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3、阴谋冲击香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看到于效飞还在沉思,潘汉年说:“这可不是危言耸听,这可是有běi jīng的前车之鉴的。你虽然在běi jīng住了很久,可是,你还是想象不到现在běi jīng乱成了什么样子吧?”

    潘汉年就把**zhōng yāng进入běi jīng之后发生的国民党军队和军统特务互相配合,行刺**zhōng yāng的几次事件告诉了于效飞。

    1949年1月31rì,北平和平解放。北平,就是后来人们说的běi jīng。1949年3月,**七届二中全会决定,**zhōng yāng办公地点由西柏坡迁往běi jīng。为了做好保卫工作,zhōng yāng直属机关供给部派人前往běi jīng给zhōng yāng领导选择驻地,供给部的同志在běi jīng选择了几个地方,但都不是很理想。经过权衡,代表党zhōng yāng对běi jīng进行接管的叶剑英同志认为香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选址。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zhōng yāng的报机关zhōng yāng社会部的部长李克农亲自到běi jīng进行全面调查。李克农来到běi jīng,与běi jīngjǐng备司令员程子华亲自到香山勘察,感到这里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地方,最终敲定香山为**zhōng yāng、人民解放军总部驻地。为了保密,对外称“劳动大学”。

    3月25rì,**zhōng yāng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以及**zhōng yāng其他领导人**、周恩来、任弼时等由zhōng yāngjǐng卫团护送,乘火车不声不响地来到北平。直到新华社发了**和党zhōng yāng来běi jīng的消息后,běi jīng才一下子沸腾了。

    当时在汉口的蒋介石听到这个消息后,又惊又怒:“我们的报部门都干什么去了?”

    可是,输了一着的国民党特务立刻反扑过来,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代总长聂荣臻的jǐng卫员坐着轿车去取药。车刚刚开到北海北门桥头,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黑衣骑车人挡住了小车前行的道路,汽车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就在这时,突然“叭”的一声响,一颗子弹打在汽车后座的玻璃上。这是一支无声手枪,声音很小。shè击者击中了汽车后,迅速钻进附近的胡同,消失在黑暗中。前面那个挡道的骑车人看见shè击者跑了,也很快骑着车子溜掉了。

    司机和jǐng卫员急忙下车检查,幸亏子弹没有穿透防弹玻璃,只留下一个rǔ白sè的凹坑。如果子弹shè进来,将会打到坐在后座的jǐng卫员上。司机和jǐng卫员没敢多停留,很快离开了此地。

    这次枪击事件发生不久,又有一辆与聂荣臻的墨绿sè皮尔卡轿车一模一样的车从聂荣臻住处出来后,在老地方挨了一枪。这次子弹是打在钢板上。

    北海北门桥头一带,小胡同多,地形复杂,打黑枪的特务始终没有被抓住。

    这时的běi jīng,社会况十分复杂。社会上有名的各种人物中,有下野的军阀,有失意的政客,有蛰伏的汉jiān,有官僚,有封建把头,běi jīng是华北最后解放的大城市,东北、西北、华北等地的国民党要员,逃亡的县zhèng fǔ都聚集在这儿。

    解放军入城后的前47天中,收容和处理了3万流散官兵。但是,据保守的估计,北平的散兵还有4万以上,起码有1万流浪街头。

    而běi jīng曾经有过国民党的8大特务系统、110多个特务单位,潜藏的特务一万多名。随着三大战役的迅猛展开,一批批特务分子分别从华北、西北、东北地区纷纷逃亡到这里。这样估算起来,běi jīng城里的特务大概有两万多人,那就等于běi jīng每八十人当中就有一个特务骨干。

    这些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和特务们的手里都有枪支,有些人手里甚至有大量的重武器。

    而这时的社会秩序也非常混乱,恶霸惯匪,地痞流氓仍然肆意横行,社会上有相当大势力的流氓团伙有“三星团”、“攮子队”等团伙,他们经常带木棒、匕首出没于**、西单、西四等地,打群架,调戏妇女。还有所谓“搂包”、“锣车”、“猴车”等封建行会xìng质的团伙,或独霸车站客运,敲诈勒索,聚众行凶,或混迹三轮车队,强拉旅客敲诈,结伙行窃旅客货物。

    这些人本就仇恨**和解放军,而特务在这些人中间活动更是如鱼得水。在这段时期,有的jǐng卫员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有的不明不白地挨了一颗手榴弹。一名家住南苑的市内军管会干部回家看望同学,却被这个同学骗到山洞里打死。

    对外称“劳大”的香山逐渐被人注意,有人说“劳大”谐音就是“老大”,即“第一号别墅”,是**第一号人物**的住处。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和特务分子恨不得一步冲进双清别墅,杀掉**领导人去邀功领赏。

