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66、劫黄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一眼看到了咖啡馆周围有很多不三不四的人,尽管全都和普通人穿着打扮相同,但是于效飞老练的眼睛仍然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特殊份。于效飞心里升起一丝不快,怎么戴笠介绍的人没有一个可靠呢?每找一个,就出事一个。

    不过,于效飞还是尽力把事往好处想,因为任何可能都是有的,一个特工,从来不会有任何现成的条件在帮助他,在深入敌后的时候,他会遭遇无数的可能事件,而他的工作恰恰就是利用这些偶然事件来完成他的任务。

    于效飞想,这儿是76号特工总部附近,遇到这些76号的特工非常正常,如果在人家的老巢还不能遇到人家的人马,那反而不正常了。不管怎么样,这是自己一个极其渴望的机会,没有这次见面,就没有黄金,没有黄金,就没有密码。无数的前方将士在等待着自己,在等待自己用密码去挽救他们的生命,去帮助他们赢得胜利!我必须成功!

    于效飞看了一下手表,距离见面还有几分钟,他没有那么直接走进咖啡馆,而是很悠闲地从咖啡馆门前走了过去,在这条街道上一直向前走。

    于效飞轻快地走着,很快来到了一家书店门前,他毫不迟疑地走了进去,就象是专门来买书的那些人一样。过了一会,于效飞手里拿着一本rì本出版的《国际时事》兴高采烈地走出来。他边走边看,好象他到这儿来是专门来买这本书似的。于效飞边走边看书,最后来到了一个炸豆腐干的摊子前边。

    于效飞的后背上感受到了四五道紧紧盯着他看的目光,但是他若无其事似的对摆摊的老头说道:“老伯伯,20串!”

    老头拿起20串用竹签串起来的豆腐干,装进一个纸袋,送到于效飞手上。于效飞把钱拍到老头手里,左手拿着书,右手捧着纸袋,悠闲地向前走。走了几步,他忽然看到了一家咖啡馆,于是他上前推开咖啡馆的门,走了进去。

    在进门的一瞬间,于效飞感到从自己的前后背同时shè过来七八道目光,几乎刺穿了他的体。这是一个优秀特工在长期作战中养成的几乎达到超人境界的本能反应。于效飞的内心一片冰冷,监视的人就布置在咖啡馆外面和里面,他的预感没有错,那些76号的特工不是在忙别的,他们的目标就是他。

    于效飞不能停下脚步,这时只要他稍微表现出一点异常,他就把自己的生命送到了76号魔窟里边。于效飞目不斜视,根本不看那个来接头的人可能坐的角落。

    这时,一个女招待上前迎接,客气地问道:“先生,那边有位置。”

    于效飞象一个经常泡咖啡馆看书消磨时间的时髦青年那样,用上海话说道:“要一个安静的座位。”

    女招待弯腰伸手一指方向:“先生,这边请。”

    于效飞跟着女招待来到座位上坐下,把手里的东西在咖啡桌上摊开,然后对站立在旁边等候吩咐的女招待一扬手:“一杯巴西可可,不加糖,谢谢!”

    女招待弯腰离开。

    于效飞打开书,心满意足地看起来。尽管从他进来开始,所有特务的目光就一直在他的上扫视,但是,没有一个人发现于效飞的上出现什么疑点。他们仔细地观察着,最后的结论是,这就是上海通常的那种时髦青年,喜欢一切洋玩意,穿着打扮也是一副洋派头,大老远地跑到这条街上来,就是为了买一本洋书,然后坐到温暖的咖啡馆里边,就着温暖的咖啡,消磨掉一天的时光。

    于效飞是一个优秀的特工,也自然是一个好演员,他成功地扮演了这个最适合环境的角sè,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但是,面前的几个特务却没有躲过于效飞锐利的注视。站在门口的那个男招待,虽然也穿着雪白的制服,外表并不强壮,跟普通的咖啡馆招待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他从来不去招呼客人,而是让那个可怜的女招待忙得头上微微出汗。他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一步也不离开门口?答案是明显的,一会如果发生了冲突,在夺门而逃的时候,必须第一个打倒他。

    里边墙角那个座位,是一男一女两个青年人,他们两个头挨着头,彼此轻声细语,满脸都是笑容,自己进到咖啡馆里边几分钟了,他们竟然没有抬头向座位旁边看一眼,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这是一对在咖啡馆约会的恋人,他们是真正的顾客。

    自己右侧的座位,坐着一个已经发福的中年人,他的咖啡被推得老远,根本没有动一口,他皱着眉头,聚jīng会神地地看一张报纸,那张报纸是一张《经济时报》,他同样没有看周围的人一眼,全部的jīng神已经被报纸吸进去了。这是一个商人,他正在紧张地计算动变化的国际经济形势,正在为自己的生意担心吧!这个人也不是特务。

    商人后边的座位,一个穿着黑sè大衣的人,尽管坐在暖和的咖啡馆里边,可是大衣、礼帽,一件不少,好象他跟咖啡馆的环境没有发生一点关系似的,他的咖啡也摆在面前,已经没有一点气,这说明自从咖啡摆到面前,一直到现在为止,他没有动一口他的咖啡,既然你不是为咖啡而来,你又随时准备冲到街上去,那你会是干什么的呢?

