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57、孤岛特工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说:“你要帮我做的就是,首先要帮我弄到一个能够在正式场合使用的份,然后要帮我留意所有跟密码有关系的人。rì本军方的密码是rì军的密中之密,他们一定保护得非常严密,所以,必须从多个方向下手,寻找其中唯一的弱点进行突破。”

    安娜沉思着说:“对,不过这是一次重大的行动,我必须向上级请示,你得到了rì军的密码,必须首先交给咱们的组织,再由组织决定是不是交给军统。”

    于效飞说:“这是自然。在等待上级决定的时候,你就先帮我弄到假份。另外,我还需要武器,各种特工器材,重要的是要有窃听器材,电台之类的。你知道在那儿能弄到吗?”

    安娜说:“知道。经常来夜总会的人都是捞偏门的人,你不了解现在的上海,现在的上海不是一座正常的城市,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做孤岛。rì本尚未向英、美、法诸国宣战,英、美、法控制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宣布中立,苏州河南岸的这个地方象是国中之国,上海租界内生产的军需品以及生活必需品,由于能产生极高的利润,吸引了大量的投机资金和众多的失业者涌入,新开设了大量的临时工厂。你要的军火非常容易弄到,就是这儿不生产,只要有钱,黑市上有的是。”

    于效飞点点头,接着听安娜接着讲下去。

    安娜又把于效飞的胳膊往自己边拉了一下,靠在于效飞的上,笑眯眯地说:“你应该适应我的人这个形象,要表现得跟我十分亲,明白吗?”说着,安娜在于效飞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于效飞的脸立刻红了。安娜笑着说:“怎么,你从来没有和女孩子亲过吗?”

    于效飞的脸更红了,他在rì军千军万马中潇洒冲杀的勇气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只会喃喃地说道:“我从来没有和女孩子距离这么近过。”

    安娜笑得花枝乱颤地说:“你可真是一个小孩子,亨利还说你是一个非常利害的间谍呢!你需要好好学习一下呀!”

    于效飞臊得都快钻到地底下去了,他从来没有执行过这么复杂的任务。

    接着,安娜又向于效飞详细地描述了当前上海的经济形势和人们的心理状况。这时的上海,呈现出一片畸形繁荣的景象。上海本来就是一个发达的大城市,由于战争又添加了200多万人口的难民,除了大量逃难的穷人,也有相当数量的富人。有了钱和人就能开办大量的产业。

    棉纱厂家生产的棉纱棉布源源不断销到南洋,因为不论是租界的人,还是汉jiānzhèng fǔ,都和大后方的zhèng fǔ和商人有很深的关系,所以他们的商品甚至能够销到大后方,生意很好。生产军需品以及生活必需品的新开设的设备简易的临时工厂有400家,后来还出现了“工不如商,商不如投机囤积”的状况。rì本人又纵容汉jiān开设赌场、鸦片屋和银行,一时间,无数发国难财的人过起了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

    战争爆发前的整个30年代的上海,由于经济繁荣已促成了稳定的被称作小老板、职员的中间阶层,他们习惯于过别的城市还不太流行的消费生活,战争时期电影院去厌了,戏园子没有戏可以演出,就去舞厅消磨时间。因为这些有钱的人们从来没有机会看到战争,不知道战争的残酷,战争期间消息又不畅通,于是舞厅就张贴战争照片来招徕顾客。

    在繁荣的背后,rì本人,英国美国等各西方大国,苏联和第三国际,均派出大量报人员潜入上海,上海一起是东方的报中心。chóng qìng的各种特工和**的地下党也频繁活动,收集报,进行暗杀。除了正规的报人员,青红帮和各种其他的黑社会也势力猖獗,不但从事传统的杀人、抢劫、贩毒等犯罪活动,而且参与各种报活动,忽而倒向这一方,忽然又成了另外一方的帮凶,扮演着兴风作浪的角sè。

    总之,上海滩,绝对是一个特工战的巨大战场。

    安娜挽着于效飞的胳膊在苏州河边缓缓走着,这是一对标准的幸福人的形象,从他们边路过的人无不用羡慕的目光看着他们。安娜得意地对于效飞说:“怎么样,这是一种最好的掩护吧?你以后要学会夜总会的生活,这样你去那儿找我联系就不会受到怀疑了。而且,在那儿你可以认识那些搞投机和军火生意的人。我们沙拉拉夜总会,正是一个报交换的大市场,你可以在那儿得到很多你需要的东西。”

    于效飞原来是一个单纯的大学生,对上流社会那些吃喝玩乐的事一窍不通,李云亭特意把吃喝piáo赌的门道详细详解给他听,所以于效飞对吃喝和赌已经练得非常jīng通了,这些对他和有这种习惯的特工和各种官员打交道非常有用处。不过,要说到piáo呢,这个于效飞可就只有表面功夫了。

