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59、当特务的武林高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把几个特务全都用枪到了墙边,他需要先搜查他们一下。

    其中那个领头的特务看出了于效飞的用意,说道:“聪明啊,这不是租界,你不敢开枪。”

    于效飞确实是这么想的,他一直不想用枪,不管是在那儿,他都是希望悄无声息地解决问题。即使不是在rì军占领区,就算是在租界,他要是开了枪,让巡捕发觉了,也是一个麻烦,他需要的是能够顺利在执行完秘密任务,而不是在外国巡捕房呆上几天,让戴笠救他出去。

    听到那个家伙这么说,于效飞一枪管抽在他的后背上,骂道:“少废话!”

    于效飞要布置一个假现场,所以他不能老是用裂心掌来解决问题,他需要用刺刀。为了一会办事时候没有危险,他得先解除这些特务的武装。

    于效飞嘴上说话,手里丝毫不停,他把一支枪挂在大衣里边,然后很快地把几个特务上的枪全都搜出来,领头的特务用的是一支枪牌撸子,其他两个特务用的是两支马牌撸子。

    马牌撸子,指美国柯尔特M1903手枪。柯尔特的意思是小马,于是柯尔特创立的公司就以一匹前蹄跃起的马作为商标,在其生产的手枪握把和筒等位置上都有马的图案。当时中国对在中国流行的枪有一个评价叫做一枪二马三花口,一枪就是枪牌撸子,二马是马牌撸子,三花口指的是勃朗宁M1910手枪。这种枪的枪口帽前端有一圈滚花,用来防止在取下枪口帽时打滑,所以被称为菊花口。

    这三种手枪全部出自枪械设计大师约翰·摩西·勃朗宁之手,在中国相当流行。当时的中国,既有世界上最优秀的枪,也有世界上最简陋的武器。

    于效飞一看,这76号的特务还真肥呀,家伙够硬的。他为了争取时间,加快搜查,没有把枪收起来,而是把这几支枪远远地扔到了后。领头的特务材高大,始终表现出一种不驯服的样子,并不在乎他现在被于效飞用枪住,看来,这是在他们76号的地盘上,所以,这个家伙始终有恃无恐。

    于效飞冷笑起来,现在先不管你,一会你也就老实了。他继续搜查其他的特务,然后看了一下从特务上翻出的东西,他需要找一张相片跟他相象的特务的证件,准备今后利用。就在他低头的一瞬间,那个领头的特务飞快地对其他特务使了个眼sè,几个特务同时一转眼珠,一齐向于效飞扑来!

    领头的特务左手一格于效飞的枪管,右手一掌打向他,另外一个家伙几乎是在同时从下边就是一脚!

    于效飞从来没见过特务中有人有这种好手,他马上用手一架领头的特务的手,一个后滚翻从桌子上面翻了过去。

    原来,领头的特务叫孙传中,他是李士群招降的军统的那帮人,他也是戴笠收罗来的武林高手之一。怀绝技,这就是他在枪口下也桀骜不驯的原因!

    其他特务也是军统训练班出的,自然也是手不凡,加上他们和孙传中相处rì久,配合默契,同时发动,一下子把于效飞包围在当中!

    于效飞没有因为突然受到袭击就手忙脚乱地开枪,他在受到袭击的瞬间就看清了形势,在这样近的距离之内,这几个武功高强的特务一齐扑上来,别说他们会武功,就算他们不会武功,以他们强力壮的优势,这几个人把他包围起来,他就是再有武功也要施展不开。所以,他当机立断,马上翻过桌子,离开了这几个人的拳脚的攻击范围。

    于效飞刚刚站稳,孙传中已经如影随形一般在他后翻上桌子,子朝桌子上一倒,就势重重一脚朝他踢了过来。于效飞一伏,孙传中的脚带着风声从于效飞的头顶上一下子掠过。于效飞卧倒在地上,同时顺势一脚,把桌子扫飞出去,后边冲过来的两个特务被飞起来的桌子迎面一砸,连同桌子上边的孙传中一起摔倒在对面的墙角下。

    于效飞左胳膊肘在地面上一支,贴着地面就飞了过去,他用锯短的枪当成短棍用,一扬手就打出了12棍,三个特务躲闪不及,纷纷被打中,孙传中功夫稍高一些,用手护住了头顶,而其他两个特务没能及时反应过来,被于效飞几下子就打昏过去。

    几棍打完,孙传中大喝一声,抬腿朝于效飞子压着的桌子踢过来,于效飞一仰,倒着飞了起来,躲开桌子,孙传中踢起来的桌子一下子在于效飞后的墙上摔了个粉碎。

    孙传中借着桌子飞起来挡住于效飞的瞬间,双手一推墙角,形一起,一个双手推碑,当朝于效飞打来。于效飞急忙向旁边一跃,左手用龙爪擒拿手一扣孙传中的左腕子,右手用枪当点镢用,重重点到孙传中的口。孙传中两处大被于效飞打中,左半边子都疼痛麻木起来,被于效飞加上一肘,整个人都被打飞出去,摔到了对面的墙上。

