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75、死尸出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坐在墙边,只露出一只眼睛向外面看。一个鬼子刚刚探出头朝院子里边看,于效飞已经一枪打去,打飞了那个鬼子的半边脑袋。

    外边的鬼子再也不敢露头,他们把枪伸到院子里边,乱放一气。于效飞那会看不出这个阵势,他jīng通shè击,对怎么样能够打到人清楚得很。鬼子这么乱打,能唬住别人,要想唬住他,做梦去吧!借着这个功夫,于效飞又包扎了一下伤口,把边几个鬼子的步枪拉到边,检查有多少子弹。

    冬天的北平,寒风刺骨,凛冽的过堂风从窗户那边吹进来,又从于效飞的后钻进他的大衣。他上的大衣早就让血浸透了,让寒风这么一吹,他不由一哆嗦。于效飞想,不行,不能在门口这么傻呆着,得回到里边去,换一件衣服,看看有没有绷带之类的东西或者药品,包扎一下伤口。要不然,就这么流血也把自己流死。

    再说,里边的特务是便衣,他们用的是手枪,那可比这些当jǐng卫的鬼子用的步枪shè击速度快多了,手枪的重量也轻得多,老是这么举着这么重的三八大盖,累也累垮了,鬼子进来也打不准。

    于效飞又朝外边瞧瞧,外边的鬼子也不敢进来,也不开枪了,一阵寂静,除了呼啸的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于效飞两只手端着两支枪,脸朝外边看着,慢慢倒退着朝里边的病房挪过去。就在这时外边的鬼子突然喊叫起来,矮墙两边突然伸出几只枪口,同时乱shè起来。接着,从两边同时跳出来几个鬼子,根本不顾他们可能暴露在于效飞的枪口前面,疯了似的朝里边冲过来。

    于效飞双手举枪,同时shè击,两个鬼子同时被打中口,一头栽倒。可是后边的那几个鬼子却端着枪继续朝里边冲,转眼已经到了门外!

    于效飞急忙扔掉一只枪,一只手拉枪栓,一只手扣动扳机,一枪打倒一个。可是鬼子向前冲的速度非常快,这一会功夫已经到了门口,一个鬼子已经看见了于效飞,边冲边举枪就打!

    于效飞体向后一倒,扣动扳机又是一枪,那个鬼子同时也是一枪,于效飞打中了那个鬼子的口,鬼子体一转,他的子弹擦着于效飞的肩膀飞了过去。

    几个鬼子都被打死了,于效飞暗叫好险,他还没有缓过气来,从院子外边又已经跳进来几个鬼子,嗥叫着就朝房子里边冲。

    于效飞急忙又是一枪,这一枪没有打前边的鬼子的脑袋,而是打的他的口。这个鬼子被高速飞行的子弹打得一个转,一下子摔倒在别的鬼子的面前,他后的鬼子被他绊得全都摔倒在他的上,在院子当中的地上堆成了一堆。

    于效飞乘机用力一蹬地面,体向后就shè,几下子就来到了里边的病房门口。他连翻带滚地进了里边的病房,外边已经响起了鬼子的皮鞋声。尽管天皇特使的病房不是一般地大,但是再大的房间也不够冲锋的rì本兵跑几步的,转眼间几个rì本兵已经到了病房门口。

    他们刚一在病房门口露头,病房里边已经爆豆一样响起了枪声。于效飞已经从特务上找到了手枪,他连胳膊都没举起来,就倒在地上朝门外shè击起来。冲起来的鬼子纷纷被打中,又倒在了外边的房间地上。于效飞大口喘息起来,忽然看到一个鬼子一,又要动弹,原来是于效飞手劲不够,shè击角度又不对,没有打死他。于效飞急忙对准他的脑袋又是一枪,这才把他了帐。

    于效飞呼出一口气,正想歇一下,外边又是一阵脚步声,又有一批鬼子已经跟着前边进来的鬼子冲到了门口。于效飞急忙伸手去找另外的特务上的手枪,只听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窗外飞来,把于效飞的胳膊划出了一道血糟。他妈的,那个该死的狙击手,还没忘了我!

    于效飞这一停顿的功夫,外边的鬼子已经进了病房外边特务值班的房间。十几颗子弹已经打了进来,在房间里边乱飞。于效飞人是倒在地上的,这些子弹当然打不着他,他大骂:“滚出去!”举枪一顿狂shè,外边“咕咚、咕咚”一阵响,冲进来的鬼子全都被他打死了。整个院子马上安静下来。

    于效飞胳膊软得象是面条一样,再也不能举起来,他倒在地上大口喘气。这一阵休息养过来的体力,又消耗完了。于效飞又稍稍缓了一下,然后用脚蹬地,倒退到病旁边,他用力一拉倒在上的一个特务的裤腿,那个特务没动,于效飞抱住他的大腿,全向前一扑,那个特务翻滚了一下,从上摔了下来。

