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以毒gong毒,有得有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陌上纤舞 书名:上流小贵妇
    段简驰在跟踪科拉的途中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去找大伯,说要在锦华办婚宴。

    段启海大吃一惊,问道:“锦华?你是不是脑子发昏了?你见过那里办婚宴的吗?”

    “爸,这可不是我的决定,是千诗一定要在锦华办,否则她不嫁,我有什么办法?”段简驰冷声说。

    “你就管不住老婆?咱们段家现在什么(情qíng)况?你跑锦华去办婚宴?”段启海气的手直哆嗦。

    “我倒是想管她,现在不是用着她吗?如果不是为了段家,这婚(爱ài)结结、不结拉倒,您以为我愿意娶她?”段简驰心里还带气呢,他最讨厌女人蛮不讲理。

    “行了,我跟你妈现在就去,你消消气!”段启海无奈地说,他可不想儿子儿媳在钱上闹意见,他还是希望儿子的婚姻幸福,尽管是联姻。

    段煜麟在前面开车,洛洛坐在后排,他没想到曾经的举动深深伤害她,直到现在她仍未能释怀,原本(挺tǐng)快乐的一顿晚餐,现在有些不欢而散的感觉。他觉得除在在(床chuáng)上的事,两人应该没有什么芥蒂才对,他曾经不(允yǔn)许别的女人坐到副驾上,现在同样是这样,不同的是享受这种待遇的不是宋清媛而是他的小洛。

    但不能否认,他的确因此曾经伤害过她,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坚持要坐到后面?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拉开前门就会想到他恶狠狠地让她坐到后面的场景,往事毕竟在她(身shēn)上真切地发生过,她不可能全部遗忘,或许有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情qíng)就能勾起她过去的回忆,从而心(情qíng)低落,复合就是这样,不如重新开始来的畅快。

    车子开进段宅,停稳后洛洛自己下车,想进大门,段煜麟一把扯住她,往回轻轻一拉,她轻薄的小(身shēn)子立刻靠在车子上,他动作迅速,等回过神已经被他封进双臂中,昏暗的灯光下,他泾渭分明的眸看起来炯亮幽邃,“小洛,告诉我怎样你才会忘掉过去的事?”他有些急了,他非常明白他与宋清媛之间的事横亘在他与小洛之间,如果每一个小细节她都去介意,恐怕产后抑郁是好不了的。

    “有什么事(情qíng)回房说好不好?这里人多!”其实现在这里并没有人,可是总会有佣人来往,被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小洛,总有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你不去尝试,难道我们永远这样下去吗?”他不肯放过她。

    澄净的月色下,他的脸就像以前那般,带着不可侵犯的凛冽,她不由偏过头,红唇微微撅着,“我也不知道,就好像有洁癖一样,想起坐到副驾上,就难受的不行,觉得很脏!”最后一个字她说的很轻,但却十分清楚。

    他的脸僵在那里,好像定格一般,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他现在算明白了,可是他又没有预知功能,当初哪里会想到和宋清媛分开,与她在一起?

    洛洛推开他,向门口走去,段煜麟一抬眼,眼尖地看到二叔段启海的车,他不愿意二叔看到两人不开心的样子,免得段简驰又有机会做些什么,他快走几步,从后面拽住她纤细的手腕就将她拖了回来,然后打开车门扔进副驾驶,将她这边的门锁住,在她试图想要从驾驶室跑出来之间,他坐进去,将她推回去,按在座位上,强行将安全带给她系好。

    “段煜麟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这个强盗!”她就像(屁pì)股下面着了火一般,怎么也坐不住,她想把安全带解开,可是他手快地抓住她的左手,按在档位上,他低声吐出两个字,“坐好”,车子就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奔了出去。

