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原来有内jian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陌上纤舞 书名:上流小贵妇
    落松在公司设立新职位的事果真引起各位股东的注意,为此落松不得不召开一次股东大会来解释此事。*.

    他按照洛洛所交待的,说这样能省多少钱,大家还可以主动的省钱,节约开支,这样可以用省下的钱去改进技术,增大销量。近年来股东的分红一再减少,他们也(挺tǐng)心急,如此一听可以少花钱,当下便赞同了,共同下命令,让大家以后借款或是报帐的时候让李卓来签字。

    一般新制度的推行都会遇到阻力,这是肯定的,落氏员工的自由度又降低,没人愿意报销时候通过太多人来把关,手续繁琐不说,还觉得自己掌控的空间越来越小,如此一来,大家不敢对老板们抗议,只好将气撒在李卓这个既新、资历又浅的人(身shēn)上,希望可以将他挤走,大家又能照旧了。

    洛洛的眼光还是不错的,选择一个刚刚出校门对未来有着梦想的大学生,姿态比较低,而李卓又善于隐忍,通常可以做出一番大事的人都是能伸能屈的,新制度的推行需要时间来磨合,而李卓阳光的(性xìng)格无疑将这段磨合的时间缩短了。

    于是洛洛这小小试探的第一步成功地打入落氏,接下来希望李卓可以尽快展开自己的工作,真正地为落氏省钱,解决浪费这一大问题。

    这天晚上,段煜麟带着洛洛出去吃饭,他不想让她整天除了工作就是孩子,(爱ài)(情qíng)与生活需要营造浪漫的感觉,时不时出去培养感(情qíng)是必须的。还有,他将她藏在家里久了,难免有女人蠢蠢(欲yù)动,以为他跟妻子感(情qíng)不合,以为有空可钻。

    随着洛煜麟越做越大,蜂拥而至的女人也越来越多,搞的他不胜其烦。

    到了锦华门口,他的大手紧握住她的小手,像领孩子一样带着她进了大门,锦华此时正是最繁忙的时候,很多人没有位子,在大厅里等,这其中就有段简驰与白千诗,这些(日rì)子他们吃过不少饭店,为的就是挑选结婚时宴请宾客的饭店,万万没想到今(日rì)锦华爆满,段简驰的会员卡只是普通的那种,自然没有特权。

    可段煜麟不同,他的会员卡,不论什么时间,就算晚上三点来,锦华也要开门让大厨做饭。这就是人脉的重要(性xìng),有的时候不是你一时爬高了,这个城市就能容你,没有长时间的人脉积累,你总会格格不入。今天的段煜麟,通常哪家高级场所开业都会派人给他送来一张尊贵的VIP卡,还是最高级的那种。

    可段简驰不知道,他看到段煜麟与洛洛就迎了上来,双手插兜,隐晦地说:“大哥,您的计划没那么容易成功吧!”他有一丝淡淡的炫耀,指的是会员卡那件事。

    段煜麟也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他,段简驰不明白他在看什么,那种目光,仿佛洞穿一切似的,段简驰有些发毛,心里不安,难道段煜麟知道些什么?

    白千诗原本在和一位熟人打招呼,看到段煜麟夫妻,也跟着走了过来,段简驰见白千诗也过来,不愿再谈会员卡的事,生怕白千诗会知道,他转言道:“大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锦华的人爆满,您要是不想等,就只能去别外吃了!”

    段煜麟只是扯了扯唇,并未开口,(身shēn)后的洛洛也不说话,只是看向白千诗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段煜麟的目光扫向大堂,大堂经理的目光一直在他(身shēn)上转,瞧见段总有需要,便赶紧迎了过来,恭敬地问:“请问段总要用餐吗?”

    “没有位置?”段煜麟沉声开口问。

    大堂经理立刻殷勤地说:“段总什么时候来都有位置!里面请!”

    众人的目光马上向段煜麟看去,段简驰也不满地说:“有位置为什么让我们在外面等?”他是想煽动众人的(情qíng)绪,休想利用熟人关系插队。

    大堂经理解释道:“段先生,段总持有锦华的高级会员卡,随时就餐都保证有位置且优先上菜。如果您需要,也可以办理一张,一百万起价,餐费另算!”

