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章 有你在的幸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流瑟 书名:惹上狂邪总裁
    暖阳高照,一望无垠的天空澄净得纤尘不染,各色的彩缎随风摇摆着,成千上万朵玫瑰铺成的花道,郁郁纷纷,充满浓浓的气息。

    



    这是一场空前盛大的草坪婚礼,受邀的全是社会各层名流,从政府高层,到黑白两道首领,再到娱乐圈,各行各界的人士今天都聚拢在了这里。

    



    穿着简约婚纱的安雅挽着乔亚斯穿梭于人群中,忙碌应酬着。

    



    俊朗的男人侧目看了眼旁边清丽的女子,眼底溢满了幸福的笑意,亚斯相信,以后,他们也一定会像言惜和亚瑾一样幸福的。

    



    现场另一端,一道俏的影伸长白皙的脖子,不住翘望着,清澈的眸子带着期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穿燕尾服的乔亚瑾安静走到一旁的妻子边,搂过她的肩,淡淡一笑,“放心,他们一定会来的。”

    



    言惜侧过头,看向旁边俊美的男人,回以他一笑,“嗯,今天如果敢不来,咱们明天直接杀到法国,好好报复去!”

    



    “如果真这样做的话,津律大概以后想到你都会怕了。”想着上次津律被捉弄,乔亚瑾唇角的弧度上扬得更高了。

    



    “这样更好,不容易忘记!”辛言惜美眸一睨,高傲抬头。

    



    敢得罪她,就得知道后果!

    



    “小公主,您随时都让咱印象如此深刻,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不是吗?”后,某道戏谑的声音悠悠响起,熟悉的嗓音听得言惜心一喜,回过头,看向来人,她灿然笑了。

    



    穿礼服的艾莲娜挽着西装笔的季津律缓缓走向言惜和亚瑾,脸上幸福的笑靥是那么耀眼,看得言惜心底甜甜的。

    



    虽然被自己恶搞了一次,但是,津律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了,真好。

    



    “小公主,好久不见!”松开艾莲娜的手,季津律正准备上前给言惜一个大大的拥抱,长臂才刚伸出,却在乔亚瑾一个眼神下乖乖缩回。

    



    这位大少爷对待这一点,一直很小气!自己的女人,别的男人一概止碰触!

    



    “抱自己的女人去!”口气微酸,乔亚瑾一把揽过言惜,锢在自己怀里,霸道地不许其他男人碰一分。

    



    “拜托!”美眸白了他一眼,言惜对他几年不变的霸道非常无语。

    



    俊美的唇角微掀,回应她白眼的是亚瑾完美的笑脸。

    



    搂紧艾莲娜,习惯了亚瑾这一面的津律转而将目光飘向言惜,“苍沂会来吗?”

    



    看了看时间,还没等到莫苍沂影的辛言惜心底升起一份失落,语气却霸道的逞强,“他敢不来,我掀了他南萼堂法国分部去!”

    



    “到时候我帮你!”一听那话,季津律浑都来了劲。

    



    “你俩还是南萼堂的人吗?”听了津律和言惜的话,一旁沉默的艾莲娜一脸无语。

    



    “习惯就好。”季津律拍着她的肩,笑得风轻云淡。

    



    适时,一辆豪车缓缓停在四人眼前,谈笑的众人齐刷刷将目光迎向了车内。

    



    车门徐徐被推开,一双修长的腿随后跨了出来,接着是那张众人熟悉的俊脸。

    



    一见出来的男人,季津律和辛言惜脸上同时扬起一丝笑意。

    



    他终于来了!

    



    兴奋的言惜正准备飞奔上前迎接,手臂却被亚瑾一把拽紧。

    



    “老婆,端庄点!”淡然看着走过来的一对儿,亚瑾悠悠调侃。

    



    辛言惜唇角微微上撅,不满瞪了他一眼,随即含笑望向苍沂二人。

    



    “Hi!”挽着苍沂的外国女孩一见言惜,甜甜笑着先打招呼。

    



    “苍沂,你不用给咱们做下介绍吗?”言惜回以她一笑后,目光静静飘向苍沂。

    



    如此伶俐的一个外国女子,和苍沂很般配呢!大老远带着人家从法国回到中国参加婚礼,苍沂一定很在乎她吧……

    



    “我女朋友,洛芙,法国人。”很简短的介绍,清晰,明了,但苍沂看着洛芙时眼底泄露的深却容不得任何人忽视。

    



    那种炽的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人正在恋中!

