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蛮横千金也贤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流瑟 书名:惹上狂邪总裁
    乔家在多了两位成员入住后,明显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安韵心更是下令众佣人一定要好好把那新来的两位主儿服侍好,不知道言惜上次来了为什么又离开,这次,她决定以动人,使得言惜没有再次想离开的冲动。

    



    五年了再次回归,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心,还带了个孙子回来,这样的礼物比什么都来得激动人心。

    



    安韵心站在大厅中央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佣人忙里忙外,两道影从大门方向缓缓走向客厅,等看清跟在女佣后面那人的面容时,她伤神的揉揉太阳,正想离开客厅跑去清静清静,却听得夏纱织的声音含着欣喜响起,“乔夫人,你在家呢!”

    



    淡定对上夏纱织的脸,安韵心微微点头,心里却在不住埋怨她的无事找事做。

    



    自从言惜离开的五年里,这女人三天两头的就没少往乔家跑过,整天送礼献殷勤的,看得她都想直接把家搬去别处算了。

    



    更可恶的是每次她一来,家里的两个儿子没有一个理这女人,最后全变成了她这个当妈的来陪她客,真不孝!

    



    “乔夫人,家里在整理呢,我来帮你吧!”火红火红的色调一向是夏纱织的最,今的她同样不例外,较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领口开得更低,来的时间更早。

    



    只因为,这么早,乔大少不可能出门!

    



    “你会做清洁?”安韵心唇角微微上扬看向穿曳地长裙的她,刻意将目光在她掩不住光的口多停了几秒,直到看得夏纱织尴尬侧过为止。

    



    “夫人,其实纱织在家里也经常做的。”讨好一笑,夏纱织唯心的开始编织着能打动人心的谎言。

    



    拉拢一个男人的心,讨好家里长辈是必须的。

    



    心下什么都清楚得很,安韵心很好心的不去拆穿她,淡然让柳姨将手中的抹布递到她手中,笑言,“这个比较简单。”

    



    打肿脸充胖子,蛮横千金装贤良?

    



    就当她是免费的劳动力好了?

    



    本只是很随意一句讨好的话,夏纱织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让自己做了,拿着抹布的手顿时僵硬起来。

    



    “怎么了?”安韵心装傻的将目光移向她手中的抹布笑问。

    



    “没……没什么……我马上擦。”夏纱织艰难的弯下腰,手笨拙的开始擦拭起来,弯腰的那一刻,超级低的领口将里面的光毫无保留放送,看得安韵心不住的摇头叹气。

    



    楼梯口处,缓缓下楼的辛言惜手扶着护栏,淡定欣赏着这一切,不得不佩服安韵心捉弄人的方式,甚至在自己和她上找到了共同点,难怪来乔家可以受到她如此的亲睐。

    



    “妈,你在看什么?”跟随下楼的伊恩小小脑袋从她后探出,不解的望向客厅。

    



    “看戏。”辛言惜淡淡一笑,牵着伊恩下了楼。

    



    客厅,一见下楼的伊恩,安韵心神色立变,脸上满是笑意的走到两人面前,抱起伊恩猛亲着,“伊恩,一晚上没见,可想死了。”

    



    僵硬擦拭桌子的夏纱织在听见那话后不可思议抬起头……乔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孩子了?

    



    还是让安韵心自称的孩子……

    



    伊恩酷酷回以安韵心一笑,从她上蹦下,鄙视的看了夏纱织那没遮住几两的着装一眼,转而走向言惜,笑着在她耳边附语,“妈,你看那女的好像卖哦!”

    



    “伊恩,文雅用词。”辛言惜眉头在听到那话后不自觉的皱起,眼底满是不赞同。

    



    卖,多难听的词啊!

    



    而夏纱织则耳尖的听到那话,气得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目光怒瞪向伊恩的方向,却在看见他边的言惜后,全一僵,随后像是见鬼般的回过头看向一旁巧笑倩兮的她,声音都开始颤抖了,“辛言惜……你……是人还是鬼?”

    



    “妈,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会扮鬼吓人了?”伊恩抬起头疑惑的望向言惜。

    



    谁知,夏纱织在听到那话后更惊恐了,眼睛鼓得像青蛙,“他是……是……你的儿子?”

    



    “夏小姐,别大清早就在那里死不死的,请注意你的用词。这是我孙子和儿媳,乔家大少夫人,”看不下去的安韵心走到三人之间,将伊恩和言惜往自己后一推,神色微厉的开口。

    



    辛言惜从安韵心后走出,很淡然的对客厅在场的佣人下令,“这位小姐需要一杯水压压惊。”

    



    “辛言惜……”再度受刺激的夏纱织大小姐脾气忍不住爆发,却在见到一旁安韵心不太好看的脸色后乖乖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大清早就这么闹了?”下楼刚好撞见这一幕的乔亚瑾走到妻儿边,看也不看旁边的夏纱织,蹲下开始和伊恩逗乐。

    



    分开太多年,和儿子促进感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

    



    而夏纱织在看见乔亚瑾的那一刻,脸上的怒气顿扫,收敛了裙角转而蹲在他边,挤出抹笑看向伊恩,“这孩子,长得真可。”

    



    最讳忌听到可二字的伊恩一听那话,神色立变,随即望向她的口,冷冷讽刺,“球球快出来了。”

    



    明明是讽刺却带着分天真的话语无疑是对夏纱织最好的打击,听得她的脸一青一红的变化着。

    



    辛言惜瞪视了伊恩一眼,警告他眼睛别乱盯,小鬼头则很无辜的回以她一笑。

    



    乔亚瑾则很自然的把伊恩的头转个方向,避开那少儿不宜的画面,随后牵着孩子往厨房走去。

    



    不相关的人,他看了伤眼。

    



    “我……我待会有个会议,先回家了。”不敢去看人,夏纱织低垂着头急匆匆跑出了乔家。

    



    五年前被辛言惜毁了次声名,五年后,又被五岁的儿子毁了一次,她欠了那姓辛的女人什么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惹上狂邪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