    “啊,你疯了?快停下!”洛洛尖叫,这种车速,她没尝试过。

    他丝毫不予理会,面色沉静,完全没有受到她惊叫的打扰,就好似平常开车那般,只不过车速令人心跳加快罢了。

    洛洛只觉得这一路就像在坐极品飞车,由于马上就开到市外,连红绿灯都没有,这一路便疾驰到了山脚下。

    天上星光点点,夜色下的大山给人一种神秘而肃穆之感,这里万籁俱寂,本应是很美的景色,却因杳无人烟而令洛洛害怕,这种地方就是小说中杀人灭口之地,通常都是化做白骨都没被发现,她的手紧紧抓着车把手,面色苍白而紧张地盯着前面的路,段煜麟的车子在疾速上山,险要的盘山路,就连拐弯都没有减速,更多的时候她都是一声不敢吭,有时拐弯明明看到前方就是悬崖,只觉得车子一边已经腾空,她失声尖叫,他方向盘猛打,却又回到陆地上,这种惊险的刺激不只一次,她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嗓子喊的也冒了烟。

    段煜麟的表(情qíng)依旧十分冷静,没有看出冲动也没有暴怒,和平时的他没什么两样,其实他经常面色无波地将对手置于死地,这点飞车只是小意思。

    车子快速冲上山顶驶至悬崖边,原本是他握着她的手,不知何时起,她已经抓住他的手臂,声音颤抖,“段煜麟……”

    刹车踩到底,洛洛只觉得自己在往前冲,如果没有安全带,她一定会撞出玻璃,车子堪堪在悬崖前停住,从她这个位置来看,只看到黑洞洞的悬崖,明亮的车灯都没能照到底,仿佛下面是个无底洞,她坐在位置上喘气,(身shēn)上已经被汗水打湿。

    段煜麟在接电话,刚刚他的电话一直在响,他专注地开车,没有接听,而她专注地受惊,连电话响都没有听见。

    段煜麟平静地说:“我和小洛再在外面呆会儿!”

    “嗯,是回去过,想起来有东西要买,又出去了!”

    “饿了就让他先喝(奶nǎi)粉,我们过会儿才能回去!”

    “好了,先这样吧!”

    是常怡舒打来的电话,段煜麟迅速应付几句便将电话挂掉,他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走到另一边,将车门拉开,给她解下安全带,将她从车里拖了出来。

    她下了车,腿一软便坐到地上,声音颤抖着说:“我……腿软、站不起来了!”

    他捉住她的双肩,将她用力一提,她被贴在车上,固定住,防止滑下来。^/非常文学/^他的(胸xiōng)腔紧紧压着她,给她形成一个((逼bī)bī)仄的空间,山上冷风吹来,将里面完全打湿的衣服立刻吹透,使她忍不住打战。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将她包住,抱着她放到后备箱上,他凝视着她泪光闪动的双眸,沉声问:“刚刚有没有想到宋清媛?有没有觉得座椅脏?”

    她摇头,是啊,命都快没了还想那些没用的干什么?

    他深深地看着她,浑厚的声音夹杂着(热rè)气喷在她脸上,“她坐过的车都被处理掉了,现在这些车,她都没碰过!”

    “嗯!”她低应一声,眼眸垂下。

    他清楚看到她那纤细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让他忍不信伸舌去((舔tiǎn)tiǎn)弄,而她就像受惊的兔子般想要躲开,他哪里肯让,把她牢牢地按在怀中,按照自己的心意将她睫上的泪((舔tiǎn)tiǎn)去,然后捏起她的小下巴,稳而准地衔住她的唇,她不愿配合,死活不肯张嘴,他的大手在她腰间轻捏,她条件反(射shè)松了牙关,他熟络地撬开她的贝齿,在她唇齿间流连,里里外外尝个遍。

    千万不要以为谈了恋(爱ài)的段煜麟会变成小绵羊,通常他觉得难以解决的事都会用强硬的手段去处理,比如说小洛对副驾驶座的抵触(情qíng)绪,那么他宁愿用另一种方式让她去记住、去恐惧,也不会让另一个女人来影响他与她之间的关系。

    无疑,他是霸道的,在感(情qíng)中,他一直引导着她或是强行拉着她拽着她,跟上他的步伐。他是一个追求成功的男人,无论是事业还是现在的感(情qíng),他想要的一定会得到,包括她的(爱ài)。

    广袤天地,天幕沉沉,他细碎的吻令她从恐惧到沉沦,破碎的轻吟声从那檀口中吐出,他火(热rè)的吻在她颈间游移,因为怕她会冷,所以他的西装仍旧将她包的严实,连手臂都被捆在里面。

