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146、“最差劲”的珠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

    ookid=2343852,

    ookname=《秦始皇灭明》][..]

    于效飞朝洞里边一看,这个洞里边堆放的宝物比前面那个洞不知道又要高上几个档次。

    于效飞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他家学渊源,从“一rì不见,如隔三秋”这样中国最早的文学,一直到“六经注我“这样的古代理论,再到“唐李问对”这样的实用兵法,他对中国古代文化的了解不算不多。加上他这些年出入高级场合,什么达官贵人,名商巨贾的豪宅,都是常来常往,那些人家收藏摆放的贵重古董他也是寻常得见,可是,眼前摆放的这些东西,他还是有很多连听都没听说过。对于他面前的这一切,他只有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奇珍异宝。

    于效飞时间比较紧,所以他顾不上欣赏那些摆放在中间的宝物,他急忙打开旁边的小箱子,寻找那些个头比较小的珠宝,杜月笙的护符不大,应该是在一些小箱子里边,和其他的东西放在一起,没有单独放在外面。

    打开一个箱子,这里边是成串的珠子,那几串最晶莹的,是早已绝迹于世的东珠,而最大的,应该是南珠。于效飞正要把箱子盖上,忽然从中间挑出几个最平常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再打开一个箱子,一片柔和的光辉从箱子里面象轻烟一样飘散出来,这个箱子里边装的都是玉器。于效飞的眼睛几乎都不够用了,他挨个细看。这里面有用整块玉雕刻的可以活动的玉蛇,刚一打开箱子,就看见那条绿蛇活了一样不断扭动体,好象要从箱子里边爬出来逃走一样。于效飞急忙用手摁住它,把它拿起来一看,这就是一块跟石头一样的物质雕刻出来的,可是它为什么会动,于效飞永远也不明白。

    在箱子中间的一堆是玉雕仿唐舞伎俑,舞伎款扭腰肢,轻盈起舞,她相貌奇异,有浓重的西域风格,脸上是一副顽皮的表。这是取材于唐朝长安的著名表演的雕刻,那是号称“长安之chūn”的伟大时代,唐太宗重用一切有才能的人,没有任何种族和国籍的歧视,被中国四周的各个国家和民族共同尊称为天可汗,曾经有几万波斯贵族自愿宣誓成为他的卫队。那样一个伟大的时代的纪念品,如今却落入了rì本鬼子的金库,于效飞不潸然泪下。

    看来,这些藏宝窟是rì本鬼子在不同时期搜罗到的珍宝,所以它的价值分成不同的等级,前面于效飞打开的那个洞,虽然也有大量的珍宝,但是那个已经有清朝的东西了,和这些唐宋以前的文物相比,竟然已经是黯然失sè了。

    于效飞想从这里边拿走一些东西,在平时作为贿赂rì本鬼子和其他势力的掌权人物的重磅炮弹。但是,看到了如此珍贵的国宝,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取舍了,那一件他都不舍得送给rì本鬼子或者是卖国贼。

    就在于效飞不释手地挨个轻轻抚摸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在箱子的一角有一个光彩和式样都很差的小玉佛。于效飞不是什么文物专家,他对文物的鉴定完全一窍不通。但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有了旁边这么多的无价之宝映衬着,那个小佛的水平自然就比下去了。

    可是,于效飞看到了这个小佛却一阵狂喜,嘿嘿,怎么运气那么好,这个和这些无价之宝相比,完全可以扔到垃圾堆去的东西,竟然就是杜月笙要豁出命来寻找的那个护符。

    本来,以杜月笙的这种现代的玩意,现代的手艺,根本与这些无价之宝完全不能同年而语,但是,据说杜月笙的护符有强烈的法力,可以给人带来好运,那种神奇的力量,让它也勉强挤进这些高级珍宝的行列。看来这次rì本鬼子计算的是综合得分。

    于效飞赶紧把杜月笙的护符放进怀里,这次终于没有白冒险进来一次。接着,他要挑选一些“最差劲”的珠宝带走,留着给鬼子、国民党的官员送礼。

    可是,于效飞摸摸这个,摸摸那个,都舍不得拿。这不只是因为这些宝物又会落到鬼子的手里,感觉上让人心疼,而且是因为,全世界所有的宝物都有认主的特xìng,几乎就是有人xìng的,一旦这些宝物到了那些心地差的人的手里,这些宝物会丧失光泽,甚至会彻底损坏。这在全世界都是有真实记载的,宝石,钻石,它们加工出来的工艺品,都有这个特点,这一点最严重的是生月石,一旦他们跟定了一个主人之后,在主人死去的时候,它们甚至会当场碎裂。

    最后,于效飞觉得,还是多挑选一些“大路货”,即使送给了鬼子,对整个国家的损失也不是那么高。多送一些珍珠这样没太大脾气的东西,对收礼的人,对国家,对宝物本,都能好一点。