    



    言惜了然笑了,随后,一手挽过洛芙,一手牵起艾琳娜说说笑笑往宾客席而去,三个大男人果断被抛在了现场。

    



    一年多的时间,大家都有了自己幸福的归宿,太好了!

    



    一直针锋相对的亚瑾和苍沂站在一起,两人静静互看向对方,眼神交融的那一刹那,看得一旁的津律心都揪紧了。

    



    不为其他,只担心这一对儿见了就开战。

    



    但是,隔了好几秒,互看的两个男人没有任何异常举动不提,甚至,唇角还同时扬起了淡淡的笑意。

    



    津律诧然望着这一幕,严重怀疑自己看花眼没。

    



    他们,在对彼此笑……

    



    没有理会震撼的津律,亚瑾和苍沂短暂的对视过后,各自将目光移开,颀长的影同时走向某间餐桌上聊得甚欢的几名女子,陪自己的女人去了!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津律也跟着笑了开来,匆匆跟上了两人的脚步。

    



    之前的隔阂只是出于介意言惜的幸福问题,现在,经过时间证明,两人生活的非常幸福,既然如此,苍沂自是没有任何记恨亚瑾的理由。

    



    婚礼现场,今最受瞩目的一对还在疲惫应酬着,而这边的几对男女却云淡风轻相谈甚欢,幸福的笑容洋溢在一张张脸上。

    



    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幸福就好!

    



    ◎ ◎ ◎

    



    五年后。

    



    柔和明媚的午后,莹泽的白玫瑰开遍了一地,清亮的风如柳絮轻撒,暖心拂过。

    



    安静得花园充满着浓浓初夏的味道,清凉,明灿。

    



    蓦地,一道稚嫩的歌声从花园某个角落响起,清亮若山泉流过,却不乏深

    



    遇见你,是意外,还是偶然,

    



    恋上你,是无奈,还是注定,

    



    不相信,不敢,直至我们遇见,

    



    看着你的笑颜,想着你的声音,

    



    想要拥有你在边,想要把你搂在怀,

    



    无法停止的思念,每一天的想念,

    



    我才知道,这就是……

    



    “哥哥,你在哪儿?”又是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在花园间,随后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从某棵高大的树后探出头,水汪汪的大眼,清亮,璀璨。

    



    “小,我们在这里!”在那声甜甜的呼唤后,角落的歌声骤停,一颗小小的头颅从白玫瑰花丛中探出,小小的脸蛋,竟然和之前的小女孩长得一模一样。

    



    被唤作小的女孩看见那张脸,甜甜一笑,提着裙摆飞奔了过去。

    



    “哥哥,你又在练歌了吗?”

    



    “是啊,爹地送给妈的歌,我一定要学会。”四岁大的小男孩,稚气的脸上满是坚定。

    



    “洛洛,那首歌不适合你唱。”冷不防的,一道声音打断了小男孩的憧憬,从玫瑰丛随后弹出的脸,酷酷却不失霸气。

    



    “对啊,小孩子就应该唱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啊,跳啊,一二一……”又是一张脸从玫瑰花丛中探了出来,天使般甜美的脸蛋在说话的时候露出了最无邪的笑容。

    



    “伊恩哥哥和小贝姐姐也在呢!”望见花丛中探出头的一对兄妹,小和洛洛的声音是止不住的欣喜。

    



    “不对,小孩子应该玩研究!”一听妹妹的理论,伊恩一口否决。

    



    他四岁的时候都会好多先进的玩意儿了。

    



    “哥哥,你整天就知道研究!”小贝嗔怪的看了伊恩一眼,随意拿起他边的一件东西,小小的脸满是疑惑,“哥哥,这个真的可以捉弄人吗?”

    



    伊恩一看见她手里的玩意儿,脸色立即一变,正准备夺过,却听见一声枪声突兀响起,清晰震耳的声音听得旁边的两个小鬼吓得立即捂住耳朵。

    



    在那声枪响后,乔家上上下下慌作了一片。

    



    一分钟后,一道颀长的影以飞的速度奔到几个孩子所在的地方,沉稳的脸出现了难得的不淡定。

    



    紧跟着,又是三道影匆匆奔来,神色都一致的紧张。

    



    乔亚瑾看了看宝贝女儿手上的玩具枪,弯下腰,夺过放在自己上,神色转为严肃,“小贝,以后不准玩这么危险的东西。”

    



    伊恩从小有这方面的嗜好,阻止不了,但他这个当爹地的,可是没少活在对儿子的担心中。现在,连女儿也沾染上这种好,他绝对不许。

    



    “爹地,你别担心,不就是一把枪而已嘛。”甜甜的笑脸看向乔亚瑾,小贝双手抱住他的腿,说出的话,云淡风轻。

    



    “什么叫不就是一把枪而已?”亚瑾捏捏女儿的脸蛋,眼神颇为无奈。

    



    不到六岁的小鬼拿着把真枪,还敢告诉他,不就是一把枪而已!

