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138、好大胆的偷袭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一看到戴笠脸上这种狰狞的笑容,就知道他又要杀人了。

    以戴笠的习惯,杀个几十人、上百人都不放在心上,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能够让他如此变容变sè的人绝对不简单。于效飞不由心跳微微加快,接下去问道:“主任,那你要我干什么?”

    戴笠说:“你是一个出sè的行动特工,你还记得当初我派你去上海的任务之一吧?汪jīng卫背叛了老头子,投靠rì本人,老头子一直对他耿耿于怀。可惜多少次行刺都功亏一篑。现在抗战形势变了,他对rì本人的作用也没那么重要了,他的保卫工作也不会那么严密了,你在那边给我留意一下,找到机会就干掉他。实在不行,你就亲自下手!”

    于效飞放了心,你是说那个国贼呀!行,干掉他,相信我现在效力的那个组织也不会反对。

    再次弥补了所有漏洞之后,于效飞回到了上海,开始了新的一段历史。

    冯平动作也很快,于效飞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他已经把于效飞要求的那些人全都安排好了。于效飞把第一批最重要的物资准备齐之后,冯平马上带人过来接。

    于效飞的份是绝密的,即使是冯平带来的那些新四军战士也不能见到他。他和冯平在远离物资交接的山脚下的树林中碰了头,于效飞说:“这次是军用物资,所以不能让那些鬼子送到解放区去。我已经打听过了,鬼子说,炮兵必须要使用这种炮兵观测镜才能瞄准。这是一架横装的镜筒,可以透过障碍物看清背面的物体,这可是有钱买不到的宝贝呀!连鬼子也只有这一个备用的,让我给弄来了。希望咱们新四军也能有自己的现代化炮兵。”

    冯平说:“现在还用不上吧,不过,按照你这个速度,咱们很快就能有自己的炮兵了。”

    于效飞朝四面看了看:“不过你要注意了,咱们的工作进展得越快,规模越大,敌人就越容易发觉,咱们也就越要注意安全。以后你还是不要这样只带着运输的人过来,要在附近布置好正规部队,否则遇到了鬼子的巡逻队,咱们就非常狼狈了。咱们新四军的部队不少,怎么能老是让鬼子追着打呢?发展军队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打鬼子吗?

    只有几个鬼子,就能破坏咱们的一支交通线,把咱们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工作人员抓的抓,杀的杀,这种坐以待毙的况再也不能发生了。至少我负责的范围之内不要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冯平有点不好意思:“是,以后我会注意的,我们以前不是这么考虑问题的,以后我会多带一些jǐng卫部队过来。”

    于效飞把一张很薄的纸交给冯平:“这是货单,是粮食纸做的,如果遇到危险,就马上把它吞下去。你去那边清点一下货物,如果数目正确,就立即上路。我到山顶去监视附近的动静,记住了,以后这种jǐng戒任务要由专门的部队来完成。如果上级再有什么要求,用电台联系。”

    两个人握了一下手,转走了。

    于效飞飞快登上了小山顶,举起望远镜朝远处观察起来。他在来之前已经jīng心挑选了他们交接物资的地点,但是小心没大错,于效飞经过多年的特工工作实践,深知这是一场没有上限的竞赛,上海的rì本特务是国际一流水平的,必须调动全部jīng神,做好应付任何可能发生的意外事的准备。

    过了一阵,于效飞估计冯平他们的车队已经完成了货物的清点工作,离开了现场。他正准备从相反方向离开,忽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

    这个路线和地点是于效飞jīng心选择的,十分偏僻,但是距离正式的大路和水路却不远,出了这个山谷,再走十几里,就能坐船进入大河,然后就能到任何地方去了。附近既没有rì本的驻军,也没有中国老百姓的村庄,是个做隐蔽工作的最好场所。

    此时正是冬季,连最勤快的中国老百姓也不会出门,所以这附近人迹罕至,非常安全。可是,这种嘈杂的声音是那儿来的呢?

    于效飞转到那种声音传来的方向,用望远镜观察起来,过了一会,一串黑点从树林那边钻出来,于效飞看得非常清楚,是鬼子的军车队!

