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82、飞贼档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镇静地说:“别紧张,朋友。”说着,把车慢慢开到路边。

    尽管于效飞非常镇静、友好,可是那个杀手丝毫没有被于效飞的态度打动,他手里的刀子一点也没有离开于效飞的脖子。

    于效飞说:“朋友,这么大冬天的,把这么冰凉的铁块子放到我脖子上,可叫人不大舒服啊!”

    年轻杀手冷冷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嘿嘿,我还没有问你,你反倒先问起我来了。我不过是刚巧从那儿路过罢了。你呢?你又是什么人?”

    “我是去办事。你是rì本人?”

    “我在rì本机关办事。你去干什么去了,你那么办事比较麻烦吧!”

    “这个不用你管,今天我运气差,白白便宜了吴四宝和李士群这两个混蛋!”

    “现在怎么办?我送你上那儿去?刚才你听见了,马上就要全城戒严。”

    后的年轻杀手不说话了,他收起刀子,在黑暗中默默地坐着。于效飞也不追问,等着他自己开口。

    那个年轻杀手也知道这么沉默下去对人家不礼貌,只好喃喃地说:“刚才,我的兄弟全都完了,76号的人肯定会对我们家里大搜捕,能去的地方全都完了。”

    “没地方去了吗?再想想,可得赶快,时间不多了。”

    “要不,你送我出去,我到江边看看,能不能找条船混出去。”

    “你当人家的江防巡逻艇是吃干饭的啊?你又受了伤,要跑不能跑,要打不能打,上一定没带钱,就这么出去,还不是往人家嘴里送。实在没地方,我带你找个地方躲躲。能信得过我吗?”

    “行,这位朋友,你的救命之恩于某将来必当报答,今天再要说什么信得过信不过的话,我姓于的就不是人!”

    于效飞一听,怎么,居然歪打正着,把那伙人领头的于松桥给救下来了。他问道:“怎么兄弟姓于吗?”

    “对,小弟姓于,于松桥,在江湖上也有一号。”

    “于朋友在那条道上发财?”

    “啊,小弟无能,丢尽了师傅的面子,不提也罢,改rì兄弟借师傅的龙威,找回场子,再上门谢大哥救命之恩。”

    于效飞见对方仍然非常谨慎,不报自己的来历,也就不再追问,发动汽车,朝租界狂奔。

    尽管于效飞把汽车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驾驶技术又高明,可是他们到了租界外边的时候,却发现他们仍然没有抢在租界封锁之前进去。经过了这么多次的军统和其他势力的暗杀和其他行动,rì本鬼子的反应机制快多了,只要一有个风吹草动,就会通知这边的租界,而租界的外国巡捕为了避免麻烦,也马上关起租界通道,不许通行。

    于效飞的汽车到了这儿,先是被鬼子的岗哨挡住了,于效飞亮出了rì本特务机关的证件,鬼子点头放行。接着租界的洋巡捕又把他挡住了。

    于效飞对外国巡捕说:“我打个电话,找一下巡捕房的查尔斯探长。”

    那个外国巡捕知道于效飞来头非常大,很客气地把于效飞让到了里边的岗亭里边。于效飞找到英国秘密报局告诉他派到租界的他的保护人,告诉他自己被挡在卡子外边了。那个英国间谍哈哈大笑,让于效飞把电话交给守卡子的外国巡捕,那个外国巡捕一边听,一边也哈哈大笑起来。

    于效飞等他们两个说完了,就又接过电话,对英国间谍说:“我要找个方便的地方,有吗?”

    英国间谍愣了一下:“干什么用的?”

    “住几天。”

    英国间谍说出了一个地址。

    于效飞挂上电话,对守卡子的外国巡捕一笑,外国巡捕摆摆手,做出让他赶快进去的手势。几个安南巡捕连忙搬开挡住路口的路障,让于效飞的汽车过去。

    看看已经到了没人的街道上,于效飞说:“出来吧!”

    于松桥从车座下边爬了出来,于效飞一看,他的脸sè更加苍白了,他伤得不轻啊,失血过多了。

    于效飞把于松桥带到英国间谍提供的安全屋,找到了钥匙,两个人进了门。

    于效飞找到药品,帮于松桥重新包扎好伤口。

    于效飞说:“于朋友,你在这儿呆着吧,这儿很安全,你的伤是让三八大盖打的,子弹穿过去了,不上医院也行。先在这儿养着,明天我再过来看你,要是不行我再找大夫。我现在有急事,得赶紧走。”

    现在是在灯光下,于松桥看到原来于效飞要比自己年轻得多,他一抱拳:“小兄弟,大恩不言谢,兄弟有了得法的那天,自当报答。”

    于效飞开车火速出了租界,去查找rì本信使的下落。这次距离太远,他的追踪器已经无法找到rì本信使的方位了,得另外想办法。

    安娜和潘汉年全都撒出人马,到处寻找rì本信使的下落。到了第二天早上,潘汉年来了电话:“信使已经转到了梅机关里边住下,新调来了很多人保护。”

    于效飞长出了一口气。尽管他不知道潘汉年是从那儿弄到这么jīng确的报的,不过他相信潘汉年这位**华中地区的报首脑绝对具有上天入地的能力。

    于效飞急急忙忙吃了一点早餐,跑到梅机关去,他想从梅机关弄到进入信使住处的机会。要是能够渗透到rì本信使的边去,盗取信使信件的可能xìng就大多了。

    他刚一到山下少佐的办公室,山下就说:“你这几天到那儿去了?你们主编告诉你了吧?”