    此地没有人烟,月明如昼,将两人照的格外清晰,他几乎将她完全压在后备箱之中,而她也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从刚刚的惊魂立刻到现在的激(情qíng),转变快的让她一点准备都没有。他与她的低喘,夹杂着她因为难以抑制而吟哦的声音,疏影斑驳的树木沙沙作响,奏成美妙的小夜曲。

    这样的夜太令人沉醉,太令人冲动,十个男人中几乎有九个不会抑制自己的**,可最终,他还是放过她怀中的人儿,没有再进一步,因为她生完福宝没有过百天。对于他来讲,自己隐忍一些没什么,最重要是她的(身shēn)体,不能落下什么毛病。

    一番缱绻缠绵,他再将她放回副驾上,她已经没了任何意见,也不再想起宋清媛之事,脑中闪过的都是刚刚如同飞宵云车与他(爱ài)(欲yù)的索求。

    车子平缓地向山下驶去,车速并不算太慢,但是比来时明显平稳很多,令人感觉不么害怕,等车驶到山下,她终抵不住崩溃的神经,歪头睡了过去。

    前方弯月如刀,黑色的车子在公路上无声滑行,车内比车外还要安静,他目光专注地盯着前方,就这样一种表(情qíng)地将车开回了段宅。

    段启海的车子已经不见,常怡舒还没睡,看见段煜麟抱着洛洛进门,她立刻站起来轻声问:“这是怎么了?”她扒头往他怀中看一眼,问他:“怎么小洛脸惨白的?你怎么她了?”

    “妈,我先把她抱上去,一会儿再说!”段煜麟说着,大步踩上楼梯,流星般的消失在二楼拐角处。

    一层层将她剥开,他才发现她里面的衣服都被汗液浸透了,他给她盖上被子,打来(热rè)水,拿过湿毛巾给她擦拭(身shēn)体,她睡的很沉,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眼紧紧地闭着,嘴也是一样。

    为她换上干爽舒适的棉质睡衣,盖好被,他才轻步出门,下楼去找母亲。

    他快步下楼,先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罐啤酒,坐到沙发上狠灌两口才说:“小洛介意以前的事,总是不肯坐到副驾上,我带她上山了!”

    常怡舒大惊,“你小子是不是又干浑事了?小洛的(身shēn)体现在不能……”

    “妈,您想哪儿去了?我们什么都没干,只不过开车快些,她受了惊吓!”段煜麟不客气地打断母亲的话说。

    “那也不行,她现在怎么能受惊?你儿子还能有(奶nǎi)喝吗?”常怡舒气道。

    “让那小子喝喝牛(奶nǎi)也(挺tǐng)好,不然都养刁了!”段煜麟实在看不得臭小子缠妈妈的行径。

    常怡舒鄙视地说:“煜麟,你小时候我跟你爸可没对你这样,你足足吃(奶nǎi)吃到一岁半才断,怎么到你儿子这边,你就心狠成这样?”

    段煜麟窘,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说:“妈,过去的事不要再提!”

    “不提怎么能行?正因为你吃到一岁半,(身shēn)体才这么壮。我告诉你啊,吃母(乳rǔ)比吃(奶nǎi)粉的孩子壮多了……”

    “行了妈,我看二叔的车在外面,他来过?有事?”段煜麟再一次打断母亲的话,过去的事用的着一提再提吗?

    “你二叔跟二婶都来了,说白千诗坚持要在锦华办婚宴,让我们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能这么造吗?段家是有这个实力,可凭段简驰的表现,还好意思花大价钱结婚,他们也不想想,娶了白千诗是不是能把这些花掉的赚回来?”常怡舒想起来就有气。

    “您怎么回复的?”段煜麟扯扯唇,非常清楚白千诗为什么要坚持在锦华办婚宴。

    “我说想想,明天给他消息。”常怡舒说道。

    “妈,您可以这样,在锦华办婚宴没问题,但是二叔家要出一半的钱!”段煜麟出主意说道。

    “啊?这样是不是不太厚道?”常怡舒问。

    段煜麟哼道:“段简驰这小子总给我跟小洛捣乱,这样已经不错了!”

