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132、穿越鬼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驱车直奔山下的办公室。

    山下的办公室一片凌乱,几个rì本小特务正在给山下收拾东西。一贯趾高气扬的山下此刻若有所失,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他的手下一会收起他的桌子上他刚进上海时手拄战刀拍的照片,一会把他平时用的几件办公用具装在一个大盒子里。看着这些象征他权势的东西不断消失,他似乎觉得他的生命也在不断地流失。

    这时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山下,怎么象个女子那样多愁善感起来了?”

    山下不用回头,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山下苦笑着说:“在天堂里边生活惯了,再要到地狱里边去,换了是你,会觉得特别舒服吗?”

    于效飞来到山下的面前说:“天堂在那儿?在你的手里。不要忘了,当初你到这儿的时候,跟晴气闹得不可开交。可是现在你成了亿万富翁,过着神仙般的生活。所有这一切全都是自己创造的,当然了,也离不开朋友的帮助。所以嘛,不要那么伤感,只要你不放弃朋友,好时光很快又会回来了。”

    山下看看于效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于效飞说:“走吧,山下,咱们出去喝一杯,算是我为你饯行。”

    这个建议是山下最愿意听到的,他朝手下喊了一声,让他们好好把他的行李弄妥当,然后和于效飞出去了。

    他们当然还是到了山下最喜欢去的那家rì本饭店。山下再看到这一切,越发有一种向黄金时代告别的感觉。再喝下去的酒,就更有点酒入愁肠的感觉了。

    趁着山下还清醒,于效飞赶紧说:“山下,给我开一张证明,帮我跟下面一下打招呼,我要到农村去一下。”

    山下斜着眼睛看了一下于效飞,已经有些醉眼歪斜了,其实他以前的酒量是现在的十倍以上。他问:“现在这种时候,上农村去干什么?”

    “当然是对真实的况进行一下摸底,同时也赶在新头目来之后把底子打好。”

    山下的脑子有点迟钝:“打底子?”

    于效飞若无其事地说:“是啊,新来的家伙是个什么东西,我在北平也略有所闻。我跟他合作,绝对不会有和你合作那么愉快。再说,咱们是朋友,当然得先你后他了。刚才咱们不是说到怎么创造天堂吗?我看还是咱们一起努力,上下疏通疏通,尽快把你重新调回上海,那样你就不用住到那个yīn暗cháo湿的地狱里边了。”

    山下一听于效飞的这句话,眼睛顿时一亮,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哎哟,东乡,还是你脑子灵活,我怎么没想到呢?看来结交你这位朋友,是我这一生做出的最聪明的决定了。”

    于效飞一笑:“我也觉得是,哈哈哈!不过,这样咱们事先就得打好基础。把上上下下的人全都拉拢好。那些你的老部下,最可靠的人,你不能和他们断了联系,当然要是再给一些好处就更好了。只要这些人还在你的手里,新来的头目就不能完全控制局势,到时他没有成绩,上面就有理由再把你调回来,对不对?”

    山下连连点头:“对对对,你说得太对了。”

    “另外呢,最好再安插一些人,事先把需要做的工作都做好了,即使你不在,也能掌握这儿的一切。别的不说,这儿可比南洋的什么破海岛富裕多了,总得为将来打算吧?你不会真的依靠那几个军饷过rì子吧?万一,再有个什么伤什么的,恐怕让人家当成废物一脚踢开,生活就更加艰难了。”

    山下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于效飞低声说:“要是再能给这个家伙找点麻烦,恐怕你回来的rì子还能大大提前呢!”

    山下也是干惯了官场上勾心斗角的卑鄙勾当,一听于效飞这么说,不由得心领神会地笑起来。

    于效飞从怀里掏出几张表格递给山下:“来吧,山下,帮我把这几个人的表格填上,我找了几个人,安插在下边,有了这些人,就能把经济线大致抓在手里。”

    山下有点奇怪:“这是些什么人啊?”

    “当然是能够帮助咱们掌握粮食命脉的人了。你不会不知道吧,尽管向东南亚发动了战争,可是帝国要解决的问题一个也没有得到解决,除了能够弄到一点石油之外,最需要弄到的粮食仍然要从中国获得,而中国的粮食,华北的已经达到了运用的极限,真正能够弄到粮食的地方,还是上海附近。这可是真正的金子啊!没有石油,除了那些飞机和坦克以外,别人还能战斗,可是没有粮食,没有一个人能够老老实实地站着。所以嘛,只要战争一发动,就必须去弄粮食了,对吧?”

    山下长叹了一声:“我在你面前,简直就是个傻瓜蛋啊!”