    于效飞根本没去报社,怎么会知道出了什么事。他把一个jīng致的小首饰盒子放到山下的办公桌上,顺水推舟地撒谎说:“我在收集最近皇军进攻中**队得到的资源和消耗的对比数据,所以没在报社里边呆着。主编没有说清楚,所以我自己过来问一下。”

    山下把于效飞送给的首饰盒子放进口袋,于效飞每次来都要送他特别贵重的礼物,连他这么贪婪的人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他说:“是这样地,我们正在组织对江苏地区进行扫,迫切需要既能够懂中国话,又能对皇军行动做出准确指导的人。我希望你能过去跟随清乡部队行动,给指挥官提出明确的建议。我觉得只有你才能快速准确地分析出皇军的行动效果,为指挥官提出最有效的建议。过去我们就是缺乏这方面的人才,所以扫总是失败。”

    于效飞心里骂道:“你姥姥的,早不来晚不来,我现在没空啊!”

    于效飞笑着对山下说:“少佐,能不能这几天不去啊,我这些天有重要的事走不开。”

    山下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马上低声问道:“于地,是公事还是私事?”

    于效飞小声说:“我在农村和人搞了一批粮食,暂时不能离开。其实,这件事要是能够成功,对整个帝国的利益也是非常大的。”

    “啊,于地,经济头脑大大地!你地发了大财地!”

    “没有没有,山下君,只是小小的。只是试验而已,真正的大生意,怎么忘记山下君呢?”

    “哈哈,哈哈,去忙吧,于,不要忘了你今天说的话呀!我相信你的头脑!”

    “谢谢山下少佐看得起。看看这些来中国的人,有那个不是发了大财。少佐先生,不要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哈哈哈!”

    两个人正说得闹,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山下抓起电话:“嗨!嗨!我马上挑选最好的人!就今天晚上!”

    他放下这只电话,抓起其他电话,紧急召集人手。于效飞在旁边听得清楚,山下说的正是特别信使的事,今天晚上,山下要带领人保护特别信使,他们要去对他们抓住的于松桥的那些受伤的同伙进行审讯。那些信使本来就是高级特务,他们这次受到了袭击非常震怒,他们要大开杀戒,对那些俘虏进行大屠杀。

    于效飞相信,以山下和那些信使的手段,那些被俘的杀手撑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一定会招供。所以他早就把于松桥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到了英国人那儿,这样即使是那些杀手招供出了什么危及到现在的于松桥的东西,他们也不会连累到安娜和潘汉年,他们做梦也不会找到英国人那儿。即使是他们能够找到英国人,那就让他们去狗咬狗好了,这里边没有中国人什么事。

    但是现在于效飞不是应该管于松桥怎么样,他要做的是,赶紧利用这个机会去动特别信使的脑筋。

    于效飞驾车狂奔,他不停地摁喇叭,完全不顾路上有人注意他,甚至直接冲过rì本人的关卡。在rì本人的电驴子追赶上来之后,他亮出他的特务机关份证,命令rì本鬼子用摩托车为他开道,直奔目的地。

    在快要到地方的时候,于效飞打发走开路的鬼子,把汽车停到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然后换上一不显眼的衣服,他要找一个人――刘阿四。

    这个刘阿四是个神偷,据他说,整个大上海的高楼大厦没有他进不去的,这里边自然也包括所有外国人的房子。这次于效飞要进入戒备森严的rì本信使的住处,而且要拿到东西出来,需要有他的帮助或者是建议,尽管人家从事的行业不是社会鼓励的那种,但是人家毕竟是工作多年的专业人才。

    于效飞按照刘阿四留下的联系方法,找到了租界里边的一个中式小院。院子门口是一个小杂货店,在店里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于效飞知道,这个人是刘阿四的老婆。于效飞笑嘻嘻地上前叫了大嫂,说明来意,那个女人脸上没有任何表,只是拿起鸡毛掸子在后的货架上轻轻掸了几下。

    于效飞纳闷地看着,那个女人又回头说:“跟我来。”说着关了店门,带着于效飞穿过后门,进到院子里边去。

    于效飞跟着走了几层院落,这才明白,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小院子真是庭院深深,别有洞天。他们大概走出了近五十米,这才到了后边的一个小楼。于效飞跟着刘阿四的老婆上了楼,看见刘阿四正在桌子前边用戥子称几件金首饰,瓜子金。

    于效飞一笑:“刘大哥,这是做生意才回来吧?”

