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为了你,翻山越岭 023.临别,邀请被拒

    打发了那个未曾见过面的青梅竹马,谢绝了高家背后关于留校的好意,心格外开朗,仿佛一切妖孽都已消灭,只等着我和清明的功德圆满之到来。

    子在我们俩风花雪月的恋中过得飞快。[.Lvsexs.]

    两个多月来,除了收到过一张来自赵筱晖父母的汇款单和一封不痛不痒的家书外,没有再收到其他人的任何信件。原以为那个高副校长会来找我询问留校的事,竟然也一直没有消息。看来是我多虑了,赵筱晖毕竟只是高文翔的朋友而已,还没资格劳驾高家一家老少都来围着自己转。

    高文翔婚的问题解决了,但随着暑假的临近,我心里依然越来越焦虑。一个多月的时间见不到清明不说,我还得“回”武汉见我那未曾见过面的家人。如果赵筱晖只是汪清明的女朋友,我自认为演得还算游刃有余,可是一想到要把别人的父母喊爸妈,还要硬着头皮去认一些陌生人当亲戚,浑的冷汗直往外冒。

    毕竟,我跟汪清明这个“正品”是真感,而对其他的“赠品”就怕是有心无力了。

    晚上,陪清明在他们实验室做设计作业。清明耳朵上架了一支笔,弓着子不停地在图纸上画来画去。我坐旁边拿了一本《海子的诗》当幌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专注做事的他。

    我就喜欢看他这个专心的样子。记得以前他还是我们产品设计部办公室主任的时候,经常带着我们几个年轻人通宵加班赶项目。每次熬夜的前半夜还行,我跟另外俩小伙子陪着他想方案,定标尺,大家讨论得火朝天。到了后半夜,我们三个小破孩一个接一个打哈欠,跟被夜霜打焉了一样越来越没精打采。可他却跟个夜猫子似的,盯着图纸的两只眼睛越来越亮,嘴里的香烟燃成了一截长长的烟灰,手上还在不停地边画边算。看到我们疲惫不堪的样子,他就吩咐我们去旁边的休息室休息会,自己却重新点根烟,投入到一心一意的设计中去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冲杯咖啡放他手边,然后坐在旁边手撑着脑袋,心满意足地看着他专心工作时的完美侧脸,看得瞌睡全无心花怒放口水直流。

    那几年,一边流着打哈欠的眼泪一边咽着痴痴看他流的口水,不知道陪他度过了多少个熬夜加班的夜晚。

    就像现在这样,偌大的实验室除了清明的笔在纸上画过时发出的沙沙声,就是我这个唯一一名观众哧溜哧溜的口水声了。

    “喂,你暑假跟我一起回武汉呗!”趁他刚放下手中绘图的尺子,我赶紧见缝插针,脑子里思量了许久的想法终于说了出来,然后眼巴巴瞅着他。

    “回,回武汉?你,带我回你家?”清明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请求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绘图笔,满脸涨红,结结巴巴地反问了我一句。

    “怎么,你怕什么?”看着他害羞的样子,我故意激了一句。

    “不是怕,还不是时候吧。”他腼腆一笑,略显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那你说什么时候才算是时候啊?”我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撅起嘴巴假装不高兴地问了一句。

    “等到我们毕业工作稳定下来了,我一定去看望叔叔阿姨。”清明从铺满图纸的桌子边走到我跟前,双手轻轻按住我的肩膀,面露为难的盯着我说:“再说,我答应了陈教授暑假要帮他做项目,恐怕连回湖南老家的时间都没有。”

    “又是陈教授,每次都跟我抢你。”我嘟囔了一句,不再说话。

    我能说什么呢。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格,无缘无故的事从来不做,无缘无故的饭从来不吃,无缘无故的会从来不开,无缘无故的话从来不说。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岳父岳母,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说见就去见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