    “他又干什么了?”常怡舒问。

    “我已经查出来,他买通小洛的司机,得到小洛行踪,上次小洛出去,他通知宋清媛去跟小洛挑衅,企图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个司机我没有打草惊蛇,交给您处理!”段煜麟知道母亲在处理家事上面手段了得,不需要他再((操cāo)cāo)心。

    “这个段简驰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们这儿给他花钱出力办婚礼,他还背后使坏,简直就是人品有问题!”常怡舒气愤地说完,想了想说道:“我看这件事暂时不揭穿他,那个司机我先找个理由调走,将来好有证据对付刘彦敏,免得她在背后嚼我舌根!”

    “嗯,您来安排吧!”他站起(身shēn)说:“我先上去了!”

    常怡舒不放心地跟了两步说道:“煜麟,小洛是需要呵护的,你千万别着急,她现在受不得刺激!”

    “我知道!”他脚步没停,走上楼,心里却不以为意。

    他进了房间,看到自己离开前给她盖的被子已经被踢下大半,他微微皱眉,走到(床chuáng)边先给她拉好被子,然后才去浴室冲澡换衣。

    他以为她受了惊吓肯定只是(奶nǎi)水不足,却没想到半夜的时候她不安份地扭来扭去,像是沉醉在梦中无法挣脱醒来一般,而那梦又令她害怕。他将手肘支撑在(床chuáng)上,侧(身shēn)看她,低叫两声,“小洛、小洛。”然后又晃了晃她,都没在反应。

    他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滚烫的触感令他吓了一跳,站起(身shēn)去楼下叫家庭医生。他由于着急,动静也大,把全家都给折腾起来。

    家庭医生询问了病(情qíng),他没有隐瞒如实说出,然后给她检查(身shēn)体,挂上吊瓶,说道:“这些药虽然对婴儿伤害小,可依旧是有副作用的,停药后七天再开始哺(乳rǔ),这段期间还是要坚持将(乳rǔ)汁吸出来,防止憋回去!”

    这将意味着福宝最少得有十天不得吃母(乳rǔ),对于嘴已经被养刁的福宝来讲,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qíng)?

    常怡舒叹气,“今晚福宝都没喝(奶nǎi),哭着睡着的,可怜的孩子!”

    段孝严开口,“煜麟,不管有什么事(情qíng),你等小洛(身shēn)体恢复好了再说。孩子且先不讲,小洛病一场,万一落个病根什么的,怎么办?她还这么年轻!”

    段煜麟已经在自责了,看着她痛苦的表(情qíng),他心里非常难过,如果早知道惊吓也能得病,他万万不会带她上山吓她。

    人们陆续回去睡觉,段煜麟躺在她(身shēn)边,小心地将她揽进怀中,原来她不是无法醒来,而是昏迷醒不过来。他咬咬她的耳尖,轻叹一声,“小洛,对不起!”

    刚刚还在众人面前硬气的他,现在终于在无人的时候表达了他的歉意。

    第二天洛洛醒来的时候便觉得头也疼嗓子也疼浑(身shēn)的骨头都在疼,她知道自己受凉吹病了。段煜麟从卫生里出来,看她的眼睛已经睁开,他低声问:“感觉怎么样?难受吗?”

    又想起昨晚的事,她将她偏到一边不想理他,他坐到她(身shēn)边,又说:“小洛乖,不要跟我赌气,好好养病!”

    昨晚他已经道过歉,今天不想再说一遍,他非常大男子主义,那样的话就如同(情qíng)话一般难以说出口。

    她察觉到他低沉的嗓音与往常不同,夹杂着干涩与疲惫,抬起手果真看到手背上有置留针,显然昨晚输过液,而他应该是一直守在自己(身shēn)边,彻夜未眠,这一刻她又心软了,昨天他的行为虽然过分,也是为了让她能突破心理问题,她明白自己计较他与宋清媛的过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可就是控制不了,这是心理上的原因。

    想到这里,他的行为便不是那么不可原谅,她又将头转过来问:“你怎么还不去上班?”

    “这两天不去了,陪你!”他不仅要盯着她输液,还要帮福宝吃口粮,免得断了,任务艰巨,哪里还能上班?

