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147、袖珍战俘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

    ookid=2343852,

    ookname=《秦始皇灭明》][]

    为新四军的一支部队派来的这位司令员,可能是要加强敌后的发展工作的。

    通常的人们一提到根据地,就想到延安。其实,不是这样,当时的敌后根据地,在整个中国到处都有。从山东开始,这边有西北的延安,中间有山西八路军总部,中原地区有著名的晋察冀根据地,就是有地道战的那个地方。向南就到了新四军的地盘了,最有名的是苏北。整个江南都归新四军管。再往南方,就是福建、广东一带,那儿有**的军队东江纵队,他们的势力一直伸展到香港,最红的地方是九龙。在大海里边,还有海南岛的琼崖纵队。总之整个中国到处都有**的军队。

    不过,在各个根据地之间的联系可是够困难的,根据地领导回延安开一次党代会,得走一年,早回来的还得等着后来的。大家都以为rì本发动了太平洋战争,要从中国大量抽调兵力,中国的压力会减轻很多。但是**zhōng yāng也认为,rì本为了绝维持太平洋战争,会加紧对中国的资源的掠夺,对敌后根据地也会采取更加疯狂的进攻。

    不料事不幸言中,敌后根据地的压力空前增加,一方面要发展敌后根据地,一方面要顶住敌人的压力,这个工作就更加艰巨了。这样,**zhōng yāng为了应对新的形势,就从延安向各个根据地派出了大量的干部。

    司令员和普通干部当然不能一起走,也有大量的部队护送,可是,由于消息不通,交通不便,等到司令员同志到了江南的时候,正好赶上rì军进行扫。其实,扫是北方的说法,南方叫清乡。

    清乡的意思就是把乡下的共产军消灭的意思。到了这个时候,新四军从人数到武器都已经有了巨大的发展,在农村地区已经占据了巨大的空间。但是,rì军仍然觉得自己还是占有绝对优势的,所以仍然希望能够把乡下的共产军消灭。

    但是,当地的新四军和游击队早就得到了准确的报,隐蔽起来了,清乡的rì军在农村东扎一头,西扎一头,就是找不到新四军的影子。

    这一天,正在到处乱转的rì军突然发现了一股急急行军的武装,双方先头部队很快发生了激烈的交火。四周正在寻找新四军主力的rì军大喜,蜂拥而来,把这伙部队团团包围。

    从延安来的这支部队尽管英勇抵抗,但是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上千的rì军来包围他们。在实在突围无望的况下,他们决定集中兵力,掩护首长突围,留下一支部队来吸引鬼子的注意力。

    可惜,想法是很好,但是实在没有这个能力来实现。突围出去的司令员带领几个干部刚刚冲出鬼子的包围圈,又被第二层的鬼子团团围住,这实际上是被形成了分隔包围的局面。

    从延安来的八路军真是勇敢,剩下的战斗部队拚命杀出重围,和被包围的干部们汇合一处。这时,大家都已经知道,今天他们是无论如何不能幸免了,大家已经做好了被俘的准备。但是,仍然要尽力突围。**军队还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干部被俘的纪录,而且他们的上带着延安的对于今后对敌工作的最新文件,绝对不能落到鬼子的手里。

    rì军也觉得奇怪,这支部队的作战能力不强,但是抵抗极其激烈,反复进行自杀式的冲锋,看来这支队伍绝对不同于普通部队。等到他们被打破了第二次包围之后,他们从发现的共产军的尸体上看出了问题,这里边有很多的穿着四个口袋的军服的人,这里边有大量的新四军的干部!难道是包围了新四军的军分区甚至是新四军的军部?

    rì军一阵狂喜,然后就更加小心,加强了包围,要保证尽量多的生俘这支部队的士兵,活捉共产军的军区首长。

    这次战斗,rì军果然俘虏了一百多名新四军战俘,但是,以rì军的常识,这些人穿着的不是新四军的军服,这是一些什么军人呢?

    按照rì军的规矩,被俘的中**人先要在一个地方进行审讯,然后再送到正式的集中营,在那些集中营的rì军再对被俘的抗rì军民进行奴化教育、策反利用、奴役使用、向其他地方输送劳工。

    从延安来的司令员没有按时到达,加上rì军正在附近清乡,新四军方面马上担心起来。经过紧急调查,确认一支八路军的小部队已经被rì军全部包围,其中有大量人员被捕,相信司令员同志也在被捕的人员之中。

    新四军紧急通知小开,让他们迅速收集报,营救司令员。

    小开和于效飞的计划是,由于效飞装成从上海来的特务专员,到集中营去进行审讯或者是其他公务,摸清集中营的况,然后通知新四军便衣队,一举捣毁战俘营,救出司令员和其他被捕的新四军战士。

