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惨痛教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流瑟 书名:惹上狂邪总裁
    香榭丽大道某间高档咖啡厅内,两道影一前一后的走着,走在前面的男子俊美如天神,却一脸冷漠,后的女孩有着如陶瓷娃娃般美丽的面孔,精致而柔美。

    



    两人所经过的地方,均引得座位上的人纷纷侧目。

    



    抱着一堆厚厚的资料,辛言惜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怒瞪前面的乔亚瑾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大概早已千疮百孔了。

    



    一想起亚瑾不带自己的私人秘书而选择她这女佣跟班,言惜恨不得将手上那堆沉甸甸的资料全都给他砸去。

    



    微侧过头,乔亚瑾眼角余光斜睨了眼后怨气冲天的某女,唇角扬起一抹几乎看不见的笑,声音却是惯的冰冷,“速度快点!”

    



    “你还担心我跟丢吗?”言惜冷语讽刺,拖着发酸的双腿跟上他的脚步。

    



    走近一张桌旁时,早已在旁等候的一位法国男子见到走在前面的乔亚瑾立即起打招呼,正式的商务礼仪后,两人开始交谈起来。

    



    将抱着的一堆资料悄然放在亚瑾的旁边,无所事事的辛言惜伸了懒腰正准备起离开,手却冷不防的被人抓紧。

    



    回过头,当看见那抓着自己的大手时,言惜柳眉不满的皱紧。

    



    和客户交谈正深入的乔亚瑾神色淡然,甚至都没正眼瞧她一下,漫不经心问道,“去哪儿?”

    



    “洗、手、间。”辛言惜咬牙切齿挤出三个字,恨不得立马送他一拳。

    



    什么时候,连她的行踪都这么关心了?

    



    抓着的手慢慢松开,乔亚瑾勾唇一笑,继续和客户交流起来。

    



    辛言惜起,狠狠跺了某男一脚,笑得一脸无害离去。

    



    咖啡厅的某个昏暗的角落,一张脸从遮掩的报纸中探了出来,望着离去的影,一丝冷从那人的眼中浮现。

    



    “那丫头单独离开了!”冷冷对旁边的人交代了几句,打探出亚瑾来法国,随后也跟来的夏纱织转过,将目光落在离去的辛言惜上,眼底满是期待。

    



    跟来法国已经等了两天了,终于盼到她单独一人的时候了……

    



    ◎  ◎  ◎

    



    咖啡厅公用洗手台前,辛言惜两只手不停的轻拍着面颊,眉头紧蹙,感叹这几天睡眠不足引起的皮肤暗沉。

    



    两道高大的影东张西望来到洗手间,畏畏缩缩的样子让透过镜子觉察到的辛言惜神色微变。

    



    不会那么巧是冲着她来的吧?

    



    两名男子再次确认周围没人后匆忙走向梳妆台前的辛言惜,直接掏出事前准备好浸有麻药的毛巾正准备捂住她的嘴,却被她灵巧的避开。

    



    几步闪离两人,辛言惜散漫倚靠着墙壁,语气满是讽刺,“你们就不会用点高级的东西吗?”

    



    麻药,她早在三岁前就玩腻了。

    



    那不屑的态度看得两名男子当场气红了眼,互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向旁边小的她夹攻了过去。

    



    辛言惜只是静静看着他们的动作,脸上忽然绽开了一抹笑靥。

    



    等到两人走近时,她双手迅速劫住其中一名男子,随后一个回旋腿,另一男子当场给踢得撞上了另一端的墙壁。

    



    “啊!”一声轰烈的撞击声伴随着惨叫随即而来。

    



    望着同伴的悲惨遭遇,被辛言惜劫住的男子不可思议的望着材纤柔的她,眼底的惊恐越来越大。

    



    抬起一条手臂猛击向那男子的下颚,辛言惜脚刚准备抬起,那人已当场吓得趴在了地上,“小姐…。。。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吧!”

    



    如果知道这看起来如此柔弱的女子拳脚功夫居然如此厉害,他们刚才怎么也不会答应接下挟持她的任务了…。。。

    



    辛言惜缓缓俯下,巧笑倩兮望着两名男子,悠悠开口,“本小姐现在很无聊。”

    



    有人主动送上来给她增添乐趣,她何乐而不为?

    



    两名男子互看了一眼,听出她口气中的意思后,被扔出去撞上墙的男子也急忙爬了过来,一起哀求着,“小姐,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们保证!”

    



    那张含笑的脸只让人看到了恐怖二字。

    



    辛言惜站起,懒懒伸了下腰,轻蔑的瞥眼两人,口气散漫,“说吧,谁让你们来的。”

    



    一听到这问题,两人立马垂下头,眼角余光瞥见洗手间的出口,正准备开溜,衣领却同时被人拧住。

    



    “幼儿园的孩子都懂做人应该礼貌,本小姐话都没问完,想去哪儿?”脸上的笑意未减,辛言惜抓着两人领口不由分说便把人拖着往女洗手间而去,惊得两男子同时睁大了眼。

    



    她……准备谋杀吗?

