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为了你,翻山越岭 034.爆发,哭到无力

    隐忍了这么久的委屈,我如何还能控制得住?

    这段时间,我不仅做了一回忘恩负义、无无义的绝女,还害得老父老母伤心生气,甚至动怒流泪。转眼间那个温柔贤淑、乖巧懂事的赵筱晖就因为我这个不合格的替,扛上了不忠不孝的罪名。[.Lvsexs.]

    关键是,罪名背就背了,还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清明。这无异于倾家产入手的潜力股,还未收益就遭遇崩盘――胎死腹中的深度绝望,彻头彻尾的万念俱灰。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怎么办啊?”我搂着清明的脖子,眼泪决堤般波涛汹涌地不断袭向被他洗得已经起球的白衬衣,他的肩膀立刻湿了一大片。

    “傻瓜,哭久了眼睛会肿的。”他一只手轻轻拍着我的背,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扳过我的肩膀,紧着眉头满眼怜惜地看着我。

    这句话很管用,我的眼泪戛然而止,夺过手帕小声抽泣了两声就彻底偃了旗息了鼓。心想着这家伙怎么这样啊,现在用这句话哄赵筱晖,20年后居然还用这句话来哄我。

    可不是,那会跟汪清明偷偷摸摸开始在一起之后,我一撒就用哭来恐吓他。很多时候初衷只是想打打雷唬唬他,没想到自己的泪腺革命意志极其脆弱,经不起表太过到位的催,到最后居然真挤出了眼泪,索呜呜呜抽泣起来。就如同不小心登上舞台开了戏幕,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每次他都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轻轻揽过我说:“傻丫头,哭久了眼睛会肿的。”然后我一想到如果再哭下去,第二天眼睛上非得扣俩核桃去见他时,就立刻吓得雷声雨点同时消停。

    见我慢慢平静了,清明拉着我一起在毓园中央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这不吓死我也会心疼死我的。”清明侧抓起我的手,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眸子里满是担忧和焦急。

    “没事,就是想你了。”我双手环住清明的腰,头倚靠在他右肩上,闭起眼什么都不再想。

    “傻瓜,想我也不能这么早就来学校啊,这离开学还有三周呢。”清明抽出右臂轻轻揽住我,下巴顶着我脑袋,话语间流淌着浅浅的责怪和浓烈的疼。我明白他是怪我不在家多陪陪父母而已。

    “我妈嫌我在家白吃白住,就赶我出门了。”我哭得已没有力气睁眼,微微张了张嘴,小声嘟囔了一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