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成了倒霉的替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陌上纤舞 书名:上流小贵妇
    晚上白千诗回到段宅,吃饭的时候她主动问洛洛:“听说伯父住院了,(情qíng)况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就是当时我们都被吓了一跳!”洛洛叹气,“唉,都是被我哥哥气的!”

    白千诗对落帆有所耳闻,知道那人评价不好,不便说什么。*.**/*

    洛洛跟着说:“还好你哥哥很好,不用你来((操cāo)cāo)心,否则什么烂摊子都得收拾,头疼死了!”

    白千诗马上说:“现在是不错,不过小时候他总是欺负我!”

    洛洛佯装突然想起来一般说道:“我记得以前听过他的一个访谈,他说小时候抢你的玩具熊结果还被打了!”

    白千诗一听就笑出声,说道:“是啊,那个还是名牌呢,当初咱们这边没有,从香港带回来的,特精致,好多人都没见过,不过我奇怪啊,我那儿好多汽车飞机玩具他不抢,怎么偏抢这个熊呢?后来我问过他是不是喜欢,喜欢我就送给他,不过他不承认!”她说起旧事显得很开心,又笑了几声说:“其实我那时候(挺tǐng)可怜他的,我一大屋子玩具玩不完,他屋子空空落落的,但是他又嘴硬,不肯哄我开心,我就不给他。”

    洛洛一听她说的几个关键词,在那几年香港生产的玩具熊,她立刻锁定目标,兴趣十足地问:“哎,我想起来了,你说的熊是不是那个样子?”她形容熊的模样、颜色,歪头想,“是什么牌子来着?”

    “对对对,就是那个,哎哟,那个牌子叫……”白千诗也想。

    洛洛一副马上想起来的样子,迅速说出来,白千诗一拍即合,“没错,就是那个牌子!”

    “咦,你比我们小好几岁呢,你们那时也流行吗?”白千诗问。

    “其实我也有那个牌子的熊,不过后来的熊模样不是最开始的样子了,我哥哥有个像你说那样的,不过他不稀罕,后来给我了!”这件事倒是真的,当时她还美的(屁pì)颠(屁pì)颠的,觉得哥哥难得给她玩具,虽然那个熊已经又破又旧,她还是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小孩子的心思很天真。

    白千诗对洛洛有些同(情qíng)了,听这话的意思就是在落家重男轻女,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不过我觉得后来的熊更漂亮,只是那时候显得稀罕吧!”

    洛洛承认道:“那倒是真的”

    两人又说起以前的旧事,桌上叽叽喳喳的,段简驰很少见到洛洛这么兴奋的样子,更像个天真的小女孩儿,连带看着白千诗也可(爱ài)起来,他享受地看着两个女人聊天。段煜麟同样也是满眼含笑地看着洛洛兴高采烈的样子,包括她那(套tào)话的小心思也看在眼中,另有一番味道。

    段贺光笑着跟老爷子说:“瞧瞧这两个,聊的连饭都顾不上吃了!”

    段孝严笑道:“她们高兴,就让她们说去,哎呀小时候是最让人快乐的,能回忆起来,乐呵一番,是好事儿!”

    段简驰原本紧张会不会受到爷爷的训斥,听到爷爷这样一番话,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洛洛一眼,原来在这个家里,只要小洛开心,爷爷就不会生气?他现在才有所感触,恐怕长辈们喜欢的都是小洛这类型活泼纯真的女孩儿,像白千诗可能有些(娇jiāo)小姐脾(性xìng),让长辈们不喜。

    吃过饭,洛洛喜滋滋地回到书房,段煜麟也跟过去,取笑她:“刺探成功了?”

    她那点小心思被他看穿,她不好意思地瞪他一眼,“快去看孩子,我要工作了!”

