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78、特工本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潘汉年听了于效飞的报,不由得一惊,他急忙问道:“这个报的来源是什么,可靠吗?”

    “绝对可靠。这是我从rì本派到北平去的天皇特使的尸体上搜查出来的,绝对不会有假。从rì本方面不惜代价来保护这个报的样子上来看,这个报是他们绝对的机密,应当是不会错的。”

    这个消息,连为国际级间谍巨头的潘汉年也为之动容,他不问道:“怎么,你行刺了rì本的天皇特使?”

    于效飞就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地对潘汉年讲了一遍。

    潘汉年不住点头,最后,他说道:“看来,他们派你去行刺rì本的天皇特使,是他们的雪计划的一部分。这个计划一定是极其机密的,我相信就连安娜这个级别的人领导人也不会有资格知道。这个计划应当是一个庞大的、具有世界意义的计划,是经过多方面、仔细的考虑的,你的行动是这个行动中的重要一环。你的行动大概同时具有多方面的意义。”

    于效飞说:“对,安娜说过,这个行动中的一个必须做到的行为,就是要在这次行动中留下军统的标记。我猜测,借刀杀人,嫁祸给军统,一个目的是隐藏真实刺客的份,另外一个目的一定是要激怒rì军,让rì军对军统,乃至整个中**队进行残酷的报复。这样,就把rì军原来的部署全部打乱了。从这份rì军的计划上来看,rì军是要进攻苏联,我看苏联方面也对这个计划早有耳闻,至少是预测到了。我这次行刺,足够把rì军进攻苏联的战略意图彻底扭转过来。”

    潘汉年表示同意说:“你分析得完全正确。rì军首先是没有了计划,然后是他们的苏联内应和行刺斯大林同志的行动会被苏联方面彻底摧毁,他们的偷袭已经没有了意义,他们就再也不会采取对苏作战的行动了。然后他们会对中国进行报复,在整个中国进行大规模的作战。这样,国际上正在进行的英美策划的远东慕尼黑yīn谋就会彻底破产。rì本避免和美国发生冲突的斡旋就会失败,苏联方面的安全得到了最终保证。”

    于效飞说:“让rì军对中国进行报复,这是用牺牲中国为代价换取苏联的和平,这个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理。咱们怎么办?把计划公布出去?”

    潘汉年摇摇头,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于效飞知道,潘汉年作为中国**方面决定整个战局的报负责人之一,需要对中国**的整个战局做出考虑,他甚至需要对战争结束以后整个中国的前途和命运进行权衡,这需要一次长久的全盘考虑,用rì本围棋界的话来说,就叫做做一次长考。

    过了许久,潘汉年说:“不,中国和苏联在整体的战略利益上是一致的,尤其是中国**方面,是处在无数敌人的包围之中,没有了苏联这个同盟军,我们的rì子将会更加艰难。全世界所有人都已经看出了形势的发展趁势,德国必将进攻苏联。只有苏联领导人自己还抱有幻想。这样吧,这个报你暂时不要交给安娜,我立即向zhōng yāng请示,等到zhōng yāng的指示来了我再来通知你。”

    于效飞目光炯炯地望着潘汉年:“好,这一次我将为我自己的祖国而战!”

    潘汉年走后,于效飞估计潘汉年回去向zhōng yāng请示,从立即进行紧急发报,发出报,到zhōng yāng进行紧急协商,做出指示,再到潘汉年回来通知自己,中间可能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让人通知医生,立刻做手术,如果一切顺利,等到潘汉年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能够行动了。

    傍晚时分,潘汉年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以潘汉年这样肩负重任,决定世界命运的人物,绝对具有泰山崩于前而面sè不变的心理素质,可是他这样失态,说明事之紧急已经让他这样的大人物也无法镇定了。

    于效飞正在练功,潘汉年敲了一下门,就闯了进来。

    于效飞一笑:“怎么了?有什么无法克服的困难了吗?”

    潘汉年迅速恢复了常态,也是一笑,说:“我已经请示了zhōng yāng,zhōng yāng对这件事非常震惊,在进行紧急会议之后,已经有了决定。zhōng yāng认为,zhōng yāng最不愿看到的就是rì军北进攻打苏联,这不仅因为**和苏联在长远利益和意识形态上的一致,更重要的是苏联一旦受德rì两国的夹击,必将陷入十分危困的境地,**也将失去作为战略大后方苏联的支持,国民党zhèng fǔ就会趁机向**施加军事压力,置**于孤立无援,甚至没有退路的危险境地。德国进攻苏联是必然会发生的,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阻止rì本进攻苏联,所以这个报必须交给安娜。不过……”

    “不过什么?”

