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辛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陌上纤舞 书名:上流小贵妇
    过完年庞玉香主动找上了段煜麟,她已经对黄祥忍无可忍,整个年他都没有出现,她忍不住去找他,也遭遇到他的冷眼相对,并且对她放了狠话,如果她不老实,就会和她离婚,她什么都得不到!

    庞玉香这才明白,黄祥并不是不想抛弃糟糠之妻另寻新欢,而是没有遇到一个能让他离婚再娶的女人。这一次,黄祥动了心思!

    庞玉香的主动,不仅是心态上,还有行动上,年前的时候虽然她配合段煜麟,但毕竟还有所保留,这一次,她已经下定决心,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之段煜麟。

    段煜麟看出她的决心,对她说道:“其实你的优势很大,年前我们的努力你也看到了。你名下也有不少的小公司,这些都是可以利用的。”

    庞玉香知道他说的公司都是一些与黄祥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小公司,其实这些公司只是挂牌,并没有什么具体业务,成立的目的是为了财务走帐或是有关税的问题,那些公司都是用她名子办理的。她踌躇地问:“那些公司?那些又没有什么业务,怎么就能有用了?”

    “那些公司不完全是没用的,其中有一些生意还非常的好。因为黄祥知道你一向不插手业务,所以名子一直都是你的,没有改。还有……”他顿了一下说:“黄祥有个最大的漏洞,也算是他太自负了。当初他还是一个小科员的时候,利用职务之便开了一个小公司,那个公司自然不能用他的名子,所以便用了你的名子,后来他离职之后,公司名称却并未变更。这个小公司便是黄祥现在公司的前(身shēn)!虽然黄祥后来又成立了一个公司,不过那个公司已经是不能替代的了,也成了现在黄祥公司的业务核心。”

    庞玉香恍然,说道:“不错,是有这回事,怎么他没有将公司名称变了吗?”

    “也许他是认为你一介妇人肯定不会把他怎么样,也不可能抢财产,又或是他觉得公司在他手下管理,他想个办法找个人就能将名称变更过来,所以一直没有动。现在有我盯着,公司的法人代表肯定是不会变过来的,再说我们也不会打草惊蛇,成败就看那一举!”段煜麟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多了,黄祥现在光顾着跟那女孩儿鬼混呢,哪里还顾的上别的?”庞玉香重重地哼了一声。

    段煜麟没说的是,想扳倒黄祥,凭这些可不行。黄祥还有经济问题,恐怕到时候黄祥不进去都不行。他是担心庞玉香舍不得反悔,所以他还是有所保留的。

    过了一个年,虽然没有几天,也就一个星期时间,可很多事(情qíng)仿佛改变了。新的一年,大家都有新的计划,而那些往事也不复提起。比如说白翰与白炳烨,对段简驰的事好似就像过去一般。这令段简驰心里一宽,他就知道,没有永远过不了的事儿,只要白千诗不追究,慢慢就没人再追究了。

    一方面他想着如何将洛洛弄到手,另一方面,盯了很久的那个女孩儿,他也在想何时下手。这回一定要弄个严密的计划,不再让白翰有机可乘,还有孩子,这白千诗是不是不能生?怎么他都那么努力了她那肚子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洛洛在工作的时候,难免会看到辛濯公司的踪迹,刚开始她还会有一刻的恍惚,后来便能如常的看这些文件了。她知道辛濯的公司发展的很好,他也找回了自己的生活,那就够了。

    辛濯与父亲辛勇相依为命,家里已经变成这样,没有什么比这更坏的,辛勇的(情qíng)绪慢慢稳定,也积极的进行康复训练,到现在拄着拐杖已经能自己走了,算是恢复的不错。而辛濯也就打算全力发展自己的事业,如此过下去。

    放不下小洛,又曾经伤害过一个善良的女人,他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不打算再找一个了。辛勇觉得要孙子的希望渺茫,现在好不容易生活才平静下来,他也不再强求,就这样过着吧!

    然而树(欲yù)静而风不止,就在两人都认为生活总算可以平静的时候,辛勇接到王芳医院的电话,说王芳在国外进行医疗援助的时候被劫持了,目前生死不明。

    辛勇大惊,接了电话立刻就给辛濯打电话让他回来,电话里也没有讲明是什么事(情qíng),辛濯还以为父亲(身shēn)体不适,所以匆匆赶了回来。他一进门便听到辛勇说:“辛濯,王芳被人劫持了,生死不明!”