    于效飞把一些珍珠、钻石项链放进带来的口袋,一边放着,一边心疼,他只好自己安慰自己,希望象古人说的,千里马先借你骑两天,宝壁也不过是先寄存在你那儿,等到适当的时机,我们还是要拿回来的。

    再剩下的,就是多装一些黄金了。这个就比较好选择了,纯黄金的价值不高,没有那么珍贵。这是跟旁边的珍宝相比的。就是拿这种东西比较费力气。

    于效飞来一次不容易,不光是没有时间,进阎王爷这儿拿一次钱,要先押上自己的脑袋,赢了可以把现金拿走,输了就要留下自己的命,这种取款方式比银行严厉多了,不适宜经常经办借款业务。所以于效飞尽量多拿黄金,到了最后,以他这种神力,背着装黄金的箱子,腿都有点哆嗦了。

    于效飞小心地把机关重新打开,把洞按照原样关上,他心里觉得可惜,有的机关破坏了以后,永远不能恢复了,不知道这样对洞的安全是不是构成了威胁。于效飞边开车边想,忽然他“扑哧”一声笑了,这都是鬼子那些jīng巧的机关闹的,没有了那些,反而不适应了。象这种鬼门关,能闯过一道的就是好汉,几十道机关,少个一个半个,能怎么样呢?不是自己有藏宝图,就是神仙也想不到这种荒郊野外还藏着这样成堆的无价之宝。

    于效飞真担心自己的小汽车能不能拉动这么多的黄金,这可比坐上几个大胖子还沉重得多。尤其是过山涧的时候,整个汽车简直就是直溜溜地朝山涧里边滑,于效飞的方向盘几乎控制不了汽车。于效飞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是他第一次因为贪财差点送命,他可不是一个钱的人哪!

    好容易回到了于效飞的家,他先把珠宝拿进后院,在花园里边挖了大坑,把珠宝藏进去,这才回到房子里。

    于效飞觉得全无力,这不是那种干过重活的感觉,但是却浑不舒服,这真是奇怪,每次进鬼子的藏宝洞,就有这种感觉。于效飞倒上一杯酒,想借酒劲恢复一下体力。

    他拨了一个电话号码,那边传来一个声音:“喂?”

    “啊,是杨德林杨大哥吗?”

    “你是那位?”

    “我是于效飞呀?”

    “你……你嗓子怎么哑了?”

    “什么?我嗓子哑了吗?”

    于效飞一愣,他是觉得嗓子里边好象有点什么东西堵在里边,很不舒服的样子,但是不知道自己的嗓子竟然哑了,说话声音都变了。看来还是在洞里边吸进了毒气,有点受伤了。rì本鬼子的毒气非常厉害,连防毒面具都挡不住,可能是因为他们使用的浓度太强了,世界上根本没有完全消除毒xìng的东西。于效飞一直很小心,没想到仍然中了招了。

    于效飞咳嗽了一声,苦笑说:“有点受伤吧,这个你不要管了,杜先生的东西我拿回来了。一会你到医院来拿吧!”

    “医院?”

    “对,我在住院呢,你来把东西拿回去,免得杜先生着急。”

    “你受伤了?很严重吗?”

    “还好,总算能帮杜先生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拿回来了。”

    杨德林在那边又是激动,又是感激,赶紧问明白于效飞在那家医院,就要马上到医院去找于效飞。于效飞说:“现在天还早,你先不要过来,等到6点半钟的时候,咱们在医院外面的小饭店见面,你看看我拿来的东西是不是你要的,如果是,你赶紧想办法给家里送过去。”

    杨德林心急如焚,连声问道:“现在不能见面吗?”

    于效飞苦笑着说:“现在见面也行,除非你不怕鬼子把咱们都抓回宪兵队,把杜先生的东西再拿回去。”

    杨德林十分惭愧,自己真是急糊涂了,于效飞这是在考虑保密的问题,自己毕竟还是在鬼子那边有点挂号的xìng质,底子不那么干净,这要连累了于效飞,把军统在上海的王牌给砸了,那大哥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反正东西都到了手里了,要拿还不是迟早的事?也不急在一时。说是这么说,但是他心里还是象有小猫一样,抓得心里直痒痒。

    于效飞放下电话,又咳嗽几声,看来自己真得在医院多住几天了,这几次进鬼子的藏宝洞,对体还是有很大影响,正好现在没有太多工作,忙了这么多年了,体早就没有当初强壮了,这是对体机器的破坏xìng使用,是没有长远眼光的表现,体机器也需要大修啊!

    他正要起,真的到医院去住院,电话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奇怪了,自己家的电话很少告诉别人的,自从安娜被中心派到瑞士以后,知道自己真实住处的人都没有几个,这是谁打电话给自己呢?

    于效飞拿走电话,小开的声音急急地响了起来:“小于,有紧急任务,赶紧出来见面。”

    小开可不是凡人,没有一件事够资格让他着急,让他着急的事,除非是天塌地陷的大事。但是,今天他着急了,这说明,事真的得着急了。事大发了!