    于效飞又给山下倒上一杯绍兴酒,接着说:“你是一个特务天才,只是你的能力不在这个方面。所以呢,咱们得安插一些咱们的人下去了。以前我只要告诉你一声,你什么都能办到,咱们几天的时间就赚了几万两黄金,真是痛快!可惜呀,你现在要走了,我只好尽量快地安插咱们的人了,这已经太晚了。”

    山下点点头,猛地一口把酒喝光,然后掏出钢笔,“刷刷刷”,把让于效飞视察整个华中地区的的命令和几张特务份证明填好。

    于效飞轻轻吹了一下纸上没干的墨迹,小心地把几张证明揣好。

    护符弄好了,于效飞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有了这些特务系统的证明,他要送的从延安来的zhōng yāng领导就能顺利地通过检查了。大功告成,可以放心和山下喝酒了。

    这次宴会当然又是以山下醉得不chéng rén样收尾,于效飞一把山下送回住处,赶紧跟安娜打了一声招呼,去见小开。

    从延安来的领导在上海附近的一个小镇子里边等着,联络站也是一个伪装的大户人家。于效飞要送的主要是四个人,一个脸很长,但是目光炯炯,具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睿智,一看就是伟人。他用的是化名,于效飞不知道他的真名是什么。不过,即使他说出自己的名字,于效飞也不熟悉。他这次过来,是担任南方局的主持工作,公开职务是政委。

    第二个人是副参谋长,戴着一副眼镜,据说是苏联军校的高材生。不过看他老是抄着袖口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一点,倒是象个农民。

    第三个是做迫击炮的专家。

    大家都以为rì本侵略中国时候很讲武士jīng神,十分正规地向中**队进攻,通过什么拚刺刀用真本事打败了中**队。其实完全不是,rì本军队和中**队相比,就正规军方面完全不占便宜。

    中国的军队由正规部队即zhōng yāng军和地方的杂牌军也就是地方军阀的家兵两部分组成。杂牌军基本是军阀欺负自己地盘上的老百姓维持统治的,所以有支能响的枪就不错了,很多步枪还是清朝zhèng fǔ从外国进口的,当然不能跟rì本相比。但是号称zhōng yāng军的正规军可了不起,他们的武器可是蒋介石用制造坦克穿甲弹的钨砂从德国换来的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rì本根本无法跟中国相比。

    所以rì本在向中**队进攻的时候,很狡猾地使用了一种特别战术。rì本军队比中国占优势的地方就是rì本军队普遍装备着一种比手榴弹掷得远,威力又大,但是shè程又没有达到迫击炮shè程的武器,叫做掷弹筒。rì本军队一遇到中**队的重机枪阵地或者是碉堡等工事,就会立即停止进攻,让掷弹筒兵发shè毒气弹,在中**队死伤之后再用掷弹筒扫平其他军队。

    这种战术十分有效,所以rì本军队推进速度极快。

    而八路军在敌后向rì本进攻的时候,曾经利用rì军轻敌的原因使用了一种办法,一部分新兵手持长矛埋伏在路边配合主力部队冲锋,在远处的少量步枪压制吸引了敌人的火力之后,突然冲过去,甚至消灭过rì伪军一支百人的运输队。但是,rì军在后期调整了战术,大量使用掷弹筒以克制八路军的密集冲锋。由于掷弹筒shè速很快,优秀shè手每分钟可以达到20多发,在八路军战士冲锋的几分钟内,掷弹筒已经可以shè出大量的榴弹。

    一发榴弹杀伤半径就有八米左右,可以造成冲锋的八路军士兵数人的伤亡。一段时间内八路军伤亡较为严重,其中伤亡于掷弹筒下的高达35%。

    八路军高层鉴于此,于1940年10月下令,要求八路军军工部门立即仿制。当时接到命令的八路军军工部长刘鼎很快依靠自己的丰富经验和缴获的rì军掷弹筒的原物,克服了许多旁人看来无法逾越的技术障碍,于1941年4月仿制出第一款自己的掷弹筒,八路军方面称为五零小炮。吃到苦头的rì军甚至惊呼,八路军在太行山上兴建了现代化兵工厂,拥有先进设备与外国专家。

    不过,新四军则和八路军不同,由于水乡作战的特点,新四军以生产迫击炮为主,掷弹筒生产数量较少。这个军火专家就是来加强新四军的装备威力的。看来,**zhōng yāng想得十分周到,从领导到具体装备全都想到了,看样子这次是真的要跟rì本好好干上一场了。

    最后这个人分神秘,对他的份没有介绍。但是这个人年纪很轻,衣着紧利落,动作轻快,和前面的几位首长完全不同,可能是在一线工作的人,说不定是个带队的军官。红军时期有一半的将军不超过24岁,年轻人是高级将领一点不奇怪。