    “嘿嘿,算你运气好,要不是我正在算帐,刚才看见你了,你想进我这个门,得等到明天了。”

    于效飞急忙回头一瞧窗口那边,这才明白,原来刚才刘阿四的老婆已经通过机关发出了信号,刘阿四在楼上看见了他,这才放他进门,连这么机jǐng的于效飞都没看出这里边的玄妙,真是贼有贼道啊!

    刘阿四知道于效飞大清早的就来找他,一定是有急事,就打发他的老婆下去看门,然后对于效飞:“兄弟,有话直说。”

    “大哥真是痛快。是这样的,小弟有一件生意要做,需要大哥帮衬。”

    “兄弟这种手,还来找我帮忙,生意不好做吧!”

    “是啊,是一座dú lì的小楼,有很多人看着,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人发觉。”

    “很多人看着?是个大户啊?得了,大哥替你走一趟吧!”

    “这个,可是非常危险,不如你把进去的办法教给我,我自己进去。”

    “哈哈哈,兄弟,你把这事想得也太简单了,我们这行可不是想着那么简单的,我来给你讲几个故事吧!”

    刘阿四说,这盗窃并不简单,通常会分为,锦线、白线和黑线。白线是白天作案,黑线是黑天作案,而锦线则是出入上流社会,拥有高级技巧的白线。又根据作案的具体手法不同,分为锦毛狐、白面猴、蜘蛛网、露水、灯花、平地、底子、开天窗、滚地龙、抛布梯、开窦子、插香、钓鱼等等。

    而要做成这些事也不是那么简单,需要有眼线、卧底、黑市、夜市、高篓、暗收、销赃、窝赃这一系列人马的配合,所谓千门八将也不过这一人马的组合。没有眼线,不知道底细,怎么能够知道那些东西值得偷,那些人家值得下手呢?得手之后,要是没有人配合,东西不能出手,偷的东西不能换成钱,那么这次盗窃不就白忙一场了吗?

    抛布梯、钓鱼就是用布做的软梯从高处爬下来,进去偷东西,而钓鱼则是不进到别人家里,用钓鱼杆或者类似的东西把小件贵重物品从人家家里钩出去。通常的人以为家里没有人进来过,东西却没了,一定是飞贼做的,其实这根本不算。

    刘阿四又说,抗rì战争之前,淞沪jǐng备司令部旁边的龙华寺被偷去了很多贵重东西,jǐng备司令杨虎是大帮会头子,寺院的人就托他破案。他找了很多行家,大家一致认为,这个院子重门叠户,四面高墙,从外边非常难以进入,一定是内贼作案。但是搜遍了和尚仍然没有,才重新观察,看到了墙头青苔上有擦痕,这才知道是外人做的。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jǐng察没法破案,只有按规矩找到一个着名的大盗王胡子,他笑着说,这是徒儿们不懂事。第二天被盗的东西就自动出现在现场。

    而这些人也算是飞贼,他们的办法就是用头发或者丝线编成比筷子粗点的长绳,前边装上钩子,扔出去钩住东西,爬过高墙。

    于效飞是北平人,对京津两地的飞贼故事更是知之甚祥,他的师傅在训练他练轻功的时候还告诉过他北方所有有名飞贼的故事。在北方最有名的飞贼当数北平的燕子李三。这燕子李三从清朝末年出道,直到30年代中期被běi jīngjǐng察局枪毙,以劫富济贫出名,人称侠盗。

    这燕子李三专偷达官贵人,清朝时候偷王爷,民国时候偷国家部长,这些全都是惹不得的大人物,平时没事还要找事,这家里一出事,几乎把jǐng察的脑袋揪下来。

    他的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是他曾经在监狱中遇到过一个被蒋介石清党时候抓住的**员。当时这个**员被抓住了,已经确定几天之后就要枪毙。这个**员发现,他的同屋关着一个穿着破烂但是态度却非常傲慢的人。

    这个**员跟那个人说话,那个人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奇怪的是,这个人经常在**员一转的功夫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边摆满大堆的酒,大吃大喝起来。

    时间长了,两个人说的话就多了起来,那个人才恍然大悟起来,说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劫富济贫的人。这个**员非常奇怪,就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人说,我就是大名鼎鼎的燕子李三啊!**员见他把自己和他们这种江湖侠客相提并论,觉得非常好笑,就详细地给他讲了很多**的理论。燕子李三的态度马上变得极其谦恭,用弟子礼对待这个**员。

    他说,可惜,我遇到你实在太晚了,不能受你的教诲。知道这个**员第二天就要枪毙的时候,就说,来,我帮助你越狱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