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11、危机袭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刘海薇不相信于效飞的话,她觉得她们的行动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于效飞说:“你想想看,张国华穿着的那件白色的衣服在黑暗中多么明显,咱们在胡同这边都能看得见,是吧?这多让人注意呀?另外的那个穿着学生装,现在的鬼子多注意学生啊,你不记得有一阵子鬼子见学生就杀吗?幸好来的路上没有遇到鬼子搜查,要不咱们还没来,不就让鬼子抓住了?

    还有,现在鬼子正在和伪军他们混战,咱们上次的计划非常好,到了现在,鬼子们还不知道那件事是咱们做的,他们还在那儿打伪军呢!他们混战起来,死的人不是比咱们杀的人多多了?你们还要撒传单,自己出去承认这是你们干的,让鬼子全都来对付你,这不是便宜了那么多的鬼子和伪军了?”

    刘海薇想了一下,这下觉得于效飞说得有道理了。

    于效飞又说:“你以后不要这么随带枪,如果遇到搜查,就很麻烦了。以后要记得,行动的时候最首要的,要考虑一个快字,不要在现场多停留。鬼子来得很快,你在那儿喊口号,鬼子不是发现你了吗?”

    刘海薇佩服地说:“这都是蓝衣社的人教给你的?”

    于效飞没有正面回答:“总之要小心就是了,以后要多动脑子。我送你回学校吧,你回家可能不行了,一会戒严了。”

    “不怕,我有通行证。”

    “你爸爸帮你弄的?我还是把你送到家吧,鬼子都是禽兽,有通行证也不保险。”

    于效飞担心的事果然来了,虽然他在这边拦住了要撒传单的刘海薇,可是在胡同那边放哨的穿着学生装的那个人还是撒了一大把传单。鬼子的注意力果然转到了抗团这边来了。

    另外,那个汉报社的社长清楚地看见了张国华的脸,当时他坐在屋子里,虽然答应了一声,却是让他老婆出来开门的,张国华也没有随机应变,冲进屋里去,看到人家看见了他的枪,只好开枪把那个社长的老婆打死了,而坐在对面的社长正好看见他。

    虽然汉们互相转告这次暗杀事件,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但是本特务机关却发现了清楚的线索。

    刘海薇找到于效飞,把事经过告诉他,她们的亲属有很多是在北平和华北伪政府做事的,消息非常灵通。

    刘海薇佩服地说:“你说的真对,鬼子正在寻找那个刺客呢,张国华想要撤到南京去。”

    于效飞皱着眉头,心想,这些学生做得太不专业了,整个行刺过程出现很多漏洞,看来他们需要更严格的训练,鬼子可是为侵略中国准备几十年了,不但组织完善,工作方式正规,而且心狠手辣,这些学生要吃大亏。

    不仅是他们,就是那些蓝衣社的正式的特务的工作也存在很多漏洞。他们虽然动作敏捷,枪法好,可是他们的工作还是随意很大。可能是因为他们以前对付的全都是跟蒋介石作对的军阀,没那么高的技术。蓝衣社的人也就没跟上国际水平的发展。

    于效飞说:“还是我来吧,我去把那个社长干掉,掐断线索。”

    刘海薇说:“不行,那个社长现在有一个特务保护。”

    “你把他上班的路线告诉我就行。”

    1937年的北平,没有那么多的汽车之类的,能坐洋车上班就已经很奢侈了。汉报社的徐社长坐着洋车从家里出来,一个中国籍特务另外坐着一辆洋车在后边跟着,一前一后往报社去。徐社长虽然刚刚被行刺,心里非常害怕,不过,本鬼子他更惹不起,他只好继续上班。好在特务就在后保护,他心里略微踏实一些。

    两辆洋车经过了最后一个胡同,特务的眼睛盯着前边的路,就要上大街了,要出况了。可是,他没想到,从后的胡同“嗖”地跳出一个人影,他紧跑几步,从洋车旁边一下跳上了洋车。特务一惊,正要掏枪,他肋下已经被一个硬东西顶住了。

    于效飞用枪一顶特务的肋骨:“让他停下。”

    特务只好喊:“停一下。”

    拉洋车的马上停住。于效飞轻轻一跃,从车上下去,又用枪示意特务下车。特务只好也从车上跳下来。于效飞一把把特务扯进胡同,一枪柄打断了特务的颈椎,然后把特务的衣服扒下来穿上。

    拉洋车的回头功夫,看见穿着黑衣服的特务又上了车,让他快走。拉洋车的知道,特务和前边的人是一起的,赶紧快跑,追赶上去。

    拉车的猛跑一阵,追上了前边的社长,于效飞低声喊道:“再快点,并排走。”

    拉车的又跑了几步,和社长的车跑了个并排。于效飞举起一个衣服卷,朝社长伸去。洋车夫拉车是有讲究的,好的洋车夫,端平车把,弓背弯腰,迈开均匀的小碎步,乘车的人斜躺在洋车座上,被节奏分明地轻颠着,浑的骨节儿都能被颠松了。徐社长正被车夫颠得闭上眼睛,魂游天外,不料于效飞的枪口已经伸到了他的肋下。

    于效飞这次在手枪外边包着厚厚的衣服,又把枪口直接顶到了社长的乎乎的上,所以枪声非常小,被大街上做小买卖的吆喝声一盖,没有惊动任何人。

    于效飞告诉车夫立刻转弯,离开社长。到了一个繁华路段,于效飞马上下车,把车夫打发了。

    混战期间,鬼子到处搜查,老陈给大家送信,让大家全都隐蔽一阵,抗团暂时停手了。于效飞正在泄气,从上海来了一封信,上边没有多说,只是让他到天津去,进行放火爆炸一类的破坏活动,让他尽量毁坏军物资,阻止军的军事行动。

    仍然没有钱,只有几个地址。可是于效飞知道,能到这一步已经不赖了,不知道那个联络员回去之后怎么帮他向亨利哀求的呢!正好现在这边没有行动,跟这边也好交代。

    于效飞来到天津,按照联系地址来到一家门前。敲门之后,一个面庞白净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对过暗语之后,于效飞说:“我找二姐。”

    “我就是二姐。”

    于效飞一愣,他感到非常好笑。随后,他明白过来,间谍的代号确实没有一定之规,只要能称呼一个人就行了。要是听到代号就能找到人,那鬼子偷听一耳朵不就把抗分子一网打尽了?

    于效飞又上了一课。

    不过,他仔细地看看这个二姐,觉得这个代号还是比较符合人物特征的。

    于效飞把自己的任务一说,要求二姐给他弄些炸药来。

    二姐摇摇头说:“炸药可不行,鬼子管得严。”

    “那,能配炸药和燃烧剂的东西呢?我自己能配。”

    “这个行,我在德国化学公司上班,我能弄到。”

    二姐去弄燃烧剂了,于效飞先去车站观察地形。到了车站一看,于效飞才明白,鬼子准备了几十年,制度非常严密,坐车的人根本不能靠近货车那边,除非是从这边用暴力强攻过去,否则根本不能破坏在货场上的物资。

    于效飞转悠半天,还是不能靠近货场。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