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1章 前去市党校学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曾呓 书名:绝痞乡医
    第二天一早,在乘坐电梯下楼的时候,在电梯里,杨思思仍是有些柔肠寸断的凝视着刘明……

    



    刘明见得杨思思那样的看着自己,他也没有吱声,只是任她那么的看着自己。

    



    待电梯快要下到一层的时候,杨思思忽然冲刘明说了句:“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在一起了?”

    



    听得杨思思这么的说着,刘明也没有吱声,只是那样默默的看着她……

    



    见得刘明仍是没有吱声说啥,杨思思又是忍不住说了句:“你……也应该不希望我再缠着你吧?”

    



    这时候,刘明终于说了句:“毕竟……我已经……你知道的。”

    



    “……”

    



    ……

    



    待出了电梯后,杨思思小声的冲刘明说了句:“你走吧,我去前台退房就好啦。”

    



    听得杨思思这么的说着,刘明扭头看了看她,然后也没有说什么。

    



    之后,待刘明出了酒店后,上了车,他忍不住点燃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随之呼出了一口浊气来:“呼……”

    



    此刻,他的思绪有些乱,貌似潜移默化的,他好似有点儿眷恋杨思思的体了似的?

    



    但,他想着自己已婚,这等行为已经很对不起牛莉莉了,由此,他的心里也是有种罪恶感似的……

    



    不由得,他忽然心想,妈儿个x的,老子为啥就突然决定了结婚呢?要是还没有结婚的话……岂不是……

    



    正在他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牛莉莉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待电话接通,牛莉莉便是关心的问道:“昨晚上没有喝多吧?”

    



    “没有。”刘明有些罪恶感的回道。

    



    “那……你现在在来工商局上班的路上了吧?”

    



    “对。”

    



    “我已经到工商局了。”说着,牛莉莉不忘呢喃道,“晚上你不在家的时候,我总是会失眠,嘻。”

    



    听得牛莉莉这么的说着,刘明忍不住一笑:“嘿……”

    



    “……”

    



    ……

    



    之后,在刘明驱车回工商局上班的途中,他的思绪一直很杂乱,像是撩乱了他的心弦一般。

    



    他甚至在怀疑,他和牛莉莉的婚姻究竟能维持多久?

    



    白头偕老?

    



    似乎有些遥远,有些迷惘……

    



    ……

    



    这天上午,工商局的工作例会结束后,严华清局长冲刘明说了句:“刘,去一趟我办公室吧,咱们……聊聊。”

    



    听得严华清局长那么的说着,刘明忙是回了句:“成。”

    



    因为他知道,严华清局长还是打心里的尊重他的。

    



    鉴于刘明进工商局后的表现,和他的个人能力,还有他非凡的政绩,这严华清局长可是打心里的尊重他。

    



    由于刘明毕竟比他严华清年轻,所以这严华清平时称呼他小刘又觉得不够尊重他,称呼他老刘吧……又别扭,毕竟他严华清比刘明的年龄大,称呼他刘副局长吧……又觉得不够亲切,所以这严华清局长也就干脆称呼他一个字:刘。

    



    ……

    



    一会儿,待刘明到了严华清局长办公室后,严华清局长忙是忱的招呼他入座。

    



    待彼此隔着办公桌面对面的坐下后,严华清局长似笑非笑的打量了刘明一眼,然后言道:“恭喜你下周要去市党校学习!”

    



    听得严华清局长这么的说着,刘明则是淡淡的一笑,说了句:“这有啥好恭喜的呀?”

    



    严华清局长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然后有些惆怅道:“恐怕……这次等你从市党校学习归来后……就是咱们分别的时候了呀?”

    



    刘明听着,则是淡笑道:“未必吧?记得我刚进工商局的时候,就被安排去市党校学习了一次,这不现在我仍是在工商局么?”

    



    “但这次……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这个……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吧?”

    



    “嘿……”刘明淡淡的一笑,“具体怎么回事,我还真不清楚。只是……县委说下周市党校开班,有我一个名额。”

    



    听得刘明这么的说着,严华清也不好意思继续问啥了,只是淡笑道:“但我感觉……你这次从市党校学习回来……咱们就该分别了?”

    



    说着,严华清话锋一转:“不管怎么说,我都感谢你给咱们工商局带来的荣誉和威严!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继续留你在工商局!实在不行,你坐我的位置好了,我坐你的位置,咱们调换一下!我知道现在的你,坐我的位置是绰绰有余的!”