    段煜麟勾唇,现在刚尝到成功的味道就把自己武装成女强人了,把他支使成(奶nǎi)爸,在家看孩子。不过他什么也没说,难得她找到自己的兴趣,享受到成功,是一件为她开心的事。

    段煜麟出去后,洛洛将苗丹调查出来的东西和那个熊的样式发给设计师,让她用那些资料中的有用信息结合这只熊来做出一个设计。此时设计师已经设计好几个样图出来,洛洛仔细看了一些,虽然都不错,但是仍能看出来是结合了之前白氏的设计,这也是一种没有思绪的体现,恐怕难以令白翰满意。

    设计师也非常努力,做到半夜,她很珍惜这个机会,可以和老板共同完成一个项目,这是表现的非常好的时机,你的努力与能力都能让老板直接的看到,任何人在此刻都会拼了命的去工作。

    早晨洛洛看到邮箱里的设计,觉得没有够她想的那个点,于是又给出意见,将邮件发了回去。

    李秋澜挨个打电话把上次来自己家的那群老家伙都叫了过来,那几个人都观望着事态发展呢,据说闹了起来,貌似还打了人,现场很激烈,当然他们只是听落氏的人说的,那些人也是听说,没看见,他们好奇事(情qíng)的真相,于是全都给面子接到电话积极地赶了过来,当然这绝不是安了好心。

    李秋澜见他们到齐了,露出一副恹恹的表(情qíng)。

    李汪洋见状,先问:“嫂子,您去落氏(情qíng)况怎么样?”

    李秋澜看向他说:“上次你们说落松跟那个助理好上了,结果我一去,人家不承认啊,你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李汪洋挑眉,“当然是真的,那助理可嚣张呢,我们想见落松还得她通报!”

    “这就算好上了?”李秋澜挑眉。

    武栋昆跟着说:“那俩人眉来眼去的!”

    李秋澜不耐烦地说:“你们说他俩有关系,到底有没有真凭实据?人家不承认有什么用?”

    李汪洋急了,“有啊、有啊,落松可是亲口跟我们承认的!”

    “是吗?”李秋澜疑惑地问。

    另外有人跟着说:“是,没错,我们都听到了!”

    李秋澜一下子来了精神,转言道:“那太好了,我把那个小妖精给打了,落松气坏了,要告我呢,到时候你们给我当人证啊!”

    众人一听,这表(情qíng)就变了,气氛也低迷起来,李秋澜急了,问道:“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到时候给我当证人去啊!”

    “那个……”武栋昆踌躇道:“老嫂子,不是我们不愿意,而是这事儿让落松知道不好,毕竟我们那么些年的朋友。...”

    “是啊!”

    “是啊,不好!”

    ……

    众人附和。

    李秋澜不耐烦地说:“你们说实话,就告诉我这事儿真的假的,现在人在医院呢,如果不是真的,我好想办法,你们要是咬定肯定是真的,就给我当证人!”

    李汪洋一见事(情qíng)闹大了,虽然没听说打的怎么样,可据说那姑娘都没来上班,兴许事态真的严重呢,他想撤了,赶紧说:“嘿嘿,这事儿吧,其实我没看到!”

    别人也抱着同样的心思,跟着他说:“我们也没看到!”

    李秋澜气道:“既然都没看到,你们说他俩有关系呢?”

    “这不是猜的嘛!”武栋昆不好意思地说。

    “这种事儿有胡乱猜的吗?是要闹出人命的!”李秋澜现在已经清楚,果真是这帮人想跟落松报仇,结果上她这儿来点炮来了,可笑她还是一点就着。

    “哎,这也不能怪我们,那落松几十年不用女助理,现在突然用个年轻小姑娘,我们也是怕嫂子你被蒙在谷里!”李汪洋解释。

    “得了,我看是你们把落氏股份((贱jiàn)jiàn)卖,然后看见落氏现在重新兴旺,心里眼气吧!”李秋澜哼道。

    那几个人哪里会承认,全部都否认,然后打着哈哈,都跑了。

    李秋澜待人都走完,拿出放在衣兜里的手机,将录音都听了一遍,这才满意,给段煜麟打电话,让他过来拿。

    几个出门就骂骂咧咧一肚子牢(骚sāo)的男人丝毫没有想到随意说的话就能给他们惹来一场官司。

    在洛洛与设计师的努力下,三天后设计好的样式由洛洛和设计师送到了白翰手中。这么短的时间白翰根本没对她抱有什么希望,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有特定的一个想法,他只是想用原来的式样接着印,然而当他看到设计品时,不由愣住了。