    辛濯的步子立刻顿住,双目怔怔地看着父亲,不知在想什么。

    辛勇一看儿子的反应便知王芳在辛濯心底不是一点分量都没有的,他立刻说道:“辛濯,你去看看吧,别让自己心里留下遗憾,毕竟因为你,她才又走的。”

    辛濯回过神,“可是,爸……”

    “你是不是担心我?我没事,我现在也能走了,你的公司我会帮你照看着,不会有问题的。”辛勇万不想成为儿子的拖累,他希望儿子这次去,能将王芳给平安带回来。

    辛濯一听这话,便点了点头说:“好,爸,我现在就动(身shēn)。”他的确是要去的,就算为了良心他也得去。

    “辛濯……”辛勇(欲yù)言又止。

    “爸,有话您就直说吧!”

    辛勇迟疑地说:“你也明白,一般在那里被劫持的女人,可能……可能会……”

    “爸,我明白!”辛濯接着父亲的话说。

    “所以,你要想清楚!”辛勇说。

    “就算是欠她的,如果真那样,我会带她回来!”辛濯自知这辈子不会再娶别人,他与洛洛也没有任何可能了,所以婚姻对他不算什么,哪怕是补偿的婚姻,也没什么大不了。

    “好,快去吧!”辛勇松口气,摆手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更加清楚,女人是否经历过什么、有过什么婚姻并不重要,只要小两口能幸福、和的来那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能早些想通,现在的生活该有多好?

    辛濯只是拿了证件就走了,没准备什么东西,随着辛濯的关门,房间很快就安静下来,屋中只有辛勇坐在沙发上,他长叹声气,活到这个地步,真是失败……

    下午炎广铭来了,见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问他:“今天怎么没见你出去下棋?”

    原本炎广铭是因为想接近苏金龙才接近辛勇的,可辛勇病了之后,也不再想着补偿苏金龙的,两人弄的公司也没派上用场,一直都是炎广铭让人打理,炎广铭由不甘心最后也认了。久而久之,他倒与辛勇成了朋友,时不时过来陪辛勇。

    “辛濯走了!”辛勇叹道。

    “走了?哪儿去了?”炎广铭问。

    “王芳被劫持,辛濯赶过去!”

    “这……你不反对他们在一起?”炎广铭问。谁都明白,一个女人被劫持,被侮辱的机率是非常大的,就算能回来,恐怕也会有不堪的回忆。

    “只要人能回来,我就不介意,他们的幸福要紧!”辛勇说罢,垂下头说:“你说我现在还能要求什么呢?只要辛濯有个家不那个孤单,我就满足了。如果再能有个孩子,我就谢天谢地了!”

    炎广铭沉默,一时间房间里寂静的只能听到钟表的“嘀嗒”声,呈现着一种孤寂荒凉。半晌他才说:“辛勇,我决定退休了!”

    辛勇抬头诧异地问:“老炎,你现在干的正好,这么早退休干什么?”

    炎广铭长叹一声说:“辛勇啊,你说咱们这么拼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给孩子打个好的基础?现在炎风也不回来,我就算走的再高也没用。在你(身shēn)上我明白了太多道理,我也累了。如果退休能让炎风回来,我不管他了,(爱ài)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整天没有影儿,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说我能过的踏实吗?现在我老婆(身shēn)体也不好,都是天天急的,我可不想将来有一天也成你这个样子!”

    辛勇沉吟半天才说:“是啊,退就退了吧,闲着陪我下棋来!”

    “我看行,咱还能悠闲几年,奋斗大半辈子,也是该享受自己生活的时候了,等你腿脚康复一些,咱们旅游去,到时候走累了,我推你!”炎广铭呵呵地笑着说。

    “不错不错,说定了,到时候不要反悔!”辛勇指着他说。

    “老子是谁?还能反悔?说定了,想上哪儿我都陪着!”炎广铭拍大腿说。

    “好、好!”辛勇说罢,感叹道:“咱要是早像这样,也不会如此凄凉了!”

    “算了,别想了,希望以后都好吧!”炎广铭摆摆手说道。

    另一边辛濯到了W国之后,王芳的支援队队长接待他,队长还是大卫,他一看到辛濯就严肃地说:“她是被**武装劫持的,目前他们正与政府对话,王芳只是其中一个,不过支援队中只有她被劫持了,现在还没有她的消息,是否……平安!”

    辛濯心里一沉,如果是一般的土匪还好,这些**武装是非常极端与残忍的,就算她能回来,那也……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上流小贵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