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56、我的妓女上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一到上海就又中了敌人的埋伏,不过,幸好他在最后关头发现了敌人的破绽,这才成功逃脱,但是,他必须弄清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出错了,他又化装接近了特务。

    于效飞在这些特务的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这才知道,那个要来接他的人早就被捕了,而出卖他的人就是戴笠的小舅子。于效飞差点没昏过去,心想,我说老板,这就是给我安排的那个你最放心的路线和人员啊?你看着jīng明,怎么能干出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来呢?

    戴笠把自己的第三个小老婆的兄弟派到了上海,这本来是他要控制前边的特工采取的一个办法。前线的特务看到老板的小舅子来了,自然不敢怠慢,费尽心思要安排他做一个各方面都能兼顾一点的工作。

    让他干什么呢?派他行刺,他没有那个手,万一他一到现场,就象个棒槌那样戳到那儿,没打chéng rén家,再让人家当活靶子打了,就成了包子打狗了。让他卧底呢?他没那份能耐,天天看着鬼子汉jiān在眼前晃,他再吓尿了裤子。让他干点什么好呢?

    最后,陈恭澍想了一个办法,让他去管档案,所有重要的档案都放在他那儿,特工们领薪水的单据也放在他那儿,这个工作绝对重要,既可以体现出他的重要xìng,又不用参加危险工作,真是一个又有面子、又安全、还能参与立功的美差。

    可惜事与愿违,军统过去的工资一直是80块,到了这时,通货膨胀严重,80块的实际使用价值已经下降到了一半,连吃饭也只能吃普通人的水平了,更谈不上花天酒地。正在戴笠的小舅子憋得难受的时候,建立汪jīng卫特务机关76号的李士群找到了他,给了他2000块,他就乐颠颠地把军统在上海的所有名单和各种档案全部献给了李士群。

    这样,军统上海区就被李士群一网打尽了,陈恭澍被李士群追得鸡飞狗跳墙,而于效飞来上海的所谓戴笠特别策划的秘密路线就也在李士群的掌握之中了。于效飞一打那个电话,李士群自然知道要有一个大人物来上海了,他马上布置特务设好了陷阱,就等着于效飞往里边跳了。

    于效飞也不做花生瓜子生意了,耷拉着脑袋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园。特工办事,离不开两件至关重要的东西,一个是份,一个是钱,于效飞的两个假份都混没了,公开场合,正式办事,他是不能去了,不过好在他还把钱抢回来了,吃喝还不成问题,所以他在一个小旅馆住着。一回到住处,他就倒在上,苦苦思索起今后的行动方案来

    想来想去,军统这边的线是全部完了,没有一条能用,他就只剩下他最后的王牌,他的组织的亨利这条线了。于效飞本来是想,戴笠这样一个特工王,这样jīng心为他准备的行动方案,一定比那个对他有些漠不关心的亨利的办法强得多,加上他一直不喜欢亨利,所以迟迟不想去见亨利。可是到了现在,再不去连起码的安全也不能保证了。在检查越来越严格的上海,没有一个可靠的份掩护,没几天就得让鬼子请到宪兵队去喝茶了。

    于效飞给亨利的公司发了一封信,说明自己已经到了上海,需要见面。这次于效飞学聪明了,自己提出了一个见面地点,从前他学习的那些特工技巧今天才正式开始使用上,大上海,果然是藏龙卧虎,特工战激烈险恶异常,远远比他潜伏在北平的时候惊心动魄得多,简直是危机四伏,一个不留神,就要血溅当场。

    到了约定时间,于效飞来到见面地点。这次是他来得早,他挑选了一个餐厅见面,他先来到餐厅的角落坐下,等着看亨利是自己来还是带人来。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几个穿着黑sè大衣,戴着礼帽的人匆匆走了进来,在餐厅分散坐下,一个象是头头的人看了一下手表,对其他人做出准备的手势。于效飞也看了一下表,时间刚刚好,他心想,这些家伙是要打我的主意?看来亨利这个小子也靠不住了,哎呀,你小子平时满嘴革命理论,净是高调,今天居然也当了叛徒了。不过于效飞没心思想这个,他的最后希望也没了。

    这次于效飞心不好,没心思跟特务们玩游戏,他起就走。

    于效飞走了几个店面远的路,就发现后长了尾巴。他心里一惊,这伙人的素质比公园见到的那些家伙高多了,他没有穿着见面时说的服装,只是在同样的地点吃饭,就已经引起了那些人的怀疑,看来这次是rì本特务机关亲自出马了。

    于效飞没有流露出已经发觉的表,还是装成普通路人那样低头急走。后边的家伙紧跟不放,于效飞走路他也走路,于效飞上电车他也上电车,一直跟了于效飞几站远的地方。于效飞看看这条狗没完没了的跟着,而且已经离刚才见面的餐厅很远了,就下了车,准备跟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好好玩一个游戏。

