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处处是算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陌上纤舞 书名:上流小贵妇
    洛洛注意到段煜麟的表(情qíng),仰头问:“怎么你不喜欢吗?”

    “你什么时候见我戴过这种颜色领带?”他虽然如此说着,可领带并未松手,显然还是在乎这份礼物的。"" .hunhu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 x t下载

    “正是因为没有才给你买的,这个多漂亮啊,你总是那些黑呀灰呀的,沉闷的很,换条这样的也精神不是么?”她就是喜欢鲜艳的颜色,看着心(情qíng)都好。

    他哭笑不得,那是沉稳好么?居然被他理解成沉闷?他压低声音说:“回头给我买点内裤,什么颜色的我都不介意,这才是老婆买的!”

    她的脸刷地红了,站起(身shēn)说:“我睡觉去,不理你了,讨厌!”

    她进了房间,段煜麟拿着领带打量半天,又到镜前比了比,才小心地收好,继续工作。

    辛濯下班回到家,一家人照例吃沉闷的饭,开始吃饭的时候辛濯不说话,一直沉默,王芳跟辛勇也没什么好说的,两人还试图挽回气氛,努力说些什么,但这也不能避免尴尬,久而久之谁也不说了,反正这样也不是头一天。

    吃过饭后,王芳跟着辛濯进了书房,说有话要说。

    辛濯坐在办公桌后,王芳坐在辛濯的对面,隔着一个桌子的距离,真心让她觉得,她就像他的下属,甚至都不如下属和他距离近。

    辛濯清越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了?”

    王芳回过神,看着这个如同第一面那般冰冷拒人之外的辛濯,心底升起一股无力,她平静地说:“我的伤已经痊愈,休息的时间也太长,所以我想向医院提出申请,继续去国外做医疗支援!”

    这段时间她与辛濯的关系一点改善都没有,简直可以称的上“相敬如冰”,如此下去的话她留在这里一点意义都没有,还不如去完成她的理想。

    辛濯想起曾经他答应王芳父母的话,不再让她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如此王芳父母才肯把女儿嫁给他,陪他玩了一场这么大的游戏,就算他不能给王芳幸福,他也不能违背当初的承诺吧!

    王芳看辛濯沉默不说话,不明白他有什么可犹豫的,他看不到她的存在,走了也没什么,这样不好么?她真是不懂辛濯。

    辛濯似乎还未从回忆中走出来,便开口了,“今天我碰到小洛!”

    王芳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小洛回来了?不过现在不回来,迟早也是要回来的。

    辛濯接着说:“小洛现在过的很幸福,她还问起你的(身shēn)体怎么样,伤口恢复的如何!”他看向王芳说:“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可是今天我能遇到小洛,我已经明白我和她不可能,她原谅我的过错,使我不再内疚,我不敢保证以后怎么样,可是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丈夫,这样行吗?”

    王芳看着辛濯,虽然他一直表现的(挺tǐng)冰冷,可那感觉却令她心疼,她叹气说:“其实你没必要这样,既然没有感觉,何不两个人都放手呢?牵强的生活过的也不舒服!”

    “王芳,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辛濯的声音压的很低,带着一丝哀伤。

    王芳感觉好像她伤了他一样,站起(身shēn)说:“我真是搞不懂你!”然后转(身shēn)走了。

    很显然,这次又是她输。因为心里有(爱ài),所以总会输!王芳真不明白辛濯在坚持什么,平时好像她((逼bī)bī)他怎样似的,她要真的想逃开,他又扯着她不让走,这种感觉太难受了,可偏偏她又舍不得,他一个眼神就能把她给拉回来,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却又只能在(爱ài)(情qíng)苦海中挣扎!

    走回清冷的房间,现在两人连住一间房都做不到了,当初在辛勇的极力反对下,辛濯还是搬去书房住,这样,有未来吗?他根本不(允yǔn)许自己与她靠近,还想做夫妻?做梦吧!

    心里虽然不屑地想着,她还是躺到(床chuáng)上,有那么一丝的憧憬,希望可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另一边,洛洛与段煜麟刚吃过晚饭不久,门铃声便响了起来,这个时间谁会来?一般这里很少有人来的,洛洛看向段煜麟,他站起(身shēn)去看显示屏。

    段煜麟转头对洛洛说:“是二叔一家!”

    他们来干什么?洛洛正想着,段煜麟那边已经打开门,只见段启海一家走进来,后面司机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全是礼盒装。

    洛洛站起(身shēn),刘彦敏赶紧走过来虚扶一把说:“哎哟小洛,你快点坐下,现在你可是最大啊!”

