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恐怖的一家三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流瑟 书名:惹上狂邪总裁
    一座荒废的仓库里,手腕阵阵清晰的疼痛让昏迷了不知多久的辛言惜悠悠转醒。从被威胁上了车,再到后来被施昏迷药和绑住手脚,一切都是在她意料之中的。

    



    如果敢让她睁着眼带来现在这儿,那样的绑匪也太不专业了吧?

    



    当看见言惜醒来时,呆在仓库监视的那男子立即用手肘撞醒自己熟睡的同伴,随后两人一起来到辛言惜面前。

    



    “大哥,她好像一点都不怕哎。”望着辛言惜淡然的脸,其中一名男子颇感意外。

    



    “现在不怕,待会就怕了。”被叫大哥的男人一脸横,额头处狰狞的伤疤格外明显。

    



    “喂,我说,你们把我带到这儿来就是为了研究我怕不怕的吗?”不想去看那两个男人碍眼的脸,辛言惜神色淡然,冷声叱问。

    



    见到这两人之后,她突然觉得,终于有人比乔亚瑾还让人看不顺眼了。

    



    目前,这两个男人是她最看不顺眼的,乔亚瑾的倒数第一位置后继有人了。

    



    “大哥,她是在吼我们吗?”看着辛言惜冷然的脸,一男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貌似她的声音还有点不耐烦……就像是闲他俩啰嗦。

    



    她在闲他们啰嗦呐……

    



    “乔少夫人,我告诉你,你最好看清楚你现在的处境,收起你的戾气!”为主宰还被囊中物冷叱,被叫大哥的男人脸面挂不住了,说出的话也森冷了几分。

    



    一听那句称呼,辛言惜眉头微微皱起,随后试探开口,“你们想挟持我勒索乔亚瑾?”

    



    乔少夫人?这是她听过最纠结的称谓了……

    



    “大哥,这个提议好像不错哎,貌似酬劳更高,咱们要不要,嘿嘿……”一男子听到那话,两眼顿时发亮的看着老大。

    



    从乔家大少那儿勒索到的钱,怎么都比夏家拿到的钱多,堂堂环亚总裁呵。

    



    另一男子显然也没想到这个主意,看着辛言惜那张脸,那人开始沉思起来。

    



    而言惜则敏感捕捉到两人的措辞,很明显的,他们最初的想法不是为了勒索乔亚瑾而来。

    



    如果这样的话,那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呢……

    



    南萼堂的仇人也不太可能会找去乔家挟持她才对,她到乔家没几天,如果真有南萼堂的仇人想挟持她,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她在乔家。

    



    不想继续猜测,辛言惜静静望着两个男子,等待他们的答案。

    



    “出来混的,最重要的信誉问题,要经受得住惑!”被称老大的男人想了几分钟后,猛的给另一男子一记拳头,抬起膛,义正词严。

    



    钱多的确是个很大的惑,但得罪另一方并非明智之举!

    



    冷冷看着那人的反应,辛言惜冷嗤,不耐烦的开口,“既然不是为了勒索乔亚瑾而来,我也来这么久了,你们是不是该直接表明带我来的目的了?”

    



    听到这话,刀疤男从后抽出一把匕首,笑得狰狞的凑近辛言惜,悠悠开口,“乔少夫人,我们只是拿钱办事,得罪之处还请找幕后的主谋去。”

    



    银白的刀光晃得辛言惜的眼不自觉的眯起,觉察到他可能的动作,她被捆绑的手努力动了动,试图挣脱开绑住双手的绳子,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清亮的眼眸静静望着那男子手中的刀,辛言惜冷静思考着自己胜出的可能。手无法挣脱,她只能改用其他的方式了。

    



    拿着匕首的男人犹豫了片刻,深吸了口气,握着匕首的手一扬,对准辛言惜的脸直直的划了下去……

    



    毁容,只需要毁了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就行了!

    



    辛言惜动作敏捷的侧闪开,没受控制的腿一抬,那男人手上的刀给踢飞老远,于此同时,言惜迅速起,一个回旋腿再次飞向刀疤脸,那人当场给踢得后滑了几米,而在场的另一男人看到老大受伤,畏畏缩缩上前几步想帮忙,却遭到同样的结果。

    



    冷眼扫了下不堪一击的两个大男人,辛言惜唇角微微扬起,一脸讽刺,“知道惹到我的后果吗?”

    



    挟持她?就凭他俩这点功夫?

    



    “一起上!”冷冷的眼神看得刀疤男微怔,但现在已经无路可退,就算她再厉害,目前的处境不是她死,就是他们亡!

