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因为爱,执子之手 059.结婚,感慨万千

    和清明领结婚证的前一晚,我失眠了,抱着户口本翻来覆去没有一丝困意。

    做梦也没想到一直担心的婚事竟然这样轻松就解决了,而且表面来看根本就是顺其自然地水到渠成了。我琢磨着老爷子的话才幡然醒悟:清明在今年7月份确实会换工作,难道都是老爷子给安排的?可是简历里写的是个销售公司,有可能是没来六二零研究院吧。[.Lvsexs.]

    清明显然也是兴奋坏了,一直盯着我傻笑。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看着他幸福的一张俊脸在阳光下异常激动的时候,我才如梦初醒:我嫁给他了!我终于嫁给他了!

    在自己的时代没心没肺地长到了26岁,年少无知的时候谈过无疾而终的恋,短暂的青里使出了全心去的,却是一个注定永远无法得到的男人。如今,终于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了,却始终甩不掉“替”这个份。

    有些感,即使你飞蛾扑火,也终究换不会来你奢望的幸福,哪怕只是手里这个只有两三页的红本本。

    在赵文斌梁晓萌两口子的全权办下,我和清明终于赶在五一前发出了喜帖。怀孕的事没瞒住赵母,她一再嘱咐婚礼仪式一切从简,千万别让我累着。

    婚礼前夕,清明年逾花甲的母亲带着他已婚的妹妹也从湖南赶到了武汉。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的父亲早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

    结婚那天,任志国穿了一特正式的欧版西装,满脸堆笑的出现了。一见面就狂握着我的手不放,激动地说:“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预言家,要没你那几个字,有可能我至今还是穷光蛋一个呢。”

    我想起第一次见面给他的纸条,忙问:“你真去炒股了?”

    “我倒是想呢,可是没资金。不过我要是不去股市,我还没机会做通讯生意呢。看看这大哥大、传呼机,时髦吧?我一边卖一边用,只赚不赔。”任志国一脸得意地给我显摆他手里的大砖块,我看了之后不哑然失笑:这个年头大哥大对我们来说都很遥远,今后也就不到十年光景,各式各样的手机就会漫山遍野地极其泛滥了。

    不过他没去炒股我倒是很意外,当年股市开始走下坡路之后,听清明说他可没少亏。之前也只是动了恻隐之心,才写了六个字给他:股市,牛气冲天。毕竟这才是二十世纪90年代,十几年之内的股市还是个蒸蒸上的赚钱场子呢。

    罗文翔那边是赵母去送的请帖,没请来罗文翔,倒是把花枝招展的白丹丹给请来了。她摇曳生姿地一出现,立刻把本来聚焦在我和清明上的目光吸收去了一半。递给我红包的瞬间,她意味深长地冲我妩媚一笑,附上我耳边悄悄说:“恭喜啊,双喜临门。”

    我一愣,双喜临门?难道她知道我是奉子成婚?呵呵,市政府的领导果然神通广大啊,连我们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工的私事都了如指掌。

    婚礼结束后,站了一天的我突感小腹抽搐般地疼痛,赵母和罗玲手忙脚乱把我扶上了休息。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