    “二叔,您这是……”段煜麟看着那堆东西问。[氵昆][氵昆][ 小 ] [ 说 ] [   网 ] [\hunhu]

    段启海笑道:“这不听说你们回来了,过来看看,你二婶买了不少东西给小洛,是我们点心意!”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的?段煜麟心想他这刚回来,连段宅都没去,二叔这就听说了,消息还真是灵通。他客(套tào)地说:“还买这么多干什么?太客气了!”

    “哥,小洛肚里可是段家长孙,买少了可不像话!”段简驰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盯着小洛说的。

    洛洛脸上的不自在快速闪过,她的孩子是外国人可能(性xìng)比较大,就算段煜麟愣想认下这个长子恐怕也不可能。但是现在又不是她想这些的时候,这个念头便迅速让她压到心底。

    洛洛的面部表(情qíng)被段简驰迅速捕捉到,他不由稍稍勾起唇,就知道这丫头最好下手。

    段煜麟心中冷笑,如果他们真这样想,段简驰应该叫小洛为“大嫂”,段简驰这样随意的叫法竟然没有被二叔二婶训斥甚至纠正,那他们一家的用心就耐人寻味了。

    他走到洛洛(身shēn)边坐下,手臂自然地揽着她,宽大的后背靠在沙发里。

    刘彦敏看着客厅里四处摆放着包装袋,问道:“哟,你们这是上哪儿玩了一趟?”

    这次出行买回来的东西太多,还没整理完,客厅地方大,洛洛喜欢在这里弄,所以王彩霞就没收拾,随她的喜好,只要不会影响她活动就行。这个地方平时不会有人过来,所以要求也不那么高,反正这个家只要洛洛开心,大家就都开心。

    现在刘彦敏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有点挑理,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就没想着给二叔一家带礼物?这是不是太不把她们一家放在眼里了?所以说她的想法真是有意思,您没把人家一家放眼里,人家凭什么把你们放眼里?

    段煜麟说道:“就是在(爱ài)琴海附近转了一圈,陪她出去散散心!”

    那么远的地方?刘彦敏不(禁jìn)羡慕,虽然她有钱,可为了在老爷子面前表现持家,不敢去豪华游,不敢买奢侈品,生怕被指败家,因为老爷子很勤俭,现在一个洛洛就花那么多的钱,据说还游轮呢,这简直让她心里太不平衡了,老爷子怎么没吭一声?不能比啊,段煜麟是长孙,洛洛肚里就是段家的重孙,老爷子这心偏的!她怎么没想到人家段煜麟花的是自己的钱,又没花段家钱,凭什么让别人干涉?

    她压着心里的酸味儿,脸上洋溢着笑说:“(爱ài)琴海那可是有名的浪漫旅游的地方,小洛,这次玩的开心吗?有没有特别好的地儿给我们推荐?”

    “那里景色很美,其实最大的特色就是文化、还有海边!”洛洛简单地说。不是她不知道怎么说,而是面对着二婶这明显带着妒忌的脸,她真不太想说。

    这也太敷衍了吧!刘彦敏不知道怎么继续谈下去,只好捅了捅段简驰,段简驰接下话碴说道:“月份这么大了,出去旅游是不是不方便?”

    “有煜麟在,一切都很顺利!”洛洛应付着。

    “就是煜麟,你爸爸呢?”段启海突然开口问。

    有段时间没看到大哥了,据说是和他们一起去旅游的,可现在煜麟都回来了,怎么他还没回来?

    段煜麟答道:“本来我们还打算去别处玩的,只是小洛怀孕超过七个月,需要回来静养,所以我们就先回来了,我爸和小洛的爸爸把剩下的安排游完了再回来!”

    “两个大男人去旅游像什么话?怎么没叫上我大嫂?”刘彦敏问。

    “爷爷还需要人照顾,我妈走不开!”段煜麟浅淡地说。

    “嗨,你们说一声,我去照顾爸不就行了?”刘彦敏虽然怕老爷子,可也想现在表现一下,老爷子这岁数还能活几年?到时候哄他高兴了,把段家给了简驰,那不就完美了?

    这话是不需要段煜麟来回答的,段启海紧跟着说:“现在都快回来了,就不说这个,对了煜麟,我有事找你谈!”

    这意思就是说要和你单独谈话,有没有书房?

    洛洛下意识抓紧段煜麟的衣服,段煜麟自然不可能把她一个人留下应付狡猾的刘彦敏和狼一般的段简驰,虽然在他的地盘相信两人不敢怎么样,可他还是不能冒这个险,于是他看眼表,非常淡定地说:“我该陪小洛休息了,这样吧,如果事(情qíng)不急,明天早晨我去找您如何?”

    明显就是下逐客令,不要再呆了,你们已经打扰到我们的休息,赶紧走吧!