    安娜说:“很多特工都住在租界,因为这儿不是rì本人的管辖范围,所以行动非常方便,如果出事,你们戴老板会通过巡捕房的关系把你救出去。你就也在这儿找一所房子住下吧!只是,房租非常贵,咱们组织又一直不发经费,这方面困难比较大。”

    于效飞得意地说:“这个嘛,倒是没有关系,我来的时候戴笠给了我一千几百两黄金呢!不过,你最好不要直接出面,只要提供给我消息就行了,咱们不要过多接触,你好象是一个著名人物,很多人认识你,这对我的秘密行动非常不利。”

    安娜也得意地说:“你看出来了?我是沙拉拉夜总会的头牌舞女,以后你来找我,可要在我上多花钱才行啊!”

    于效飞撇着嘴说:“美得你!这是工作要用的钱!”

    安娜还真是神通广大,当天下午就给于效飞打来电话,于效飞一听是安娜的声音,就问道:“哎呀,是安娜,是什么事啊?”

    “你过来吧,看看我家,以后你需要经常在这儿出现呢!你对我一点不熟悉可不行啊,这要引起别人的怀疑的。”

    “我要的东西都帮我找到了吗?”

    “当然了,要不我能找你吗?快过来吧!”

    于效飞马上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安娜的住处,这是安娜叮嘱过他的,要到安娜那儿去,需要符合有钱人的份,否则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能和安娜交往的人,没有穷人。

    安娜的家是一所相当大的房子,前边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在绿树掩映之中,是一座欧洲古典风格的建筑,在房子的大门两边,是两座白sè的**女神雕象。于效飞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房子的风格跟它的主人真是相配。于效飞有安娜给的钥匙,所以直接登堂入室,进了房门。

    安娜穿着一件很短的裙子,她拿出酒和杯子,在于效飞的边坐下。于效飞后退了一下,问道:“安娜,帮我办成什么事了?”

    安娜笑眯眯地说:“你怎么那么害羞啊,别的上级跟我在一起时都不是这样的。你可真是一个傻孩子。你要记住,在这些事上,细节是非常重要的。我虽然还不到24岁,可是我已经是有十年履历的高级特工了,所以,我是非常有经验的,你不必怀疑。”

    于效飞明白了,安娜温柔的外表下面掩藏着一个老练的特工,在这一行干了这么长时间了,对人不可貌相的这条真理应该体会得更加深刻才对。幸好安娜是自己的上级,如果安娜是自己的敌人,那么自己很可能会因为对她的外表误会而受到极大损失。

    于效飞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问道:“好,你厉害,你有本事,帮我办成什么事了?”

    安娜在一个杯子里边倒上酒,把红艳艳的酒杯举到于效飞的面前。

    于效飞接过酒杯,喝了一口。

    安娜这才说道:“我已经帮你打听好了房子,位置很合适,另外,我找到了一个卖武器的人,你需要什么武器,我可以介绍你跟他认识,你只管向他买。最重要的是,我帮助你找了一个份掩护,我已经通过组织和我的关系,帮你安排好了你的履历。你现在的份是大晚报的记者,这是一个和rì本特务机关有关系的报社,一般刊登一些社会花边新闻,记者成份非常复杂,很多人是文化流氓,所以,你在社会上到处走,是很符合份的。一般人也不敢惹他们。”

    于效飞说:“这个份不错。不过,你介绍我去买军火,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吗?”

    安娜说:“不会,我们舞女里边很多人跟黑社会有很复杂的关系,从中间做一些非常生意非常普遍,什么走私啦,贩毒啦,出卖报啦,甚至参与抢劫暗杀,都很平常。我只说是介绍一笔生意,从中收取佣金,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于效飞想了一下说:“不好,以后我会做一些非常危险的事,可能会暴露,那时这种掩护就没有什么效力了,所以,你最好把那个人的况告诉我,然后我从其他途径接近他。”

    安娜笑了,亨利说得没错,除了在那个问题上比较害羞以外,于效飞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间谍,他考虑问题更加深刻,长远。

    从安娜那儿出来之后,于效飞马上去看了房子,他对安娜的眼光十分佩服,这所房子无论是从位置上,还是从房子的大小、外观上来看,都十分符合他的份和用途,看来,安娜确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特工。

    于效飞找到了房东一打听,不由得吓了一跳,原来上海的房租那么贵,这所房子的半年租金,是二两金子!不过于效飞不在乎这个,我现在有的是钱!有钱,老子就是有钱!他马上回去拿出金子,把房子租了下来,因为于效飞付的是真正的金子,是实际的好处,那个房东非常高兴,还介绍这所房子原来的佣人给他,这个佣人帮助他收拾屋子,和左邻右舍搞好关系。这可是于效飞求之不得的好掩护。