    小时候的记忆瞬间被唤醒,那段有黑有白、有彩色的童年,虽然当时父母对他很严厉,他曾经心存怨气,可是现在他已经明白了父母的用心,如果不是他们教导有方,恐怕今天他就是第二个落帆。

    洛洛看到白翰陷入沉思也不吭声,心里便知这件事有谱,最起码那只熊是真的进入到他内心的东西。

    白翰抬眼看向洛洛,只是一眼然后便又将目光放到设计上,那只熊,那个记忆在他的童年中是很深刻的,否则他也不会在访谈中当笑话说起。显然洛洛回去是做了一番功夫的。这名设计师的底他知道,她过去的作品他也看过,她一个人是完全做不出来这样的东西,不是说做不出来,而是想不到。短短三天便做出一个有意义且有灵魂的设计,显然背后是谁的功劳,他还真是小看了洛洛这个女人。

    良久,他的目光才再次移开,重新放到洛洛脸上,她带着微笑问:“怎么样?白总还满意吗?”

    “这个……我需要开会决定,你回去等消息吧!”白翰的确要考虑考虑是否和她合作,怎样合作?

    “那好,我们等您电话!”洛洛站起(身shēn)。

    白翰也站起来,伸出手说:“希望可以有机会合作!”

    洛洛也将手伸过去,“我也希望如此!”

    这次白翰的手稍稍用了些力气,感受到她如丝般的小手,柔弱无骨,虽然手感很好,可是这样的手,太过(娇jiāo)嫩,他并不喜欢太(娇jiāo)滴滴的女生。

    洛洛走了之后,白翰拿着设计图去找妹妹白千诗。

    白千诗正趴在桌子上小憩,白翰进来看见,立刻问:“不舒服?”

    白千诗抬起头,靠在椅背上,“哥,是你啊,没有,昨晚睡的太晚了!”她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白翰自然明白这是妹妹跟段简驰恩(爱ài)了,否则妹妹又不用为工作熬夜,根本没有晚睡的理由,这丫头一向怕自己变老,总是习惯早睡。他就突然有些不明白了,段简驰同时应付两个女人,还能精力这么旺盛?

    “有事儿?”白千诗问。

    白翰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将手中的设计递过去说:“看看这个!”

    白千诗拿过来,看到东西立刻笑了,“哟,真眼熟啊,昨晚我还跟洛洛聊这小熊呢!”

    白翰不动声色地问:“哦?都聊些什么?”

    “嗨,我听说她爸住院了,就问她,她说哥哥气的,还说我幸福,哥哥很好,然后她就说起以前你做节目说过抢我熊的事儿,我们聊到熊上了,她对那熊也有印象,她哥哥有只不要的,给她了,然后我们说起好多小时候的事儿,(挺tǐng)有意思。还有啊,昨天爷爷也高兴,简驰也高兴!”白千诗说到昨晚饭桌上欢愉的气氛,精神不少,这还是她住进段宅,第一次吃的最开心的时候。

    白翰心里冷笑,以前听过他的访谈?如果他没想错的话,以前她都不知道他是谁,还听他的访谈?明明就是她从网上找的资料,重新看的。他不由冷言打破妹妹的兴奋,说道:“这设计就是她们公司做的!”

    “啊?”白千诗的笑意淡了下来,看向白翰问:“哥哥要找落氏做环保袋?”

    “怎么她没对你说吗?”白翰唇边闪过嘲笑,“我以为这么小的单子和你说一声不用费多大力气就能拿到手!”

    白千诗摇头,“她一点都没跟我提,原来昨天说起那熊是为了这个单子!”她笑笑说:“哥,其实小洛这个人(挺tǐng)不错的,事儿少,跟她相处很舒服!”

    白翰心里感慨,如果你知道她跟你的老公有染,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想?