    于效飞又是连喘几口大气,然后伸手从特务上找出手枪,上好子弹,放在边。又歇了一下,又依法办理,把其他几个特务从上拽下来。于效飞从几个特务上找出手枪,全都堆到自己的边。这时,外边又是一阵脚步声,于效飞骂了一声,靠在病上,胳膊靠在前,用西方持枪的方式,双手举着一支枪,对准门外。这是最节省体力的姿势了,他的枪口没有一点晃动。

    一个鬼子出现在门口,毫不犹豫,大步朝里边就冲。于效飞也不开枪,就等着他进来,这个鬼子进来之后,后边的鬼子蜂拥而入。于效飞看看正好够了他枪里的子弹的数,这才扣动扳机。尽管于效飞现在体力不支,但是双手举枪,在几米远的距离上shè击,这种把握还是有的,这好比是普通人把枪顶到目标上开枪,要是再打不中,除非是上帝显灵,取消了物理定律。

    进来的几个鬼子又倒在地上,外边的房间里边的尸体都堆成了小山。于效飞拉开边的小柜子,从里边找出绷带和一点橡皮膏。他用满是血污的手撕开自己的衣服,把绷带摁到伤口上,然后小心地包扎一番。伤口不再流血,这让于效飞的心里有了一点暖意。

    于效飞就势把大衣、撕成几片的上衣和内衣都脱掉。把特务的衣服穿在上。特务死得很快,又是冬天,所以特务上的衣服倒没有多少血。穿上了没被血冻住的衣服,于效飞的上暖和了好多,几乎凝结成冰河的血管里边又涌动起滚滚血。于效飞重新在伤口上用上一遍枪刀不入法,伤口又凝结了好多。

    于效飞从地上爬过去,到了病房门口。外边一阵脚步声,又是几个鬼子冲了进来。刚才外边的鬼子看到了前边的人顺利地冲进了外边的房间,所以这次非常神勇地朝里边就闯,他们以为,他们已经占领了外边的院子,又占领了外边的房间,下面只要一步一步地向里边推进,早晚能攻进里边的病房。

    于效飞看着也不观察况就朝里边冲的鬼子,有点哭笑不得,你们就那么着急进来送死啊?

    于效飞把体掩在墙边,双手举枪,又是一顿猛shè,进来的鬼子又趴在死尸堆上了。于效飞还没来得及换弹夹,门外又冲进了几个鬼子,于效飞急忙去抓另外的枪,几个鬼子已经发现了他,举枪就打。于效飞向里一闪,对准外边乱打一阵。他不但多年枪战,对枪战中对方经常会站的位置和体状态了如指掌,而且再加上他听风辨器的功夫也练得相当高明,尽管他不伸头朝外边看,对方的位置却根本瞒不了他,几枪打完,鬼子还是完了。

    于效飞又拎起一支枪,这才小心地朝外边看看,这次果然没有以前打得准,几个鬼子虽然被打倒了,但是却没有死,于效飞又是双手举枪,对准他们的脑袋一顿补shè,哼哼唧唧的rì本话这才没有了。

    于效飞的手一下子垂了下来,又是一阵猛喘。外边的鬼子大概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暂时没有其他人进来送死。于效飞又在地上慢慢爬着,终于到了外边的房间。他来到特务坐着的桌子下边,伸手拉开抽屉。连拉了几个,他的梦想终于成真了,他找到了一袋点心!

    特务机关的人就是比普通的鬼子兵有特权。这时的鬼子因为被中国抗战消耗得物资缺乏,连吃饭都不能象以前那样敞开吃了,可是特务还有点心吃。于效飞用黑乎乎的手抓起点心,一把塞进了嘴里。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以前的于效飞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今天连吃一点点心都急成这个样子,过一会,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呢!

    有了吃的下肚,于效飞上又有了一点劲。他闭上眼睛,开始保存体力。

    那边的松本二郎一边给这边的鬼子下死命令让他们往病房里边冲,一边带领更多的鬼子开上车队朝这边扑过来。松本二郎气急败坏地带着几车鬼子冲进医院院子,在这儿负责的特务跑过来见他。

    松本二郎大骂:“混蛋!为什么还不进攻?”

    那个特务又急又怕,哭着喊道:“机关长,我手下的人全都被打死了,已经没有人能冲锋了!”

    松本二郎拔出手枪,骂道:“那你怎么不去死!”说着,他连开几枪,打在这个特务的口上,打死了这个特务。所有的鬼子都吓得不敢出声,松本二郎挥动手枪朝其他鬼子喊道:“混蛋,快进攻,把特使阁下救出来!”

    松本二郎带来的是穿着军装的鬼子,他们跑过去,在里边的院子门口架起了机枪,朝里边扫shè起来。

    机枪声中,松本二郎忽然听到院子后边响了一枪,接着病房里边又响了一枪。松本二郎马上喊道:“快,到后边去看看,什么人在后边打枪!”