    于效飞急忙穿上外衣,三步并作两步,跳出房门,开上汽车去紧急联络地点。那个地点距离他们两个的住处都不远,没一会,两个人都到了。

    小开办事也很利索,一见面,也没有废话,马上说道:“事很紧急,很严重。延安给新四军派来一位司令员,在快到苏北的时候,遇到了鬼子扫,他被俘了,但是鬼子并不知道他的真实份,只是把他和其他同志一起关到了战俘营里边。你赶紧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啊!在那个战俘营?看管得严密不严密?”

    “据我们的报说,那个战俘营并不大,但是看守得很严密,而且鬼子已经知道了会有一位大干部要过来,只是鬼子并不认识他,正在到处寻找他,他们可能不知道已经把他俘虏了,如果被鬼子查到他就在这支队伍里边,而且就在被俘的这些战士里边,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鬼子又有报?不是说鬼子根本不能打进延安吗?他们的报怎么老是这么准确呢?”

    “是啊,鬼子几乎无法派遣特务进入延安。但是,据我估计,可能又是国民党方面派人进去了,这次的报又是他们通报给鬼子的。现在蒋介石的地位得到了保证,他的目标也明确了,他现在更加消极抗rì,跟鬼子眉来眼去更加频繁,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共同消灭我们的党和军队。”

    “延安的保卫工作不是做得相当好吗?怎么会老是把这么重要的报泄露给国民党呢?那些国民党特务渗透进的级别可不低呀!”

    “算了,那边的事我们不要管,现在我们的任务是赶紧组织营救。你最好利用你的有利份,到那个集中营去调查清楚鬼子对司令员同志了解多少,把集中营的防卫况了解清楚,然后新四军会派人来营救,顺便把整个集中营的被俘同志全都救出来,这也是他们早就有的想法。”

    “好,这个比较方便。”

    小开看了看于效飞:“不要把问题想得那么简单,敌人已经得到了报,现在要找到那个被俘的司令员同志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况随时都会有变化。你自己要小心。你的份随时可能暴露,或者是在这次行动之后就再也不能使用了。自己要有心理准备。”

    于效飞笑了笑,咳嗽几声,然后说:“放心,这个到时候再说吧,危险是没有的,大不了到时候我跟新四军回根据地去。”

    小开凝视着于效飞,半天才说:“小于,你这么多年一直不顾危险,执行这些紧急任务,体都搞得这么差,原来你是一个多壮的小伙子呀!这次行动,还是困难很大的那种,你自己要当心。我很少用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命令,但是这次又得用这个了,你的能力我了解,你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不要那么拚命,这次行动之后,你就自己决定去留吧!”

    于效飞心里一,十分感激。他知道,小开这已经是多次对他说这种话了,这可是极度违反组织原则和工作jīng神的,这是一种极度深厚的友谊。但是于效飞觉得,士为知己者死,小开越是这样为自己着想,自己就越是要留在现在的位置上,因为,只有自己在敌人的心脏深处,才能得到最高级的报,为小开分忧,这才对得起他对自己的一片心意。

    从小开那儿离开,于效飞马上给杨德林又打了一个电话,约他马上见面。现在又要出去执行任务了,要住院的想法是不能实现了,只好提前把护符交给他。想要在他面前表演一下自己抢回护符的艰难的戏是演不成了,这是为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上的关系,现在在这上面费时间就是无聊了。

    可是杨德林的激动可是真的,他一看到于效飞来了,马上象侍候长辈似的又搬椅子又倒茶,服侍于效飞坐下,看到于效飞坐好,这时他再也忍不住了,把头伸过去,低声问道:“老弟,东西弄到手了?”

    于效飞从怀里把东西拿出来,递给了杨德林:“看看,是不是这个?我费了好大的劲,多少次差点把命送掉,这才把东西弄来,这要是再不是,我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

    杨德林多次见过杜月笙的护符,他当然认识,一看之下,激动异常地说道:“是它,是它!”

    他边说,边一把把护符抓到手里。不过,他也是老江湖了,而且,他既然是杜月笙的门生,当然不会那么蠢,在这样狂喜的况下,他仍然没有乐得发昏,而是小心地翻看着这个于效飞用生命换回来的维系着整个杜月笙门派的命运的东西,到了最后,才确认这确实就是那个宝贝。

    于效飞点头微笑,圣人门下,果然不虚。

    好了,现在我要试试集中营大暴动了。刚刚救了一个门派,这次要救整个新四军。

    [

    ookid=2343852,

    ookname=《秦始皇灭明》]

    你对一切历史人物的经历都如数家珍吗?

    假如你还不懂历史就被穿越了怎么办?

    你对世界上所有武器的制造都了如指掌吗?

    假如你还不知道武器知识就被穿越了怎么办?

    半年时间,

    怎样颠覆历史,

    2012年时空错乱,

    穿越者大战穿越者!

    [

    ookid=2343852,

    ookname=《秦始皇灭明》]

    a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