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6章 彪记诊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曾呓 书名:绝痞乡医
    小燕文学

    听得周洋那么的问着,刘明则是回道:“你个傻x管那么多干毛呀?你就告诉我,撸管哥在县城哪儿开诊所不就好了么?”

    可周洋那货愣是又问了句:“你这货是不是今天要去找撸管哥呀?”

    “废话!老子不去找他,问你这个干毛呀?”

    “靠!”周洋忙道,“那你一会儿来县城找我不就好了么?我带你一起去找他不就好了么?”

    “不用。你个傻x就告诉我,他的诊所在哪儿好了。”刘明忙道,说着,他不忘解释了一句,“老子找他有点儿私事,你个傻x去凑啥闹呀?”

    电话那端的周洋愣了一下:“好吧,那告诉你吧,他在雁山区那边,就在雁山路。他诊所的电话是6825xxx。”

    “电话多少?”

    “6825xxx。”

    “……”

    ……

    一会儿,待到了县城,出了汽车站后,到了车站门口,刘明这货竟是扭头冲朱媛媛问了句:“你兜里有钱吧?”

    忽听这么一句,朱媛媛心里这个郁闷呀,忍不住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干嘛呀?”

    “废话,打车呗!”刘明回道。

    “……”朱媛媛那丫头好一阵无语,有种哭无泪的感觉……

    只是,朱媛媛心想,哼,郁闷!我怎么就摊上了他这么一个死无赖呀?去打个胎……还得人家出路费,哼!

    没辙,朱媛媛也只好闷闷的回了句:“走吧。”

    可刘明竟是忙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有没有钱呢?没钱咱们就不打车了,坐公交车过去!”

    朱媛媛那丫头终于忍无可忍了,气呼呼的回道:“人家都说走了,你还想怎么样呀?没钱人家会那么说么?哼,你就是个死王八蛋!遇上你,算是姑我倒霉还不行吗?”

    “靠!你火啥火呀?这不是因为你才要打车的么?”

    “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因为你呀?”朱媛媛那丫头更是火大了,“要不是你,人家要这样吗?”

    见得朱媛媛那丫头那样,刘明也懒得跟她吵吵了,便是说了句:“得得得,走吧!”

    一边说着,刘明这货一边走到道边,伸手要了一辆的士。

    然后,待上车后,刘明忙是冲司机说道:“雁山区雁山中路。”

    “好叻!”司机回应了一声,也就驱车前行了……

    ……

    随后,在去往雁山区的途中,在的士车上,朱媛媛有些郁闷的扭头打量了刘明一眼,忍不住言道:“你bp机也有,大哥大也有,我就不信你打车的钱都没有,哼!”

    刘明听着,扭头看了看朱媛媛,回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bp机是怎么来的吧:这bp机是我跟哥们打赌,坑来的钱买的。这个大哥大是我上周五去平阳市,人家一个好心人送给我的,连充电器都没有,后来我还在人家家里顺手顺了个充电器。”

    “……”朱媛媛彻底无语了……

    只是,朱媛媛这丫头心说,哼,原来……姑我真是倒霉!竟然遇上了这么一个死无赖、死骗子……

    ……

    待一会儿打车到了雁山区,在雁山中路下车后,刘明这货也就忙是遥看着,寻找着王彪的那间‘彪记诊所’。

    站在街道上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最终,刘明的目光终于寻找到了那间‘彪记诊所’。

    原来,彪记诊所就在斜对面的一家小型超市旁边,那门面似乎小了点儿,跟‘彪记’二字好似完全不搭调似的,因为看起来没有那么彪。

    貌似彪记诊所的门脸是临时在巷子中搭建出来的似的,小得可怜。

    当朱媛媛那丫头顺着刘明的目光瞧见那间彪记诊所后,只见她眉宇紧皱,倍觉犯憷的咬了咬自个的下唇:“就那儿呀?!!”

    “嗯。”刘明点头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走吧,咱们过去吧。”

    可是朱媛媛又是眉宇紧皱:“那儿……能行吗?”

    刘明那货回道:“哎呀,你这又不是啥复杂的问题,我都会。我也是学医的。我以前就在咱们镇医院上班嘛。”

    “可是……”朱媛媛那丫头再次紧皱眉宇,“就那……诊所,我……咋感觉会很坑姐似的呀?”

    刘明有些烦心的回道:“坑毛呀?那儿是我同学开的,能坑你么?走了,别墨迹了!”

