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0章 谁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曾呓 书名:绝痞乡医
    这天下午,临近下班时,牛莉莉不由得怔怔的打量了一眼办公桌对面坐着的刘明,忍不住言道:“你个死小子……究竟有啥法术呀?为什么你个死小子跑把镇医院把杜辉给打了,还什么事都没有呀?”

    刘明那货听着,则是笑嘿嘿的回道:“因为杜辉那个傻b活该被揍呗!”

    听得刘明这么的回答着,牛莉莉不由得嘟了嘟嘴,说了句:“你个死小子就没有正经的,哼!”

    “我这很正经的在回答你么?”刘明笑嘿嘿的回道。

    “切!”牛莉莉不满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又是看了看他小子,忽然言道,“对啦,死小子,把你的大哥大给我看看吧?”

    忽听牛莉莉这么的说着,刘明那货则又是笑嘿嘿的回道:“大哥大给你看看可以,不过还是那个条件。”

    就是他这货要摸一下她的粉颈下的那对球球。

    听得刘明那么的说着,牛莉莉登时就气恼道:“你去死好啦!”

    见得牛莉莉那样,刘明这货则是没皮没脸的乐着,说了句:“就是摸一下而已,你又不会少一块不是么?干嘛要那么固执呢?”

    听得刘明那么的说着,牛莉莉则是气恼的瞪着他:“我就是固执,就是不给你摸,怎么啦?”

    刘明这货嘿嘿的一乐,回了句:“何必呢?”

    “滚!去死!”一边气恼的说着,牛莉莉就一边气呼呼的站起了来,打算收拾一下办公桌,下班走人了。

    见得牛莉莉都被气成了那样,刘明依旧是没皮没脸的乐着,然后言道:“莉莉姐,我发现你这人……固执的。”

    “我就是这么固执,怎么啦?”说着,牛莉莉心里又有些酸溜溜的说道,“不就是一个破大哥大么?有什么呀?人家又不是没有见过,哼!”

    “在电视上见过吧?”

    “你管我在哪儿见过呢,哼!”

    “嘿……”刘明这货又是嘿嘿的一乐,“那个啥……莉莉姐,别这么生气嘛。我也不是说不给你看,我就是想……摸一下你的那个球球而已嘛。再说,就咱俩在这间办公室里,你不说我不说,也没有人知道我摸了你的球球不是吗?再说了,就你的那个球球而言,也不纯是观赏的不是?它是有它的用处的!”

    说得牛莉莉是面红耳赤的,然而心里又有些自卑……

    因为她忽然回想一下,自个长得也不丑呀,可是她都七八岁了,还没有男人碰过她的体,想想,真是悲催!

    回想着,在她自个冲凉的时候,偶尔自己会用手去摸一下,那感觉好似有些奇妙似的……

    这每天被刘明那家伙huang-色理论的污染,导致这牛莉莉还真有那么点儿想要个男人了似的?

    可是想到这儿,她又是十分羞的瞄了刘明一眼,说了句:“想要摸,也不能用这种手段吧?”

    忽听牛莉莉这么的说着,刘明不由得忽地一怔,笑微微的瞅着她:“你……说啥?”

    忽见刘明那个死小子那猥-琐的样儿,牛莉莉又是不好意思了,羞得面红耳赤的,回了句:“没啥,我没说啥。”

    可刘明则是笑嘿嘿的说了句:“我刚刚可是听见你说给我摸了哦。”

    一边说着,刘明这货一边就站起了来……

    忽见刘明也起了,牛莉莉惶急道:“你个死小子要干嘛呀?”

    刘明这货一边笑嘿嘿的从办公桌一侧绕过去,一边笑嘿嘿的说了句:“你说呢?”

    瞅着刘明那样,牛莉莉可是有些害怕了,慌是侧步,退步靠向了背后的墙壁……

    然后,她两颊红扑扑的抱着自个的,躲缩在墙壁那儿……

    然而,刘明这货却是笑嘿嘿走了过去,来到了牛莉莉的跟前,瞧着她那样子,嗅着她上的幽香之气,竟是忍不住就那么生硬的伸手顺着的她的领口往里伸了进去……

    当牛莉莉感觉着自个左边的那团白嫩鼓之物被刘明掌握在手心时,她不由得浑一怯,颤抖了一下,然而却又感觉有种酥麻之感,那种感觉相当的奇妙……

    见得牛莉莉也没有惊叫,只是羞的躲闪着,刘明心想这应该是她默认了的,只是她要以这种方式来捍卫她的矜持而已……

    那一团鼓柔软之物掌握在手心,感觉乎乎的,呼呼的,不觉的,刘明这货竟是忽地捏了捏那上面的一点……

    牛莉莉感受着,忽地浑一颤,忍不住啊的一声,不像是惊恐的惊叫,而是酥麻的惊叫。

    感受着,牛莉莉竟是忍不住眉宇微皱,感觉好似体的某个地方有点儿湿润了似的……

    趁机,刘明那货也就冷不丁的一下亲上了牛莉莉那红的薄唇……

    牛莉莉开始极为羞的闪躲了一下,但刘明那货还是追着她的嘴-亲了上去……

    不由得,牛莉莉只好倍觉羞的微闭上了双眼来,忽地一声吐气如兰:“呼……”

