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为了你,翻山越岭 039.尴尬,情敌相对

    “他对你很关心。”罗文翔没有回答我,眼神瞟了一眼清明远去的背影,低头看着脚下来回拨弄着的一颗小石子,声音小得像一只蚊子在耳边开轰炸机。

    高足足有一米八的罗文翔突然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低下头不再言语。我手足无措,跟着他一起关注起那颗被他不停蹂躏的小石子。[.Lvsexs.]

    沉默。可怕的沉默。周围突然静的出奇,讨厌的知了声也变得凄凄切切,耳朵里只剩下他脚下的石子与水泥地面摩擦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尖锐得刺耳。

    突然,“轰――隆”一声惊雷在头顶骤然炸响,远处的天空被无地划出了一道口子,闪电的划痕还没退隐下去,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

    我被突如其来的雷声吓得惊叫一声,本能地捂住耳朵蹲了下去,他快步走过来扶起了我,我哆哆嗦嗦地站起来,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他。这家伙看到我受惊的样子,嘴角居然浮起一丝笑意,眼睛里流转的却是浓郁的疼

    “你还取笑我?”话音还未落地,两声巨雷挨在一起响彻大地,我一个颤抖倒进了罗文翔的怀里。他顺势张开手臂把我搂了过去,我赶紧抽出双手挣脱,他却用力把我搂得更紧了。

    “你从小就怕闪电打雷的天气,你答应过我让我保护你的。”罗文翔在我耳边喃喃细语,我紧闭双眼听着头顶的滚滚雷声,手慢慢放了下来。

    躲在他的怀里,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翻江倒海地在五脏六腑沸腾。在没有见到罗文翔以前,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跟那些心好都随心所变幻莫测的富二代、官二代没有什么区别,他们这些人怎么肯相信会有地久天长呢?我原以为处理掉的只是一份屡见不鲜的邻家感,何曾想到头来只是一厢愿的自以为是。面对已背负伤痕的罗文翔,我再也提不起当初给他写绝交信时的绝决心和勇气。

    “你勒疼我了。”我睁开眼,耸了耸肩膀,示意他放开我。

    他的双臂立刻垂了下来,我赶紧倒退两步,抬头看了他一眼。他面带歉意目不斜视地盯着我,满脸涨得通红。

    “我还有事,先走了。”心里又开始隐隐抽搐,没有办法再继续面对像一只受伤小动物一样的罗文翔,恨不得马上遁地而逃。

    刚一转,看见了站在假山旁边满脸悲切的清明。我站在原地,双脚沉重地抬不起来。姗姗来迟的雨戏剧地开始一滴一滴落下,无地打在脸上肩上,钻进脖子里,凉意迅速传遍全。一瞬间,三伏似清秋。

    生活比电视剧傻

    多了。这句话不是我说的,可是在看见清明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被生活戏谑了的无可奈何和痛心疾首。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罗文翔是不是早就看见了站在自己对面不远处的清明。我无从得知,也无力去想。大雨来势汹汹,刹那间就从大颗粒变成了瓢泼大雨。清明扭头冒着大雨向宿舍方向走去,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没有撑开的雨伞。我擦了擦被雨水模糊了的眼睛,大步跟了上去。

    “筱晖,筱晖――”罗文翔绝望的呼喊穿透雨帘,撕心裂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