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5章 虚惊一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曾呓 书名:绝痞乡医
    晚上八点,刘明如约来到了船香酒店。

    



    关于船香酒店,是98年,也就是去年新建的,算是目前平川县最为豪华的酒店,挂四星的。

    



    但由于位置偏,所以船香酒店的生意并不是很好。

    



    待刘明来到船香酒店后,也就直接上楼了,来到了1202房间的房门前。

    



    到了房门前,刘明正要抬手敲门,忽然,郭美湄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刘明掏出手机来,瞧着来电显示是郭美湄,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妈儿个x的,咋郭美湄这婆娘这会儿也给老子来电话了呀……

    



    没辙,刘明也扭一边朝走廊的尽头走去,一边接通电话:“喂。”

    



    电话那端的郭美湄问了句:“你今晚上有空吗?”

    



    刘明眉头一皱:“今晚上……不成。你有……啥事吗?”

    



    电话那端的郭美湄回了句:“我这月的……那个还没来。”

    



    忽听郭美湄也是这等况,刘明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妈儿个x的,最近是不是尼玛怀-孕高峰期呀?怎么郭美湄这个婆娘也整了这么一出呀……

    



    随之,刘明也就问了句:“推迟几天了呀?”

    



    “已经推迟一天啦。”

    



    刘明皱眉一怔:“那……你再等等吧,没准一会就来了呢?”

    



    听得这话,郭美湄可是有些生气道:“你什么意思呀?你就对我那么不负责吗?好歹……你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吧?”

    



    忽听郭美湄这么的说着,刘明忙道:“我……我不是不对你负责,而是你也知道,我现在都结婚了,你还想怎么办嘛?我说出钱给你去做那个膜修复手术,你又不愿意,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呀?”

    



    听得刘明这么的说着,郭美湄更是生气了:“那成,你等着吧!”

    



    说完,郭美湄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郭美湄如此生气的挂断了电话,刘明心想,妈儿个x的,她个婆娘啥意思嘛?

    



    也真是尼玛郁闷了,老子单的时候,你们这些婆娘都一个个装紧,现在老子结婚了,你们这些个婆娘又一个个的缠着老子,真是尼玛邪b郁闷了!

    



    ……

    



    郁闷了一阵后,刘明平息了一下自个的思绪,然后扭回到1202房门前,顿了顿,这才抬手敲门:“咚咚咚……”

    



    待门被敲响后,很快,门就被‘咔’的一声给拽开了。

    



    舒婷见得门口站着的是刘明,她也没有吱声,只是莫名的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将门完全打开,侧转,让开门来……

    



    见得舒婷那样,刘明也没有言声,只是默默的走了进去……

    



    见得刘明进来了,舒婷忙是关上门,给反锁上了。

    



    刘明来到前,扭坐下,然后掏出烟盒来,正打算取出烟来,可是舒婷立马蛮的上前,伸手一把抢过他的烟盒,冲他嘟了嘟嘴,说了句:“不许抽烟!”

    



    见得舒婷那样,刘明抬头看了看她,说了句:“你又不是我老婆,干嘛管我呀?”

    



    舒婷则是回了句:“可我也是你的女人!”

    



    听得舒婷这么的说着,刘明忍不住小有得意的一笑,心想,妈儿个x的,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哦?老子睡了她之后,她就死活都得缠着老子,什么尼玛意思嘛?

    



    想想,以前舒婷多么高傲的一个女孩呀,如今却被刘明给弄成了这样。

    



    但,舒婷也拿他没辙,因为都已经被他睡了,她还能有啥辙呀?

    



    舒婷也只好就是蛮的看了看他,然后将他的烟盒给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完了之后,她也就扭在他旁坐了下来……

    



    刘明扭头瞧着舒婷在旁坐下了,他愣了愣眼神,然后说了句:“说吧,找我啥事?”

    



    舒婷不由得两颊涨红的咬了咬嘴唇,然后扭头看着他,忽地一下,只见舒婷搂着他的脖子,嘴就对上了他的嘴……

    



    “喂喂喂!”刘明忙是矜持的一把推开舒婷,“你……不是那个月事还没来么?现在还来呀?”

    



    见得刘明那样,舒婷也吱声,又是蛮的一下亲上了他的嘴……

    



    刘明又忙是推开了她:“喂,你这是……怎么了?憋不住了呀?很想要了呀?”

    



    舒婷有些嗔怒的白了他一眼:“废话!人家都多久没有了呀?你还说呢?都怪你个死乌龟!”

    



    “怎么就怪我了呀?”

    



    “废话!你没有要人家之前,人家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要这事好不好呀?自从你……那个了……人家之后,人家就……”

    



    见得舒婷这样,刘明又是忍不住小有得意的一笑,说了句:“这种事也怪我呀?”

    



    说着,他话锋一转:“对了,你不是……那个……月事还没来吗?”

