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为了你,翻山越岭 028.因果,原来如此

    眼前这个为流泪痛不生的大男孩,难道是十几年后我们电力集团六二零分公司副总经理罗文翔?

    我突然想起玲子说他开会给领导们端茶倒水的时候见过罗文翔,说四十多岁的人脸上一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有,是主席台上最年轻最耀眼帅气的局级干部。我清清楚楚地记得玲子还神秘兮兮地跟我说:“罗经理耳际下有颗痣,听说这种人不喜欢听取别人意见,喜欢一意孤行。但是看着不像,蛮有人格魅力的一个领导!”[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我虽没见过那位年轻有为的高层领导,却从清明口中听到过一次。那次他回武汉陪总部的领导吃饭,喝得烂醉如泥。由于第二天一早有个比较重要的研讨会,我就从新区带车去武汉接他。在回来的车上,迷迷糊糊的他反复地说着一句醉话:罗文翔,你太不男人了,小心眼。罗文翔,你小心眼,太不男人了。

    难道罗文翔公报私仇?仅仅因为得不到赵筱晖,所以在工作上一直压制汪清明?可是,他明明学医出,还去了医院工作。后来又缘何扑朔迷离地回到了研究院呢?

    我倒吸一口凉气,仿佛看到了不远处的千万重山正一点点地近自己。

    “爸,文翔他爸现在在哪个岗位上?”回到家,我忍不住问了赵父关于高文翔,不,应该是罗文翔的家庭背景。

    “还不是老大么,已经最高了,还能往哪里走?”赵父抡着一把芭蕉扇,眼睛盯着新闻联播,头都没回地回答了我一句。

    “院长吗?”我锲而不舍。

    “副院长。”赵父终于扭过头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名正言顺的正局级领导干部啊。”赵父说着说着竟有点激动了,继而叹了口气道:“可惜了文翔这孩子。”

    “文翔怎么了?”我一怔,难道这话在给我说?赵父的一句可惜弄得我莫名其妙。

    “他没告诉你?”赵父一脸惊讶,又马上平静了下来说:“也难怪,家丑不外扬啊,他父母离婚了。”

    “离婚?那,那他跟了他妈了吗?”这回轮到我惊讶了。

    “嗯,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听说本来是要打官司决定文翔跟谁的,考虑到影响不好,而且文翔已成人,就让他自己选了,哎。”赵父唉声叹气地边说边摇头。

    原来如此,难怪他好端端地改了名字。

    回到卧室,眼泪不声不响地流了出来,看着镜中悲恸的一张脸,我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心越发开始为高文翔心疼了。这个单纯真诚的可怜孩子,刚进入社会就独自承受了背叛和亲疏离的双重打击。我真后悔不该在这个时候让他雪上加霜,可是想想以后他可能会因此而明枪暗箭地针对汪清明,心里似乎平衡了一点。

    原来这世上所有的因果报应都缘起一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