    “是不是这两天不能抱福宝了?”她黯然地问。很显然,她会传染给孩子。

    “戴上口罩便没关系,半岁前的孩子不容易生病。”他安慰道。

    她摇摇头,为了福宝的健康,她还是忍一忍,万一福宝病了,比自己生病要难受很多。

    楼下段启海一家大早晨就赶来了,段简驰不断地催,说白千诗今天就要答案,等着呢,两人没办法,只好眼巴巴地赶过来。

    结果来了才看到段宅里安静极了,往常都应该上桌吃饭,可今天大厅里连佣人都少。昨晚半夜折腾的,今天都起晚了。

    常怡舒听说段启海夫妻来了,不(情qíng)愿地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将自己打扮得体,走了出来。

    “大嫂,今天气色不好,怎么了?”刘彦敏积极地问。她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每当她在求人的时候,都是这么和煦。

    “昨晚又把预算做了一次,看看是不是能从别处挤出钱来?”常怡舒坐到沙发上,揉了揉发痛的头。

    果真两人听到这话愈发谨慎,段启海试探地问:“结果如何?”

    “段氏(情qíng)况不太好,如果真的坚持要在锦华,那只能你们与家里各一半费用,你们考虑一下吧!”常怡舒提出方案,将问题踢了回去。

    段启海跟刘彦敏的笑立刻就淡了下来,虽然这钱他们能拿的起,但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就像割他们的(肉ròu)一样啊。常怡舒这暗示已经出来了,现在没钱的结果因为段简驰的管理,他们作为父母的还不能有怨言。

    段启海与刘彦敏对视一眼,段启海拍板道:“行,就这么定了!”

    刘彦敏只觉得心疼啊,虽然她明白只要这婚结完,利用白家的超市,肯定段氏会有起色,可此时眼见钱哗哗的没了,她还是觉得难受。

    不管怎么样,此事就这样了,段简驰得知后如同吃了颗定心丸,而白千诗一想到将来风光无限地办婚宴,心(情qíng)大好,觉得自己昨天的确无礼取闹,竟然放下(身shēn)段中午主动去段氏找段简驰,这令段简驰更加反感,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依着她的时候就温柔无限,不依着她便大闹小姐脾气。要知道这样在豪门中出来的千金可比普通女人难对付多了。普通女人给点小恩小惠就行,这种女人见过大世面,又不缺钱,要的自然是大开支,段简驰他能应付一天两天,恐怕应付不了将来。

    但是段简驰当然不会浪费这个好机会,在办公室里便跟她温存了一番,巩固两人的感(情qíng)。在**上,段简驰非常卖力,只要这点能让女人满意,女人就会乖顺很多。

    上午洛洛输完液后,段煜麟解开她的衣服打算帮福宝吃口粮,然后真的解开之后一摸,不像往常那般绷紧,而是软绵绵的,他一下愣在那里,最坏的(情qíng)况发生了,(奶nǎi)憋回去了。

    洛洛轻声叹息,他动作僵硬地帮她系扣子。

    十分钟后,段煜麟黑脸坐在楼下客厅接受大家的批判,他一声不吭,面对七嘴八舌的指责没有还口也没有抬腿走人。或许以前他真是太嚣张了,不(爱ài)听的,肯定不听,这一次不知是不是大家看他没有走的意思,纷纷说的带劲,仿佛有机会就要抓到一般。

    等大家都说累了,他才开口,“气也撒完了吧!现在说说解决办法!”

    常怡舒说:“不行的话多喝点排骨汤、鲫鱼汤之类的!”

    一直沉默的家庭医生开口说:“她现在感冒发烧,不易喝这些补品!”

    “那怎么办?”段煜麟问。

    “我看还是找专业的催(乳rǔ)师吧,按摩(穴xué)位!”家庭医生说道。

    段煜麟脑中立刻呈现出场景,一个人在小洛(胸xiōng)前捏来按去,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不行!”说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这家庭医生在段家不是一天两天,自然了解段煜麟的脾(性xìng),他接着说道:“催(乳rǔ)师都是女(性xìng),你不必担心!”

