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67、奇招夺黄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尽管于效飞使用计策,让叛徒自己过去,否则他就立刻消失,用这个办法迫使吴四宝不敢把自己的人马派到于效飞的边去,但是,吴四宝的手下仍然远远地跟着,他们的视线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那个叛徒,也没有离开过于效飞居住的院子,所以,于效飞还是被吴四宝严严实实地包围到院子里边了,76号的特务们包围上去,活捉于效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叛徒来到了46号院子的门前,这是一个通常的黑漆大门,院子的墙不高,但是也足够把院子里边的东西挡住了,街上的人根本看不见院子里边有什么。

    在远处看看,院子里边有一个小二楼,小二楼外面有一个很宽的阳台,如果阳台上面有人,完全可以把街上的况看得一清二楚。吴四宝心里暗想,这个戴笠派来取经费的人是个高手,至少也得是陈恭澍那个级别的,狡猾透顶,想要抓住他,得多费一番脑筋。如果现在过去,他准得溜了。

    再等一下,等到那个银行经理进去,和他交谈起来之后,他们两个的注意力被金子吸引了,我们就能得到宝贵的时间,就可以包围过去了。那时,这十几支枪,你就是插上翅膀飞上天去,我也要把你打下来。

    于是吴四宝远远地向特务们发出信号,示意他们停下,不要靠近。

    叛徒看着街道两边房屋黑影里边的象鬼影一样晃动着的特务,心里越发胆怯。迟疑着不敢上前开门。吴四宝心急如火,却不敢出声下达命令,更不敢上前催促。

    叛徒等了好久,看到吴四宝终究不会上前来救他,终于还是伸手摁下了门铃。

    叛徒摁门铃的一刹那,吴四宝的心也一下子提了起来,叛徒这一番磨蹭,让他的耐xìng也绷到了极限。

    吴四宝觉得从叛徒摁下门铃到大门打开这个过程竟然有几个小时那么长,其实,于效飞比他更想早点结束这个游戏,把金子拿到自己手里,他当然是尽可能地快些开门,只是他还得故意拖延一下,让开门时间显得正常一些,免得老jiān巨猾的吴四宝起疑心。

    吴四宝绕到街对面,看着院子里面小二楼里边的动静,他也要等一下,免得院子里边的人受到惊动。这也是一个心理的转化过程,他需要叛徒进去之后和戴笠派来的取经费的人进行交谈,然后再把黄金交到对方的手上。吴四宝相信,等到对方看到了货真价实的金子,那个时刻,就是他的jǐng惕xìng被降低到最低程度的时候。吴四宝就要趁着这个机会,派他的人冲进院子,把对方发觉的可能xìng降低到最低。

    吴四宝看得清楚,楼上靠着外面的窗户里边亮起了灯光,两个人的影出现在窗前。那个微微弯腰,十分紧张的人,自然是那个叛徒。而旁边那个非常高大,肩膀极其宽厚的影子,一定是那个戴笠派来的人。吴四宝知道,戴笠手下的很多人都是武林高手,最近军统的人连连失风,76号在上海呼风唤雨,戴笠要想成功地进行这样危险的任务,派来一个武功过人的大汉,确实是聪明的选择。

    吴四宝死盯着楼上的影子看,他看到,楼上的两个人在窗前站了一会,好象是在彼此寒喧。在客气了一番之后,两个人的影子矮了一截,这是两个人都坐下了。吴四宝松了一口气,叛徒成功地骗过了来接头的人。吴四宝心里暗笑,要是我看到了那一大堆金子,我也不会再想到别的。

    吴四宝马上摁下手电开关,向其他特务发出信号。棋盘街是一个相当繁华的小街道,这儿虽然没有豪华的大商场,没有大型的舞厅和酒店,但是这儿是小商店和小旅馆的聚集区,街道两边到处都是夜间营业的灯光,一点也不黑暗。吴四宝一边发出信号,一边大步朝门前跑去,他的手下马上看到了,也快步冲了过来。

    吴四宝用力一推门,院门关得死死的。但是吴四宝的手下不是从军统招安来的专业特务,就是上海有名的流氓强盗,打家劫舍是家常便饭,翻墙入室并不陌生。一个家伙用力向上一窜,用手用力一扒,手已经搭到了墙头上,旁边的特务配合默契,马上上前抱住他的腿,猛地往上一举,把他又推起很高,这个特务向前一翻,从墙上翻了过去。里边“扑通”一声,那个特务已经落地了。又过了片刻,这个特务打开了大门,吴四宝带着特务们蜂拥而入。

    整个小楼静悄悄的,吴四宝知道楼下没有人,他直扑楼上。壮实的吴四宝踩在木制楼梯上,发出的声音格外响亮,他几步就跑完了整个楼梯,冲到了二楼。

    一上楼,右边是一个房门,短短的走廊尽头还有一个房门。吴四宝从刚才路边看到的景象上判断,叛徒和那个从chóng qìng来的人是在右边这个房间里边谈话,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冲上前,伸手一拧门把手。门没开,里边锁着。

    吴四宝后退一步,抬起腿,重重一脚,吴四宝也是练家子,这一脚势大力沉,“轰隆”一声,房门被踢得朝里边飞去,一下子撞到了里边的墙上。吴四宝举枪就冲了进去,他大喝一声:“不要动,把手举起来!”

