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因为爱,执子之手 056.酒店,尴尬初夜

    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已经撩开我的羽绒服和毛衫,发烫的双手紧贴我的背脊来回用力抚摸着,喘着粗气双眼迷离地盯着我,像要把我生吞活咽掉似的。

    我挣脱出一只手正准备放下手中的毛巾,他忽然起,手从我衣服里抽出来,猛的扑上来把我压倒在上,双腿夹紧我体,双手上来捧起我的脸,焦急用力地吻了上来。[.Lvsexs.]

    他疯狂的举动让我煞感诧异,无力挣脱,只能机械地躺着任他雨点般的吻落在我的脸颊、唇上、脖间。

    如果说我们的后半世的感是无法放诸阳光下的婚外的话,那回到这个时代以来,我和他的感完全属于清纯得一塌糊涂的初恋。一年多来,我们也无数次在空无一人的实验室、在熄了灯的教室、在月光下的场边、在没有其他人的男生寝室偷偷地接过吻。不管是吻得温柔绵长,还是烈深,每次都能在到巅峰处时戛然而止。

    有几次我试探地问他:“你不要我?我好有挫败感啊。”

    然后他就用食指轻轻点一下我的额头,满眼的柔和怜惜,笑意挂上嘴角说:“脑袋瓜想什么呢?傻姑娘。”

    可是像他今天这样一反常态的烈让我一反常态地感到了害羞,心上掠过一层淡淡的忧虑。这种忧虑是我和他在一起的近两千个子中从未有过的。因为面前醉得浑汗直流的他,完全没有了往那个时刻保持风度、抑制力极强的恋人影子。

    “你怎么了?”我使出浑力气,推开他伏在我上的脸,小声问了一句。

    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抬头看了我一眼,掰开我的双手,两片温的唇又覆在了我嘴巴上,万恶不赦的舌头开始在我口里探路。我闻到从他上散发出的芬芳香味,遮盖住了酒味,在我边快速弥漫开来。味道越来越浓郁,闻得我浑越来越软绵,索闭起眼慢慢抬起双臂拥住了他。

    最无法抗拒的,就是每次他在这个时候放出的信息素。

    他的动作越发地胆大了起来,手忙脚乱一层层急切地脱掉了我的衣服,顷刻间我上只剩下了黑色的蕾丝内衣。看到我前呼之出的光,他突然停了下来,汗流浃背喘着越来越重的气望着我,手小心翼翼地触了上来。

    “我,我你,真的好你。”他语无伦次地呻吟着,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

    ◇◆◇

    ◇◆◇

    ◇◆◇

    ◆◇◆

    我是小邪恶的分割线

    ◇◆◇

    ◇◆◇

    ◇◆◇

    我抱着双臂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突然难受起来。

    幻想过无数次的浪漫初夜,难道就这样在他被酒精麻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给轻易释放了?心里惆怅万分,一点没有前世把矫阳的第一夜献给他时的那种心甘愿和羞涩。

    洗完澡出来,他已完全清醒了过来,坐在头边头快低到了脚背上。后洁白的单上,一块醒目的血迹突兀地露在暖暖的灯光里,像一朵殷红绽放的罂粟。

    见我裹着浴巾出来,他起紧紧抱着我,头埋在我肩头,喃喃地说:“筱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体好难受。”

    “干嘛?你后悔了?不打算娶我了?”我不忍这件事成为他的心里负担,咬牙忍着下撕裂般的疼痛,一笑了之。

    “娶,娶,一定要娶。”清明松开手,微蹙眉头,眼睛里恢复了往的温柔,多了一份浓浓的歉意和自责。

    “那就得啦,傻瓜。新年快乐!”我咧嘴一笑,踮起脚尖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窗外辞旧迎新的鞭炮声越来越近,震耳聋。

    作者题外话:已二更,请看官们多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