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79、是谁出卖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不知道为什么,杂货店老板始终沉吟不语。于效飞就说:“怎么,有什么困难吗?”

    杂货店老板还是没有说话。

    于效飞冷笑着说:“怎么,你不是想违抗戴老板的命令吧?”

    杂货店老板害怕了:“不敢不敢。我是在想,你干嘛要冒险到rì本司令部里边去呢?我这个店已经接到了rì本司令部的生意,他们那里边负责后勤的rì本人把大部分的采购生意都交给了我,我只要跟他打听一下,他就能告诉我很多报。我看咱们不如给他点钱,从他那儿多打听点况。”

    于效飞看了看杂货店老板:“从他那儿能探听出什么?你以前的消息就是从他那儿得到的吗?”

    杂货店老板尴尬地笑了笑:“这个,只要给他一些钱,他什么都肯说。”

    “那么你以前是给了他钱还是没有给他钱呢?”

    杂货店老板不说话了。

    于效飞冷笑着说:“你不是要告诉我,你以前根本没有给他钱吧!那你这么多的经费都到那儿去了?”

    杂货店老板看了一眼于效飞冰冷的目光,赶紧低下头去,不敢抬头了。

    停了片刻,于效飞说:“你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不过这次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你还是安排我进去亲眼看看,你自己知道的,你这样得到的报的水分多大。我必须亲眼看到才能确认。你不会连安排我进去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到吧?”

    杂货店老板说:“那,我告诉他你是我从乡下来的表弟,以后送货办货就由你和他联系,可以吗?”

    于效飞高明的化装术,惟妙惟肖的模仿,让这个小店老板也没有看出他的真实年龄,杂货店老板真的以为于效飞是一个上年纪的人。

    于效飞想了一下:“好吧,那就这么说好了。放心,老哥,我只是进去看看而已,不会干什么事,让你担风险的!”

    杂货店老板苦笑了一下,不再说什么了。

    于效飞得到了一个能够混进rì军司令部的机会,马上回去向戴笠报告。时间一到,安娜把电台打开,于效飞飞快地发出了电文。

    戴笠在那边又是等得着急得不得了,终于得到了于效飞的消息,松了一口气。

    这时,正在监听的一个rì本兵喊道:“又发现了一个电台!”

    rì军少尉急忙跑了过来,抓起另外一个耳机戴在头上。听了一会,rì军少尉说道:“这是一中国式的密码,还是那个电台吗?能测算出方位吗?”

    rì本兵看了一下说:“方位和上次那部电台的方位差不多,但是密码结构完全不同。”

    rì军少尉凝神细听,说:“看来租界里边的电台多得数不清,这是一部chóng qìng方面的电台。注意记录,加快进行破译。我去报告,尽快到租界里边去寻找电台的位置。”

    于效飞已经把戴笠交给的密码交给了安娜和潘汉年,所以,这时戴笠在收听于效飞发报,安娜的上级在收听发报,延安、rì本人、租界的英国秘密报局人员,都在收听。zhōng yāng人民广播电台嘛,是向全世界广播的,只要在收听范围之内的人都能听见,所以,于效飞进入rì军司令部的事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尽管rì本人和英国人还不知道密码,但是这不过是早晚的事

    于效飞发完电报之后,对安娜说:“这个不行,咱们两个都用这台电台发报,使用频率太高了,极大地增加了rì本鬼子侦破的可能xìng,咱们过去是况紧急,这种状态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我得尽快想办法弄一部电台。”

    安娜说:“对,你先去行动,我来找一下关系。”

    于效飞又来到杂货店老板这儿,由杂货店老板带着来到了rì军司令部。把门的鬼子管得很严,把他们两个拦在门外,杂货店老板给里边的鬼子军需官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交给把门的鬼子,那边的鬼子军需官对看门的鬼子说了一通,看门的鬼子这才放行。

    这儿是整个华中地区的rì军指挥部,院子非常大,里边的人和车辆穿梭似的往来。不时有列队的巡逻队迎面而来。杂货店老板象是进了猫窝的老鼠,低着头快步朝前走,连个大气都不敢喘。每经过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胳膊上扎着白底红字袖标的rì本值勤军官上前盘查他们。杂货店老板点头哈腰地跟鬼子解释自己是来找那个军需官的,于效飞也跟着点头哈腰,鬼子这才放过他们。

    看看到了没人的地方,于效飞问:“怎么这儿平时就这么严吗?才走了不到半个院子,这都有几十个人上来问了。”

    “不是啊,平时不这样,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你来的事他们知道了?”

    于效飞一笑:“你说呢?他们要是知道了,干嘛不管我呢?”

    “也对啊,这是为了什么呢?”

    于效飞撒了个谎说:“看看,戴老板让我进来观察是对的吧?要是你,一辈子也不进这个大门,能弄到什么有用的报!”

