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为了你,翻山越岭 040.平静,神秘来信

    那天的雨把我跟清明淋成了两只落汤鸡,却没有打湿我们的关系。

    我追上他之后,他替我撑起雨伞,抚了抚我鬓角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头发,满目忧伤地看着我,一声不吭。我心里的愧疚和悔意在腔内翻转溢流,紧抿双唇强挤出一个自责的笑满怀歉意地盯着他。[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一时间,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我们之间再也没提过那天在雨中发生的事,我也没有收到有关罗文翔的任何消息。我痛定思痛,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给清明误会我的机会。对于罗文翔,我只是出于内心亏欠而衍生的不舍和心疼。而对清明,是前世今生难以割舍的,这种早已铭心刻骨,渗入经脉血液,无法离开。

    用心深刻,早就升华成了任何力量都无法分离的亲,是生活必需品。

    我打开赵筱晖的记本,接着她几个月前的心,一笔一划地留下了新的痕迹:落花风雨更伤,不如怜取眼前人。

    这场声势浩大的大雨拉开了大四轰轰烈烈毕业生活的序幕,我硬着头皮在风花雪月的空隙里,赶在元旦前七拼八凑地完成了赵筱晖的毕业论文。在这期间,收到过赵母两封家书和汇款单。赵母在信中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赵父虽然怒气已消,但是无论如何让我毕业后得回武汉工作。至于汪清明,赵母说,看我们的造化。

    我当然知道我们是有造化的。所以鼓起勇气给赵母打了个长途电话,让家里放心,我毕业一定回武汉。挂了电话,我长长舒了口气:赵父一开始虽然态度强硬,可终究还是原谅了自己的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

    等待毕业的子,悠然自得。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满以为生活就这样上了正轨,一封神秘来信却打破了我们毕业前的安宁惬意。

    信是清明在自习室交给我的,信封上没有落款,只是“汪清明转赵筱晖”几个字格外醒目,像是在昭示着什么重要信息似的。

    心里不生出疑问:既是寄到我们学校给我的信,为何不直接寄给我,还要画蛇添足让清明转给我?难道是任志国那家伙寄来的?可眼下还没毕业,我写给他的秘密箴言肯定还没有到出现动静的时候,他来信又是为何?

    “任志国的信吗?”我晃着手中的信,问了清明一句。

    清明看都没看一眼,一抹笑意挂上嘴边,反问我:“你可别抬举他了,就他那咋咋呼呼的样,是能写出这么清秀字的人吗?”

    “你这就孤陋寡闻了,这年头哪个男人跟前没个小秘啊!”我边拆信边笑。

    “小秘?”

    “秘书啊!笨蛋!”

    正想再调侃他两句,看了一眼展开来的信笺,大惊失色,正浓的笑意立刻僵在了脸上。

    熟悉的纸张,熟悉的笔迹,熟悉的遣词造句。

    没错,信封里所谓的“信”,其实就是赵筱晖记本被撕掉的其中一页。只是内容,让我大感意外。

    作者题外话:今两更,第二更在下午2点发布,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