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3章 半夜梦醒似有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曾呓 书名:绝痞乡医
    关于晚上怎么睡的问题,既然已经安排了,那么杨思思见得刘明那个家伙好像也是醉呼呼的,于是她便是笑嘻嘻的冲他说道:“好啦,你快去洗洗睡吧。”

    这会儿,刘明也是犯困了,于是他也就站起了来……

    杨思思见得刘明站起了来,她忙是笑嘻嘻的站起来,又是说道:“洗手间在那边,我去给你拿条毛巾吧。”

    一边说着,杨思思也就一边扭朝她卧室走去了,去给刘明拿毛巾去了……

    咱们的杨致远书记和夫人瞧着女儿那般细心的照料着刘明,两人不由得会心的对了对眼神,相互会意的一笑,意思是,看来未来这小两口还真是般配呀!

    ……

    一会儿,待刘明在洗手间洗漱完毕后,杨思思又是忙笑嘻嘻的领着他去了她的卧室。

    咱们的杨致远书记和夫人一直默默的坐在客厅的沙发前,瞧着女儿那般细心的照料着刘明……

    待刘明跟着杨思思进了她的卧室后,不由得嗅了嗅鼻子,只觉一股女孩的清香气息沁心入脾的,令他一时亢奋不已……

    女孩子的房间嘛,总是余留有着那股清香气息的。

    一般来说,一当男的进入女孩子的房间,嗅着这股余留的清香气息,总是容易在瞬间就浮想联翩的……

    所以,不由得,刘明这货的眼神有些邪恶的瞄了瞄走在跟前的杨思思的那翘的……

    杨思思走到她的前,缓缓的止步,回头看了看后的刘明,冲他微微的一笑,言道:“好啦,你先睡吧。我爸……这会儿可能还不会睡?”

    此刻,刘明这家伙瞧着人家杨思思那可美的模样,嗅着她上的那股清香气息,真恨不得这就冲上前去,将她给按倒在上,就给那个啥了……

    但是想着门没关,人家杨思思的爸妈就在门外的客厅里坐着,所以他也是不敢有啥破格的举动的,只好冲杨思思说了句:“好了,谢谢!”

    听得刘明那么的说着,杨思思开心的一笑,说了句:“跟我还那么客气做什么呀,笨蛋?”

    说着,杨思思话锋一转:“好啦,你睡吧,我出去了哦?”

    “嗯。”刘明忙是点了,暗自心说,妈儿个x的,你个丫头要是**的话,就搁这儿睡呗……

    随后,杨思思也就扭出去了,不忘帮刘明带上了卧室的门。

    ……

    刘明这货平常在家睡的时候,都有-睡的习惯,但是想着今晚上要跟杨书记同-,他小子也就没敢褪去衣衫,就那么展开被子,在上躺下,扯过被子的一角,给搭在腹上,然后就闭目睡了……

    然而,睡了好久,他这货也没睡着,为啥呢?

    因为那被子上全是杨思思那丫头余留的体-香气味,闻着那股气味,他这货哪里睡得着呀?

    尤其是当被子被捂后,那股乎乎的杨思思的余留的体-香气味更是闹得他亢奋不已,好似自个是搂着杨思思睡的似的,闹得自个浑火烧火燎的,直冒汗,尤其是体的那个多余的东东早已顶得生痛……

    不由得,刘明这货暗喜心说,妈儿个x的,这真是尼玛折磨人呀!早知道,就借口去亲戚家睡然后去找刘灿那个丫头多好呀?可是这会儿……这……人家都安排了,这也不好意思闪人了不是……

    ……

    像杨致远书记这等年纪,已是来岁的人了,本睡眠时间就短了,再加上工作上的压力,所以他晚上也睡不着,一般都是很晚才睡,基本上都是要到夜里12点过后才睡的。

    再加上他心想今晚上要跟刘明那个小子睡一张,所以他更是无心睡眠,也就跑去书房看书去了。

    ……

    杨思思她妈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拉着女儿思思回房睡觉去了。

    她妈可是生怕思思这丫头趁着一不留神的功夫就偷偷跑去刘明的上睡,那可就了。

    因为这事目前还只是初步的意向呢,所以要是女儿思思真跟刘明那小子睡了的话,那这要是传出的话,多丢人呀?

    人家会咋说?