    潘汉年思考着怎么对于效飞解释。

    于效飞一眼就看出了潘汉年的顾虑:“领导同志,你有什么话尽管直接说,就把我当成自己同志好了。我希望你能在今后的工作中考验我,作为我加入你的组织的证明。”

    潘汉年点点头说:“好,zhōng yāng认为,因为rì本在rì俄战争中打败了俄国,所以苏联领导人害怕rì本远胜于德国。他们把总共240万正规国防军的100万部署在东线准备对付rì本,而在西线羞仅部署70万准备对付德国。军事行动不同于一般事件,需要一个长期的准备和进行过程,只要通知苏联方面,就可以及时阻止rì军。只是这个刺杀斯大林同志的事极其紧急,每分每秒都可能发生,必须火速通知他们。但是,这个报的可靠xìng必须得想办法进行验证才好,要不然似乎过于危言耸听,会影响苏联领导人对我们报的相信程度。”

    于效飞说:“不必验证,我知道详。我干掉的那个天皇特使叫高月保,他在黑龙会指导下利用黑龙会骨干、拉脱维亚人和苏联境内的不满分子、处于恶劣地位的少数民族,组织了一个卓有成效的间谍网,他得到的那些报可以证明间谍网的能力,他们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于效飞这样一说,潘汉年完全相信了,一个能够轻松刺杀天皇特使,全而退的特工的判断能力,他会不相信吗?

    潘汉年沉吟着说:“现在可以确定,这个报必须马上通知安娜。只是租界已经被封锁了,根本进不去。得想什么办法呢?”

    于效飞站了起来:“我去吧!”

    潘汉年对于效飞刚刚手术就能行动自如有些奇怪,但是他仍然说:“你刚刚手术完,要注意体。”

    于效飞一笑,突然腾空而起,空中掠过一片残影,于效飞转眼已经踢出了少林七十二艺中如影随形腿中的连环十八腿。看着稳稳地站在面前的于效飞,潘汉年惊得目瞪口呆,这是今天第二件让他震惊的事

    潘汉年镇静了一下说:“虽然是这样,能不发生冲突还是不要动手的好。还是得想一个稳妥的办法才能通过封锁线。”

    于效飞傲然一笑说:“我在租界外边有两个rì本特务机关的份,在租界里边有英国秘密报局的份,在上海没有人能挡得住我!”

    潘汉年又是大吃了一惊,这是今天第三件让他震惊的事

    于效飞一边穿上外衣,一边问潘汉年:“今后怎么跟你联系?”

    “我给你一个地址,如果你有事找我,就去通知他,说出这个暗语,我随时来见你。”

    于效飞知道这是最高规格的待遇了,以潘汉年的份,随叫随到,足见对自己的重视了。

    于效飞顺利地通过了封锁,回到租界。安娜看到了于效飞,自然兴奋得不得了。她一把抱住于效飞:“哎呀,我的沙沙,你可回来了,你怎么样了?”

    于效飞笑着说:“没什么了,他们帮我找了一家医院,给我做了手术。”

    “你现在可别出去了,就在我这儿好好休养几天吧!”

    于效飞一笑:“什么,我这么重的伤,再受你那么一收拾,我还活得了吗?”

    安娜大笑:“你又想到那儿去了,这次想这个的不是我,是你!你在我这儿好好养伤吧,我保证不sāo扰你。我给你做我们俄国最好吃的馅饼,烤得都是油,用蜂蜜涂上,再多放点葱,味道香极了!”

    于效飞一看安娜的表,说:“你快擦擦嘴吧,你是要给我吃还是要自己吃啊,你口水快流下来了!”

    两个人说笑了一阵,安娜才问起来:“这次的任务执行得怎么样了?”

    于效飞说:“两个特使不在一起,所以只打死了高月保。他的计划弄到手了,只是不方便带出来,全都记到心里了,你赶快报告吧,他们要行刺斯大林。”

    安娜一惊,她看了一下表:“还有一小时就是联络时间了,一会就发报。不过,现在rì本人查得很紧,租界方面也配合rì军,到处在查电台,咱们今后一定要小心了,不遇到紧急况,尽量减少电台的使用。”

    两个人又说了一阵于效飞在北平执行任务时候的事,终于到了发报时间。安娜打开电台,开始呼叫总部。总部正在等着这次重要行动的结果,马上就进行了回答。可是,等到安娜把况报告之后,那边却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于效飞看了看表,抢过安娜的电键,因为安娜对他十分信任,所以安娜的密码他也知道,于效飞飞快发出一条信息:“敌人正在监测,一个半小时后再联系。”

    他没有等到总部发来同意的信号,立即关机了。

    与此同时,一个正在监听的rì本兵摘下了耳机。旁边的一个rì军少尉急忙问:“找到那个电台的方位了吗?”

