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70、切入神经中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过了大概10分钟左右,戴笠就回答说:“既然形势如此紧张,你不要使用通常的军统路线回来,我让你坐英国轮船公司的货船离开上海,然后到了浙江一带,由忠义救**的黄八妹带你到达安全地带。到了那边,我有专门的车辆接你回来。”

    戴笠是行动特务出,果然肯为第一线的特工设处地地考虑,于效飞松了一口气,回电说:他在这边有rì本方面的份做掩护,所以需要向鬼子作一个交代,希望把英国方面的消息随时告诉他,以便掌握回去的时间表。

    戴笠果然守信,一切按照答应于效飞的要条件做。

    关上电台,于效飞笑着对安娜说道:“终于完了,这次行动虽然有一点波折,但是总算成功了。如果戴笠的手下真的能及时破获rì本密码,就能对鬼子进行重大打击,抗rì战争就能取得重大进展,咱们扬眉吐气的时候就不远了。”

    安娜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可是,你却要走了,即使是那天来了,我也不一定能再见到你了。”

    于效飞安慰她说:“怎么会呢?如果没有了战争,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咱们再也不用搞报了,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过rì子,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可以zì yóu自在地走在自己的土地上,你是我的朋友,咱们可以再见哪?”

    安娜的眼泪不由自主地盈满了眼眶:“于,你不会忘记我吧?”

    经过了一番复杂的安排,于效飞登上了英国轮船公司的货轮。英国船长很傲慢,他穿着雪白的船长制服,板着大方脸盘,对于效飞说:“你马上跟我到船长室来。”

    于效飞到了船长室,看见这已经有四五条大汉,全都是健壮的英国船员。于效飞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英国船长说道:“你们中国人总是这样没有时间观念,如果不是为了等你,我的船早就开船了。”

    于效飞连忙道歉说:“实在对不起,船长先生,我因为另外有事要安排,所以耽误了很多时间。”

    英国船长说:“把你上带的重要物品交出来,我来为你保管。”

    于效飞笑着说:“不必了,我只是带了一些随的衣物,我走得匆忙,没有带其他东西。”

    英国船长用怪腔怪调的中国话说:“不对,我要你从rì本那里得到的那份报!”

    于效飞一惊,他是怎么知道的?戴笠到底是怎么跟这些家伙说的,他不会傻到把自己的报机构辛辛苦苦进行的保密工作就这么透露给外国人吧?

    于效飞还是笑着说:“你在说什么呀,我不明白。我是浙江茶叶公司的职员,我只是要搭你们的船早点回家。”

    英国船长板着脸说:“你不必隐瞒了,我已经知道你是中国zhèng fǔ的报人员,你刚刚从rì军手里得到了重要报。既然你要乘坐我们大英帝国的轮船,你就必须遵守我们大英帝国的规矩,交出你的报,换取我们的合作。”

    于效飞心里暗暗叫苦,这真是才出狼窝又入虎,这下子我直接就落到人家的手心里,什么伪装、掩护全都没用了。这可怎么办!

    于效飞说:“我是中国zhèng fǔ的工作人员,这是我们两个zhèng fǔ之间的合作,你没有权力对我提出这种要求。你敢擅自这样做,我要向你们国家的zhèng fǔ提出抗议!”

    英国船长的中国话说得很流利,用词造句都很准确,就是一嘴的洋味让人受不了,他说:“妮不要洗望能够唾,我们轮船公司,是英国秘密青报局的一个计构,我们都是工作多年的青报任远。香港zhèng fǔ一直对戴笠用香港当做基地搞青报很不满,这次就是要我们给妮们设下地圈。”

    于效飞心里暗暗骂道,国民党zhèng fǔ一直把英国当成盟友,给英国提供了无数方便,出卖了无数的国家主权,可是到头来英国还是要在最紧要的关头算计中国。戴笠这次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会犯这种致命的错误!

    不过于效飞可不管别人,他是一定要把这决定xìng的报送回大后方去的,于效飞对英国船长说:“不行,我是中国zhèng fǔ的报人员,我是不会出卖我的国家的,我用血汗换来的报,一定要送回大后方去。我的人民在等着我们赢得胜利。我是不会把报交给你的。”

    英国船长冷笑着说:“哼哼,如果你执意不肯的话,那么我们英国轮船公司是不会送一个使用虚假份登船的可疑分子进入我们的领土的,我们会立即停船,把你送给rì本当局。”

    于效飞十分气愤,他马上回敬说:“好,如果你敢那么做,我就马上向rì本人揭发你英国报人员的份,大家都不是rì本人欢迎的人,要抓就一起抓好了!”