    于效飞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心想,就你这点功夫,想要跟我动手,你还不配!他正这么想着,突然听到后“咔”的轻轻一声响,于效飞突然心里一惊,急忙一个大鹏展翅,向左边急跳。果然不出于效飞所料,刚才被打昏之后扔到墙角的苏老三早已经被他们这天翻地覆的一番打斗惊醒过来。

    苏老三睁眼一看,看到于效飞正在和他找来的76号的几个76号的特务打得难解难分,他晃晃悠悠地要爬起来,用手在地上一支,一用劲的时候,猛然看到地上有几支手枪就摆在他的面前,他急忙伸手抓起一支,打开枪机就对准了于效飞。

    于效飞闪得正是时候,苏老三这时正好一枪打来,这一枪没有打中于效飞,正打在于效飞后的墙上。于效飞仍然没有开枪,他把手里的枪对准苏老三的右肩井打过去,苏老三刚掉转枪口,准备再开一枪,于效飞扔出的枪已经打中了他,苏老三半边子一麻,手里的枪无力地耷拉了下来。

    于效飞一跃上前,一脚踢飞了苏老三手里的枪。他回头看看,子弹已经深深地打进了对面的墙上,他又低头看看对面墙角下面倒着的两个特务,心里一动,有了一个主意。

    他蹲下,把地上的枪捡起来装进口袋,然后用一支枪牌撸子对着苏老三的脑袋说:“说,你的那些枪和钱放在什么地方?”

    苏老三摇摇头,不说话。

    于效飞把枪顶到苏老三的胳膊上开了一枪,苏老三疼得向上一窜接着又重重跌落到地上。于效飞冷笑着说:“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苏老三疼得直吸冷气,于效飞说:“快说,不然又是一枪!”

    既然已经响了枪,于效飞也就不用那么小心了,而且,现在巡逻的鬼子随时会来,他必须使用极端的手段,尽快得到苏老三的口供,得到他需要的武器。

    苏老三大口喘着气,脸朝里边的房间看着说:“枪在我卧室的底下,里边那个箱子里边。钱在对面的大衣柜上边的小红皮箱里边。爷叔,只要你饶我一条命,这些东西你尽管拿去好了!”

    于效飞说:“我进去看看再说,要是你敢骗我,我不要你的命!”

    苏老三几乎要趴下给于效飞磕头,他赌咒发誓地说:“我现在要是还敢骗你,你就一枪崩了我!”

    他话还没说完,于效飞已经一跃进了里边房间。于效飞先来到边,伸出长长的马枪一撩单,看看没有异常,这才弯腰去把下边的几个箱子全都拉出来,他先打开里边的那个箱子,里边果然是几支手枪,其中真的有一支于效飞特别想要的德国20响大镜面驳壳枪。

    于效飞十分高兴,不过他还是把其他的箱子打开,旁边的一个箱子里边放的是子弹,这个当然重要了,没有子弹,枪不只是一块废铁吗?于效飞又把其他的箱子打开,里边是一些衣物,破鞋烂袜子什么的。于效飞觉得鬼子随时会来,所以把这些东西一脚踢回下边,然后转去翻大衣柜。

    大衣柜上面果然放着一个小红皮箱,里边真的装的是一个小盒子和五六迭钞票。于效飞打开小盒子,小盒子里边是满满的黄澄澄的东西,于效飞笑了,哈哈,金子!

    不过,于效飞没有乐昏了头,他把小红皮箱扔到上,接着又打开了大衣柜,大衣柜里面有两块层板,分为上中下三格,于效飞迅速在柜板上到处敲击,果然听到里边有几个地方声音不对。于效飞马上把两块层板拉了出来,在最下边的一块木板下边出现了一个非常不明显的把手。

    于效飞把一个手指伸进了那个把手,用手轻轻一抽开关,把后边壁板从下向上拔起来。这一抽出后边的隔板,后边马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原来后面还有一个小柜子,小柜子里面又出现两只箱子。于效飞把两个箱子拎出来,放到上。两个小箱子上边都有非常jīng致的小锁头,于效飞用力一扭,就扭断了锁头和箱子连接的锁鼻。打开箱子一看,在几件破衣服下面,起码有七、八十根金条,而且都是十两条的。

    于效飞自言自语地说:“哎呀,苏老三哪苏老三,你是怎么给主任办事的,你是真敢贪哪!简直是喝血呀!”于效飞又把下边的箱子打开,他又猛吸了一口气,原来这个箱子里边装的是几支枪牌撸子,还有一支掌心雷,另外还有几串首饰,除了几串珍珠项链之外,居然还有一串钻石项链。

    于效飞叫了起来:“哎呀,苏老三,你还真肥呀!我真是对你肃然起敬啊!不过不好意思,老子我只好笑纳了!”