    “哥对这个设计满意吗?其实我(挺tǐng)喜欢的,比咱们之前那个环保袋做的漂亮多了!”白千诗说道。

    白翰突然有了主意,说道:“那就定这个吧,我们也换换式样,不知道顾客是否买帐!”很显然这位苏洛不是他表面看的那样,只有接触下来才能更加深入地了解她,从而知道她跟段简驰究竟是怎么回事,相信段煜麟也不会容忍自己老婆在外面跟自己弟弟私通的事实。

    白翰回到办公室便给洛洛回复,决定采用这个设计,让她下午来签合同。

    洛洛接完电话显得非常开心,挂了电话便给段煜麟打过去了,她兴高采烈地说:“煜麟,我成功了,我终于拿下白家的订单,相信这机器马上就能制造出更高的效益!”

    段煜麟笑道:“那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李秋澜已经将录音交到我手中,那几个企图搞破坏的,一个都跑不掉,我会盯着,尽快开庭审理此案。”

    “真的吗?简直就是值得庆祝的一天!”洛洛开心地说。

    “那要不要出来庆祝?”他(诱yòu)惑。

    “下午我去签合同,签完了去医院看爸爸,然后喂完福宝我就去找你好不好?”洛洛尾音带着撒(娇jiāo)的上扬音调,那是在(爱ài)上面前自然流露的(娇jiāo)态。

    他果真听出来,唇角不由扬了上去,说道:“好,听你的!”

    白翰不知道洛洛拿下订单会不会与段简驰庆祝,所以他刻意让妹妹晚上回家吃饭,没叫段简驰,为的就是给段简驰制造机会,让他跟洛洛见面,然后他抓住两人,看段简驰有什么话说。

    段简驰得知白千诗晚上不回来,他自然要去散散心,只不过他并没想找小兔,他是个谨慎的人,在他怀疑白翰是否知道他与小兔的关系后,他便打消了最近去找小兔的**,消停一段时间。

    白翰则跟着段简驰到了会所,坐在角落里看他一个人悠闲地喝酒。白翰奇怪,他为什么一个人喝酒?洛洛呢?没到?

    段简驰纯粹是来喝酒放松的,对一些上来故意搭讪的女人都没搭理,小兔与白千诗两个女人就够他应付的,不需要别的女人。他这副举动在白翰眼里看了更为惊奇,这样的段简驰就像是一个正经极了的男人,清凉美女从他眼前过,多看一眼都不会。

    可是没过多少,白翰就看到段简驰突然站起(身shēn),大步向吧台冲去,白翰的目光立刻扫了过去。那里人多,距离也远,他只看到段简驰走到一名(身shēn)材(娇jiāo)小的女孩儿旁边,不知在说着什么,他的手抓住女孩儿纤细的手腕,白翰的目光都要冒出火来,那女孩虽然脸看不清,可(身shēn)高与(身shēn)材都像极了洛洛,在他眼里看来,那就是洛洛!

    段简驰抓的正是小兔,他一脸恼怒,死死攥着她的手腕质问:“你怎么在这里?”

    小兔没想到在这儿会遇到段简驰,她吓坏了,整个人瑟瑟发抖,他向下扫了一眼,她穿着白色的及膝裙,整个肩都露在外面,很明显穿成这样是来坐台的,他这一看,火气更大,(阴yīn)森地说:“要是不老实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我需要钱……”小兔结巴地说。她是需要钱,可他又不让她找他,那钱哪里来?她又急要,所以只好再来坐台。

    段简驰压低声音,“我给你的钱还不够吗?你还想要多少?”他以为这是个单纯的女孩儿,没想到居然胃口真大,他给那么多钱都不够她用的?

    “哟,这不是简驰嘛,你手里拉的是……”黄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黄祥心里激动极了,段简驰拉的分明就是小洛,这(身shēn)高、这曲线,还有这发型,完全就是小洛啊,在这里看到小洛,还是和段简驰有(奸jiān)(情qíng),真是让人愉快的事,他可以借机要挟小洛……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淫yín)笑起来。

    段简驰收敛自己的火气,看向转过来的黄祥。

    然而黄祥看到女孩儿的脸,有些失望,居然不是小洛,只不过背影很像,可这脸却相差甚远,不过这个背影还是让他有了些许的兴趣。

    小兔感觉到这个胖子不怀好意的目光,下意识地往段简驰怀里缩,段简驰揽住她的肩,对黄祥说:“她胆小,黄总别吓到她!”