    英国船长说:“你以为,你那么一说,rì本人就会相信你?我们和rì本不是交战国,你们中国和rì本才是交战的双方。”

    于效飞冷笑着说:“哼,你这番话最好去跟rì本人说,看看他们是不是这么理解。我看既然你是英国秘密报局的报人员,你这条船上大概不只是装了我一个违物品吧?是不是让rì本人也来看看你的船上还有什么再做决定?”

    英国船长一看于效飞没有被他的讹诈唬住,就又说道:“看见没有,小中国人,这有这么多壮汉,我们可以把你扔进大海里边喂鱼,你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上,而你用生命换来的报却会随着我们回到大英帝国。”

    他的话音还没落,于效飞已经飞起一脚,踢中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英国水手的小腹。那个英国水手根本没有对于效飞的攻击做出一丝一毫的反应,上就挨了一下,他全无力,子向下一栽,软软地倒在地板上。

    于效飞冷笑着说:“就凭你手下的这些废物想把我扔下海?船长先生,你是不是想尝尝在冬天的大海里游夜泳的滋味啊?”

    英国船长和他手下的水手全都大吃了一惊,他们看着面前的于效飞,感到难以置信。到了这个时候,英国船长才换上一副笑脸,对于效飞说:“年轻的中国先生,既然大家都是同行,为什么不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呢?这样,我们出钱,买你手上的报,如何?”

    于效飞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不行,我对钱没有兴趣。”

    英国船长又说:“那么,我们换一个说法,你来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们共享报,怎么样?”

    于效飞没有说话。

    英国船长又说道:“年轻人,你在这行的时间还是太短,你不明白国际报界的规矩。你们中国在上海已经没有了官方的份,你的行动必须经常依靠我们大英帝国的帮助才行。比如现在,你要是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会遇到很多麻烦,而你要是有了我们的帮助,你可以获得更多的帮助。我们大英帝国在世界报界是一个强有力的存在,你会得到你意想不到的帮助的。比如在租界,我们就会为你提供强大的保护。”

    他这话说得于效飞一阵心动。

    英国船长又说:“我们会让你在中国zhèng fǔ方面也得到很大好处,会有人在zhèng fǔ里边为你说好话,你会很快升官发财的!”

    这句话提醒了于效飞,他现在已经知道,chóng qìng那边真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破网,到处都有人为外国人卖命,他要为中国zhèng fǔ工作,没有人支持,他要是给外国人干活,反而有无数的人抢着帮忙。

    于效飞只好苦笑着说:“好吧,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可以把报给你们,但是你们只能拍照,我必须把原件送到戴笠手上。”

    英国船长大喜:“掘对没有温体!从今天起,你就是英国秘密报局的一员了!”

    又经历了一系列的麻烦,于效飞终于回到了chóng qìng。上次他过来的时候,是戴笠到郊外的一个小镇子去秘密给他下达任务,所以他并没有真正见到这个鼎鼎大名的大后方。等到他坐的江轮靠岸,他才真正见到了chóng qìng的真面目。

    于效飞一上岸,就有几个凶神恶煞的检查员要检查他的行李,对他搜。于效飞带来的报就在怀里放着,他对几个检查人员说:“兄弟,大家是一个系统的,不要检查,一会就有人来接我了。”

    可是检查人员根本不听,大声地叫骂。于效飞心里十分不痛快,他满以为离开了rì本鬼子的占领区,回到了大后方,象回到了自己家一样,没想到竟然会受到这种待遇。

    他们正在争吵,从码头那边冲过来一个人,一把抱住了于效飞:“嘿嘿,老同学,没想到真的是你呀!快走,兄弟们都想死你了!”

    于效飞一看,这是他在临澧特务训练班的同学,是一个河南人,人称老实韩,当时他整天一句话也不说,见到人只是嘿嘿地笑,用北方话说,叫做八杠子压不出一个来,所以大家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外号。

    于效飞终于见到了一个自己人,心里一。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一时说不出话来。

    老实韩拉起于效飞就走。那个检查员马上拦住他们的去路:“干什么?检查!”

    老实韩突然翻脸,拔出手枪朝检查员的头上就砸,打得那个检查员满头是血,他边打边骂,象个疯子一样。于效飞大吃一惊,这还是那个老实韩吗?

    其他检查员一下子围过来,正要说话,老实韩骂道:“**!望龙门的!”

    所有检查员和围观的人全都脸sè煞白,慌忙后退。

    老实韩疯狂地笑着拉着于效飞上了码头上的汽车。

    汽车走在路上,于效飞问:“望龙门的是什么意思?”