    这家伙旁边,和于效飞隔着几个空座位,又是一个不喝咖啡的人,他虽然没有穿着大衣,但是他不停地东张西望,每当有一个人进来或者出去,他都紧张地抬头观看。

    于效飞确认了几个特务的位置之后,几口吃掉了炸豆腐干,把剩下的竹签子放在右手边上,一旦需要动手,他就要打出这20根竹签子,在不发出任何声音的况下,取这几个家伙的狗命。这20根一端锋利的竹签子,可以让他在距离汪jīng卫特工总部几步远的地方,无声无息地放倒20个人。

    在这个家伙的后,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人,这人皮肤白皙,头发梳理得光洁照人,一看就不是一个经常在外面风吹rì晒的人,他样子斯文,看来是一个从事需要讲究礼貌的职业的人。他的大衣放在边,面前的咖啡杯子已经空了,他的双手在紧紧抓着一只装酒的高脚杯,每当有人在咖啡馆里边移动的时候,他的脸上都呈现出紧张惊慌的神

    如果没有人移动,他就会不断地向他座位前后左右的人的脸上张望,一副等待命令,请求保护的样子。这是一副不经常执行任务,非常紧张的样子,这就是那个于效飞约好要见面的人。

    于效飞又仔细地看了他几眼,一股怒火在心里升腾起来。于效飞在这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断地落入圈,没有一次顺利,这让他十分恼怒。他没有被人当成猎物的习惯,他决心,让这些家伙好好尝尝他的厉害,他要演一出虎口夺食的好戏来让他的敌人好好看看。

    于效飞一丝不苟地演完他的角sè,慢慢看完几页书,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然后起走了。

    于效飞马上去找安娜,安娜刚刚起,就穿着露出多半个rǔ房的短睡衣听着于效飞的报告。

    于效飞详细介绍了况之后对安娜说:“安娜,我准备去把他手里的黄金夺过来,这个家伙既然要给咱们设下圈,他们就必须要满足咱们的一切要求,所以他们一定会为咱们准备好黄金。我抢到了黄金,咱们就买到密码了。

    你记住,如果我这次出去,到了夜里12点还没有回来,你就直接跟鬼子回到他的住处,然后用掌心雷打死他,把密码抢回来。那种枪的声音很小,在室内开枪,外面不会听见。等到你得到了密码,就马上按我说的那个地址把密码发出去。然后你就立刻扔掉手枪,扔掉所有行李,只带上你的首饰,立刻撤退。千万不要在上海多停留一秒钟。”

    安娜马上抗议说:“不行,你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圈,为什么一定要去。咱们可以自己筹集资金,然后去鬼子那儿把密码买下来。或者你自己直接去把密码抢过来,你是优秀的行动人员,你动手的可靠xìng是百分之百的。为什么要去冒险钻敌人的圈,这完全是不必要的。”

    于效飞说:“这件事咱们已经讨论过多次,就不要再提了。咱们自己是无法筹集资金的,那些东西出手非常困难,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如果直接就抢密码,鬼子就会知道密码失窃,他们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更换密码,那咱们抢到密码能够利用的时间就不多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使用武力抢夺。你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太困难,我不过是去试一试,如果真的没有成功的把握。我就马上取消行动,另外想办法。”

    安娜还想反驳,于效飞说:“安娜,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可是现在我们是在进行战争,战争就是这样残酷,容不得半点儿女私。我们是在为千千万万的善良的人们战斗,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献给更多的人。”

    安娜是一个有多年实战经历的优秀特工,她经过了无数的特工作战,早已经锻炼得十分坚强,她深深明白这个道理。她点头同意于效飞的话,但是,她的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于效飞来到一个公用电话给那个银行经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因为刚刚接到了戴笠的新的命令,所以没能准时前去赴约,十分抱歉。然后,于效飞告诉银行经理,准备好1000两黄金,做为购买武器和收买76号的特务之用。于效飞让银行经理等候他的通知,然后把金子送到指定的地点。

    晚上9点,于效飞给那个银行经理打电话:“你好,我是戴老板的人,听出来了吧,好了吗?”