    随着这一声喊,吴四宝已经飞快地冲到了房间里边,他举枪对准了桌子旁边的两个人,他后的特务们也迅速跟了进来,熟练地散开,把房间正中的桌子团团包围起来。

    可是,房间里边的两个人,没有一个理他。吴四宝举枪顶到背对门口的那个chóng qìng来的材魁梧的人的脑袋上,但是他却没有靠近他。吴四宝已经知道这个人武艺高强,怎么会轻易靠近那个人,给他袭击自己的机会呢?

    吴四宝的手下早就跟他配合默契,从吴四宝的两边窜过去,一边一个,架住chóng qìng来的人的胳膊,用力一扭,扳住那个人的肩膀就朝桌子上摁。

    可是,他们这一摁,几乎用力过猛,把自己摔出去。吴四宝和他们齐声惊呼:“假人?”

    原来这个从窗户上看起来非常高大的人,只是一件用衣架支起来的假人。吴四宝他们只是从窗户上的影子来分辩房子里边的人,结果被于效飞用假人成功地欺骗了。

    吴四宝急忙对叛徒喊道:“他人呢?!”

    坐在对面的叛徒一声不响,没有回答。

    吴四宝生气地用手枪抽了那个叛徒一下子,对面的叛徒应手而倒。吴四宝低头一看,那个家伙的前插着一根长长的竹杆,就是这根竹杆把那个家伙支撑在桌子前面,一动不动,这就形成了两个人在桌子前面烈交谈的影子。这个叛徒让人家用这么粗的竹子刺穿了体,当然早就不能活了。吴四宝只能看着他睁得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

    就在这个时候,从房子后边传来一连串的枪声,吴四宝转就朝外边冲,那家伙从房后跑了!

    吴四宝能够当上汪jīng卫特工总部的行动负责人,当然也是头脑过人的人,他早就布置好了人马从四面包围这个院子,尽管于效飞布置了假象,争取到了一点时间,但是他在从院子后面逃走的时候,仍然被在房子后边监视的人发觉了。

    于效飞施展少林飞檐走壁法,跃过墙头,顺着邻居家的短墙飞快地向前跑去。吴四宝带来的特务早就如临大敌似的死盯着这个院子的院墙,就在于效飞一掠而过,子挡住了一家旅馆楼上的灯光的时候,一个特务一下子看见了,通知同伴已经来不及,那个特务立即开枪。

    于效飞一看特务已经发觉了,也就不必采用那么隐蔽的姿势,他干脆从墙上跳了下去,施展飞行功的绝技,向外面的大街上飞奔。

    吴四宝从院子后边跳出来,大声喝问:“人呢?往那边跑了?”

    远处传来了大声的喊叫声,伴随着阵阵枪声,一个声音远远地回答:“队长,他在这边呢,我看见他背着那个箱子呢!”

    因为刚才于效飞让那个叛徒一个人过来,所以吴四宝他们也不敢把他们的汽车开过来,他们只能用他们的腿追赶于效飞,短时间内,于效飞仍然占据上风。只是于效飞上背着那个装满金子的箱子,所以他的速度并不是特别快,而且他的样子非常容易辨认。吴四宝他们一边开枪shè击,一边在后面紧追不舍。

    于效飞进行了化装,腿上绑了东西,肩膀上也绑了东西,这样他显得比真实的样子要高一头,肩膀也宽一大块。腿上这一绑东西,对他的奔跑速度也有影响,吴四宝他们没有被拉下多远,始终跟在于效飞的后。

    呼啸的子弹不断从于效飞的头顶掠过,吴四宝他们有十几支枪,再不还击,早晚要吃枪子。于效飞形一晃,朝路边的路灯柱子后边一闪,举起了那支他改造过的rì本马枪,对准跑在前边的一个特务就是一枪。

    那个特务冲得太猛,根本没有想到于效飞会突然还击,他甚至没有看见于效飞枪口喷出的火光,脑袋就被于效飞改造过的炸子打中,他的脑袋被打得粉碎,子却不能收住向前冲的冲力,脑袋的碎片向后飞,子仍然向前冲出一米多远,这才摔倒。

    于效飞左手端枪,右手拉动枪栓,象电影里边美国牛仔扳动枪机使用转轮手枪那样,放一枪,扳动一下。单发的三八式马枪成了半自动枪,发shè速度成倍提高,短短的几秒内,最先追上来的几个特务全都被打得脑袋开花,摔倒了。

    于效飞打光枪里的子弹,立刻一松手,让枪直接落到地上,而他的手已经从肋下取出了另外一只改造过的枪,又shè击起来。于效飞早就憋着一股怒气,准备杀几个李士群的手下好好给李士群点颜sè看看。从他一到上海,李士群就设下层层圈,尽管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但是毕竟是李士群攻,他守,这种被动挨打的架势让于效飞十分不痛快。他要让李士群付出沉重的代价,杀杀李士群的嚣张气焰!