    段启海的脸色微变,但是马上恢复过来,站起(身shēn)说:“不急,明天再谈,时间不早,我们就先回去了!”

    刘彦敏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也不说话,脸色冷了下来。段简驰还是那副模样。

    三个人出了门,坐上车,刘彦敏气道:“什么意思啊?好心来看他们,这就赶我们走?简直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段启海不说话,段简驰则说:“我看小洛这孩子有问题!”

    “什么问题?”段启海问。

    “我一提段家长孙,小洛的表(情qíng)不自然,我看啊,这孩子未必是我大哥的!”段简驰哼道。

    刘彦敏对这种八卦最为感兴趣,立刻来了精神,问道:“啊?不是煜麟的?那是谁的?”

    “这就不知道了,您想啊,小洛出国的时候还是跟辛濯好着呢,怎么回来和大哥跑一起了?而且这孩子又是在国外怀的,在国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咱不知道啊,我想如果孩子真是大哥的,小洛也不会出现那样的表(情qíng)吧!”段简驰分析道。

    刘彦敏说:“不管孩子是谁的,你也不可能跟那丫头在一起,你想啊,她都生了孩子,就算孩子不是煜麟的,你也不能娶个这样的女人吧,要我说,你赶紧找个对你有帮助的家族千金结了婚,先生个孩子出来!”

    段启海说道:“我看也是,你的岁数不小,也是时候结婚生子,把不利于你的谣言冲一冲,你也明白你爷爷最不满的就是你胡搞,成了家,心收一下,等真的拿下段家,我们就不管你,别闹出事儿来,愿意怎么折腾都行!”

    段简驰看今天小洛这状态,想让她放弃段煜麟和自己在一起恐怕不太现实了,就算小洛愿意,她生了孩子再嫁给自己也不像话,估计爷爷说什么都不会答应,这样真叫丑闻。他想了想说:“孩子的事儿我看还是等小洛生出来再观察,是不是煜麟的,咱们最好想办法做个dna,至于婚事,现在先物色着,也不可能马上结婚,怎么也要接触一下的,万一对方(性xìng)格太差,那不能要,就算没本事,听话也成!”

    他可不想弄个泼妇来,万一他外面有个女人什么的,跟他闹个天翻地覆,他受不了。

    刘彦敏看到儿子终于松了口,这就满意,立刻笑着说:“妈都给你看好了,随你挑!”

    段启海走了之后,洛洛还不太放心地问:“你那样说是不是太不给他们面子了?”

    段煜麟拉着她往房间里走,“你敬着他,他们也不会拿你当亲人,没看出来吗?这次来就是别有用心的。”

    “你说他们想干什么?”洛洛问。

    “应该是想看看咱们的状态吧,看段简驰和你还有没有希望!”他并没有说孩子的事,不想让她在这个时候(情qíng)绪激动,七个月后(情qíng)绪激动很容易造成早产,他不希望他儿子生下来弱弱的,像小猫,他希望儿子有力气大哭,吃(奶nǎi)像只小老虎,那样才满意。

    “我跟段简驰?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洛洛不屑地说。

    “有种人就是喜欢异想天开,不用理他们,我们睡觉去!”段煜麟帮她拿换洗的衣服为她洗澡,他说:“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洗头好不好?”

    吹风机也有辐(射shè),尽量少用,他希望她的头发能自然干。

    “这么麻烦,干脆剪了吧!”她看不少孕妇都会把头发剪短,她觉得长头发的确不方便。

    “我都不嫌烦,留着吧,我喜欢!”他说着,撩起她的发丝吻了上去,为了打消她剪头发的念头,她的头发一点都不用她自己((操cāo)cāo)心,全都是他来打理。

    他一说喜欢,她也就作罢,不再提,由着他将自己的衣服脱下,一起洗澡。她一个人洗澡的确不方便,在外面这么长时间都是他和她一起洗,她也习惯了,如今甚至不再习惯王姨帮她洗,所以说人的习惯真是很可怕。

    第二天,王芳下楼后发现辛濯竟然在沙发上看报纸,往常这个时间他已经上班去了,今天居然反常了?她不由问道:“怎么没去上班?”

    他站起(身shēn)说:“我去给你买了早餐,等你一起吃!”

    他说着拉开椅子坐下,为她盛豆腐脑。

    王芳家是普通家庭,平时的早餐就是馒头咸菜粥,有时去买个豆腐脑煎饼就是好吃的,而这些恰恰是辛家最不愿吃的,嫌不卫生,辛濯从来不吃这些东西,今天竟然去主动给她买,很显然是在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昨天他说的话不是随便说的。

    王芳站在桌前看了一会儿,才坐下,拿起油条说:“这些事(情qíng)保姆都能做,你不用浪费自己的时间刻意去做,想对我好一些,不用做这些事!”

