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为了你,翻山越岭 011.月下,仿若初吻

    “怎么了?真的不高兴了?”看着我的嘴巴一点点撅起来,清明换了个姿势,直起子半蹲着单膝着地,双手捧起我的脸,强迫我与他四目相对,然后两只拇指从我的鼻侧两边慢慢抚向耳际,温柔地反复摩挲。

    “哪有不高兴,我就当给自己放假了,高兴还来不及呢。”虽然满心不悦,嘴上还是装了一下煮熟的鸭子。[.Lvsexs.]

    “自从你上次病了之后,到现在我都不太放心你。但是我也不能拒绝陈教授,只能尽量快去快回吧。”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直直地看着我,语气温柔得像口里嚼着一颗棉花糖。

    这么多天来,我们还是第一次这样几乎零距离的面对面,一直深埋在心里的那丝夹杂着害怕的渴望,此刻被一点点地激发了出来。要是以前,恐怕我早勾着他的脖子施展暴力了。可是现在,当自己的那个中年男人突然回到了青韶华时期,而自己又换了一副容貌,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平静下来。致命的是,这换得还是曾经一直视为敌的容貌。

    突然由衷地佩服起电视剧里那些为艺术献而真枪实弹上演吻

    戏

    戏的演员们来,那演技比我这真实入戏的角色演绎得还真。

    心跳明显在慢慢加速,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脸上烫的发烧,全的筋骨好像正在被人一根一根抽掉,子越来越软。正被清明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折磨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周围所有白色的黄色的灯光瞬间熄灭了。校园里更黑更静了,耳朵里只剩下我们两人的呼吸声。

    “熄――灯――了”话还没说完,双唇被清明凑过来的嘴巴紧紧压了下去。可能是见我没有任何反应,清明停下来看着我。我赶紧把他的双手从我脸上拿下来,顺势感受了一下脸上的温度。哇,好烫,幸亏月黑风高,否则我非得羞愧的低头到处找地缝钻。再看看清明,跟没事发生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瞳孔里面像藏了两颗启明星,跟头顶的月亮交相辉映。

    我抑制住狂跳的心脏,左右瞟了瞟周围,确定安全了才转过头任他这般肆无忌惮地看着我。

    “干嘛?害怕别人看到?”清明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声音有点颤抖。

    “没,没有。”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是他的正牌女友,不再是哪个整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专属人了。心里不鄙视了下自己:真没出息,竟然习惯地侦查地形以保不被人窥视。

    清明不再说话,再次捧起我的脸,起坐在我旁边,一把揽过我,激烈地吻了起来。我突然闻到了一种再也熟悉不过的味道。虽然面前这个清明的双唇弹有力烈似火,不像20年后那样柔软如绵温似水,唇齿间还散发着淡淡的烟草香味,但他这每次一动上下就会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越来越浓的独特味道,我确信只有在我的清明上才能闻到。

    记得当时为了弄清楚这个味道彻夜难眠。第二天心血来潮一大早定了一张去北京的机票,把正在实验室里装腔作势搞实验的余婕拉出来请教。这小妮子当时虽然还没拿到生命科学的硕士学位,理论讲起来却头头是道,一会荷尔蒙一会费洛蒙,一会英文代词一会化学名词,听得我一愣一愣,到最后只记住了一个词:信息素。我道了声谢,转直奔机场回武汉,留下了一脸莫名其妙呆若木鸡的余婕。待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在电话里一句一个狼心狗肺有异没人地甩过来,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

    对,就是这种信息素。他是不自的发源,而我,是唯一的那个覆盖面积大吸收能力强的接收器。这*似的味道让我迷途忘返自陷深渊,心甘愿地选择粉碎骨万劫不复。

    我闭上眼,抽出双手慢慢地环住他的腰,适应着这种明明是熟悉的人,却像是在奉献初吻一样奇妙又心跳的感觉。

    然后,小心翼翼地回应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重生成初恋:冒牌妻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