    谁都没意见了,C市有多少超级有钱的人?让他们花一百万办张会员卡,还不包含餐费,一百万能买辆奔驰宝马了,那还能看的着东西,这卡有这么金贵吗?自然让段简驰去花一百万弄这个也不可能。

    于是大家看着段煜麟由大堂经理带进去,锦华很清楚,尊贵的客人要的就是这种至上的感觉,如果你也想要这范儿,那就花钱来办吧!其实段煜麟这卡不是花钱办的,是段煜麟在建立洛煜麟并且迅速扩张之后,锦华老板亲自送来的。非常文学

    白千诗与段简驰仍旧站在那里,此刻段简驰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嚣张气焰,异常沉默。而白千诗也体会到同是段家人,段简驰与段煜麟的差距。她真是丢不起这个人,便走到一旁给哥哥打电话,让他过来。她知道哥哥是有这么一张高级VIP卡的。

    段简驰知道白千诗不高兴了,等她打完电话,他走过去安抚,问她:“不然我们去别处吃?”C市高级饭店不只锦华一家,花着钱还受着气,凭什么?

    这一句话白千诗就像炸了锅一样,她走到角落里,转(身shēn)瞪向他说:“你让我从这个门走出去?众目睽睽之下?那不是等于证明我白千诗无能吗?我做不到!等着,我哥哥会过来!”她也要像洛洛那样,在众人面前接受着大堂经理的殷勤,走进去。

    这相当于变相说明段简驰无能,有时候上流社会就是这样奇怪与悲哀,明明看起来你不比他差,可就那么一张小小的卡,便能将人的档次划分开来。

    段简驰此刻的心(情qíng)差极了,他这种在女人面前极要面子的男人,让未来的老婆所看不起,那简直太丢人了,但是这么多人看着,还有没到手的白千诗,他不能发作,只好隐忍着。

    而此刻段煜麟与洛洛已经坐在包间里吃了起来,洛洛担忧地说:“我觉得段简驰那么小心眼,肯定又想对付你了!”

    段煜麟一副根本没把段简驰放在眼里的表(情qíng)说:“你放心吧,他现在没胆子,他还要用我们给办婚礼,就算结了婚,我手里握有他跟梁茜的证据,如果没了白家,段氏的销售额更会下跌,到时候他什么都不是!”

    说到这里,洛洛放下筷子,忧心地说:“对于段氏你是怎么想的?现在段氏的市场份额一再缩水,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段氏走向衰败吗?”

    他拿起一只蟹,一边慢条斯理地敲开将黄拨到盘中,一边说道:“那是爷爷要((操cāo)cāo)心的事,我既然离开段氏,就不会插手段氏的事务,爷爷不糊涂,我相信他会有好的打算!”

    洛洛点点头,现在就算段煜麟想管,段简驰也不会同意,还会说段煜麟的坏话,里外不是人,这件事抛开不谈,她拿起勺子,将他小盘里的黄捞上来吃掉,他的面色立刻回暖,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本来就是给她剥的,显然她自己主动过来吃,比他送过去要享受的多,这证明她不再跟他客气,也不再被动,随意就证明两人的关系越发亲密。

    她品味着蟹黄,慢吞吞地说:“老公啊,我跟你说件事,你可别生气!”

    “什么事?”他心中一突,难道这丫头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吗?不过这只是在心里想想的想法,并没有在脸上露出来。

    “那天去跟曼珍见面的时候我碰到宋清媛了,她跟我说起那照片的事,就是段简驰给我看的照片,我觉得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呢?我想是不是段简驰她有联系,想用她来报复你?”本来这件事她不想提,可是今天看到段简驰对煜麟不善的态度,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说,这事儿她想想也觉得不对劲。

    段煜麟知道她跟宋清媛见面,却不知道宋清媛对她说了些什么,原来如此,这一下他便将事(情qíng)始末都联系起来,他将蟹(肉ròu)都弄出来放到盘中,她把盘子拉到自己面前,他拿过湿毛巾边擦手边说:“那些照片应该就是宋清媛拍的,那天碰到她陪个老外去玩,只是说了几句话。我想应该是她将照片给段简驰,两人一拍即合,然后段简驰来刺激你!”

    “如果早知道是宋清媛干的,我就不会误会你了!”她觉得自己中了(情qíng)敌的(奸jiān)计,顺着人家的意愿往下走。

    他丝毫不在意,说道:“不怪你,那时候你有抑郁症,再说产妇(情qíng)绪都不稳定,如果十个人都遇到这种(情qíng)况,十个人都会中招。这次你怎么想?我去收拾宋清媛?”

    “不要不要,事(情qíng)过去就算了,我不想你跟她还有什么接触,那样没完没了的纠缠,我可受不了!”洛洛摇头,觉得现在生活平静,(挺tǐng)好的。

    “她不敢跟我纠缠,她惹不起黄祥,我想她现在的心(情qíng)就是她过不好,谁也别想过好,看我们幸福,她眼红。”段煜麟清描淡写地说。

    “我不是听说黄祥对她(挺tǐng)好的吗?”洛洛觉得宋清媛穿的也不错,丝毫没有过不好的意思。

    段煜麟嗤笑道:“那是完全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她已经被黄祥‘送’了多次,那回在国外,她与外国人在一起,也是被黄祥‘送’掉的,你说她这样算好吗?”