    人家肯定会说杨书记家的女儿早在娘家做女儿的时候就不是干净-子了,早就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

    所以这杨夫人也是怕丢不起那人,为了防止女儿思思在婚前有越轨行为,所以她也就拉着女儿思思一同进房睡觉了,还不忙反锁上了门。

    ……

    这会儿,刘明那货闷在杨思思的卧室里,在杨思思的上是辗转反侧的,怎么也睡不着。

    因为杨思思余留在被褥上和枕头上的那股体-香实在是太令人亢奋了。

    后来,闹腾了好一会儿后,他这货着倒是睡着了,只是睡着后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个跟杨思思那丫头赤条条的痴缠在一块儿,他在疯狂的啃咬着人家粉颈下的那对白嫩鼓之物,杨思思则是急促的喘着……

    那梦就跟真的似的,他甚至可以真切的感觉着的手伸到了杨思思那的地方,触到了一片乎乎的黏湿,随后,他这货也就迫不及待的顺着那片黏湿之地探入了……

    梦中的一番**过后,他这货早已是浑大汗淋漓……

    得他这货忽地惊醒了过来,慌是眼神坐起,一声大喘:“呼……”

    然后,忽地一下,他这货皱眉一怔,只觉自个的裆-里好像有一块湿湿的黏黏的,还有着一丝冰凉……

    不由得,他这货囧囧的心说,我靠,不是吧?老子竟是梦……遗了呀?这……

    正在这时候,忽听见‘咔’的一声,整个房间亮堂了起来……

    原来是杨思思她爸进来打算睡了,一进门见得房间里黑漆漆的,所以他也就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电灯开关。

    待灯打量后,杨思思她爸忽见刘明那小子竟是坐在上,他不由得一怔:“你……还没睡呀?”

    忽听杨思思她爸的问着,刘明更是囧得一阵脸红,扭头愣愣的囧囧的看了看杨思思她爸,忙是称呼了一声:“杨伯。”

    杨思思她爸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刘明一眼:“你……咋满头是汗呀?”

    “啊……”刘明囧囧的张圆着嘴,愣了好一会儿,“那个……哦……刚刚……刚刚做了个噩梦。”

    一边说着,刘明一边囧囧的挪移体,下来,又是囧囧的冲杨思思她爸说了句:“我去趟洗手间。”

    “嗯。”杨思思她爸点了点头,“去吧。”

    ……

    待到了洗手间,打亮灯,刘明这货就紧忙扭关上了门,然后转跑到蹲坑前……

    因为九五年那会儿还没流行马桶呢,所以用的都还是蹲坑。

    到了蹲坑前,刘明这货紧忙褪下裤子,忙是伸手一阵扯拉纸巾,呼噜呼噜的扯了一大把纸巾,然后埋头忙是给擦拭着……

    一边擦拭,他这货一边心说,妈儿个x的,老子都多少年没有遗过了,今晚上居然还会在人家杨思思的家里遗……看来,老子是太想睡杨思思那小婆娘了呀?

    一阵擦拭过后,他这货顺便方便了一下,然后低头看着自个的那个多余的东东,忍不住伸手给敲了一下,冲它说道,一会儿不许再遗了哦!这可是在人家家里,丢不丢人呀?妈的,再说老子也没有亏待过你呀,最近这一段时间来,用句粤语来说,老子都让你丢了多少个嗨了呀?朱媛媛那丫头的嗨你丢了吧?还弄大了人家朱媛媛的肚子,你还不知足呀?刘灿那丫头的嗨你也丢过了吧?还有,杨玉梅的那嗨你也丢过了不是?还有卢文丽的……好了,还有就不说了,总之你这家伙一会儿不许再遗了哦,不许给老子丢人了哦……

    ……

    一会儿,当刘明这货回到杨思思房间的时候,只见杨思思她爸还没睡,这会儿正坐在沿抽着烟……

    咱们的杨致远书记见得刘明了,他便是冲他说了句:“那个啥……来,小刘,既然醒了,那就抽根烟吧。”

    一边说着,杨致远书记一边递了一根烟给刘明……

    刘明这货本想装一下,说不抽了,可是想着人家杨书记也不是头一回递烟给他了,所以没辙,他也只好不装了,伸手接过了烟来。

    完了之后,当刘明扭沿坐下后,咱们的杨致远书记竟是帮他点燃了火……

    待刘明吸了一口烟后,咱们的杨致远书记冲他说了句:“咱们聊聊吧。”

    “好呀。”刘明有些拘束的点头道。

    “那个啥……你觉得……自己有兴趣在官场一直混下去么?”

    刘明皱眉愣了一下:“当然有了。”

    “既然你有,那么……我来跟你说说这官场吧。”咱们的杨致远书记言道,“如果……你真想好好的在官场上混下去的话,那么首先……你得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有了目标,你才会慢慢的领悟到自己对政治的理解,有了这种理解,你才会给自己树立起一个官场形象来,这个形象很重要,因为它表明了你的态度、风范、政治境界等等等。我想……你应该是听得明白的吧?”

    “……”

重要声明:小说《绝痞乡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