    在战斗中应当没有什么危险,困难的是,这需要于效飞从rì本特务机关开出证明,通知那边的集中营,又要出差很长时间,这些后遗症,足以引起上海的特务机关的怀疑,危胁到于效飞的隐蔽。

    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况,很多同志在完成任务以后,留下了证据,被敌人发现了,从而束手就擒。但是,他们和于效飞一样,更多的人极为珍惜自己在敌人内部取得的这个来之不易的地位,都选择了继续战斗,用自己的生命为革命做出了最大的贡献。

    于效飞尽最快速度,办好了一切假证明,连夜出发去那个鬼子的战俘营。

    于效飞必须使用他能够找到的一切办法,他必须尽最大努力争取时间,因为,敌人随时可能发现被俘的司令员的真实份,到了那个时候,营救就几乎不可能了。

    于效飞到达集中营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但是集中营里边已经有了人声。

    于效飞的汽车来到了集中营的门前,门口的哨兵用懒洋洋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接过于效飞的证件,又要过他的证明,仔细看过之后,才把大门打开。这个集中营是用来对被捕的新四军和其他抗rì人士进行审讯的地方,所以这也归特务机关管辖,这里边的rì军士兵也都有很强的反间谍意识。

    哨兵请于效飞站在岗亭旁边,自己给里边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一个士官从里边匆匆出来,为于效飞带路。

    这是一个到处是泥泞的营地,营地里边是成排的到处透风的草棚,这可能就是战俘的住处。旁边偶而有几处象样一点的木板房,却从里边传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1899年的海牙第二公约、1907年的海牙第四公约以及1929年的rì内瓦公约,都明确规定:战俘是战争和武装冲突中落入敌方权力之下的武装部队人员以及构成此种武装部队之一部的民兵与志愿部队人员,其中包括自动拿起武器抵抗来侵军队的居民、伴随武装部队的商人、民工。

    对于这些人员,不论何时何地,都不得对生命与人施以暴力,特别是如各种谋杀、残害肢体、虐待及酷刑,这是国际公约“最低限度”的规定之一。

    但是,在野兽一般的rì本鬼子面前,根本没有一点法律和人xìng的影子。裕仁天皇的叔父,rì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早就颁布了“杀尽华军俘虏”的密令。各部队或是将战俘“在战场上就处理了”,或是“全部枪杀”,或是“就地枪杀”。

    rì本鬼子为了残害中国士兵,还特意发明了一种办法,在中国士兵的胳膊上打上石膏,几个月之后,把这个石膏割一个缝拿下来,人的关节就变成死的,再也不能打仗、不能用枪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就这样变成了残疾人。

    可是到了1941年以后,rì本的战线越拉越长,兵源和劳动力越发显得不足,这才不再对中国战俘进行旨在消灭的摧残,而是尽量把他们当成一种资源来进行榨取。这样,中国战俘才不再被在战场上被屠杀,而是先要进行审讯,然后再在正式的集中营里边进行分门别类的处理。

    于效飞来到集中营司令官的办公室,担任集中营司令官的rì本大佐起迎接于效飞,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吃惊地说:“你们的消息这么快,现在就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新四军的大人物了?”

    他这么一说,于效飞也吃了一惊,怎么,鬼子已经发觉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知道了什么?

    但是,于效飞表面上还装得十分镇定,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你说的是什么事?”

    这是一种rì本人的思维方式式的回答,rì本人的思维方式,从来不明确说出自己的真正态度,他们习惯了这么说话。在rì本集中营司令官看来,这不过是一句很平常的回答。但是在于效飞的角度,正好可以掩饰自己的态度,同时试探对方的底细。

    rì本司令官一边招呼勤务兵给于效飞倒茶,一边对于效飞说:“是一批不好对付的家伙哪!俘虏他们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些共产军很不寻常。可是这些支那兵坚持不招供。但是,我们终于发现,其中一个支那军官在他被俘的地方附近有很多纸灰,从他的样子上来看,他是一个高级军官。

    后来,在他不远处,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私人印章。尽管他不肯承认那是他的,但是我们估计,那一定是他的。他的样子非常可疑,我们怀疑他是一个大人物,现在就在想办法知道印章上面的名字到底是什么人了。你们有报吗?”

    于效飞心里一阵紧张,事真是危如累卵,司令员只差一点就暴露了,现在尽管这些战士没有一个投降,司令员同志也硬是咬牙不承认,但是距离鬼子发现他们的真实份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必须尽快采取行动,把司令员同志营救出去。

    可是,新四军的营救部队在那儿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他们的消息呢?