    于效飞虽然有地方安顿下来,但是他没有那样大意,他另外又找了一所不惹眼的小房子当成后备住所,这次他没有报告安娜,这是他多次经历危险之后才学会的,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把自己的所有底牌亮给别人。

    据安娜说,那个卖武器的人晚上就会到夜总会去,于效飞决定也到夜总会去,从近处观察一下那个家伙。而且,他是安娜的人,得去捧个场,安娜突然冒出一个关系密切的人,而别人从来没有见过,这对她们这行是说不通的,于效飞不能给敌人留下任何把柄。

    到了晚上,于效飞打扮一番,来到了安娜上班的夜总会。虽然他是第一次来,但是安娜已经详细描述了夜总会的陈设,主要人员的相貌,以免于效飞遭遇突发事件无法对付,这是特工人员的基本素质之一。

    于效飞来得很早,他在靠窗户的地方找了一张桌子,看好了环境,然后让人去订一大篮鲜花来,送到后边安娜的化妆间去。这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是不能有丝毫马虎的。

    表面功夫做完了,于效飞开始观察周围的客人。安娜说过,这儿是间谍、报贩子、黑帮、黑市商人的大本营,每天都会有大量这种人到这儿来交换报,进行交易,有的人甚至有固定的专座,到了一定级别,就不必到处去求人或者是上门推销了,要买军火或者是收购武器,要到人家的专门地方去订购。

    就在于效飞观察的时候,一个舞女走了过来,柔声说道:“先生,要跳舞吗?”

    于效飞摇头说:“我只等安娜小姐!”

    那个舞女“扑哧”一笑说:“安娜呀,人家是红牌,才不会出来这么早呢!先生是第一次来吧?”

    于效飞说:“是啊,人家告诉我说,安娜小姐是这儿最漂亮的!”

    舞女说:“我叫chūn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免费招待你哟?”

    于效飞一看,这是一个有中上等姿sè的20多岁的女子,粉面含chūn,稳重中透出机灵,于效飞笑了:“那怎么好意思!那么,chūn晴小姐,能否赏脸请你跳一支舞呢?”

    两个人手挽手下了舞场,随着乐曲翩翩起舞。于效飞边跳舞边问道:“哎?那边那个家伙,怎么还带着皮包过来,连美女也不看,他是来玩的还是来办公的?”

    chūn晴回头一看,说:“啊,那个人叫苏老三,是个倒卖军火的,在道上很吃得开的,他是个流氓,你不要理他。”

    于效飞说:“不行,我正要找一个这样的人。我们报纸经常派我去采访一些危险人物,我得买一支枪来防。”

    chūn晴说:“看不出,你文质彬彬的还要动枪!好吧,你要是真的想买,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两个人出了舞场,来到苏老三面前。苏老三一看就明白了,一脸横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说:“chūn晴小姐,要介绍生意给我吗?”

    chūn晴说:“苏先生,我这位朋友要买支枪防,你可别黑人家哟?”

    于效飞把一张钞票塞到chūn晴的手里说:“苏先生一看就是正经生意人,怎么会那么做呢!你先去忙,一会我再来找你。”

    chūn晴一笑,转走了。于效飞坐在苏老三旁边,问道:“苏先生,你有什么货呀?”

    苏老三得意洋洋地说:“她刚才没告诉你吗?只要你知道的,除了飞机大炮以外,别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就能帮你弄到什么!”

    于效飞一笑:“路道蛮粗嘛!我要的货可多呀!我有几个乡下朋友,要买两支德国20响,一支枪牌撸子,每支枪要配200发子弹,有货吗?”

    苏老三一愣:“你要这么多?”

    “好几家呢!要是能弄到的话,还要长枪呢!你不知道现在乡下多乱吗?每天都得有几十支队伍过来过去的,还是得自己有支枪防才好啊!怎么样,弄不到吧?”

    苏老三得意地一笑说:“就这点东西算什么,我那天不得吃进十支二十支的!你说得对,什么zhèng fǔ,皇军啊,全都靠不住,还是得靠自己啊!先生要是真的有路子,那些生意就关照小弟好了,这些货我就不要佣金了,如果真的做成长枪生意,小弟请你吃红!不知先生在那儿发财?”

    于效飞说:“好说,兄弟在大晚报当记者,虽然薪水马马虎虎,不过有rì本人帮衬,在江湖上有几分面子。最近rì本人正在组织队伍清理乡下,要是能把那笔生意做好,兄弟在rì本人那儿就更能说上话了,要是苏先生能真的有路子,以后还要仰仗苏先生帮衬。”

    苏老三的眼珠飞快地转动几下,脸上掠过一丝冷笑:“既然这样,你要的货来我那儿拿吧!”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