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135、各施绝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几十个rì本特务一齐动手,每个人抓一个,伸手就把于效飞他们抓住了。

    于效飞双手一抖,把来抓他的两个特务崩得横飞出去,还没等其他人做出反应,他已经闪电般地掏出20响,顶到了那个墨镜的脑门上!

    于效飞大骂道:“八格牙鲁!八格牙鲁!你们这些总军来的混蛋,实在是太狂妄了!你们老干这些蠢事!我们华中特务机关是奉了东京的特别命令,要赶在太平洋战争发动之前突袭新四军军部,确保大陆交通线的安全,保证支那的粮食供应。你有几个脑袋,敢来干扰东京的决定!你们是执行任务,我们就不是执行任务?”

    于效飞毫不客气,不停地用枪敲击着那个墨镜的脑袋,眼看着鲜血已经顺着那个特务头子的脑门淌了下来,可是于效飞毫不动心,连打他带推搡着他不断后退,一直到离开了人群很远的地方。

    于效飞忽然冷笑起来:“对了,你看了我们的证件,我还没有看过你的证件。我太相信你了,居然让你在我面前大喊大叫。我现在怀疑你是新四军冒充的大rì本特工人员!拿出证件来,否则一枪打死你!”

    这个rì本特务头子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场面,他被于效飞凶狠的气势完全镇住了,乖乖地掏出了证件。

    于效飞一手扣住了那个特务头子的脖子,大声喝令:“全部后退,否则我打死他!”

    旁边的那个二号特务急忙下令:“全都退后,不要动手!”

    他知道,他们对这些从上海来的也只是怀疑而已,使用欺诈手段骗取报,是特务最惯用的手法,他们那见过什么于效飞的照片!

    rì本特务一后退,新四军战士全都掏出了驳壳枪和他们对峙起来,连几个首长也全都掏出了小手枪,双方剑拔弩张,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儿,大战一触即发。

    于效飞冷笑着用中国话念着特务的证件:“毛利长三郎,大佐军衔,总军特别调查班副班长。军衔不低嘛,可是,敢同东京作对,一样要掉脑袋!”

    这样一来,于效飞在气势上完全把这些rì本特务压倒了,他们从被逮捕的对象,一下子成了可以决定局面的人。但是,他现在也只能做到这些,即使算上几位首长,他们的人数和枪支也不过是人家的三分之一而已,真的要打起来,他们根本无法取胜。于效飞暗中咬牙,今天要是无法脱,不能把首长平安送出去,干脆跟这些鬼子同归于尽算了。

    毛利长三郎被于效飞当成了人质,连喘气都困难了,他也没了勇气,艰难地说:“你是执行秘密任务的,可是我们的责任也很重大啊,要是放过了共产军的zhōng yāng领导,这责任绝对不亚于你的任务。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不如你跟我们回去,等到你的份核查清楚之后,我们就放你过去,只要半天时间就行了。”

    于效飞暴跳如雷:“什么?我们还是要受你们这些傻瓜蛋的检查?我们的任务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让你们耽误了,我们任务怎么完成?”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那个姓冯的首长分开人群走了出来,他说:“毛利班长,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赵志啊!我是rì华训练队的。”说着,他一举手里的那个小木头箱子,“这里边装的是从满洲石井机关空运来的秘密武器,过了这几天就不能用了。我们快要没时间了!”

    毛利长三郎突然如释重负。

    满洲石井机关,就是总部设在东北哈尔滨的731细菌部队,部队长就是石井次郎,那么他说的秘密武器,当然就是细菌武器了。细菌武器就是生物武器,如果不赶紧使用,没有了适当的生存环境,那些细菌就死了。

    rì本在中国的抗rì战场上沉陷泥潭,兵力越发不足。到了要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时候,又要抽调大量的兵力,更加无法发动正规的进攻。所以,从1942年起,开始转而采用大量暗杀投毒的特务手段,以及使用小部队化装奔袭**总部的特种部队战法。

    rì华训练队就是rì本特务机关训练的青年学生和其他汉jiān,他们化装成商人、难民和学生,潜入我根据地,任务是配合rì寇的军事扫和散布细菌,刺杀**重要领导。

    而这个训练队,就是毛利长三郎主持的,他依稀记得这个赵志的模样,他说的这些全都对了,这说明他们确实是来突袭新四军军部的,那些行刺计划是他制订的,所以他知道那些细菌武器的xìng能,这个可真的耽误不得。

    于效飞指着几个首长和战士说:“那个戴眼镜的,装成是**上海市委的秘书长,这几个人,自己打伤了自己,装成刚刚和皇军激战过。这样我们就可以直接见到新四军的军长了。我们早已经下了为天皇尽忠的决心,可是你不想让他们在没见到新四军军长以前就流血而死吧?”

    毛利长三郎急忙说:“对不起,请原谅,你们赶紧去执行任务吧!立即放行!”

    rì本特务向后一撤,让开道路。

    于效飞说:“既然这样,你们借给我们一条汽船,让我们把时间补回来吧!”