    这个伏击地点其实是于效飞早就观察好的,他既然准备跟李士群斗法,那么他是不会逞匹夫之勇,冲上去跟李士群拚命的,那不是他的作风。于效飞行动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棋盘街是一条不特别规则的平整街道,自从洋人越过租界界限筑路以来,路边到处是跑马占荒的人,所以这边的街道也参差不齐,有宽有窄。于效飞选择的院子就在那边狭窄的地段,有很多民居,他用高价临时租了一个院子,作为行动场所,他利用复杂的地形,成功地消除了吴四宝他们有便利的交通工具的优势。

    而他进行伏击的这个地方,恰恰就是从那边狭窄街道向这边有很多生意的宽敞街道转弯的地段,于效飞的体正好隐藏在一个向外支出来的房子的墙角后边,后边的追捕手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微小的差异,猝不及防之下,完全暴露在他的枪口下了。

    吴四宝大步追上来,因为他也是从院墙上跳过来的,起步又晚了很多,所以他远远地落在了他的手下后面,等到他赶到的时候,他的手下已经倒在街道正中。吴四宝这一阵一直是到处追杀军统的人,陈恭澍被他追得无处藏,狼狈不堪,所以吴四宝狂妄已极,只有他打人,没有别人打他的份。可是,现在他忽然看到满地的尸体,全部是他的手下,他的心里立时窜出一股怒火。

    吴四宝大骂着向前冲去,忽然他心里猛地一寒,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急忙朝路边一跳,在他左边稍微冲得快一点的一个年轻的小特务被于效飞一枪打中脑袋,脑袋向后飞,子向前一扑,跪倒在地,死了。吴四宝倒吸一口冷气,丝毫没有发觉自己刚才体失去平衡,脑袋已经在墙上撞出了血。

    于效飞看着从街道那边狂叫着跑过来的家伙,把他们当成了靶子,稳稳地打着,他刚刚打倒了一个冲在前边的小特务,猛然想到,刚才那个从黑暗中猛冲出来的家伙,体高大,象是在发号施令,只是他的体先暴露出来,被灯光照shè到了,脑袋却还在黑暗里边,没有看清他的长相,那个人是不是76号特工总部的行动负责人吴四宝啊?

    要是干了他,这次绝对是一次够本的行动,杀他一个,足以震动整个汪jīng卫zhèng fǔ!于是于效飞稳住呼吸,双手举起枪,死死地瞄准刚才那个大个子躲闪进去的角落,等着吴四宝再次出现。

    刚刚被打死的小特务就倒在距离吴四宝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吴四宝清清楚楚地看着小特务被打得粉碎的脑袋。即使是吴四宝这样的杀人魔王看着这恐怖的景象也暗暗惊心,他怎么也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枪打的。这到底是多大威力的武器,能把人的脑袋打得粉碎?

    吴四宝一个是经常参加行动,一个是对武器十分喜,对枪支也颇有研究。他知道,对方使用的枪声音很大,象是步枪shè击的声音,这不象是通常的军统的行动风格。而且一个人是绝对不会用步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死这么多人的,这是几个人同时在shè击,这叫做排子枪。吴四宝心里一惊,他忽然想到,会不会是戴笠把他的忠义救**派进上海来拚命了?

    忠义救**是戴笠手下的正规武装,可不是通常的特务,他们是执行特殊任务的部队,火力强大,要是戴笠因为陈恭澍在上海落了下风,所以派正规部队进来跟自己拚命,那今天自己可要被人家吃了汤圆。

    吴四宝越想越怕,他在黑暗中悄悄后退了几步,躲藏得更严实,同时他小声对边的小特务说道:“快,从后边出去,找一家电话,赶紧让人过来增援!”

    那个特务答应一声,转向后跑去。吴四宝又对留下的特务们下令说:“盯住他,只要他一动,就开枪,一定要牵制住他,等到援兵过来了,就能包围他了!”

    于效飞等了半天,吴四宝就是不露面,其他特务也不再上前,于效飞知道吴四宝这个家伙够狡猾,要是他是个傻子,也不能在上海滩有今rì的地位,能够让李士群和汪jīng卫赏识他,委以重任。但是,于效飞实在不愿意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狙击战术中,成功基本是依靠狙击手付出的无限耐心换来的。等待,是一个成功的狙击手一生的任务。于效飞要尽力等待,等待吴四宝出现漏洞的瞬间。

    一方要等待包围圈的形成,一方要等待一个摧毁汪jīng卫特工机关的历史时机,双方的博弈就这样展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