    



    “……”

    



    ……

    



    一会儿,待刘明从严华清办公室出来后,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心里似乎明白了严华清找他谈话的目的,那就是严华清还舍不得他刘明离开工商局,还想继续挽留他的工商局。

    



    ……

    



    时间一晃,一周也就过去了,待双休过后,周一一早,刘明也就驱车去平阳市了。

    



    在途中,刘明不忘给雷鹏那小子去了个电话,告诉他,最近他都在平阳市,在市党校学习。

    



    完了之后,刘明又不忘给蒋元丽蒋秘书去了个电话,告诉了她,她最近在市党校学习。

    



    忽听这消息,蒋秘书的心里可是泛起了一阵涟漪来……

    



    原本她想断了自己跟刘明的那种不轨的关系,但似乎有些难?

    



    在她得知刘明要这段时间会在市党校学习时,她就立马想象出了种种与他幽会的场景来,同时也想象出了种种与他激烈缠绵的画面来……

    



    关于这位蒋秘书跟刘明的关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早在四年前的那次,刘明在市党校学习时,几乎每晚刘明都是她在那儿住的,貌似她的上依旧有着跟刘明曾激烈缠绵过的痕迹似的。

    



    后来,每次刘明来平阳市的时候,他们俩都会见面,也会激烈的缠绵一番。

    



    但,蒋秘书从未跟刘明谈及婚姻的问题,因为她也想好了,这辈子就这样度过好了,不打算结婚了。

    



    因为她不想害别人。

    



    因为她也相信有断掌克夫之说。

    



    倒是刘明曾经跟她谈及过婚姻问题,但她也实告诉了刘明,说她断掌会克夫的。

    



    后来,那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目前为止,刘明仍是她蒋元丽唯一的男人。

    



    ……

    



    刘明到市党校报到后,上午也没啥事,于是他也就开车去平阳市瞎转悠了一圈。

    



    如今的平阳市发展得已经相当的具有大都市风貌了。

    



    这些都是原市委副书记、市长吴振国的政绩。

    



    现在,吴振国已经进入了省委,是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

    



    他的秘书蒋元丽也跟随他进入了省委,现在仍是他的秘书。

    



    由于平阳市是江平省的省会城市,所以省委也在平阳市内。

    



    ……

    



    在平阳市转悠了一圈后,吃过午饭,刘明也就驱车回市党校了。

    



    午休的时候,呆在宿舍没事,刘明也就躺着上看着书,就在这时候,忽然,蒋元丽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蒋元丽问了句:“你现在在市党校吗?”

    



    “在呀。”刘明回道,“怎么了?”

    



    “你要是在的话……就出来一下吧。我现在在市党校大门口这儿。我的车贴近花坛停着的。”

    



    听得蒋元丽这么的说着,刘明忙是回道:“成!”

    



    ……

    



    随后,待刘明从市党校出来后,果真一眼就望见了蒋秘书的车停在靠右边的花坛边。

    



    于是,刘明也就直接走了上去,伸手拽开副驾座位的车门,坐进了车内,然后伸手带上了车门。

    



    坐在驾驶室的蒋元丽扭头瞧着刘明在车内坐好后,她也没有吱声,只是立马就默默的启动了车,然后也就驱车前行了……

    



    沿着市党校前面的这条道,蒋秘书直接驱车到了郊外。

    



    待她驱车在郊外无人区域缓缓的停稳车后,她也就不那么矜持了,直接就切的扑向了刘明的怀中……

    



    刘明也感觉到了她的焦渴。

    



    毕竟她也是个正常的女子,长时间没有那等男女之事了,岂能不渴望?

    



    扑在刘明的怀中后,只见她随即就切的双手搂着刘明的脖子,双唇就紧贴住了刘明的双唇,就此-吻了起来……

    



    不自的,只见蒋秘书两手扒弄开刘明的衬衣,埋头就在他那结实的肌上啃咬了起来……

    



    与此同时,她一边伸手弄开了刘明的皮带扣。

    



    刘明感受着她的这等激烈之,只觉她焦渴得到了极点的状态。

    



    随之,副驾座位的靠背就被放平了下去,蒋秘书追着刘明俯而去……

    



    这种感觉,像是她霸王硬上弓他似的。

    



    随即,她迫切的伸手把持着刘明的那个东东就跟弄进了她那炙的潮湿之地……

    



    就此一番**过后,终于暂且消停了下来,只是彼此还在呼哧呼哧的余喘着……

    



    待喘匀气后,蒋元丽忽然在刘明的耳畔说了句:“这次学习完了后,就该是平川县县长了吧?”

    



    忽听蒋元丽这么的说着,刘明不忘说了句:“谢谢蒋姐!”

    



    “谢我做什么?我也没有帮你什么。”蒋元丽回道。

    



    刘明忍不住一笑,言道:“蒋姐有没有帮我什么,我还是清楚的。不管怎么说,我都谢谢你,蒋姐!”

    



    听得刘明这么的说着,蒋元丽忍不住笑嘻嘻的说了句:“你要真想谢我,那就……再给我一回吧,嘻。”

    



    “……”

    



    更新是否给力,还看大家的支持是否给力。。。。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绝痞乡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