    “呵呵,好。简驰啊,有笔生意,回头找你谈!”黄祥又看眼小美人儿,对段简驰说。

    “好,明天我们联系!”段简驰说。

    黄祥会意地吸着雪茄走了,谈生意是假,谈这个小美人儿却是真的。

    黄祥刚走,段简驰将目光收回来的时候无意一瞥,他好像余光扫到白翰了,他(身shēn)上发出一般冷汗,怎么大意了呢?忘了这有可能是白翰设的局,让千诗回娘家,白翰再跟着他。他在小兔耳边说:“明天我会让人把钱给你送过去,现在赶紧回去,我有急事!你直走不要回头!”

    小兔慌忙点点头,刚刚那个黄牙胖子够让她心惊害怕的,她几乎在人群中轻快地穿梭跑起来离开。段简驰也迅速走出大厅,想从边上走廊离开。白翰哪里会放过他,穿过人群向他追来。

    段简驰在拐弯的时候,走的急了些,差点撞到人,他只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段简驰,你怎么会在这里?”

    段简驰看清面前的人儿,惊讶地说:“小洛,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跟煜麟约好了吃饭,他堵车,在路上!”洛洛解释道。

    段简驰还没回答,白翰就出现了,他(阴yīn)沉着脸,镜片后面闪过一丝寒光,铮亮的皮鞋咚咚作响地走过来,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穿梭,质问道:“你们在这里?”

    他注意到洛洛风衣里穿的是白色裙子,显然她匆忙跑出来在外面加了件风衣,就想跟段简驰开房去逍遥?这种小伎俩休要逃过他的眼睛。

    “是啊,我来这里吃饭,白先生也在这儿吃?”洛洛哪里知道这里面的事儿,还客气地跟人家打招呼呢。

    白翰瞥了段简驰一眼,看向洛洛说:“有个应酬,我马上就走!”

    “哦,好,那你们忙吧,我先进去了!”洛洛说着摆摆手,向预订好的包间走去。她以为段简驰是跟白翰一起的呢。

    真是能装!白翰又看向段简驰,问他:“千诗回娘家,你上这儿来干什么?”

    “喝酒,放松一下,她要是在的话,可不(允yǔn)许我喝酒!”段简驰镇定地耸耸肩,反正白翰什么也没抓到,他抵死不认就行。

    “你不和她一起进去?”白翰看向洛洛消失的地方。

    “谁?”段简驰反应一下才明白,笑道:“她?哦不,我们可不是一起的,我先回去了,你不走?”

    还在装?刚刚还搂搂抱抱的,一见他就装偶遇,行啊段简驰,(挺tǐng)会演的?白翰知道现在就算说出来段简驰也不会承认,他再一次选择放过他,点头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段简驰为了不让自己看来心虚,拒绝道:“我就不去了,都说好了的,我先回段宅!”

    白翰冷眼看段简驰离开,心想这个男人伪装(性xìng)太高了,千诗嫁给他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也控制不住他。

    白翰走后,过了一会儿段煜麟才到,他一进门便看到洛洛安静地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看着杂志,她穿着白色的V领连衣裙,裙子不长,但是里面穿了打底裤,下面是双同色靴子,看起来安静娴淑,像位贵族公主一般。他走进门,眼尖地看到她瞧的那页,开口问:“喜欢那件婚纱?”

    她猛然回神,合上杂志说:“没有,随便看看!”无聊中,看到婚纱想起她的第一次婚姻,就陷入回忆中,没发觉他已经到了。

    他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问她:“等久了?”

    “还好!”她拉着他的手坐到桌前说:“菜我都点好了,看看你喜不喜欢?”时间久了她也知道他的口味,点的都是他喜欢的菜。

    “你喜欢的我就喜欢,今天很开心?”他抬手,将挡在她脸上的碎发拂开。

    “嗯,毕竟是我凭自己能力拿到的订单嘛!”洛洛说着甜甜地笑了起来。

    “我就说了你没问题,成功的还在后面!”他说罢,突然想起来说道:“对了,估计后天法院传票就会到达李汪洋那几个人手里,他们可能会去找爸求(情qíng),我已经安排好人,确保他们进不了医院。”

    “好,我跟医生说好让我爸在医院多住几天,等案件结束之后再出院!”洛洛点头说。

    其实落松现在已经可以出院,只不过洛洛不同意,非要让他好好休息,洛洛是想着等落氏一切都步入正轨的时候,她再离开,让爸爸接手,恐怕到时候爸爸又没有时间休息,所以现在让他养好(身shēn)体。

    白翰回到家,遇到白千诗的埋怨,“哥,你让我回来,你自己却跑没影儿,太过分了啊!”