    毛利长三郎看了看他们说:“这个不行,我们要搜查这么一大片水面,已经非常困难了。不能再借给你汽船了。”

    于效飞行了一个军礼,带着这一行人迅速离开。

    等到那些rì本特务已经走得看不见了,于效飞这才问道:“首长,你真的去过特务的训练队呀?”

    那个姓冯的人说:“那个汉jiān早就让我处决了,我是听到你说他的份我才想起来利用这个人的经历的。快走吧,他们醒悟过来就糟了!”

    这才真是忙忙如漏网之鱼,一行人全力狂奔起来。受伤的伤员也要搀扶那些首长,终于赶到了刘家墩。老李笑着说:“再走20里,就进了根据地了。”

    大家的脸上刚刚出现笑容,就听见传来喊叫:“让这些混蛋骗了,快追,活捉**的zhōng yāng领导!”

    原来,那个rì本特务仍然不十分相信,回去之后,马上严刑审讯几个被他们抓住的给于效飞他们开船的交通员。就在他们做出要枪毙那些交通员的姿态时,几个交通员高呼:“中国**万岁!打倒rì本帝国主义!”纵跳进了河水。

    一切全都明白了,这那是什么汉jiān,分明是新四军的地下人员,他们急忙转回头追赶。幸好毛利长三郎早就设下了圈,他们坐着汽船迅速追上了用腿走路的于效飞他们。

    于效飞一皱眉头,对首长说:“让老李带着你们赶紧走,我们阻击!”

    副参谋长忽然从旁边插话说:“还是兵分两路,一批人把鬼子引开,另外一批人从小路走。”

    真不愧是参谋长的材料,声东击西,隐真示假,果然妙计。

    只是,这三个受伤的战士……于效飞掏出自己的20响交给一个战士:“达到战术目的之后就分散突围吧!”

    那些战士笑了笑。

    于效飞他们急忙又走。没过多久,远处传来密集的枪声,后边却又传来了喊叫声,原来鬼子看到了岔路,也分成两部分追赶过来了。

    于效飞心里一阵焦急,抬头一看,忽然笑了,他说:“你们先走,我马上过来。”

    说着,他取出一颗手榴弹,拉出手榴弹的弦。

    做迫击炮的专家的也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问道:“你要干什么?”

    于效飞一笑说:“这个地形不错,这儿是一条小路,两边都是荒草,路边有棵大树,我在这儿设个埋伏,用手榴弹做个绊发雷,等到鬼子从这儿一过,炸死他们几个,阻挡他们一阵。”

    做迫击炮的专家连喘了几口气说:“这样效率不高。我来吧,把你的另外那个手榴弹也给我。”

    于效飞掏出另外的一颗手榴弹递过去。做迫击炮的专家看了一下说:“这样威力还是不够,咱们得杀他个够本。”

    于效飞问:“你要干什么?”

    做迫击炮的专家说:“看见没有,这树上有一个树洞,很深,我们正好利用做迫击炮的原理,利用爆炸形成的冲击波,把手榴弹打出去,让它在空中爆炸,尽量杀伤更多的人。”

    于效飞恍然大悟,人家专业研究炮火的人就是研究的透!他赶紧喊道:“老李,把你的两颗手榴弹也给我!”

    老李在前边带着首长们已经跑出很远了,听到他喊自己,又跑了回来。他们在出来的时候,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几个从根据地出来的人全都是全副武装,上带着驳壳枪和足够的子弹,每个人还带着两颗手榴弹。八路军新四军都很穷,这已经是最高规格的武器配备了。

    老李把自己的两颗手榴弹交给于效飞,于效飞问:“首长,应该怎么摆手榴弹?”

    这时后传来的鬼子的喊叫声越来越近了,可是那个做迫击炮的专家却象一点没听到似的,专心地琢磨起周围的地形来。他先看了看那个树洞说:“要先把这颗手榴弹的弦拉开,等它燃烧几秒钟之后再把其他的手榴弹放在上面,这样,最先的那个手榴弹先爆炸之后,其他的手榴弹受到它的爆炸气浪的冲击,会飞到空中,它们再形成的爆炸会形成一个半球形杀伤圈,覆盖这十几米的范围。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这儿的地形太开阔了,敌人可能会分散接近,不能完全实现火力覆盖。”

    于效飞看了看几乎能看见人影的追兵,点头笑着说:“专家就是高明。老李,你带着首长先走,其他的我来做。”

    老李答应一声,拉起做迫击炮的专家就走。那个做迫击炮的专家也知道,这种拉开手榴弹的弦先放进手榴弹,再拉其他手榴弹的弦的工作,需要手脚极其麻利,做事冷静的人才能做到。他虽然能够设计出这种独具一格的杀伤办法,但是要说手敏捷,他可绝对不是那种人,所以他也不再勉强,跟老李急忙跑了。