    “那也不行!”女人他也受不了。

    “煜麟,这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收起你的大男子主义?我告诉你,福宝今天哭的那叫一个惨啊,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常怡舒气的真想过去给儿子两巴掌。

    “给福宝找个(奶nǎi)妈算了!”段煜麟说道。

    常怡舒竟然被气笑了,“亏你想的出来,你先问问小洛同不同意吧,孩子吃了(奶nǎi)妈的(奶nǎi)水,肯定不和亲妈近,她能受的了?”

    段煜麟沉默。

    段贺光忍不住开口,“煜麟啊,爸爸(身shēn)为男人,理解你的心(情qíng)。现在是特殊时期,你不要计较那么多!”

    段煜麟猛地站起(身shēn),说道:“我来想办法,你们不用再管!”然后在众人指责中大步上了楼。

    老婆是他的,他段煜麟不开口同意,别人还真不敢帮他做决定,就算是段孝严也如此。段孝严欣赏的就是段煜麟(身shēn)上这种气场,其实越是对他点头哈腰讨好,他越看不起,比如段启海一家。

    “爸,怎么办啊?”常怡舒看向段老爷子,叹气。

    “煜麟都三十好几的男人了,让他自己去解决吧,什么事(情qíng)难的倒他?我倒想看看这回他如何解决!”老爷子心态比较好,他逗着福宝说:“就是我们可(爱ài)的娃娃要受罪喽,吃几天粗粮吧!”

    常怡舒跟段贺光都被逗笑了,心(情qíng)便不那么紧张。

    下午洛洛睡觉的时候,段煜麟开车去了一家催(乳rǔ)中心,两个小时后,他拎着一个袋子出来,开车到公司,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赵伟看见段总眼前一亮,迎上来问:“段总,您是不是忙完了?我不用加班了?”

    “我不来处理工作的,你该怎么加班就怎么加班!”他说着人已经快速闪进了办公室,关门前留了一句,“就当我不在,绝对不要打扰!”

    赵伟愣在门前,纳闷。段总是遇到什么事了?这段时间全球的分公司总栽来开会,是非常重要的时刻,段总(身shēn)为这么重要的人物竟然缺席,难道公司都不要了吗?还有,段总拎个黑袋子干什么?还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不会里面装个人头吧!

    赵伟觉得自己越想越玄乎,这叫一个好奇啊,有心想进去看看,可段总那表(情qíng)那语气他又不敢,所以只好坐在那里百爪挠心。这次他倒不那么排斥加班了,因为新交的女朋友已经因为他没时间陪而将他彻底踹了,并且在他面前跟别的男人嚣张离去。

    他向段总哭诉,他被甩段总是有责任的,当然这话没有明说。

    段煜麟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赵伟气,可是您有老婆孩子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还孤家寡人一个呢。

    他神秘的老板到了下班时间才出来,手里没有黑袋子,段煜麟吩咐道:“晚上我再过来,我的办公室暂时不需要人打扫,记住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赵伟立刻站直应声。心里更加好奇,段总拿进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晚上段总果真来了,十点以后。段煜麟是趁着小洛睡着后才过来的,赵伟仍旧在加班没有走,段煜麟径直进了办公室,赵伟好奇啊好奇!

    几乎是凌晨段煜麟才走的,那时赵伟已经在办公室睡觉了,他就一个人,工作忙的时候通常不回家,都是在办公室里睡。段煜麟离开的动静将赵伟吵醒,他爬起来,溜达到保安室,保安马上站起(身shēn)规矩地叫:“赵助理,巡视啊!”

    真是受宠若惊,那么高高在上的助理,竟然会到他们保安室。

    “嗯,我四处看看,检查一下!”赵伟的目光看向监控器。

    “赵助理您放心,我们一直在盯着监控,刚刚还看到段总开车走,这么晚了他还工作,真辛苦!”保安说道。

    “是啊!”赵伟看见段煜麟的车果真不在车位上,这才说道:“好了,你们忙吧,我去别处转转!”

    他直接回到自己办公室,拿钥匙开了段煜麟办公室的门,段总神秘的黑袋子弄的他睡觉都不踏实,他还是决定进来偷看。进了办公室,没敢开大灯拿着手电照来照去,终于在办公桌下面发现黑袋子,他小心打开,用手电往里一照,吓的跌坐在地上,出了一(身shēn)的冷汗,手电也掉在地上。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上流小贵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