    机枪仍然在shè击,松本二郎没有看到院子里边有人还击,就命令鬼子朝病房里边进攻。这次鬼子有机枪掩护,很快接近了病房。松本二郎确实比手下高明,他指挥机枪手来到病房里边,又朝里边shè击起来。一梭子扫过之后,松本二郎也知道如果继续扫shè,可能会把里边的天皇特使伤着,所以他命令停止shè击,然后命令其他鬼子朝里边冲。

    这时,刚才到后边去了解况的鬼子少佐跑了回来,他报告说,刚才是那个在烟囱上边埋伏的狙击手发现了病房里边的那个刺客,他打死了他。松本二郎惊叫起来:“什么?你能够肯定吗?”

    这时冲进病房去的鬼子也没有了动静,一会,一个鬼子少佐走了回来,向松本二郎报告说:“刺客已经被打死了。”

    松本二郎急忙喊道:“那么天皇特使阁下呢?”

    那个鬼子一脸惊恐,没有说话。

    松本二郎推开那个鬼子少佐,冲进了病房。

    在病房外边的特务值班室里边,鬼子的尸体堆成了小山,可是松本二郎连看都不看一眼,径直朝特使的病房冲了过去。病房里边已经有人大致清理了一下,病前边的特务们已经被抬到了一边。松本二郎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病上边直地躺着的高月保的尸体。他慢慢走了过去,喊叫起来:“不!啊,不,阁下,你怎么能……”

    松本二郎一下子跪到前,哭叫起来。过了一会,他忽然喊道:“快,快把特使阁下的文件找出来!”

    如果能够找到高月保的文件,那么他没有保护好天皇特使的过错还能被减轻一些。

    几个高级特务赶紧跑过来,在高月保的病附近搜查起来。一阵忙乱之后,一个特务报告:“机关长,没有发现什么重要文件。”

    松本二郎这下惊得全冷汗直冒,他狂叫起来:“不可能!快,重新搜查,一定要把阁下的绝密文件找到!”

    特务们虽然不知道高月保带的是什么文件,但是能够让松本二郎如此惊慌的东西一定不是一般东西,他们急忙重新搜索起来。他们甚至用上了对敌人报据点的搜查方式,在地上墙上敲击,寻找可能隐藏的暗机关。

    松本二郎大叫:“快,赶紧搜查这个刺客,看看他的上有没有文件!”

    几个特务跑过去,手脚利索地在倒在窗边的那个上穿着被血染透的黑sè大衣的刺客上搜起来。过了一会,这些特务慢慢抬起头来,但是却不敢说话。松本二郎吼叫着问:“文件地有?”

    特务们胆怯地回答:“没发现文件。”

    松本二郎在地上乱转,他差点在一具尸体上绊倒,于是大声骂道:“混蛋,怎么不把这些东西搬出去!”

    下边的rì本兵急忙过来,把整个房间里边的几十个rì本兵的尸体搬出去。尸体太多了,只好就那么堆在院子里边,天气太冷,这些尸体早就冻得梆梆硬了,尸体的手脚象是棍子一样出来支出来老远,占了很大的地方。rì本人是讲火化的,一会他们就要把尸体送去火化掉,然后把骨灰送回rì本去。

    松本二郎又喊道:“把那个狙击手叫来,他是怎么打死刺客的?”

    过了一会,那个忍者打扮的rì本狙击手被带来了,他在烟囱顶上足足冻了一个晚上,被寒风吹得全僵硬,跟尸体也差不多了。他跌跌撞撞地跑到狂怒的机关长面前,惊慌失措地看着机关长。

    松本二郎一把揪住那个狙击手的领子,喊道:“说,你是怎么打死那个刺客的?”

    狙击手哆嗦着说:“机关长在前边进攻,用机枪朝里边扫shè,那个刺客就朝窗外一跳,他刚到窗户旁边,我就一枪打过来,就把他打死了。”

    “你能肯定吗?!”

    “绝对可以肯定!当时房间里边还亮着灯,后来灯才被你们打灭了!”

    松本二郎喊道:“那他上怎么没有文件?”

    狙击手完全不知道松本二郎在说什么,只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松本二郎又走过去,低头看着那个脑袋已经被打得粉碎的刺客。从刺客的上搜出来的东西全都堆在尸体旁边,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刺客份的东西。松本二郎问道:“刺客是什么人?”

    几个特务回答说:“从刺客的上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能够表明刺客的来历。”

    松本二郎气得全颤抖,正要说什么,副机关长在他后说道:“机关长,从这边墙上的留言来看,这是中国zhèng fǔ的军统人员干的。”

    松本二郎这才注意到墙上有用血写成的大字,他狂怒地说道:“这是军统的人干的,他们不会是一个人行动的,文件一定是在他们手里,马上全城搜捕,一定要找回文件!”

    整个机关的人都出动了,但是搜捕却毫无头绪。一阵忙乱过后,松本二郎忽然醒悟过来,既然那个狙击手在后边完全封锁了刺客逃走的路线,而他在前边用机枪进攻,那么刺客把文件送出去是不可能的,文件要离开那个医院只有一条路,就是刺客隐藏在死尸中间把他们带出去。

    松本二郎急忙问手下的特务:“那些尸体呢?”

    “已经送去火化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