    于效飞朝周围看了一看,旁边远远近近的有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他伏过去,躲开鬼子的视线,悄悄把几块石头抱到跟前,稀稀落落地摆在附近。这样,鬼子过来以后,一眼看不出这是人为加工过的,但是却会不由自主地躲开石头,集中到大树的正对面。那时,做迫击炮的专家设计的超级手榴弹可就发挥威力了。

    鬼子的喊叫声越来越近,可是手榴弹的延迟爆炸时间却是有限的,要是一着急,提前拉了弦,没炸住几个鬼子,这次买卖可就算赔了。所以这个时间特别难掌握。

    于效飞摆弄着手里的几颗手榴弹,听着鬼子的脚步声几乎到了面前。他这才跳起来,迅速拉开一颗手榴弹的弦,先放进去,在把这颗手榴弹摆好之后,再从容地拉开其他手榴弹的弦,然后他才一纵,跃进后边的草丛中。

    江南的野外,到处都是一人高的荒草,尤其是当年,环境没有被破坏,隐藏起一个大活人来,跟玩一样。

    鬼子跑到了跟前,没有发现有人。他们是最优秀的特务,感觉和本能都是一流的,即使没有看见人,也本能地觉得事不对。他们看到这个地形,虽然不能说出什么来,但是心里却是十分不是滋味,就在他们一愣的功夫,火光一闪,一声轰鸣,一阵弹片带着三颗手榴弹从天而降,鬼子连炸带惊,全部倒下了。

    就在他们抬头观察的瞬间,剩下的三颗手榴弹突然爆炸,这次形成的弹片之雨简直是铺天盖地,大树前面的所有空间全部被弹雨覆盖,最先冲过来的鬼子全都被炸得血模糊。

    于效飞在远处看得清清楚楚,他得意地一笑,转追赶几位首长。这一下子,几乎一半的鬼子全都见天照大神去了。剩下的大概也是受伤严重,不会那么有劲头追赶了。他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可是等到他追上了几位首长,他心里又凉了半截。原来,几位首长一路奔跑到现在,早已经到达了体能力的极限,现在已经是越跑越慢了,尽管行军打仗是八路军的强项,但是这些首长却是一直骑马的,又上了一点年纪,现在没有了jǐng卫员的搀扶,他们自己的行动速度相当缓慢。照这样下去,鬼子很快又追上了。

    于效飞急忙上前轮流搀扶每个首长,可是他和老李两个人怎么能解决四个人的问题呢?跑了一阵,就听见后边咬牙切齿的叫骂声,剩下的rì本特务又追上来了。

    这些都是整个rì军里边挑选出来的最jīng锐的特务,他们竟然不顾伤亡,抛下受伤的同伴,仍然追击上来。他们明白,只要消灭了这一支**zhōng yāng的高级领导,就能打垮**在整个南方的大局,这次鬼子也是拚了。

    于效飞喊道:“老李,快带首长们走,我来阻击!”

    老李举枪说:“你一个人挡不住这么多鬼子,首长先走!”

    于效飞急得喊道:“我跟鬼子拚了,能拖多久就是多久,没有你首长怎么进根据地!”

    老李说:“保卫首长的安全是我们的职责,你一个人挡不住这么多鬼子,你是首长,还是你也一起撤退!”

    正在争执,鬼子的子弹已经打过来了。

    于效飞一咬牙:“你在正面牵制他们,我从侧面偷袭,这次就是死,也得消灭这伙鬼子!”

    老李一下子扑倒在一棵小树后面,举枪shè击。

    于效飞提枪冲进了荒草,飞快地冲到鬼子的侧面。本来以他个人的能力,他对付这些鬼子也不是特别困难。但是现在况不同,他绝对不能任意施展,只要他一离开正面的位置,放鬼子接近前面的首长的位置,只要鬼子远远地朝首长们开上一枪,那他就铸成大错,满盘皆输。所以他也迫得跟鬼子拚起消耗来了。

    来的鬼子有6、7个,他们一遇到老李的火力,立刻分散开,和老李对shè起来。没一会,经验丰富的鬼子就发觉老李只有一支枪,鬼子马上从旁边包抄上去。

    可是于效飞却利用这一段时间从侧面偷袭上来,他一支手举着20响,另外一只手举着一支勃朗宁手枪,对准鬼子狂扫起来。侧面的鬼子猝不及防,纷纷被打倒。

    但是,于效飞之所以一直能胜过鬼子,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的武器好,他用德国20响驳壳枪对付普通的拿单发枪的鬼子,自然多次成功。但是现在rì本特务全都有20响,他们马上分出人来朝他扫shè。一时枪声大作,双方成了对峙局面。

    于效飞听到前边枪声不断,激烈异常,一咬牙,猛跑几步,从鬼子绝对意想不到的后面冲出来,他举枪就扫,他这边的鬼子终于全部倒下。

    可是,于效飞却发现,老李那边已经没有一点枪声了,鬼子已经突破了他的防守。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