    



    而且,她终究不过一个女人而已,还是被束缚了手脚的女人。

    



    另一男人听到后,鼓起勇气,一起握紧拳头对着辛言惜挥了过去。

    



    微弯下腰躲过两边挥来的拳头,辛言惜后退了几步,少了她在中间,两男子的拳头互相击中彼此,两张脸同时肿了起来。

    



    “干什么,这么笨怎么做事的!”刀疤脸怒吼了手下一声,随后抓起旁边的椅子朝着辛言惜砸了过去。

    



    言惜轻巧的跳开到几米远的距离,抬腿踢起地上的一根木棒,对准刀疤脸的头飞了过去。躲避不及的男人当场给击中,体不受控制的直直向后倒去。

    



    不屑的看了眼那男人,辛言惜美丽的脸蛋扬起一抹笑意转而看向旁边另一男子,懒懒开口,“你想怎么玩?”

    



    散漫的口气听得那人冷汗直流,看了眼地上瘫着的男人,那人畏畏缩缩向着同伴靠近,在言惜的目光中,拖起刀疤男夺门而出。

    



    辛言惜正想踢起地板上的木棒飞击,却见那两人畏惧的退了回来,那惊恐睁大的眼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

    



    顺着他们的目光,辛言惜往出口处望去,只见一高一矮两道影缓缓走进废旧的仓库,熟悉的脸看得她脸上露出抹笑意。

    



    “辛言惜,你这笨女人活腻 !”望着含笑站着的女人,乔亚瑾冷沉着脸低吼。

    



    借由监控器调出她被带走的经过搜索而来,乔家上下忙乱了,现在,她却这么嚣张的站在这里,看样子还把人家教训得很惨,天知道他之前有多担心!

    



    “你才活腻了,生活如此灿烂,边还有个儿子作伴,我知足得很。”淡淡瞥了他一眼,辛言惜踢了根椅子到自己边落座,眼神示意旁边的伊恩给自己解开手上的绳子。

    



    “老大,你越来越彪悍了。”伊恩了然的小跑到她边,边利索的解着绳子,边由衷赞叹。

    



    手被绑住了都还能制服两个那么庞大的男子,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淡淡看了眼一旁惊恐的两男子,辛言惜含笑对伊恩道,“那两个家伙送给你当试验品。”

    



    “妈,那两人不太美观,影响我做实验的心。”看了那两人一眼,伊恩眼底满是不屑。

    



    他的试验品等级不能太次。

    



    听见母子的谈话,很有不好预感的两男子正准备开溜,却给一旁的乔亚瑾堵个正着。

    



    “招惹我的人就想这么离开?”冷冷看着两人,亚瑾的声音森冷如暗夜修罗。

    



    两名男子一听那话当场给吓得腿软,僵在原地垂着头一动也不敢动。

    



    而辛言惜则在那话后不满的皱起眉头,随后,一把椅子对准乔亚瑾飞了过去。

    



    什么时候她带了他的标签了?

    



    “老婆,儿子在看着,你得做好榜样。”后退避开她攻击的椅子,乔亚瑾懒懒的口气多了丝无奈。

    



    “老大,我不介意,你大可以继续。”一听那话,伊恩很无所谓的耸肩,脸上甚至有点期待。

    



    辛言惜淡然一笑,拳头随后冲着乔亚瑾挥了过去,“鬼才要做你的人!”

    



    “老婆,你失忆了,五年前已经是我的人了,现在儿子都这么大了,还想抵赖?” 乔亚瑾不慌不忙握住她攻击的拳头,却在看到她手上的勒伤时,墨眉不由得皱紧。

    



    “看什么看?没看过伤痕吗?”没好气的抽回手,辛言惜正想再攻过去,子却被锢进了他怀里。

    



    “我帮你包扎。”不想和她过多争执无意义的问题,乔亚瑾挑了条板凳拉着她坐下,开始仔细审视伤口来。

    



    “不要你管!”辛言惜不自在的扭动的手腕,很不习惯这个样子的他。

    



    “我是你老公!”他不管,谁管?

    



    “去死!”辛言惜抬腿想给他一击,却被他顺势按压住。

    



    “回去和你讨论这问题。”乔亚瑾将她圈在怀里,腾出一只手扯过自己名贵衬衫上的一块布,开始认真帮她包扎起来。

    



    旁边的两个男人见状,趁着两人不备,以爬的姿态缓缓溜出仓库。

    



    鄙视的看着两男人没底气的样子,伊恩用脚勾起边的木棒一脚踢了过去,横着的木棒正中刚爬到门边两男子的背,神准!

    



    揉揉受重击的背,两人不可思议望了眼后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小鬼,挣扎的爬起,没命的狂奔出了仓库。

    



    恐怖的一家三口!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惹上狂邪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