    “啊?那她也要跟黄祥?”她不解地问。

    “她受不了没钱的(日rì)子,所以(情qíng)愿没有自尊的活着也不愿有自尊地受穷!”他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qíng),如果不是他离婚之后的与宋清媛重逢的感(情qíng),他或许还不会如此清晰地看透宋清媛,此刻在他心里,宋清媛就是个为金钱出卖一切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人珍惜。

    “我要吃虾!”洛洛突然转言。她虽然感(情qíng)经验少,可也不傻,懂得见好就收,现在段煜麟对宋清媛厌恶到这种地步她觉得已经够了,她又一次确认宋清媛无法对段煜麟造成才能影响。

    “我来剥!”难得她有食(欲yù),他显得格外殷勤。

    两人的话题自然地过渡到别的上面,段煜麟却由洛洛刚刚的话敏锐地察觉到,她难得出一次门就能碰上宋清媛,他绝不相信世上有那么巧合的事,究竟是谁胆敢吃里扒外泄露她的行踪呢?表面虽然岿然不动,可内心里已经(阴yīn)森成冰。

    大厅里,白翰匆匆赶到,白千诗亲(热rè)地挽着哥哥(娇jiāo)嗔:“哥,人家等你半天啦,怎么现在才到?”这是为了表明她在等人而不是等位置。她如愿地由大堂经理迎进去,在众人羡慕与无法企及的目光中,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而段简驰则已经被她抛到后面,理都不理。

    吃饭的时候,白千诗故意只和白翰说话,冷落段简驰,她这是在闹脾气。其实她不是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只不过那是在强势能hold住她的男人面前她才会表现出女人温柔贤惠的一面,显然刚刚段简驰的表现令她非常不满意。

    段简驰心(情qíng)不好,一直在沉默,过会儿来了个电话,其实不是什么要紧的电话,可他却有理由离开这里,借口有事匆匆走了。

    段简驰一走,白翰放下筷子扶了下眼镜说:“今天够了吧!你是有些任(性xìng)了!”

    白千诗根本没什么胃口,她也放下筷子,靠到椅子上说:“今天丢死人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还得你哥哥出马?”白翰问。眸中一闪的精光被遮挡在眼镜后面。

    白千诗将今天的事(情qíng)说了一遍,气愤地说:“大堂经理说出那样的话,他就应该马上拿出一百万办张会员卡,人都是要面子的,他想在C市竖立自己的地位,这就是大好机会,可他什么话都没说,立刻就熊了,我真是从没丢过这么大的人,气死我了。”她的双臂交叉于(胸xiōng)前,哼道:“我看他在段氏也没什么实权,一百万都拿不出来!”言语间尽是蔑视。

    白翰微微扬起唇角,说道:“需不需要办这张会员卡,他心里有数,段氏现在(情qíng)况不好,他需要和你结婚。”

    白千诗不满地说:“哥,您干什么说的这么现实,难道我就不能相信他对我是(爱ài)才要娶我的?”

    白翰冷笑,“你竟然相信(爱ài),真可笑,这个字迟早会把你伤的体无完肤!”

    “我怎么不能相信?我看段煜麟就(爱ài)死了苏洛,那叫一个体贴啊,在外人面前总是像父亲护着女儿那般对苏洛,他们开始也是联姻,这都能有(爱ài),我为什么没有?”白千诗说话的时候充满了向往,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得到呵护与体贴,她沮丧地说:“你看看段简驰这模样,给我气受?有你在就跑没影了,好像他怎么着了似的!”

    “段煜麟已经完全有能力去(爱ài)一个女人,而段简驰则不能,他永远要权衡段氏的得失,没有段氏他什么都不是。千诗,你如果真的认准段简驰,那就用心去跟他过,刚刚你的行为太过分了明白吗?你完全在蔑视他,没有一个男人受的了这样。还有,每个人的幸福都不同,我看的出来你生气是因为段煜麟夫妇的刺激,你要记住,他们表面看起来幸福,或许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着他们的烦恼。”

