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为了你,翻山越岭 035.爱情,谁在背叛

    “是你自己调皮溜出来了吧?还是,”清明顿了顿继续说:“提前过来做毕业论文?”

    想起还未动工的毕业论文,我长长舒口气:“明天开始奋发图强写论文。”[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缓缓睁开眼睛,盯着眼前一墙因开过了花季正在凋零的蔷薇,心里突然翻江倒海地惆怅起来。

    开到荼靡花事了,丝丝夭棘出莓墙。花有花期,人有人命。这一树繁花过后还有缤纷落英,青逝去后还有沧海桑田的淡定从容。可呢?会短暂的一瞬即逝,还是真的会有海枯石烂天长地久?

    即使我不出现在这个时代,赵筱晖欠下的债注定要去偿还的,不论迟早,只怕伤心难免。有些可以擦肩而过,但没有任何感能逃得掉因因果果的轮回。眼前的赵筱晖为了自己着的这个男人,毫不介意放下天放下地,不在乎错过千山错过万水,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眼前的汪清明一心一意着赵筱晖,得单纯无邪,得小心翼翼,得满是宠溺。我不知道两个人是否非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功德圆满取得真经?

    即使过尽千帆涉过万险,又能怎样?

    汪清明还不是背叛了赵筱晖?我不否认我是罪魁祸首,可哪个沾染红颜祸水的男人不是心甘愿自掘陷阱的?客观地讲,我们都会耻笑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但是没有几个人会去谴责那个撒撒得祸国殃民的褒姒。正如后人都会数落商纣王的荒无度,而鲜有人去追根究底妲己的人面蛇心妖言惑众。

    我矫阳没有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没有西施貂蝉的工于心计,更不敢有蛇蝎心肠害人之心。当初接近汪清明,只因单纯的钦慕之意,没有想去做破坏别人家庭万众唾弃的第三者。可是,他清清楚楚地跟我说:我妻子给我压力太大,我心里早已精疲力竭。

    就是他的这一句精疲力竭,点燃了我义不容辞想救他于水深火的冲动,坚定了我将这份不清不楚的进行到底的决心。

    就如同现在不能自已的赵筱晖。如果当初的她能看到未来,她还会不会这般不屈不饶,咬定青山不放松,吃了称砣铁了心地要嫁给汪清明?或是如我此刻的处境一样,一旦陷入这解释不清计算不出的,无法自拔。即使清清楚楚地知道分娩般疼痛的过程,只能换来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结果,也依然毫不犹豫地飞蛾扑火。

    花期过后,即使寂寞,也要招展。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