    没辙,朱媛媛那丫头也只好皱着眉宇跟刘明朝斜对面的那间彪记诊所走去……

    可刚到彪记诊所的门口,迎面就碰见了几个人从诊所出来,其中一个的手里好像拿着彪记诊所的牌照……

    这时候,一个猥-琐的家伙,忙是笑嘿嘿的追出来,那个家伙就是刘明的同学王彪,外号撸管哥,也就是他以前在县卫专的时候,这哥们总好偷偷的撸管,所以大家就给他取了个绰号撸管哥……

    撸管哥天生一肥膘,胖乎乎的,圆不溜秋的。

    撸管哥急忙追到门口,一闪,迎面拦截在那个拿着彪记诊所牌照的中年男子跟前,忙是笑嘿嘿的说道:“那个……严局长,您、您、您……您就收下留吧!我这儿……也不容易不是?”

    那个中年男子,就是雁山区卫生分局的局长严立青。

    严立青一脸严肃的瞅着王彪:“你这是要干嘛呀?”

    “不是……那个……”王彪堆着满脸的笑容,“严局长呀,咱们……有事好商量!”

    “……”

    忽见这么一幕,刘明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妈儿个x的,不会是吧?居然赶上了这事……

    这时候,朱媛媛那丫头瞅着,则是暗自心说,人家就感觉这儿是一家坑姐的诊所嘛……

    王彪这会儿只顾拦截严局长去了,所以他还没发现刘明来了。

    刘明瞧着,暗自怔了怔,忍不住也就上前去,在王彪的耳畔问了句:“咋回事呀?”

    忽听有人在耳畔问着话,王彪这才扭头瞧了一眼,忽见是刘明,他也来不及惊喜了,只是忙在刘明的耳畔回了句:“咳,没啥鸡-叭事,就是我没请他吃饭,没给他好处费!”

    忽听是这么个况,刘明有些不爽的瞧了严立青一眼:“严局长是吧?”

    严立青不由得不屑的瞟了刘明一眼:“你是谁呀?”

    刘明回了句:“我是王彪的同学。”

    听说是王彪的同学,严立青更是不屑了:“你想怎么样呀?”

    “我想怎么样?”刘明很是不爽的盯着严立青,“我想要你把彪记诊所的牌照送回原位!”

    “草!”严立青很是不屑的瞪着刘明,“你是他妈谁呀?”

    “草草草,草你妹呀?”刘明这个火就上来了,“麻痹的,就你这样,也号称尼玛破鸡-叭局长呀?为局长有随口骂脏话的么?瞧你那草行!长得跟个吊似的,也好意思出来晃,寒碜不寒碜呀?”

    “……”忽听这话,严立青一阵无语,愣怔怔的瞧着刘明……

    这时候,刘明则是摸出了他的那部大哥大来,装模作样的冲严立青质问了一句:“要不要我直接给市卫生局打个电话呀?”

    忽见这况,严立青猛的一怔,更是愣怔怔的瞧着刘明……

    不由得,严立青心想,能随手摸出个大哥大来,估计这小子……怕是真不好惹呀?

    随即,刘明又是言道:“其实我只要县卫生局林局长去个电话就好了。”

    又听得刘明这么的说着,严立青又是暗自心想,看样子……这小子还真是有料呀?他还认识林局长?

    就刘明那小子的架势,还真就吓着了严立青……

    忽听,只见严立青囧笑道:“那个啥……小小误会!咱们……有话好说!”

    忽见严立青还真是害怕了,刘明这货又是恼怒道:“好说你妹呀?老子丢你妹个嗨!现在,老子还是那句话,我想要你把彪记诊所的牌照放回原位,你看着办吧!”

    见得刘明那样,这严立青更是害怕了……

    随即,只见严立青只好囧囧的转,将手头的牌照交给他的一个手下:“那个谁……你给放回吧!”

    可刘明则是忙道:“麻痹的,老说的是要你严局长放回去,明白?你这局长当得,还听不懂中国话了咋地?”

    又听得刘明这么的说,这严立青的心里更是泛寒了,因为心想那小子压根就没有将他这位局长放在眼里,想必是很有料的……

    没辙,严立青也只好囧囧的扭,老老实实的拿着那个牌照回诊所了……

    其实,刘明这货刚刚完全是虚张声势。

    不过奈何他能摸出个大哥大来,所以这严立青也就害怕了。

    想想,在九五年那会儿,有几个人能随手就摸出个大哥大来呀?

    所以,大家都知道,这等人非富即贵!

    所以他严立青能不害怕么?

    一会儿,待严立青将牌照给老老实实放回诊所后,等他囧囧的出来,刘明便是冲他言道:“严局长,您若是没吃的,又手头紧的话,我建议您最好还是去别的地方乞讨,因为这儿还不是您乞讨的地!若是再有下次的话,我直接让你滚回老家种田去!但愿您记住了我今天所说的!今天这事……就这样吧,严局长!”

重要声明:小说《绝痞乡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