    感受着牛莉莉的反应,刘明这货知道,告成,即将可以得手了……

    随之,刘明这货也就更是大胆了起来,生拉硬拽的弄开她的衣衫,埋头就冲一团白嫩鼓之物啃了上去,牛莉莉感受着,忍不住轻微的嗯啊了两声,与此同时,她感觉自己的那个地方已经是黏糊糊的一片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导致她好似无力反抗了,那只有等着享受好啦。

    然而,就在刘明伸手要去弄开牛莉莉的皮带扣时,也不知道谁忽然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咚咚咚……”

    忽听敲门声,吓得牛莉莉浑一颤,两颊再次涨红,惶急一把推开了刘明……

    这时候,刘明心里郁闷呀,心说,妈儿个x的,谁呀?

    牛莉莉这会儿则是惶急扯上了她的衣衫,一边急忙的扣上纽扣……

    “咚咚咚……”门又是被敲响了……

    忽然,只听见郭宪民在门口嚷嚷道:“刘明,牛主任!”

    牛莉莉慌是应声道:“来了来了来了,郭书记!”

    忽听牛莉莉这么的应声,刘明也就扭要去开门了,可牛莉莉急忙小声道:“等一下啦!”

    刘明回头一瞧,小声的问了句:“怎么了?”

    “我的头发没乱吧?”牛莉莉小声的回道。

    “没有。”

    “那行了,你去开门吧。”

    “……”

    ……

    待刘明打开门后,郭宪民则是乐嘿道:“走呀,咱们去呀。”

    “又去下馆子呀?”刘明问了句。

    郭宪民则是笑嘿嘿的回道:“这下班了没事干,不去喝酒,干嘛去呀?”

    说着,郭宪民又冲办公室里面的牛莉莉说了句:“走呀,牛主任,一起吧!”

    “……”

    ……

    一会儿,当牛莉莉和刘明跟着郭书记朝院外走去时,她不由得白了刘明一眼,意思是在说,都是你个死小子干得好事,不知道郭书记听见啥动静没?

    刘明那货见得牛莉莉的那眼神,他则是嘿嘿的乐着……

    见得他还乐着,牛莉莉又是羞得面红耳赤的……

    刚刚,可是她二八年以来,最大限度的一次失例。

    但回想着刚刚那种**的感觉,她好似觉得自个的体现在还有点儿烧烧的感觉似的,主要是她感觉自个的那儿还是湿嗒嗒的,有种冰凉的感觉。

    由此,她也就忍不住在心里开了个小差,在想,刘明那个死小子下次还会在什么时候会对她那样?

    ……

    这晚,晚饭后,郭宪民去结了账,也说他还有事,先走了。

    其实,郭宪民也没啥正事,这下了班,不是找人打牌,就是找人喝酒,然后就是找女人。

    当刘明和牛莉莉从饭馆出来后,他小子忍不住扭头冲牛莉莉乐嘿嘿的说了句:“咱们今晚去镇招待所要间房吧?”

    忽听刘明这么的说着,牛莉莉立马白了他一眼:“才不要呢!好啦,我回去啦!”

    “回哪儿呀?”刘明忙是问道。

    “呀。”

    “不回不行吗?”

    “当然不行啦!”牛莉莉回道,“因为我妈现在……病得厉害,需要照顾呀!”

    “那……那我跟你回家吧?”

    牛莉莉两颊又是一阵涨红:“不行啦!不要啦!我家……不方便啦!”

    “那……那怎么办呀?”

    “哎呀,好啦,人家要回去啦!”说着,牛莉莉又是白了刘明一眼,“不要在这儿说这些好不好啦?”

    见得牛莉莉那样,刘明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她,没辙,只好说了句:“好吧,那你回去吧。”

    ……

    ,等牛莉莉走了后,刘明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妈儿个x的,这闹得不上不下的,多尼玛郁闷呀?

    又是皱眉想了想之后,刘明这货忽然去镇医院找卢文丽好了,反正跟她睡过了,也破了她的处了,所以再去找她睡觉,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然而,等刘明这货到了医院门口那儿的时候,却是的碰见了杨玉梅医生。

    最后,也就被杨玉梅半路拦截,给叫去她的房间。

    反正杨玉梅医生跟刘明这小子也偷过一回了,所以也不怕再多偷一回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痞乡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