    但是,于效飞表面上仍然十分镇静,他笑着说:“我们也只是听说你们俘虏了一支支那军,所以才来调查一下支那军队最近的活动规律,我们并没有得到关于这支部队的消息,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重要发现,你可以告诉我,我帮你们查一查,我们的资料还是比较全面的。”

    集中营司令官眼珠一转,笑着说:“那里的话哟!我刚才讲的不是那个意思。”

    于效飞明白,这个鬼子司令官心里有鬼,他是害怕自己把他的功劳抢过去,在鬼子内部,勾心斗角也是十分激烈的。于效飞现在对这个倒是不想考虑,他担心的是,这个鬼子背着自己去查司令员的线索,那样一切况就不在自己的控制之内,假如他查出了司令员的真实份,而自己却一无所知,那么况就十分危险了。

    于效飞笑道:“我不过是一般的调查员转了,真的发现了什么,功劳也不会是我的,用得着顾虑那么多吗?”

    鬼子打了个哈哈:“那样是不好地哪!”

    于效飞只好转移话题,避免引起鬼子的注意:“那么,以你看来,最近共产军的活动有什么规律?为什么所有的共产军都已经不在了?这次是我们的运气吗?”

    鬼子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苦恼地摇摇头:“不好说哟!”

    于效飞心想,当然不好说,我们早就把你们扫报送到新四军了,你们要能找到新四军才叫见鬼呢!

    于效飞在鬼子这儿吃了早餐,咬牙跟着喝了点酱汤,然后提出要去看看那些被俘的新四军。

    鬼子司令官亲自陪着于效飞去看,这说明他对上海来的大特务还是十分重视的,鬼子的礼节都很重。

    于效飞一面是要看看这些被俘的八路军的况,看看他们是不是在鬼子的刑罚下说出了司令员的真实份,看看他们能不能在越狱的时候能够有逃走的体力,甚至是作战的能力,另外一方面,于效飞要看看整个集中营的布局,鬼子的况,只有对整个集中营的况心中了然,才能成功地组织越狱。

    整个集中营看了一遍,于效飞心里暗自焦急。这些八路军战士都很勇敢,他们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份,但是这些鬼子因为心里有怀疑,所以没有象对通常的被俘战士那样放过他们,而是不停地对他们进行刑讯,这些战士的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来,越狱的时候大概有很多人不能自己行动了。

    鬼子的看守也很严密,在集中营的四个角上都有哨兵,中间的岗亭上架着机枪,上面还有探照灯。不过这些都不算问题,有他于效飞在这儿,里应外合,突破这些jǐng戒都不是问题。

    但是,最让于效飞焦急的是,他没有看见他最想要救的人,新四军的司令员。

    于效飞问那个鬼子司令官,可是这次这个鬼子司令员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他只是含含糊糊地回答:“他关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具体在那儿,他可一点都不肯说了。

    这可让于效飞心急如焚,新四军来营救的部队不知道到了没有,也不知道他们会来多少人。假如他们来的人足够,能够对鬼子的火力实现有效的压制,那就能够对这个不算大的集中营进行彻底的搜查,把被鬼子藏起来的新四军司令员同志找出来,否则,他们可能完全白来了。

    参观完了集中营,于效飞从理论上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鬼子司令官向于效飞道歉,自己又去审讯战俘了。于效飞知道他这一去,又是对那些被俘的八路军进行残酷的刑讯,他觉得自己的上都阵阵作痛,但是他没有一点办法,现在只能尽快把他们全部营救出来。

    于效飞也借机对鬼子司令官说,自己要到外面的小镇上去。

    鬼子司令官有点纳闷:“怎么,我招待不周,要到外面去吃些jīng致的食物吗?”

    于效飞装出猥亵的笑容:“这个……这儿的气氛太紧张了,我要去突击一番的哪!”

    他的意思是说要去找jì女,这是鬼子的习惯,没有一天肯象正常人那样生活。

    鬼子司令官十分理解:“哟西!晚上我也要去的!”

    于效飞赶紧来到小镇上,在指定的地点留下了联络暗号。

    他回到集中营的时候,鬼子司令官一把抓住了于效飞,眼睛里边shè出狂喜的光,他疯狂地叫道:“山本君,你知道我们抓住了谁吗?我们抓住了新四军的司令官!”

    于效飞心里如被冰雪,完了,最可怕的事终于发生了。

    于效飞仍然控制着自己的绪,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神,他装出兴奋的样子问道:“噢!您要怎么办?”

    “明天就把他送上海!”

    [

    ookid=2343852,

    ookname=《秦始皇灭明》]

    你对一切历史人物的经历都如数家珍吗?

    假如你还不懂历史就被穿越了怎么办?

    你对世界上所有武器的制造都了如指掌吗?

    假如你还不知道武器知识就被穿越了怎么办?

    半年时间,

    怎样颠覆历史,

    2012年时空错乱,

    穿越者大战穿越者!

    [

    ookid=2343852,

    ookname=《秦始皇灭明》]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