满了怒火,显然如果她不上车,他就要采取强硬的手段,他就立在车边,一双冷眸锋锐人地盯着她。

    她只好讪讪地去拉车门,在看到后面疼的呲牙咧嘴的段晁后,有一刻犹豫,想坐到前面,可是再一想段煜麟不让她坐前面,想来段晁跟段煜麟相比还是比较温和的,她只好选择坐在后面。好在段晁只顾的疼,没空理她。

    车子开到段晁家,他这个样子回公司不是让人笑话?段晁自己住,还是把伤养好再出门,省得丢人现眼。

    段煜麟将段晁拽下车,段晁疼的直咧嘴,“大哥,你轻点!嘶~”

    段煜麟沉着脸,这点事儿都办不好,还跟人打了起来,事没完成,还连累他跟清媛闹的更僵,想起来就有气!

    段煜麟把他扔在沙发上,翻出来药箱丢给站在门口的落洛说:“给他上药去!”

    落洛没敢反对,听话地去给段晁处理伤口。段煜麟则龙行虎步一般地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他的两只手搭在真皮沙发扶手上面,整个体都陷在了沙发里,双腿叠交,一副闲适地姿态,只是那如同淬了寒冰的眸此刻正狂狷地看着另一边的两人。

    “嘶~你下手这么重干什么?报复啊!”段晁叫了起来。

    落洛没吭声,她感受到针芒似的目光在她后背,都要灼烧起来一般,任段晁骂骂咧咧,扮受气小媳妇,她能看出段煜麟对辛濯的态度,以此来推断,辛濯的分量应当不轻,这件事因她而起,是不是又大条了?

    “行了,说说是怎么回事?”段煜麟看到药上的差不多,没好气地问。

    “还不是这丫头,唉哟!”他绪一激动,嘴张的大了些,不可避免地扯到了伤口。

    落洛收了药箱,立在一旁,抢先说:“谁让你一定要把我留到晚上,对我不怀好意的!”

    段煜麟瞥她一眼,没吭声,不怀好意那才是正中他的下怀,他只想知道辛濯是怎么掺合进来的,于是他的目光又转向段晁,等待他的下文。

    段晁哼道:“一个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我能对你怎么着?”他似告状一般地对段煜麟说:“大哥,这女人恬不知耻地抱着辛濯,让他别丢下她,这叫一个丢人啊、在大厅广众之下这叫一个有伤风化啊,我能不管吗?她可是段家的儿媳,怎么能抱着另外一个男人?我就拉她去了,没想到辛濯也拉她,结果我一拳挥过去,就打了起来!”他说的兴奋,一副告恶状的语气,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脸被落洛给涂的红一块紫一块的,他一向脸如命,这可是他游戏花丛的资本啊。

    “这么说是你先动手的?不自量力,难道你不知道辛濯从小就被他爸扔在部队里,什么散打、近格斗样样精通,你跟他打就是找死的!”段煜麟的语气中颇有嘲讽之意,薄削的唇角更是似笑非笑的扬了起来,后面的语气却越发冷了,“跟他打,你不知道他的份?嗯?”

    “切,他有什么?还不是开个小破公司!”段晁不以为意地哼道。

    “连我爸都得高看他一眼,你觉得呢?”段煜麟的语调稍稍高了一些。

    段晁心里暗暗一惊,怎么大伯对那小子还高看?他有点逃避地说:“唉,我受伤了,先去躺着了!”他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进卧室。

    “啊!”一声尖叫,后面更高的一声,“我的脸!”然后便是,“哎哟,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流小贵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