    在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中,党zhōng yāng根据傅作义的要求,同意给他保留一个加强jǐng卫团。可是,这个jǐng卫团里有两个营长得知**首脑机关在附近的香山,便煽风点火,寻衅作乱,yīn谋袭击香山。这一况连傅作义将军也不知道。

    一天早晨,傅作义的两个营长得知他们的团长不在军营内,自以为时机已到,便跳出来站在cāo场前的一个平台上,挥舞着手枪大喊大叫:“弟兄们,傅将军虎落平阳,实属无奈,他被上梁山做了假和尚,意在保存实力,伺机反戈。现在,机会来了,**就住在香山,弟兄们,有种的跟我来,我们一起去袭击香山,干掉**,去向蒋总统献礼。到那时,我们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傅作义的旧部里边很多都是当兵几十年的国民党旧军人,早已经习惯了国民党军队那种吃喝piáo赌、抢劫百姓的生活,和平解放改编后,被解放军的纪律束缚了手脚,很不服气,窝了一肚子火。在营长的挑唆鼓动下,有几百号人参与了行动。社会部部长李克农曾经在傅作义的jǐng卫团中增设指导员,做他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可是,他们还未来得及向党组织报告,就全部被抓起来关了“闭”。蓄谋冲击香山的两个营的人马就秘密集中,yīn谋策划各种袭击方案。

    李克农早就秘密安插了地下党员,他们潜伏在jǐng卫团的后勤部里,一直没引起别人注意。他们趁早上买菜之机,及时把事变况报告了李克农。

    李克农闻听大惊失sè,立即抓起电话向周恩来报告,并马上通知香山的jǐng卫战士做好战斗准备。周恩来听完报告,也吃惊不小,他马上通知代总长聂荣臻调集部队迅速包围傅作义的jǐng卫团。

    聂荣臻这位经百战的大将军也倒吸一口凉气,立即给担任北平jǐng卫任务的207师打电话,命令他们马上派一个团到傅作义jǐng卫团驻地对其实行军事包围,解除他们的武装。

    207师从延安起就担任zhōng yāngjǐng卫工作,后来从这个师抽调一个团组建zhōng yāngjǐng卫一团,也就是文革中赫赫有名的八三四一部队。这个师jǐng卫经验十分丰富,战士个个都是神枪手。

    他们的一个团迅速登上近百辆大卡车直奔城西八里庄。

    这时的况是万分危急的,如果不及时制止傅作义的jǐng卫团,那怕只是让他们引起了一场sāo动,běi jīng市里那些潜伏的特务分子、散兵游勇以及那些思想仍然动摇的俘虏就一定会趁机作乱,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jǐng卫师包围了正准备出发的傅作义jǐng卫团的叛军后,为了避免双方交火,就用喇叭对jǐng卫团喊话。

    那些jǐng卫团的士兵对冲击香山行动就没有多大信心,现在看到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又听了解放军的正面宣传,军心开始动摇。经过解放军几个小时的宣传瓦解,并进行了和平谈判,傅作义jǐng卫团的连营军官同意放下武器。

    介绍完这些况后,潘汉年说:“看看,时间不等人啊,如果我们不抢在军统特务行动之前掌握他们的计划,整个中国都会发生这种况,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听了潘汉年的介绍,于效飞真是大吃了一惊,他绝对没有想到,已经被**占领的běi jīng居然混乱到了这样的程度。他想,苏联红军和英美共管的占领区也没有混乱到这个样子啊?于是他问:“怎么你们没有象苏军和美军对德国人和rì本人那样进行大逮捕和审判呢?”

    潘汉年笑着摇摇头说:“这是咱们中国自己的国土,而且还有和平解放的因素在内,所以咱们不能象苏军和美军那样,用那么粗暴的方式对待běi jīng的况。况且,我们自己的保卫工作也有很大的漏洞,**刚刚进入城市,很多人是从革命老区来的,连通常的城市生活还不适应,很多人连基本的城市设施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潘汉年就又给于效飞讲了一些**zhōng yāng的报机关zhōng yāng社会部里边的故事。

    当时zhōng yāng提出来说,běi jīng的环境这么复杂,公开的武装还不行,最好有个便衣,就这样立刻成立了一个zhōng yāng社会部的便衣队。

    便衣队由三部分人抽调而成。

    第一部分是社会部搞地下工作有丰富经验的人,在环境这样险恶的大城市和美蒋特务做斗争,没有经验不行。第二部分的人来自zhōng yāngjǐng备团,这些人是在延安长期保卫**的部队里头抽调的,这些人保卫工作有经验,又是都有战斗经验的。第三部分是华北军大调的排、连长一级的干部,是那种从作战最优秀的军官中挑选来受训,以后回去又升官的军队骨干。

    抽调也是要经过实际考验的,要讲政治上纯洁,对**忠诚,具体的标准就是讲成分,地主富农家庭出的人不能进来,只有无产阶级才能进来,而当时就是指的贫雇农家庭出的人。这样一共凑起来了150个人的便衣队。