    于效飞有些吃惊。这次行动是他亲自安排的,从物资的筹集到路线的选择,全都是他亲自进行的。而从事具体工作的人员,全都是冯平从新四军里边反复挑选出的最忠诚的社会部的特工人员。如果出了问题,那事就无法解释了。鬼子能够这样准确地找到他们的联络地点,出动这样大规模的部队来搜捕他们,说明他们不是在通常的那种例行的巡逻中发现的。

    假如他们是有足够的报来进行jīng确的突袭,那只能说明新四军的内部出了问题,而经过冯平这样jīng心挑选出来的人都有了问题,则说明敌人在新四军内部潜伏得非常深,甚至已经潜入了新四军报部门的相当高层,这是最可怕的事

    其实**的报组织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苏联“契卡”和“格伯乌”的工作经验。许多中国早期的著名的特工专家都曾在苏联受训。**报组织的报工作极为出sè,在世界谍报史上都堪称一流。

    1939年2月18rì,zhōng yāng书记处做出《关于成立社会部的决定》。决定指出:目前rì寇汉jiān及顽固分子用一切方法派遣jiān细企图混入我们的内部进行yīn谋破坏工作,为了保障党的组织的巩固,zhōng yāng决定在党的高级组织内成立社会部。社会部的任务是:

    一、有系统地与汉jiān敌探作斗争,防止他们混入党的内部,保证党的政治军事任务的执行和组织的巩固。

    二、有计划地派遣同志和同分子,利用一切机会一切可能打入敌人的内部,利用敌人中一切可能利用的人,从加强敌人内部的工作达到保卫自己。

    三、收集敌探汉jiānjiān细活动之具体材料和事实教育同志,提高同志的jǐng惕xìng。

    四、管理机要部门的工作,保障保密工作的执行。

    五、经常选择和教育可以作此种工作之干部。

    连这样专门负责反特的机构都潜伏进了rì本特务,尤其是在自己的组织下还有特务存在,这是于效飞最不能相信的。所以,他掏出双枪,飞奔下山。他要到敌人的边去进行近距离侦察。一个是要掌握更多的报,确认敌人到底是真的来包围他们的,还是偶然经过的。另外一个,假如敌人真的是冲着他们来的,他就要使用游击战的方法,尽量牵制敌人,只要他能够拖延敌人的行动一个小时,他的运输车队就能出了山谷,进入水路,然后就能逃出敌人的包围圈,回到解放区了。

    于效飞迅速接近了鬼子的车队,但是,他发现,这支鬼子的车队不同一般,这支鬼子的车队行驶快速,司机的驾驶技术熟练,在行动的过程中,整个车队没有人发出任何声响,从驾驶室的车窗里边,可以看见有人始终在jǐng觉地监视着两边的年个况,这说明这支车队是由素质极高的部队组成的。

    但是,通过这些现象,于效飞却感觉到,这是一支同样有特殊目的的车队,这不是一支来进行搜捕的军队,而是一支为特殊目的服务的队伍。

    那么,他们是干什么的呢?

    尽管他们不是来包围自己的,但是于效飞决定还是侦察下去。一方面这是自己选定的活动区域,有一支鬼子经常在这儿出现,两边的人早晚撞车。必须弄清对方的来路,他可不想以后会稀里糊涂和鬼子撞到一起,来一场乱糟糟的枪战。

    另一方面,掌握更多的敌人的报,会对自己今后的行动有重大好处。于效飞不是只负责一个单项任务那么简单,他现在已经是负责战略报的收集甚至是管理的人,他需要对整个新四军和华中华南战场的大局做出安排和判断,任何敌他都需要了解。

    好在鬼子的车队在这没有正规大型道路的荒野里边行动也不是特别快,而于效飞的轻功又十分出众,所以他在树丛和荒草丛中一边隐蔽自己,一边跟踪上去,非常轻松地就跟着鬼子的车队走了下去。

    车队向右一拐,进入了更加荒凉的深山。车队的行进速度更加慢了,这让于效飞倒轻松多了,他不用快跑就能跟上。

    又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车队在一个相对宽敞的地方停下。一个领队的rì本军官从汽车上跳了下来。他跑到后边的汽车跟前,也不说话,只是逐个地敲敲车门。后边的汽车上的鬼子就迅速从汽车上跳下来,跑到汽车一边,大致排成一排。

    rì本军官朝车队又看了一眼,转就朝茂密的树林深处跑去,其他鬼子也默不作声地在后边跟着跑起来。

    rì本民族是个非常死板固执的民族,rì本军队是非常刻板残酷的,所以rì本军队的军纪很严酷,在这样一支执行专门任务的部队里,自然要求非常高。这一支5、60人的队伍,跑了半个小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对于于效飞来说,跟踪这么几个鬼子,真是小菜一碟,不过,鬼子的这种行动方式,激起了他更大的好奇心。于效飞是在rì本特务机关工作的,所以他对这种rì本特务机关的工作方式非常熟悉,他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这是一次跟重大机密有关的特务行动。他更加要了解清楚了。

    穿过树林,前边就是一处开阔地,这支鬼子小队来到开阔地正中,停了下来。鬼子军官看了看手表,命令队伍停止前进。这些鬼子这才停下,微微喘着气。但是,他们仍然保持着一路纵队的姿态,没有散开。这说明,这不是他们的目的地,一会他们还要去继续前进或者有其他任务。

    让于效飞奇怪的是,刚才他悄悄地侦察过那支车队,这些鬼子这样组织严密,在离开那支车队的时候,竟然没有留下一个卫兵进行看守!车上装满了沉重的大木箱,明显是很多贵重物品,怎么竟然会就那样扔下了呢?