    司机和老实韩全都大笑起来。原来,望龙门驻着军统的特务总队,这是戴笠的一支正规的武装特务组织。军统的jǐng卫由他们进行,杀人也是他们的专利。特务总队有一个行动组,军统进行逮捕、刑讯全部由他们进行,后来震惊世界的渣滓洞、白公馆集中营就是由他们进行审讯和屠杀的。

    他们不光是可以任意逮捕老百姓,军统内部特务犯罪也由他们处理。他们被称为戴笠的锦衣卫,再怎么被老百姓称为恶魔的大特务,一看到他们也吓得连话也不会说了。所以,在chóng qìng任何地方,对任何人只要一说是望龙门的,就可以肆意胡为。难怪那个军统的检查员也吓得要死。

    于效飞听了他们的介绍,暗暗叹了一口气,这和李士群他们有什么区别,想不到到了自己人这儿,还是和在鬼子那边没什么两样。这老百姓还是不被当人待。

    于效飞被汽车拉到了特务总队,进到戒备森严的总部内部。老实韩对于效飞说:“老板亲自下命令,让我用最高规格招待你,你在这儿等着,我把咱们同学找来见面,一会老板就来,完了咱们就出去好好吃他一顿!”说完他马上跑出去张罗。

    过了没一会,从外边冲进来一大群人,于效飞一看,全都是当年训练班的同学,穿军服的全都是上尉左右的军衔,最高的已是少校了。没穿军服的也是西装笔,阔气得要命,显然当初这些同学都在军统混得不赖。

    大家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又是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一见面高兴得不得了,又是叫名字,又是拥抱。老实韩首先对大伙说:“别看咱们在这儿都是什么小官的,可是人家小于可是老板亲自点将的,今天还是老板亲自让我去接的呢,听说小于的所有任务都是给老板自己办的,这是咱们同学的光荣啊!是不是兄弟们?”

    于效飞说:“别瞎扯,我看这些哥们全都混得有模有样的,现在都是军统jīng英了吧?”

    这些家伙轰然大笑,正要开始吹牛,外面一声大喊:“立正!”

    戴笠从外边急步走了进来:“于效飞呢?回来了吗?”

    于效飞赶紧上前喊道:“老板,我在这儿呢!”

    戴笠表现出少有的激动,一把抓住于效飞的手说:“你可回来了,快,把事经过给我好好讲讲!”

    于效飞的这些同学眼睛里边shè出羡慕的光,向于效飞竖起大拇指。

    于效飞冲大家一抱拳,跟在戴笠后急忙跑出去。

    戴笠在里边有一间办公室,他一进来,门外马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院子看得死死的。戴笠的脸变得严肃起来:“现在,你把事的前前后后给我仔细地讲一遍,不许编故事,不许吹牛。”

    于效飞就按照时间顺序,把从离开chóng qìng到上海的整个经过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戴笠边听边骂,跳起来在地上来回疾走。等到最后他听到于效飞回来时候把报给英国人拍照的地方,戴笠生气地说:“你这就把咱们的报白白送给英国人了?”

    于效飞一笑:“那能呢?我只是让他们看了那张rì本在华中的布防图,反正他们要那个也没用。”

    戴笠大笑起来:“哎呀,小于啊,你可真是个机灵过人的家伙,间谍天才!”

    戴笠在地上又走了一圈,然后说道:“好,你这就跟我去见老头子,让他看看,咱们军统的特工天才有多么能干!”

    这个进展也太快了点,这就要见蒋介石?

    戴笠是一个急xìng子,他说要做的事,必须马上就做。他先打了一个电话,问好他在蒋介石边的内线,问问蒋介石有没有空,是不是高兴,得到答案之后他马上打电话给蒋介石,报告他已经得到了rì军密码,要求立即进见。这个重大消息是蒋介石绝对愿意听的,戴笠马上得到了进见的许。

    特务总队的十几辆车在前边开道,一路jǐng笛嗥叫,凡人闪避,很快到了蒋介石官邸。

    蒋介石也真给于效飞面子,所有约见一律取消,大门敞开,不许阻挡。戴笠带着于效飞一路小跑,十几分钟之后,就到了蒋介石面前。

    蒋介石是一个标准的旧军人,腰板拔得溜直,光头锃亮,看着象一个――rì本军人?

    蒋介石看着于效飞,不象对待立功的部下,象是他犯了错误要处分他的样子,于效飞有点纳闷。蒋介石严肃地问:“你确信你得到了rì军通讯用的机密密码?”

    戴笠生怕于效飞不知道蒋介石的脾气,急忙抢先回答:“小于非常能干,他从来没有失败过,他这次还得到了rì军在华中的布防图,我已经让人去验证了。”

    蒋介石点点头,转就走。

    戴笠赶紧带着于效飞在后边跟着。他们转过一个小院子,原来这边房子里边有一部电台!

    蒋介石把耳机递给于效飞:“你来破译一个rì军密码!”

    于效飞翻开密码本,侧耳细听。

    突然他喊道:“德国已经向北欧进军了!”

    蒋介石一惊:“马上通知英国!”

    戴笠和于效飞互相看了看,通知他们?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