    便衣队由**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统一指挥。他是**报史上著名的龙潭三杰之一,被**称为“我们**的大特务头子”。

    李克农点名让一个叫高富有的人当便衣队长。高富有19岁入党,在延安是**zhōng yāng手枪连的连长,长期跟随**。另外派了一个指导员,是陕北的老红军,叫焦万友。

    仓促训练了几天,便衣队就火速开进了běi jīng。便衣队来不及休息,就接到了第一个任务,熟悉北平城。第一天熟悉地形,就把西直门,新běi jīng到香山的路,各个大小胡同,都了解清楚。

    当时的běi jīng,还保持着六朝古都的风貌,还保留着完整的城墙和城门,胡同极其狭窄,从běi jīng的胡同叫耳朵眼胡同,就可以知道老běi jīng的胡同是个什么样子。城门附近拐弯多,死角多,是特务频繁串连碰头的地方,这种地方也是进行暗杀的的理想场所,特务们也确实这样利用了这些地方。

    抓特务,这是隐蔽战线上的斗争,所以便衣队不能带大枪。这时通常的手枪就是左轮手枪,左轮有三种左轮,头号的,二号的,三号的,三号最小。当时在过去国民党关**的那个监狱炮局胡同关着国民党少将以上的战俘,那些人带的都是好枪,便衣队就到那儿领来了150支左轮枪。

    有意思的是,便衣队刚刚进城,连枪都不会用。

    队员人人都想挑好枪,到半夜11、12点以后,他们还在挑。便衣队长高富有,指导员焦万友,副指导员,文书,他们的jǐng务员,都在那翻枪,专挑好的。他们谁都是拿起来看看,扣一下扳机,看行不行,再扣一下。便衣队长高富有正趴在箱子里头抠枪,突然一声枪响,一部分人扑上来就把他抱住了。

    大家惊叫:“快快快,哪里有血,哪里有血?”

    高富有自己一看:“没有血啊?怎么回事?”

    旁边的人七嘴八舌地喊道:“他是对着你打的,子弹就在你上。”

    原来是有一个同志拿枪看扳机好不好,他不停地在扣扳机。

    左轮手枪是装六发子弹的,这些子弹装在一个能够旋转的轮盘里,扣动扳机以后,这个轮盘绕着一个轴旋转,连续把子弹运送到可以击发的位置。因为通常的转轮手枪都是朝左旋转的,所以这一类的手枪通称左轮手枪,其实很多却是向右旋转的。

    那个试枪的人扣了一下扳机,枪膛里面没有子弹。他就又连续扣动扳机,第二下,第三下,突然“砰”的一下,枪口正对着高富有的股开了一枪。

    可是高富有自己摸着却没有伤口,也不疼,他再站起来摸,上怎么也没有这个子弹。大家觉得这个真是怪了,枪响了,没有子弹!他们又在地下找,还是没有找到子弹头。最后高富有说你把枪拿来给我看,等到高富有一看,才知道原来那个子弹和那个左轮枪并不配,虽然枪里边有子弹,但是子弹被击发以后,还没出弹口,就把枪口撑裂了,弹头卡在枪管里头没有出来,高富有命大,没有把他打着。

    已经这样混乱了,又跑进来一个女队员,她是一个领导人的夫人,也没有人通知她,她也急急忙忙进来要枪。她刚一开门,又一个走火的朝她“当”的一枪,子弹从她头上飞过去,把她吓得大叫了一声,大家急忙一看,幸好是墙上开了一个大窟窿。

    于效飞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潘汉年也忍不住直笑。

    于效飞说:“这也太不正规了,美国特务在中美合作所训练我们的时候,在讲到枪械使用的时候,总是特别强调枪口要对准地面,免得走火伤人,怎么会没有人告诉他们呢?”

    潘汉年说:“就是啊,不是说了吗,他们实在是没有经验。这个还是他们打了多年交道的枪支的问题,等到他们出去执行任务,闹的笑话就更大了。”

    **zhōng yāng的驻地在香山,便衣队就主要负责从西直门到香山这条路的安全保卫。

    便衣队化装以后,在整个路线上到处设置了暗哨,蹬三轮的,修皮鞋的、卖糖葫芦的,都是高富有的人。当时的西直门城门附近是特务频繁串连碰头的地方,便衣队在此处设立了一个卖香烟花生的摊位。没想到第一天出摊,他们就遇到了麻烦。

    卖香烟花生的摊位是便衣队的指导员、一个副指导员还有一个排长在哪儿摆摊。想不到他们全都不认识秤。他们一共进了三斤花生,来一个买花生的,要买一斤。běi jīng的市民jiān猾得很,人称京油子,他发现这是几个外行,就老是说花生不够,还差一点,便衣队的指导员就又添上一点。最后他回来的时候说,我不干了,我不认识秤,我买了三斤花生全给人家了。

    这些还只是通常的细节问题,等到真正执行任务的时候,麻烦就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