    于效飞飞快地把箱子里边的东西装到从大衣柜里边找到的一个大箱子里边,然后把其他东西收拾一下,扔进了大衣柜。等到于效飞从里边房间出来,苏老三一看于效飞拎着的箱子,立刻就明白了于效飞刚才做过一些什么,他脸上立刻呈现出一种崩溃的神

    于效飞一脸坏笑地走了过来,对苏老三说:“钱财都是外之物,生不带来,你现在要走也带不去。”

    苏老三一听于效飞的话,吓得全一激灵:“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于效飞说:“看看,都是老江湖了,连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都不明白了?”

    苏老三差点哭出声来:“小爷!亲爷爷!亲祖宗!你把我的全部财产都给拿去了,怎么还不肯放过我这条命啊?”

    于效飞笑嘻嘻地说:“戴老板是用什么方法保密的,你是应该知道的。以前我也不太相信这样做的必要xìng,到了你们大上海,你们才给我上了活生生的一课。如果不这样,就不会取得胜利,甚至连生存都谈不到。你也是我的好老师之一,谢谢,谢谢。一会我送你上路的时候,我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

    等到说到这些话的时候,于效飞已经不再伪装,不再用上海话说话了,他用的是标准的běi jīng话。

    苏老三一下子明白过来:“你是军统的人?”

    于效飞笑着说:“对,你猜的没错,不过尽管你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工作,还是大大低估了我的能力,你还是要走上这条黄泉路。”

    苏老三知道自己落到了一个杀神手里,今天是十个倒霉上边再加上十个倒霉,真是够倒霉的呀!他终于哭出声来,他还想再跟于效飞说点什么,于效飞侧耳细听,他似乎听到了什么,马上抡起枪柄打到苏老三的脖子上,苏老三一下子昏了过去。

    于效飞飞快地把椅子全都重新摆好,再把苏老三、孙传中和另外一个特务放在椅子上摆好,然后于效飞用刚才苏老三用过的那支枪对准这几个人的后心开了几枪,把这几个人全都打死了。

    剩下的一个特务早就被于效飞的枪声惊醒了,他惊恐地看着于效飞,生怕于效飞也用枪打死他。于效飞用枪在他的眼前不停地晃动,说道:“你是跟我回去见戴老板,还是让我打死你?”

    这个特务犹豫了一阵,于效飞拎起他就朝里边的卧室走,边走边说:“你要是不跟我走,我就打死你。你只要帮助我把东西带回去,我就饶你一命!”

    那个特务不敢不听,只好跟着于效飞朝里边房间走。他一边走一边问:“咱们怎么不往外走啊,这是上那儿去?”

    于效飞说:“从窗户出去。”说着,打开了窗户用枪对着特务说:“快,快跳!”

    这是一个小二楼,还算高,特务也是练过的,在这个高度跳下去也不会受伤,他一下子跳上了窗台。就在他正要跳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外边的房门那儿“轰隆”一声,有人从外边冲了进来。他正要回头,于效飞用手一推,这个特务一下子跳了下去。

    其实,于效飞早就听到了鬼子的汽车到了弄堂外面,他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才带着特务从窗户跳下去。巡逻的鬼子听到这边接连响了很多枪,没有敢直接过来,又通知了更多的鬼子,等到增援的鬼子上来了,这才冲进了这个弄堂。

    于效飞在后边用枪不断地催促那个特务在前边快跑,那个特务知道如果他不快跑,于效飞就会开枪打死他,因为有了这样强大的动力,所以他也跑出了破纪录的速度。等到鬼子到后面窗户来查看的时候,于效飞早就和那个特务跑出了弄堂,踪影不见了。

    于效飞带着这个特务一直向药水弄跑去。这儿是租界边缘,是穷苦人民聚居的地方,是一个有名的棚户区。rì军多次在这儿进行封锁,住在这里的老百姓平rì做一天活,糊一天口,一旦封锁,生活来源断绝,生命垂危。几次封锁下来,饿死了无数的老百姓,到处都是空房子。于效飞早就向安娜打听好了,特意选中这儿当做自己的行动场所。

    于效飞和特务进了一所空房子,特务问道:“咱们来这儿干什么?”

    于效飞说:“你来挖一个坑。”

    “干嘛用的?”

    于效飞说:“得把这些武器隐藏起来呀!”

    特务觉得有理,找来破木板之类的开始挖坑,于效飞也在旁边帮忙,一个大坑很快挖好了。特务说:“这个坑是不是太大了?”于效飞说:“不大,埋你正合适。”特务一惊,起就要向外跑,于效飞已经一脚扫过去,把特务踢进了坑里。特务急忙要窜出来,于效飞用木板连砸了几下,把特务打昏过去,摔到坑底下不动了。于效飞用木板很快地把土扔进坑里,把特务埋了起来。

    到苏老三家的鬼子从特务上发现了76号的证件,马上通知了76号的人。李士群赶到现场,立即明白是那个来买武器的人在搞鬼,他立刻开始调查。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