    “时间不够,再有5分钟就够了。”

    rì军少尉沉思着说:“这个电台最近十分活跃,大概是和最近的时局有密切关系,所以,这是一个高级的电台,应当是敌方重要人物的,找到了它,就能破获敌人在上海的谍报网。马上和租界方面联系,许我们进去进行近距离检测。”

    一个半小时以后,安娜她们收到了总部的消息,消息很短,只有一句话:“报收到,容核查。”

    安娜组织的任务完成了,下边是戴笠交给的任务了。这次任务,其他缓慢接近报来源的办法全都不行了,于效飞只能再来找潘汉年。

    潘汉年说:“小于,你的事我马上准备去办,不过,你得先把你加入组织的经历写一份简要的报告交给我,我交上去,你的份非常特殊,有关领导非常重视。”

    于效飞知道,自己的份实在复杂,人家小心也没错:“这个没问题。”

    “这次你准备怎么行动?”

    “这次时间紧迫,所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rì本外交方面核心人物的资料,然后我用假份去接近他,如果不能用收买的办法,就只能用暴力了。”

    “好吧,报方面我来安排。记住,同志,在任何时候,你都不是孤军奋战,我们的同志就在你的边。”

    1940年11月,两名美国神父沃尔什和德劳特,带着纽约孔莱普商会经理斯特劳斯的介绍信,拜访了rì本zhōng yāng金库理事井川忠雄,神父的行动是经过美国zhèng fǔ中“最高级人士”批准的。近卫首相派遣岩畔豪雄大佐抵达纽约,协助野村大使与美国谈判。岩畔是个谍报活动专家,着名的中野间谍学校就是他一手创建的。

    于效飞已经接到命令核查以下内容:rì本方面提出的谈判条件是,轴心国三国同盟是防御xìng的,只有在德国受到攻击时,rì本才履行三国同盟义务;由美国出面劝告蒋介石政权与汪jīng卫政权合并,承认伪“满洲国”,rì本则从中国撤军,放弃所有对中国领土的要求。如果蒋介石拒绝,美国即停止援蒋,美国协助rì本获得必需的物资,维持与rì本的通商和金融合作。

    于效飞必须接近岩畔派到南京的私人信使,他们与负责华中方面的rì本中支派遣军司令部交换对待汪jīng卫zhèng fǔ的态度,要从他们手中夺取写有谈判内容的信件。

    这个任务不轻松,因为,这种涉及国家命运的巨大机密,必然是rì军竭尽全力要保护的,要接近它是何等困难。而且,岩畔是个谍报活动专家,他能派出执行这种任务的亲信,必然也是一流的专业特工,其jǐng觉xìng、发现危险的技巧,自我保护的能力,绝对也是一流的,于效飞很可能刚刚接近信使的边,就被人家发觉了。

    于效飞化装成一个老头,来到了一家杂货店。这家杂货店是军统的一个点,是专门监视rì军司令部的。因为其实每天光是用眼睛傻看,没什么大用,所以和通常的军统网站没什么联系,也就很安全。

    店老板五十多岁,是个胖乎乎的老头,整天笑眯眯的,完全看不出是跟特工这个行业有什么关系的人。只有在于效飞这样敏锐的目光下面,才会发现他偶而从眼睛深处流露出的狡猾神

    店老板老板看着于效飞一笑说:“老弟,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于效飞也是一笑:“我从大后方来,老板派我来找你有事。”

    店老板的笑容一点不变:“我没听说过什么大后方。我是做小生意的,跟那些东西一点不搭界。”

    于效飞把一张撕成两半的《大公报》的报头放在桌子上,老头转回到后边的房间,过了半天,拿着另外一张撕成两半的《大公报》报头回来了。两个半张报头凑到一起,正好严丝合缝。

    店老板这才点头哈腰地笑着说:“实在对不起,能在rì本人的眼皮底下呆这么长时间,全都是因为我小心。老板有什么指示?”

    于效飞笑着说:“明白。你别害怕,老板这次也不是让你做什么太危险的工作。老板对你的工作很不满意。老板认为,你报上去的报太笼统,现在鬼子正在加紧进攻中**队,老板命令我亲自来观察一下鬼子在司令部里边的动向,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鬼子的况。”

    店老板的眼珠连转了几下,小心地问道:“那么,你要怎么办呢?”

    于效飞对这个小特工的印象不错,虽然他不愿意做什么太危险的工作,但是他这份伪装的能力,这份谨慎,和他临危不乱的这份镇静,完全超过了普通特工在鬼子面前的那种惊慌失措的素质。只是,从现在看来,他有些自私,对执行任务并不心。他的真实动机,还有待考察,于效飞对他不得不防。

    于效飞说:“你帮我安排一个能进鬼子司令部的工作,比如说是帮助鬼子采买东西的什么职务。只要能够进鬼子司令部就行了。至于观察鬼子的调动,我自己做一下就可以。”

    小店老板的眼珠子又是一顿乱转。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