    这种怪异的做法更加激起了于效飞的疑心,他jǐng觉地监视着。

    忽然,于效飞发现,远处的树林中有人活动。那些人只在远处一闪,就迅速沿着树林跑了过来。他们行动快速而无声,巧妙地利用树林做为掩护,很快就绕到了这些rì本兵的背后。

    于效飞现在看清了,这些人全都穿着黑sè的便衣,全收拾得干净利落,手里举着寒光闪闪的钢刀,突然从背后扑向这些鬼子。袭击的人同样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举着刀一阵猛砍。那些rì本兵猝不及防,而且手无寸铁,除了那个带队的军官在被击中第一下的时候掏出了一支王八盒子之外,其他人没有一个人有武器进行反抗。奇怪的是,他们在下车的时候,他们的武器全都留在汽车上了。

    而且即使是那个带队的军官,也没有来得及使用他的手枪,他的手还没举起来,就被袭击的人接连几刀,砍成了几块。

    这一支rì本小队伍,只几分钟的功夫,就被全部消灭,没有走掉一个。

    于效飞在后边看得清清楚楚,他觉得有些惊讶,这样一支人数跟鬼子差不多的小队伍,敢于使用刀枪这样的冷兵器直接攻击rì本军队,而且是在这样近的距离上毫不采取隐蔽状态地进行攻打,这支队伍的勇气真是非同一般。可是他从来没听说过在这个地区有作战能力这么强的武装啊!这是些什么人组成的队伍呢?

    这时,那些黑衣人开始对倒下的rì本兵进行检查,有的鬼子还在喘气,马上被补了一刀,片刻之后,可以确认所有人全都被杀了。

    这些黑衣人转朝茂密的树林跑过来,他们走的方向,正是刚才那些rì本兵来的方向。幸好于效飞没有靠得太近,否则这些人一跑过来,正好和他撞在一起。

    这些黑衣人同样是一言不发地跑着,他们十分jīng确地沿着刚才那些rì本兵来的路线跑着。于效飞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这些人跟刚才的那些rì本兵的行动方式实在是太相似了,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觉得这些人不象是抗rì的武装,反而也有一种秘密机关的行动风格,他们的上也是充满了诡秘。

    果然,这些人准确地找到了刚才那些rì本兵留下的汽车。他们跳上车,发动汽车,又向前驶去。跟刚才的那些rì本兵一样,他们也没有一个人讲话,同样也有一个人把枪口从车窗里边探出到外面,jǐng惕地监视着两边的动静。

    于效飞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他已经知道了,这是rì本军队内部的一次行动,刚才那些rì军兵,大概是被他们自己人灭口了。只是,这车上到底装的是什么呢?这些车辆看起来非常沉重,看样子简直比一般的军火还要重得多。这到底是什么贵重物品呢?难道不是军火,是重要的工业原料?那也不用这么神秘呀?

    难道说这深山里边藏着一个rì军的秘密工厂?甚至可能是什么新式武器的研制基地,就象黑龙江的731细菌部队那样?这可得更加注意了,这很可能是rì军对新四军的一次重大的袭击行动,rì本采取了如此可怕的保密方式,这说明他们对这次行动寄予了极大希望,那么,这次行动就有可能是一次可以决定整个战局的巨大战略作战。新四军将会十分危险。

    车队沿着山谷前进,越走前边就越荒凉了。已经走了很久了,连于效飞也微微感到疲乏了。依稀可辨的小路渐渐拐向一边。前面地势开阔起来。道路与山谷之间,伸展着窄窄的一溜小树丛。小树丛越来越宽,越来越密,过了2里左右,就变成了一座树林。

    第一辆车放慢了速度,汽车几乎是勉强往前爬动。这样行驶了几分钟。从第一辆车里边伸出一个脑袋,他紧张地朝前方的山坡上看,好象在寻找什么人。蓦然间,车头前面出现了一个举起一只手的人。

    这人走了过来。这是一个rì军大尉,年纪很大,一脸浓密的胡子,戴了一副黑边眼镜,镜片凸出、大。那个rì军大尉来到司机一边,打开车门,在方向盘后面坐下。

    汽车继续开动。大尉从小窗里探出头去,朝后面望了望,急促地按了按喇叭,然后把汽车往左开,小心地沿着路边驶进树林。树木很密,密得几乎不能通行。

    大尉微微一笑,猛地转动方向盘。显然,他很熟悉这座树林。汽车绕着圈儿,两边差点碰着树干,在暴风吹倒的一片树木和稠密的灌木丛里转弯抹角地行进。

    于效飞紧跑几步,扒到了最后一辆车上,今天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