    那边一个微微颤抖的声音回答道:“全都准备好了,按照你说的,1000两,全部是10两一根的。”

    “好,现在你带着金子,到棋盘街来,然后在黑马旅馆门前的公用电话亭前边等着,记住,要一个人来。”

    那边答应了一声,但是没有其他回答,也没有放下电话。于效飞清清楚楚地听到耳机里边传来“咔嚓”一声,于效飞冷笑了一下,那边有人在窃听,叛徒在等着主子发指令。

    果然没一会,那边急急忙忙地问道:“你来接我吗?你长什么样子,打扮成什么样子?”

    于效飞说:“你在那儿等着就可以了,我会让一个化装成三轮车夫的人去你那儿取黄金。你听到我的电话确认之后,就把黄金交给他。”

    那边的家伙还想再问更多况,于效飞已经果断地挂断了电话。他才不会给李士群的手下留下追踪他电话的时间。

    其实,于效飞就在黑马旅馆的楼上看着那个公用电话亭。过了一阵,黑马旅馆外面一阵大乱,几辆汽车直冲过来,吓得路上的行人慌忙躲避。从汽车上跳下来十几个人,前前后后地在电话亭前分散开,布置埋伏。让于效飞好笑的是,汽车上竟然会跳下来叫花子,穿着开花的破衣服,露着大腿。能坐起汽车的叫花子,着实少见。

    最后从车上下来的是那个银行经理,一个非常高大的人几乎是把拳头砸到他的鼻子上,给他下着命令。于效飞没看见那个人的脸,但是他猜,那个人一定是74号的jǐng卫队长,吴四宝。他是专门负责行动的。

    于效飞象看演戏一样看着这些家伙瞎忙活,等到他们全都散开了,于效飞才拿起电话,拨通了公用电话。正站在电话亭前等着的银行经理听到电话铃声猛地响起来,吓了一跳,他盯着电话呆呆地看着,就是不敢上前去接电话,上午那次没成功的接头,让他十分恐惧,他的胆子更小了。

    吴四宝在旁边看着银行经理象根木头一样傻站着,就是不接电话,他不断地挥手示意银行经理赶快把电话拿起来。银行经理鼓足勇气,伸了几次手,这才把电话拿起来。

    于效飞说:“把你装金子的皮箱打开,对着旅馆的方向,抖两下。”

    银行经理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只好按照于效飞的指令做了。

    于效飞看到皮箱里边确实是金子,从重量上看跟自己要的数目也差不多,就开始进行第二步行动。他在电话里边说:“你到黑马旅馆里边来,到312房间来见我。”

    银行经理放下电话,急忙到处寻找吴四宝,吴四宝跑过来问道:“电话里边说什么?”

    “他说,他就在旅馆里,让我到312去找他!”

    吴四宝马上下令所有人包围旅馆,一定要活捉那个从chóng qìng来的戴笠的重要手下。吴四宝带来的特务举枪在手,纷纷朝旅馆里边冲上来。这突然冲进来的一伙持枪的人把旅馆里边的旅客和服务人员吓得半死,可是吴四宝他们根本不管,他们用枪把挡路的人撞到一边,直接就朝三楼冲去。

    等到吴四宝来到楼上的时候,先进去的几个特务正在312房间里边发愣,吴四宝在整个房间看了一圈,发怒地对刚上来的银行经理吼叫:“人呢?你不是说人就在这儿吗?是不是记错了房间号码了?”

    “没有啊,他说得非常清楚啊!”

    就在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这突如其来的铃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个特务伸手就要抓电话,吴四宝急忙冲过去,狠狠一下打到他的胳膊上,把那个特务打倒在地。吴四宝骂道:“你十三点哪?白痴啊?这个电话用你接吗?”说着,他命令那个银行经理,“来,接电话,这次一定要弄明白他在那儿,要是再弄不明白,小心你的脑袋!”

    银行经理让吴四宝吓得更加害怕,他哆嗦着拿起电话。于效飞说:“刚才的电话是试探你一下,我并没有在旅馆里,我在旁边的48号呢,这是我的家,过来吧,记得还是一个人过来,我在楼上看着,要是发现你带人过来,我是不会见你的。”

    吴四宝就在旁边站着,于效飞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吴四宝一跺脚:“他妈的,这小子真他妈滑!”

    几个特务问道:“怎么办?”

    “能他妈的怎么办?只好让他自己先过去,然后咱们从外边抄上去,我告诉你们,都给我看严点,谁要是放跑他,提头来见!”

    银行经理拎着装满金子的箱子,很费力地一个人朝48号院子走去。吴四宝是个大流氓,在上海滩各种各样的黑势力中间冲杀了几十年,什么鬼把戏都见过,他的脑子也鬼得很,他让特务们和银行经理拉开一段距离,但是仍然没有让他离开视线。

    于效飞尽管暂时调动走了吴四宝的人马,但是他只争取到了一点时间,他仍然被包围在院子里边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