    



    舒婷两颊羞红的白了他一眼:“早来了,今天都完事啦!”

    



    “真的还假的呀?周一的时候……”

    



    “就是周一的那天晚上来了,今天……不是周五了吗?刚好完事了呀。”

    



    忽听舒婷这么的说着,刘明忍不住欢喜的一乐,说道:“早说嘛。要是这样的话,那今天可是绝对的安全-期呢,嘿!”

    



    一边说着,刘明也就一边将她搂入了怀中,然后对着她那红的薄唇就亲了上去……

    



    不由得,舒婷微闭上了双眼,一把抱紧他,也就迎合上了……

    



    这种事也怪了,不经历的时候,只是偶尔开个小差想想,要是经历了之后,突然想要,那就是巴不得立马有个男人在边……

    



    偶尔的时候,还真难战胜一时的念。

    



    舒婷就是这样,她也是因为好久没有这事了,这忽然那个月事完了后,也就特别的想要。

    



    所以,她也就约了刘明今晚来这儿。

    



    这一缠绵上后,两人也就默契的朝上倒去了……

    



    刘明感觉,舒婷这婆娘的唇特别的柔、特别的香甜。

    



    尤其是她那滑腻的舌尖,特别的薄,特别的香甜。

    



    相互亲着啃着咬着的,不觉的,刘明也就伸手到了她那神秘之地,发觉那儿早已是乎乎的黏湿不堪……

    



    随之,舒婷也就迫不及待的催使他进入了主题,待她感受着那个久违的硬朗东东滑入她的体时,她忍不住啊的一声……

    



    就此一番**过后,刘明又是忍不住啃咬了一阵舒婷那粉颈下的那对白嫩鼓之物。

    



    对于这等躯,只要逮着了一个机会,刘明可就是死命的享用着。

    



    事实上,刘明感觉这么些女的当中,跟舒婷在一起做的感觉是最特别的。

    



    不过,他知道,娶她是没戏了。

    



    毕竟他现在已婚。

    



    要是舒婷愿意一直这样当小三的话,那么这对他来说,倒是不错的生活。

    



    刘明也在想,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舒正田那个老东西也算是蛮不错的。

    



    ……

    



    就这样,刘明跟舒婷一直缠绵到第二天中午才离开船香酒店。

    



    在刘明驱车回家时,他不忘给郭美湄去了个电话,问她的那月事来了没有?

    



    结果郭美湄告诉他,在她给他打完电话后,没一会儿就来了。

    



    听得这消息,刘明欣喜之余,又有些郁闷,心说,妈儿个x的,这女人也太过于紧张了吧?月事才推迟一天就那么紧张兮兮的,真是的,吓得老子还真以为出了大事了呢……

    



    ……

    



    双休过后,周一上午,从市委来了一位副市长到平川县,宣布了刘明任命一事。

    



    原平川县县委副书记、县长韩立武被平调去了别的县。

    



    显然,这是新来平川县的县委书记吴德江所纵的结果。

    



    这样一来,韩立武被平调去别的县后,那么他在平川县的势力也就等于零了。

    



    自然,刘明一上任,肯定是为他吴德江服务的。

    



    ……

    



    这周,韩立武将在平川县的工作交接给了刘明。

    



    不过在交接的时候,韩立武并不是那么痛快,有所保留。

    



    毕竟当年是刘明将他韩立武的弟弟韩世军给办了。

    



    对于那事,韩立武一直仇恨在心,只是他还没有机会报复刘明而已。

    



    之前,是杨致远在压制这韩立武。

    



    现在,吴德江一来,韩立武又忙着跟吴德江争权夺势,所以他还没有时间来报复刘明。

    



    ……

    



    待韩立武将工作交接给刘明后,关于他县长相关待遇啥的也都到位了。

    



    车和司机都给他配备了,现在刘明也搬进了县委家属大院。

    



    由此,牛莉莉可是高兴坏了,因为她摇一变就成了县长太太了,她能不高兴么?

    



    这牛莉莉也没有想到刘明如今会有如此大的一番作为。

    



    只是,刘明的运气似乎不怎么好,在他上任的第二个星期,平川县的平沙煤矿就发生了瓦斯爆炸事件,有约20余名矿工被掩埋在井下。

    



    这对于咱们刘县长来说,可不是啥好事。

    



    这事要是处理得不够圆满的话,怕是他县长的职位就得丢了?

    



    就算是按照问责制度,也是他县长来扛这的事,跟县委书记吴德江是没啥鸟关系的。

    



    得知平沙煤矿瓦斯爆炸事件后,咱们的刘县长第一时间就赶赴了现场……

    



    有点儿尴尬的是,咱们刘县长竟是孤一人前往平沙煤矿的。

    



    为啥呢……就是县委的那些个老同志还不服气他,不愿听从他的……

    



    更新是否给力,还看大家的支持是否给力。。。。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绝痞乡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