    再剩下的就是几个当地派来迎接保卫的jǐng卫员。年纪都不大,行动也非常敏捷,看来也是经验丰富了。这支队伍的组成让于效飞非常满意。他把几张特务证明交给他们,坚持让他们把自己的假份背得滚瓜烂熟。他是第一次送人到解放区去,他没有经验,但是对rì本特务的狠毒却十分清楚。这次的责任极其重大,他可不敢出半点差错。

    这些人都是首长,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国家级的领导人,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登上权力的金字塔尖,自然智力过人。尽管他们开始时候还有点不以为然,但是在于效飞的一再要求下,还是很快把自己的新份背了下来,反复核对之后,没有什么破绽了,终于可以出发了。

    于效飞有老虎皮做掩护,跟一般的偷渡到解放区去的干部完全不同,他带着这些人上了火车,通过铁路过了上海。下了火车,那个政委微微一笑,过去他听说过,从延安到南方,基本要靠步行,走上半年一年是很平常的事,可是于效飞一带路,这个效率提高得不是一点半点。

    他们在这边等着,于效飞大模大样地来到了伪zhèng fǔ,让伪zhèng fǔ派车送他们去乡下检查。梅机关的大特务来了,当地的人当然不敢得罪,因为靠近上海,这儿还比较发达,他们派出了一辆小汽车和一辆卡车,这一行人很轻松地到了下边的县城。

    之后,他们来到了县城里边最大的旅店。说是最大,可是不过是一个大院子,他们几个一到,仅有的几间客房全都让他们占上了。

    安顿下来之后,于效飞看了一下军用地图,才不到两天,他们已经通过了他需要护送距离的一半,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正在想着,外边突然乱了起来,喊叫的人数不少,声音越来越大。于效飞十分奇怪,自己这些人的份虽然没有张扬,但是从上边一级zhèng fǔ送行的样子来看,一般人应当知道自己这些人非同一般,怎么会有人来闹事呢?

    他马上推门来到外边,抬头一看,外边已经站了十几个人,正在院子里边争吵。外边来的人是十几个穿着黄军服的人,是个伪军官,他手里拎着一个黑皮文件夹,虽然没有骂骂咧咧,但是也是态度强硬,坚持要进来检查。

    这些首长的jǐng卫员,虽然已经得到了于效飞的命令说是不许使用武力抵抗,引起别人怀疑,但是他们是专门挑选出来的卫士,保卫首长是他们的职责,所以他们站成了一排,组成了一个人墙,硬是挡住了这些伪军不许他们过去。

    双方越吵越激烈,伪军开始发火了。

    于效飞来到jǐng卫员和伪军面前,慢条斯理地说:“吵什么?”

    现在的于效飞,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大孩子了,多年来,他出入的都是阎王一样的rì军司令部、特务机关、首相府之类的地方,他的地位早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然仍然是举止斯文,但是上却早已养成了一种威仪,在伪军面前一站,不怒而威,透出一股无形的压力,伪军们一看就不敢出声了。

    伪军官看到于效飞出来了,也就把语气放缓,客气地说:“先生,我们是二团的,这儿是我们的防区,我们要进行检查。”

    于效飞一皱眉头:“进城的时候不是看过证明了?怎么还检查?”

    伪军官一看于效飞一的富贵气,他的服装是上海最流行的。他们的打扮他虽然不认识,但是却知道这些人和通常的老百姓绝对不同,所以他小心地说:“他们是县zhèng fǔ的,我们另外要检查。”

    于效飞连东条英机都不放在眼里,那还在乎这么个不入流的小伪军,他掏出一个jīng致的证件递过去。不愿意多说一句废话。

    那个伪军看了看写有梅机关大名的证件,连连点头,双手把证件还回去。

    但是他还没有走,眼睛不断地朝几间客房看着。于效飞冷冷地看着他:“还要检查吗?”

    那个伪军官点头哈腰,但是眼睛还是没离开那些客房。

    于效飞虽然没有正眼看他,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却全都没有逃过于效飞的眼睛。于效飞心想,奇怪了,一个小小的少校军官,见到了从上海来的大特务机关的代表,居然不害怕,还贼眉鼠眼地四面看,这很反常啊?他到底要干什么?难道他不是通常的伪军,是抗rì的?要打我们的什么主意?

    于效飞以前被军统自己的杀手暗杀过多次,所以这种不明不白的冲突他也不得不防。这次他护送的是大人物,虽然人是他送的,但是对首长的安全可是由整个新四军负责的,在他们来之前,不知道安排了多少预防措施,他们自己人应当是不会搞计划之外的袭击活动的。那么,这个伪军的反应就相当奇怪了。

    于效飞没有理他,而是对旁边的人说:“怎么这个地方的人这么没有规矩,给我接他们城防司令的电话,让他们马上派人过来护送。回去以后把不适合的人撤掉。”

    那个伪军官急忙说道:“长官,你千万别误会,我是对你们的安全不放心。我们马上就走,不打扰了,不打扰了。”

    他们边说边退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