    



    惊恐的猜到她可能的企图,两名男子挣扎着爬起,一起向辛言惜攻了过去。

    



    走在前面的她不屑的回过头,一个连环踢,反抗的二人立即再次和墙壁来了个相拥。

    



    “规矩点,苦头就少点。”掏出随的匕首晃了晃,辛言惜望着两个狼狈的人,笑得好不单纯。

    



    “小姐,您饶过我们的小命,我们…。。。我们什么都听你的。”知道硬拼打不过她,两男子识相的规矩下来。

    



    辛言惜蹲下与两人平视,手中的匕首一一划过两人的脸,笑得一脸无邪,“先告诉本小姐谁对我这么感兴趣吧。”

    



    “我们……我们不太清楚。”一男子给匕首发亮的白光吓得瑟瑟后退,说话都开始发抖。

    



    辛言惜唇角仍是淡淡的笑着,落在那人脸上的匕首转而慢慢下移,由脖子再到上,一点一点。

    



    突然,她的手腕一转,以极快的速度“哗哗”几刀在那人上乱画着,几秒钟后,之前还完好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烂不堪,而被划的那男子早已吓得汗流了一

    



    “现在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了吗?”葱白细指捻起一条划破的布缕,辛言惜神色淡然的再次重复着同一问题。

    



    “小姐,我们是真的不知道,有人事先联系好了,接到电话通知到这里就来了,我们……”另一男子怕自己也受到同样的待遇,着急的还没解释完,辛言惜握着匕首的手已经伸向他,在那人的惊呼声中,他享受了同样的待遇。

    



    匕首一扬,轻易的将两人被削得破烂不堪的衣服挑开扔一边,辛言惜单手托腮,清澈无邪的眼眸含笑望着两人,说出的话体贴得让人忍不住只想抹泪,“我理解你们的无辜了。”

    



    以为她慈悲心大发,那两男子正想爬走,子却被言惜突的挡住。

    



    抬起头,两男子不解的望向她。

    



    突然,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中,辛言惜惊恐的睁大双眸,满脸委屈的后退,高分贝的声音随后响起,“救命啊,这里有变态狂!”

    



    一声惊慌失措的呼救,成功将咖啡厅的人吸引了一半过来。

    



    第一个赶到的是一位中年男子,那人看到地上着的两男子后,很正义的将辛言惜往后一拉,以法语柔声安慰着,“小姐,别怕!”

    



    澄澈的大眼带着感激望向那人,辛言惜模样甚为乖巧的点点头,用纯正的法语回应,“大叔,我们是不是应该交给警察处理?”

    



    那人一听,赞同的点头,随后立马拿出电话报了警。

    



    跪在地上的两人看着辛言惜几秒内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惊得嘴长得大大的,而她最后的那句话更是吓得两人想当场开溜,却被赶来的众人集体拦住。

    



    在法国这个尊重女的国家,进入女厕,这样伤风化的事,众人是绝对不许的。

    



    看着被围攻的两男子,辛言惜笑着和两人做了个再见的手势,随后悄悄退出了人群。

    



    转过,言惜正准备离开,却撞上了一堵人墙。

    



    抬起头,她对上的是乔亚瑾冷然的脸。

    



    揉揉撞得发疼的鼻尖,辛言惜白皙玉指戳着他的膛不满的埋怨,“一点弹都没!”

    



    乔亚瑾脸一沉,拧着她作乱的手指,直接拖着人走出了咖啡厅。

    



    “乔大少,这里是法国,绅士的国家,注意你的形象。”跟在乔亚瑾后面的辛言惜不气不恼,反而用非常淡然的声音提醒着走在前面的他,只是,选择的语言是法语。

    



    语言的魅力有多大?

    



    看着周围众人听到那话后纷纷投以乔亚瑾不赞同的眼光就知道了。

    



    但是,乔亚瑾从来不是在意他人的人,抓着辛言惜的手加大了力度,言惜俏的子踉踉跄跄再次撞上他英子,只不过这次换成了背。

    



    于是,小巧的鼻子第二次受撞击,辛言惜抬起头,正想泼辣大骂,却见乔亚瑾优雅转,笑望她,“这里是法国,注意淑女形象。”

    



    言惜勾唇,眉眼弯弯,抬起脚,对准亚瑾的鞋狠狠踩了下去。

    



    于是,他的脚今天第二次受重击。

    



    她,也从来不是在意别人眼光的人。

    



    PS:每天三更,当每七块金牌加一更,读者红包礼物每过两千加更O(∩_∩)O~

    

重要声明:小说《惹上狂邪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