    



    小贝,是不是又被言惜传染上一项了?

    



    乔亚瑾汗颜的看向边的妻子,眼神带着审问。

    



    “不关我的事,我小时候没把枪当玩具玩。”一接受到他眼神的讯号,辛言惜急忙别开眼,一口否认。

    



    她还真没把枪当玩具玩,她是真枪实战的从小开始训练!

    



    “爹地,妈,你们别担心了,小贝是你们的女儿,会和你们一样优秀的。”看出了乔亚瑾的严肃,小丫头开始灌迷糊汤。

    



    “小丫头,别学我,灌再多迷汤都没用。”辛言惜半弯下腰,捏捏女儿小巧的鼻子,毫不客气的泼她冷水。

    



    小贝冲着言惜吐吐舌头,乖乖退到伊恩后。

    



    “小贝和我学唱歌吧。”某道稚嫩的声音突地响起,引得众人齐侧目。

    



    “跟你学唱什么歌?”望向乔洛,安雅好笑的发问。

    



    “遇见你,是意外,还是偶然;恋上你,是无奈,还是注定……”自己的妈一发话,乔洛扯开喉咙,又开始唱了起来。

    



    现场其余人,“……”

    



    “乔亚斯,都是你教出来的!”安雅嗔怪的瞪向边的亚斯,脸微微发红。

    



    “儿子,听爹地说,这首歌呢,你现在不能唱。”乔亚斯颇感无语的蹲下,语重心长开始教导。

    



    “那什么时候才能唱?”乔洛睁着大眼,满脸疑惑。

    



    “等……等……”看着那张稚气的脸,乔亚斯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解释。

    



    等到他有了心上人?

    



    儿子现在才四岁,能这么跟他说吗……

    



    正当亚斯吞吞吐吐不知如何解释之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等到你和我一样大的时候。”

    



    一听那话,四个成年人汗颜的看向发话的伊恩,辛言惜眼底满是鄙视,乔亚瑾脸色则瞬间暗沉,乔亚斯和安雅则憋不住的笑了出来。

    



    “等到你这么大的时候也不行!”乔亚瑾胡乱蹂躏了把儿子的头,对于他的话,颇感无语。

    



    伊恩皱着眉头摸摸自己被弄得乱糟糟的头发,将众人抛一边,果断的继续研究自己的东西去了。

    



    感到无趣的小贝也跟了过去。

    



    一见没事,安雅和亚斯相视一笑,带着一对双胞胎回到了客厅。

    



    之前还闹的现场,只剩下言惜和亚瑾。

    



    幽深的黑眸静静看着消失在视线的儿女,亚瑾手不自环上言惜的腰,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老婆,你看亚斯和安雅多积极,比我们晚婚那么多年,人家孩子的数目一下子就赶上咱们了。”

    



    “你想说什么?”言惜抬起头,侧看向边的他,也淡淡笑了。

    



    “我们是不是努力得还不够?”亚瑾眉头纠结的皱起,表非常像在反思。

    



    “……”言惜脸上飘起一朵红云,默默无语望向地面。

    



    他是准备让家里变成幼儿园吗?

    



    两个还不够……

    



    满意看着妻子含羞的模样,亚瑾将人打横抱起,直奔三楼而去。

    



    “瑾,干什么啦!”窝在怀里的言惜不满低呼。

    



    “争取超过亚斯的效率。”俊脸一笑,某男说得丝毫不觉得尴尬。

    



    “……”仰起头看向那张熟悉的俊颜,窝在他怀中的言惜淡淡笑了。

    



    每天有你在边,看着咱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就是最大的幸福。

    



    ◎ ◎ ◎

    



    PS:全文到这里就结束了,也祝大家找到自己的幸福O(∩_∩)O~

    



    然后就是,墨发新文了,《下追捕小逃妻》,皇室,黑道文,由于网站抽风,女频显示页面有点滞后,大家可以从作者作品那边链接过去。

    



    亲们,墨今天发新文了,《下追捕小逃妻》,黑道,皇室,网站抽了,女频首页很多人看不到今天的推荐,但是,从作者作品可以链接过去。求红包、求礼物、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O(∩_∩)O~

    

重要声明:小说《惹上狂邪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