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1章 李老爷子的葬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曾呓 书名:绝痞乡医
    刘老爷子愣了半晌,还是没整明白李老爷子说的‘莎士比亚’究竟是他娘个啥意思?

    



    而李老爷子问完这句话后,一直在眼巴巴的望着刘老爷子,期望着他的答案……

    



    可是李老爷子这会儿的气息早已虚弱,若有若无的一阵没一阵气喘:“呼……嗯……呼……”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只见李老爷子双眼皮子慢慢的耷拉了下来,忽然,只见他老人家双眼一闭,手忽然垂了下去……

    



    村长瞧着,惶急的叫嚷了一声:“李叔!”

    



    跟着,村里的会计焦急的上前一步:“李老爷子!”

    



    这时候,刘老爷子这才愣过神来,慌是瞧着眼前的李老爷子:“德宽!德宽!德宽,你醒醒呀!”

    



    瞧着李德宽老爷子就那样安静的闭着双眼,再也没有应答了,刘老爷子的心里一阵打紧,浑有些颤抖了起来,颤颤抖抖的伸手过去,探了探李德宽老爷子的鼻息,待感觉一丝冰凉时,只见刘老爷子的眼泪就下来了:“德宽呀,你咋就这么走了?那会儿,咱们在一起打战的时候,你一直都是背黑锅,咱们在前线打枪打|炮的,你就默默的给我们做饭,负责伙食,你说……你咋就这么走了呢?”

    



    忽见刘老爷子一阵伤心绝,村长忍不住在他的耳畔问道:“刘老爷子呀,刚刚……德宽叔……最后说了啥心愿呀?咱们……可得了了他这最后的心愿呀!”

    



    忽听村长这么的问着,刘老爷子愣了一下眼神,然后悲恸的回道:“我也没他娘个搞明白德宽最后说的那句话是啥意思呀?”

    



    “那他……咋说的呀?”

    



    “他就说……莎士比亚?”

    



    待这话一落音,站在一旁的刘明那小子忍不住惶急捂住嘴,一阵偷笑,哈……

    



    一旁的计生委员于秋玲听着,则是一阵面泛羞红,忍不住说了句:“回头多烧几个纸女人给李老爷子吧!”

    



    这话一出,闹得在场的人是哭笑不得,想哭吧……这事实在是悲催得有点儿黑色幽默的味道;想笑吧……又怕对人家李德宽老爷子不尊重。

    



    刘老爷子不由得皱眉一怔,莎士比亚……啥是b呀?

    



    忽然,刘老爷子终于顿悟了,忍不住懊悔的拍了一下自个的后脑勺:“娘的!老子刚刚咋就这么笨了呢?原来德宽是问女人的那个玩意呀?唉……娘的,这不……让人家德宽带着遗憾走了么?我早就咋他娘没有想到是这个呢?我应该想到是这个才对呀,因为德宽他……这辈子……还真他娘没有碰过女人呀!不知道女人的那个玩意是圆是扁呀!”

    



    ********

    



    原本刘老爷子是打算这次逢上赶集送孙子刘明回乌江镇的,但是由于李老爷子过世了,作为老战友,他得留在村里给主理丧事,所以这事也就暂且给耽搁了。

    



    没有爷爷送,刘明这货自个也是不敢回家的,怕回家挨爸妈的揍,所以这几天,他小子也就只好暂时留在江东村。

    



    ……

    



    按照当地的习俗,老人家过世后,是七天后入葬。

    



    七天后,给李德宽老爷子举办葬礼时,咱们的一向喜欢搞基层工作的郭宪民书记代表镇委前来江东村给送葬来了。

    



    毕竟咱们的李老爷子可是老红军、老革命军人了,所以这葬礼,镇委书记也是应该前来表示一下对革命老军人的敬仰的!

    



    刘明这货反正是呆在村里也没啥鸟事干,所以葬礼时,他小子也就是过来凑个闹而已。

    



    在给李老爷子送葬时,郭宪民忽见刘明那小子晃在人群当中,忽然,他立马想起了那天刘明撞见了他和吴秀芬老师偷那啥的一幕来……

    



    于是,咱们的郭书记暗自一怔,不由得心想,正好,一会儿葬礼完了,我得找刘明那小子好好谈谈。

    



    ……

    



    待送李老爷子入土归安后,葬礼结束,郭宪民也就在潜意识的、默默的向刘明那小子靠近。

    



    待来到刘明那小子的侧后,郭宪民扭头在他耳畔说了句:“刘明呀,我想找你小子说点儿事。”

    



    忽听这声音有些熟悉,刘明扭头一看,见是镇委郭书记,他小子不由得诧异道:“呃?郭书记?您也来给李老爷子送葬来了呀?”

    



    “对。”郭宪民点了点头,然后又是言道,“好了,你小子跟我来一下吧,我跟你说点儿事。”

    



    刘明听着,有些懵怔的一怔,然后才应了一声:“成。”

    



    于是,郭宪民也就悄悄的领着刘明进到了一旁的树林里……

    



    一路走着,刘明那小子忽然明白了过来,心想估计是郭宪民这狗东西想要老子别将他那天的糗事给抖露出去吧?

    



    想到这儿,刘明这货暗自狡黠的一乐,心说,那就看你郭宪民个狗东西给老子啥好处咯?反正老子现在医院的工作肯定是丢了,所以……嘿嘿……

    



    ……

    



    待到了树林中,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后,郭宪民忽然止步,回转来,面向刘明……

    



    刘明瞧着,也就止步了,忙是问了句:“郭书记,您想跟我说啥呀?”

    



    郭宪民有些面泛囧色的愣了一下,然后言道:“刘明呀,那个什么……那天……你小子那样的闯进吴秀芬老师的房间,可是不对的哦!”

    



    忽听郭宪民这么的说着,刘明不由得暗自骂道,尼玛,你妈儿个锤子哦,这书记就是书记呀,一说事就是先挑对方的毛病呀,难道你个狗||的跟吴秀芬老师偷偷的睡觉就是对的么?草,别以为孩子就好囫囵,何况老子也不是孩子了呀,给老子个女人,老子也会睡了呀,真是的!

    



    见得刘明那小子像是不敢吱声了似的,咱们的郭书记也就趁胜追击道:“刘明呀,反正那事……你小子也不对,所以你当时看到了啥,你就当做没看见好了。所以我也不追究你的不对了,你也别到处去宣扬那事了就成。”

    



    刘明听着,暗自一声冷笑,嘿……娘西皮的,真是你妈儿个锤子的,这书记就是书记呀,还真他妈以为孩子都好囫囵了似的……

    



    想着,刘明忍不住说了句:“郭书记,您说这看到的事,我咋可能当做啥也没有看见呢?”

    



    忽听刘明那小子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咱们的郭书记不由得一怔:“你小子……还想要干啥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绝痞乡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