    “我知道,可是今天我真感觉难受,他太不男人了,我怎么消这口气?”白千诗扭扭(身shēn)子,自然地表露出一股小女儿的(娇jiāo)态。

    “那好办,你们的婚礼就在锦华办了,段简驰做不到这一点,段家能做到,就要最贵的那种!”白翰忍不住揉揉妹妹的头,轻声说道。

    “其实我本来觉得锦华规格太高了,我从来都没见锦华接过婚礼呢,如果真能在这儿办,我就原谅他!”白千诗微微笑着,像个孩子似的。

    “一定能行,放心吧!千诗,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既然选择了他,就要想办法过好,婚姻是需要经营的,以后切不可再意气用事,明白吗?”他说的语重心长。

    “知道啦,快吃饭,我给他打电话!”白千诗说着拿起手机出去打,不愿意让哥哥听到自己的小(情qíng)话。

    段简驰很生气,朋友打电话约他出来,他便答应了,此刻正在会所里消遣,看到白千诗的电话他脸上露出厌烦的神色,但又不能不接,只好走到安静的地方,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声音说:“喂?千诗,吃完饭没有?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我有哥哥送就行了,你在哪儿?”白千诗的声音温柔下来。

    听着像是不生气了,段简驰心里松动一些,谎话不打自来,“陪客户呢,我们要结婚,恐怕到时候不能休假,现在忙一些,回头能带你去好地方度蜜月!”

    白千诗的声音柔的快化成水了,她嘱咐道:“那你一定要注意(身shēn)体啊,酒不要喝的太多,虽然年轻,可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shēn)体是不是?晚上不要自己开车回去了,让司机来接你!”

    段简驰很享受,还是体贴的女人招人喜欢,他也低沉温柔地说:“好!”

    可是这温柔并没享受一会儿,白千诗紧跟着说:“对了,我决定婚宴就定锦华了!”

    “锦华?”刚刚升温的段简驰就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他虽然带她去锦华吃饭,就是想让她知难而退,锦华那是一般人吃的吗?恐怕当年段煜麟娶洛洛也不可能在锦华。更何况现在锦华还真没听说在那儿办婚宴的。

    “对啊就是锦华,反正我不管,我一定要锦华,不然这婚我就不结了!”她撒(娇jiāo)说道。

    这女人是不是也太贪了?她嫁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在锦华结婚,现在段氏(情qíng)况不太好,能行吗?可是白千诗这话都说出来了,显然如果他同意,今天的事儿就过去了,如果不同意,那今天的事儿没完。她觉得白家像个无底洞,这种行为深深令他觉得厌烦,如果不是有求于白家,这婚她甚至不想结了。

    “行,明天让我大伯问问锦华有没有位置!”他这话摆明了告诉她,如果不行也不是他不同意,是段家不同意。

    “嗯,好吧!”白千诗没再((逼bī)bī)他,知道他无法作主,现在给不了她答案。

    电话挂掉之后,段简驰心(情qíng)烦躁,转过头,他的眼一眯,看到一男一女两名欧洲人,那女人他一眼就看出来,宋清媛拍的那些照片中,段煜麟(身shēn)旁的女人,就是她!

    他几乎是本能一般地跟上去,在两人后面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想听听他们说什么。他(挺tǐng)幸运,听到对方酒店的名子,一个新的计划在他脑中闪了出来。

    白千诗坐上白翰的车,由哥哥送她回去,车子没启动,她无意看向锦华,张嘴说道:“哥,你瞧,段煜麟跟苏洛!”

    白翰顺着妹妹的目光看去,果真看到段煜麟,他不可思议地说:“旁边那个像女孩儿的是他老婆?”

    “嗯,我开始也不太相信,她看着太普通了,怎么配的上段煜麟呢?”白千诗说道。

    白翰笑笑,“男人跟女人眼光不同,如果这么一个看着细嫩的女孩儿和艳光四(射shè)的美女当老婆,男人多半会选前者,因为后者太有压力,太作的女人,男人可受不了!”

    “你们男人都是色狼,看人家年龄小是不是?”白千诗鄙夷的说。

    白翰笑,“千诗你别不(爱ài)听,是你亲哥我才和你说这实话,男人的劣根如此,锦华的事儿就这样了,后面不要再提什么太高的要求,听哥哥的话,哥哥不会害你!”

    白千诗撇撇嘴,不以为意。她看见段煜麟为苏洛拉开后门,不由奇怪地问:“为什么苏洛不坐到副驾上呢?”

    “我想段煜麟愿意让她坐到副驾上,可她不愿意,两人之间是有问题的!”白翰看出段煜麟在关上后门一转而逝的落寞,也看出苏洛刚刚看向副驾的不自然。他又跟着说:“看吧,我说你见的恩(爱ài)都是表面,他们也不像你想的那般幸福!”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上流小贵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