    白翰长腿迈到沙发旁坐了下来,将钥匙扔到桌上,笑道:“哥哥有点应酬,在会所还碰见简驰。”

    “啊?他也去了?”白千诗意外地问。

    “嗯,你要不要问我他有没有左拥右抱?”白翰有几分试探的意思。

    “切,不用问,肯定不会!”白千诗不屑地说。

    “真不担心?”白翰颇有些意外妹妹的态度。

    白千诗坐到他(身shēn)边小声说:“他就是想也没那个精力了!”

    白翰心里暗想,恐怕段简驰的精力太旺盛,妹妹无法满足吧。

    白千诗问:“哎,你还没说呢,他左拥右抱了?”

    白翰笑,“还是在意?放心吧,他要是敢,我早就把他拎过来在你面前暴揍了!”他选择隐瞒,是因为不想让妹妹受到伤害,一切等事(情qíng)真相大白之后,妹妹是否还要段简驰,到时候再算总帐!

    回到段宅的段简驰吓了一(身shēn)的冷汗,此时他基本已经确认白翰在怀疑他,看样子今后要小心些了。想到这里,他打电话吩咐亲信给小兔送些钱去,告诉她最近乖一些,缺钱直接跟他的手下联系,不要再去那样的场所。

    睡觉前,他给白千诗打了个电话,名目上是关心她,其实是试探,看白翰跟她说什么没有?从白千诗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没有。

    白千诗挂了电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她晃晃手机说:“哥,看到没有?我现在幸福的很,他对我好,真的!”

    “千诗,其实有些话我不该对你说。我也是男人,所以我能了解男人的想法。男人永远是可以把(爱ài)与(性xìng)分开的人,他同时可以对你很好,也许外面还有女人,当然我不是说简驰也这样,我是告诉你(身shēn)为女人要控制自己的(情qíng)感,不要陷的太深!”白翰现在十分为难,不知道怎么跟妹妹说,只好选择这种方式。

    白千诗笑道:“哥,我才不信,简驰让我相信(爱ài)。还有段煜麟跟洛洛,都让我感觉(爱ài)(情qíng)的美好。反正我是陷进去了,但我陷的心甘(情qíng)愿。”

    白翰心里又涌起一阵怒火,他的妹妹很可能会被段简驰与洛洛给毁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却无法阻止。

    第二天一早是白翰让洛洛拿定金的(日rì)子,其实这种事由一般的财务人员去就可以,但是白翰要求在白氏这个项目上,每件事(情qíng)都要洛洛亲力亲为,没办法,洛洛只能大早晨跑一趟,她哪里知道白翰心里火大呢?

    洛洛穿的还是昨晚那(套tào)衣服,白翰一看见里面露出的白色裙子他就有气,洛洛刚一进门,他就(阴yīn)阳怪气地问:“苏小姐,昨晚吃的好吗?”

    她觉得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但还是礼貌地回答:“很好啊!”

    白翰气的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向她走去,一把便扯开她的风衣,她吓一跳,尖叫,“你干什么?”她被他这突如其来、意想不到的暴行给吓懵了!

    “干什么?你们这对狗男女快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他强行剥下她的风衣,不顾她挣扎捏住她的双肩将她提了起来。

    这没头没脑的话,洛洛并没有细想,她太害怕这种桎梏的感觉,拼了命的挣扎,白翰力气虽大,可这样她的腿难免会踢到他,他没好气地将她按进沙发里,用自己的腿固定住她的腿,两只大后锁住她企图乱动的手臂,将她死死地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镜片后面闪过森然的嗜血杀气,令人不寒而栗,那翻涌着的毁灭(情qíng)绪连洛洛都能真切感受到。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上流小贵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