    小老板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

    经过了简直是到rì本国那么复杂的过程,于效飞他们终于见到了rì本军需官。这是一个老少尉,四十多岁了,胡子茬又硬又长,一看到杂货店老板,很高兴,上前迎接他们,把于效飞他们让到了他的办公室。这是后边院子的一个dú lì的小平房,里外几间屋子,大概是外边办公,里边睡觉。

    于效飞借着rì本军需官和杂货店老板说话的功夫朝窗户外边看去,只见房子斜对面不远就是用水泥抹得平平整整的办公楼,从上到下都是让人十分不舒服的灰sè。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里边正在忙乱的rì军参谋人员,这时正好有一个rì军参谋凑近窗户低头细看纸上写着的什么东西,于效飞一眼看见了他肩膀上的肩章,少佐!

    这样级别的军官都在一楼办公,这说明这个办公楼比一般的大楼重要得多,从这儿就能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于效飞心里一阵暗喜。

    杂货店老板和rì本军需官在讲最近他们交易的况,两个人都说不明白对方的语言,两个人象是聋哑人一样又喊又叫,比比划划,于效飞心想,这两个人平时到底是怎么沟通的,这么要求买来的东西能不能吃,会不会吃死人哪?

    末了,杂货店老板把钱拿出来,告诉鬼子这是他应该得的红利,鬼子乐得合不拢嘴,于效飞恍然大悟,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够进行统一衡量的标准,那就是货币,这话真是太伟大了。两个家伙终于找到了他们的共同语言,钱一拿出来,啥也不用说了。

    鬼子把钱接过来,仔细地查起来,突然他叫唤起来,伸手来揪杂货店老板的衣服领子。杂货店老板听不懂鬼子在喊什么,解释也解释不通,急得要命,两个人撕打起来,杂货店老板也不敢还手,被鬼子摁到桌子上,鬼子摸出王八盒子来,要用枪打死他。

    于效飞赶紧把鬼子从杂货店老板上拉开,也用中国字外国味对鬼子喊道:“钱地没少,是没全收回来!”于效飞又用rì语喊道:“订金!订金!”

    鬼子这下听明白了,松开了杂货店老板,又象个聋子似的大声冲于效飞喊起来,生怕别人也听不见。

    于效飞当然不能用流利的rì语跟他讲话,要是那样就暴露份了。于效飞只能用中国话里边夹rì本词的办法跟鬼子喊道:“钱没少,农村地!订金地!”

    说到这儿,于效飞又转问杂货店老板:“什么订金?”

    “我先用这些钱预订了明年的粮食,要不等到明年rì本人把粮食一垄断,粮价就上去了,现买太贵了,要是能先订下来,还能赚一笔。”

    “啊,你小子还跟鬼子合伙搞投机倒把啊!”

    杂货店老板苦笑着说:“你先告诉这个rì本人,回去我再跟你解释,要不他得吃了我。”

    于效飞转跟鬼子又是一通比划,又喊又叫,然后在纸上写上价钱,鬼子这下明白了,把枪放进兜里,连连朝杂货店老板伸着大拇指。杂货店老板苦笑着用袖子擦掉头上的汗,看来做生意真是有风险啊!

    经过了这么一场闹剧,那个鬼子很感激于效飞,一打听,于效飞是杂货店老板亲戚,他马上同意以后送货和结帐就由于效飞来进行,这人和人之间太需要理解和沟通的渠道了,只有于效飞才能了解他的内心。

    于效飞总算能够在rì军司令部常来常往了。

    时间不等人,第二天晚上于效飞就来到rì军司令部,和鬼子军需官商量下个月给鬼子军官们采购伙食的事。于效飞带来了两瓶好酒,又带来一些熟食,两个人先把买卖的事说好了,尽管两个人是用rì本话一个字一个字崩,但是意思是非常明确的,加上于效飞不断在纸上写上价钱,算计好两个人可能赚的钱,鬼子很快就明白了杂货店老板的意思。这次买卖谈得比和杂货店老板本人来时痛快多了,鬼子非常高兴。

    生意谈成了当然得举杯庆祝了,于效飞不断给鬼子把酒杯满上,加上他早就在酒里加了料,没一会鬼子就趴桌子上了。于效飞再给鬼子后背上点上一指,加上保险,鬼子昏睡得跟死猪一样。

    于效飞脱下装老头时穿的棉袍,在肩膀上一搭,把棉袍象包袱一样斜系到后,然后他一步跳出房门,来到后边的办公大楼下面。听听四面无人,没有声音,于效飞朝大楼的墙上一贴,用壁虎游墙术朝墙上爬去。他粘在楼上的窗外,把一根细铁丝插进窗户,轻轻挑开窗户,无声地跳了进去。

    于效飞轻快地来到办公室的门口,看看门上挂的牌子,这儿是作战一课,如果是平常,进了这儿可以弄到很多作战报。可惜,这次于效飞的要求更高,所以这儿的东西他就不感兴趣了,他需要更高级的东西。