    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感动了吧,可王芳比一般姑娘心里强大,她有理想,所以也比一般姑娘难弄。

    辛濯没有理会她的话,径自说道:“你的伤已经好了,我知道你在家(挺tǐng)无聊,我已经和医生说过,院长说今天你就可以上班去,吃完饭收拾一下,我送你去医院。”

    “今天可以上班?”王芳意外地问。她说完又接着问:“哎,你怎么你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呢?太突然了!”

    “这个决定也是昨晚才下的,你想去国外目前是不可能了,还不如去医院上班。早晨不想吵醒你,所以没和你商量就跟医院打招呼了!”辛濯低声说,他的声音不算冰冷,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情qíng)。

    还真是体贴,可不知为何,王芳一点也不感动,她觉得辛濯只是在还她的(情qíng),什么时候还完了,也就完了!她还是怀念在国外的那个辛濯,有血有(肉ròu),对她也是真的好,可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埋头吃饭,吃完饭和他一起去医院。

    王芳只以为她不过是去上个班,应该再平常不过的,可是到了医院门口,竟然看到门口拉起了红色条幅,上面贴着大字,“庆祝王芳同志伤口痊愈回院工作!”

    她不可置信地转头问:“这是你的主意?”

    辛濯觉得好笑,摇头说:“你看像吗?你们院搞的形式主义真是令人……”他没说完,又是摇摇头。

    王芳觉得很窘,她真想从后门遛进去,可是晚了,院长已经发现她,携着一干大小领导向她走来,个个脸上带着洋溢的笑。

    辛濯轻揽住王芳的肩,声音中带着笑意,“走吧,免得浇灭人家的(热rè)(情qíng)!”

    王芳心中发苦,跟着辛濯迎上去,说实话,以前医院派出去支援的医生也有受伤的,从来没搞过这么大的阵势,还院长出动?明显是看在公公辛勇的面子上才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不言而喻,可这真不是她想要的,她从心底里讨厌这一切,却不得不勉强笑着接受!

    院长等人将王芳接进医院,都坐到会议室,院长笑着说:“王芳伤刚好,我们会注意的,辛少不用太担心,对了,王芳这次回来肯定是要升职的,这也符合规定,王芳的技术原本就好,现在又在外面得到锻炼,主任的职位肯定是她的!”

    王芳心里一惊,出去支援回来便升职,这没的说,可是以她的年龄资历,当主任还是太早了些,顶多给个副主任打头了,怪不得人人都想嫁的好,这真是来的不费功夫,她沾了辛濯多大的光?她转头看辛濯,辛濯的表(情qíng)很平淡,仿佛这些都是应该的一般。

    她心里叹气,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受着了,不要的话,这不是给院长难堪吗?以后别想好了!

    辛濯浅笑道:“谢谢院长的提拔,王芳一定会努力的!”

    王芳觉得辛濯恢复记忆后跟以前大不一样,她觉得辛濯是一个正直的人,对这一切,尤其是想巴结辛家的人都会言辞拒绝,其实她还是不了解辛濯,如果她知道以前辛濯利用过小洛,不知作何感想?

    辛濯安排完一切便离去了,王芳以主任的(身shēn)份开始新的岗位,和她想的一样,曾经交好的同事远离她,走到哪里都听到人的指点,还会有议论声,“看人家,嫁的不一样,到底是和我们不同!”

    “是啊,要么说真正有心机的还是人家,不到一年呢,瞧瞧生活,天翻地覆!”

    ……

    王芳明白,这就是升职的代价,多少人在羡慕她,可她不想这样,她的追求不是这个,她只能在这里苦苦挣扎,谁又能理解她?

    段煜麟一早就去了段氏,段氏员工见到他,显得十分(热rè)(情qíng),有的离很远还跑过来打招呼,“段总、段总!”

    如果不知道的可能以为段简驰来了,如果段简驰看到肯定会气的嘴歪!

    大家不明白前段总为什么会来,是不是要重新接手段氏?其实大家希望如此,虽然前段总非常严厉,称的上苛刻,可他的规矩多,没人敢乱来。后段总虽然能力也不错,但是喜欢在公司里乱搞,有想一步登天的女员工天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想勾引他。

    上梁不正下梁歪,上下级关系混乱,大家不是凭本事升职,而是凭关系,段氏内部被搞的乌烟瘴气,大家敢怒不敢言,这是家族企业,你能跟谁说去?

    段煜麟的到来给了大家希望,有胆大的,还跟段煜麟告状,段煜麟只是浅笑不答,他不是段氏的人,不便说什么,但是这些事他早就想到了,也敢预言,段简驰迟早要栽到女人(身shēn)上。

重要声明:小说《上流小贵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