    于效飞象只猫一样紧贴地面快速向前溜去,到了楼梯拐角,他刚一拐弯,又赶紧跳回来,原来就在下边站着一个值勤的rì本军官,正在背着手来回转悠。于效飞赶紧后退,不过,他一抬头,忽然看见了他要找的东西,就在对面的墙上有一张全楼的办公室位置示意图,于效飞仔细看了一遍,记住了。

    于效飞迅速回到刚才进来的房间,把门关好,又从窗户出去。他从窗户外边顺利地到了楼上的司令官办公室。于效飞按照原样进了办公室,直奔桌子上的电话。于效飞把几部电话机全都给卸开,在里边安上窃听器。然后他仔细清理了现场,确认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之后翻从窗户里边出来。

    这时还没有无线发shè的窃听器,所以于效飞安装的窃听器还需要长长的电线。于效飞借用了一段鬼子电话里边的电线,然后他在鬼子窗外的电话线上接上一个旁路。于效飞的腰间缠着很粗一捆专门电线,这是他jīng心设计制作的,无论是电线的连接位置,还是电线的颜sè和走向,全都伪装得非常巧妙,不贴到跟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觉。

    于效飞刚要下楼,忽然一道雪亮的光柱直朝他脸上扫来,于效飞吓得一个后跃,跳到窗户里边去了。他侧耳细听着下边的声音,原来是鬼子的巡逻队从下面经过。白天的时候于效飞还没在这儿看到有鬼子的巡逻队,看来这是晚上加派的。于效飞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从华盛顿来的特别信使就在这个院子里边的某个地方住着。

    于效飞又翻出窗外,粘在墙上,小心地把自己接出来的电线顺着墙拉下去,一直接到了rì军司令部的外墙上。就在于效飞忙活的时候,又一队鬼子的巡逻队走了过来。于效飞就那么挂在大墙上,瞪着眼睛看着鬼子的巡逻队从他的脚下走过去。这时候,就连于效飞这么久经大敌的人都觉得有些紧张了。

    鬼子的巡逻队过去之后,于效飞爬到墙头,小心地把电线送到大墙外面。然后,他避开了墙头的电网,小心地从墙上翻出去。到了外边就是他的世界了,于效飞很快布置好了窃听线路。大功告成,现在就等着窃听鬼子的信使的消息了。

    于效飞连夜窃听,可是没有听到一点特别信使的消息。到了第二天上午,他来到杂货店的门前,他得把他和鬼子军需官商量好的采购的事告诉杂货店老板。

    杂货店门前的街上一片平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于效飞却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越走越慢,终于接近了杂货店的店门。奇怪的是,杂货店虽然开着门,却没有卸下旁边店面上插的木板。这时一个老头来到杂货店门前,拎起棉袍下摆迈进了杂货店。

    于效飞的速度控制得刚刚好,他现在正好走到杂货店的门前,他眼睛的余光一眼扫到,刚才进去的那个老头突然体向前一栽,好象是摔倒了。但是于效飞却觉得,他好象是被人一下子拉进去的。于效飞侧耳细听,就听见从杂货店里边传来了低低的“扑通扑通”的声音。

    于效飞明白,这是rì本特务的习惯做法,抓住人之后,先不由分说地狠揍一顿。于效飞一下子醒悟了,刚才进去的这个人,跟于效飞化装成的那个老头的样子十分相似,人家真正要抓的是他!

    于效飞这时是在杂货店街道对面的人行道上走着,他目不斜视,大步通过,迅速离开了险境。但是,于效飞心里在想,到底是什么地方又出了漏洞了呢?

    自己刚刚从窃听的场所过来,应当不会是自己的窃听器被鬼子发现了,那么,是那儿出了问题呢?

    于效飞在街上转了一圈,买了一些吃的,看看没有人跟踪,这才回到自己窃听的地点。幸好自己没有把自己的真实目的告诉杂货店老板,而窃听地点也没有安排在他的家里,要不然自己jīng心设计的这个局就全都白费了。

    整个上午在忙忙碌碌中飞快地渡过了,于效飞买来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吃,全都扔在一边,他耳朵里边听着,手里飞快地记着,他安装的窃听器可以把rì本司令官的电话和房间里边十米以内的说话声全都传送出来,这些全都是rì军的最高级机密,尽管暂时跟于效飞的任务没有关系,但是随便交给那支中**队都有不可估量的作用,他必须全部记录下来。

    到了中午,鬼子司令官要去吃饭了。于效飞正想歇一下,却听到了他梦寐以求的话:“沼田和田路回来了吗?今天晚上,在上海华懋宴请外务省和汪jīng卫zhèng fǔ的官员,把各方的意见总结一下,然后让他们给岩畔大佐带回去。”

    快去找潘汉年,我需要他的帮助!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