    于效飞朝路边看看,路边是几间大楼,他找了一家办公大楼,门口挂着好多公司的牌子,他推门进去,大步上楼。后边的特务一看于效飞走了这么半天,终于到了一个地方,没有一点犹豫,开门就进,认为费了这么大劲,终于跟到了于效飞的老巢,不假思索,随后紧跟。

    于效飞连上几层楼,看看楼梯上已经没有人上下,上下的两层楼上也没有人停留,就把体隐藏在楼梯的yīn影里边,等着后边的家伙上来。特务没想到于效飞走得这么快,于效飞本来就轻功出众,步履轻快,而特务又是吃喝piáo赌无所不为的人,早就把体弄空了,于效飞这一通快跑,尽管于效飞还压着脚步,只是按照比普通人快一点的速度,可是他那跟得上,大喘了半天粗气,这才跟到楼上。

    特务低着头向楼上爬,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去观察上边的况了。于效飞看着傻瓜一样低头上来的特务,不慌不忙地对准他的脸狠狠就是一脚,特务惨叫一声,从楼上摔到了楼梯中间的平台上去了。

    以前于效飞学的只是关于审讯的理论,他这次真实地体验了审讯的滋味,他也学着鬼子的审讯方式,一句话不说,上来先是狠揍一顿。特务早就摔在了楼梯拐角,疼得全抽搐,于效飞没有丝毫怜悯,不停地猛踢特务。

    特务满脸是血,连气也喘不过来。于效飞看到特务已经没有了锐气,也没有了和他对抗的勇气,这才用上海话问到:“你为什么跟着我?”

    特务给打得没有了半点脾气,但是听到于效飞这么问,以为他真的不是他们要找的接头的人,于效飞只是以为自己遇到了麻烦或者是害怕抢劫的人,想想自己是特务机关的份,一般老百姓还是害怕的,就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是去办案子,你从那儿出来,当然要检查你了。”

    于效飞又问:“办什么案子?”

    特务冷笑着说:“宪兵队要办什么案子,你管得着吗?”

    于效飞也冷笑一声,重重一脚,特务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肋骨“咔嚓”了一声。

    于效飞说:“你爷叔想知道,不行吗?”

    这个特务是rì本宪兵队召收的中国籍特务,原来也是流氓,现在听到于效飞一口流氓腔,知道惹了黑道上的人也是麻烦,既然对方不是什么外国间谍,只是一个上海滩上的流氓,那么直说也没关系,就说道:“我们盯上了一家美国人的公司,其实好象是外国的间谍办的,我们就突然袭击了他们,没想到他们事先知道了风声,先溜了。我们就通知邮局把他们的通讯转到了rì本宪兵队。最近我们收到一封信,一个他们的下属要来见面,我们就去那家餐厅等着。没想到撞到了爷叔你的马头。”

    于效飞松了一口气,原来亨利没被捕,这家伙不愧是国际间谍,真够滑的,居然在rì本宪兵队的监视下逃走,果然有些道行。了解了况的于效飞开始琢磨怎么处置这个特务。

    本来,他已经成功地骗过了这个特务,可以大摇大摆地从特务的面前走掉。但是于效飞转念一想,西田和戴笠多次向他强调过,为了保密,即使是杀很多人也是必须的。这个特务跟了他那么久,难保rì后见面不会认出他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能留下这个后患。

    于效飞把特务拎起来,迅速在特务上搜了一遍。特务上有一些钱,证件,一支枪牌撸子。于效飞很喜欢这支枪,这支枪容易携带,威力又不小,有这个东西心里就稳当多了。于效飞原来也有一支,因为来的路上检查严,留给李云亭了。看来上海就是不一样,连中国国籍的特务都这么阔,居然有这么好的枪。

    于效飞对特务说:“把窗户打开。”

    上海比北平暖和得多,窗户都能打开。特务不解地问:“大冬天的,开窗户干嘛呀?”

    “因为你要跳楼啊!”

    特务大吃一惊,刚要转逃跑,于效飞已经一枪柄打到他的脖子上,打昏了他。然后于效飞握住特务的手打开窗户,把特务从楼上扔了下去。

    于效飞从楼上下来,看到门前已经围了一大堆的人。于效飞透过人脑袋中间的缝隙,看见地上的特务脸上已经是一片死灰sè,转迅速走开了。

    既然亨利没叛变,那么还可以使用第二备用的接头方案。于效飞在报纸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这是当初亨利和他约定好的。

    刚刚到了下午,于效飞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于效飞抓起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亨利那熟悉的外国腔调:“于,是你吗,真是太好了,我正有急事要找你,你就到上海来了,快出来见面!”

    于效飞马上跑了出去,直奔亨利说的地点。于效飞握了一下口袋里边的枪牌撸子,心想,我再也没有心跟你们玩了,亨利,这次你要是再给我设圈,我就一枪打死你们!

    到了见面地点,于效飞推门就进,根本不管什么可能的危险。我有本事,我就这么嚣张,不可以吗?于效飞用礼帽挡在脸上,右手插在口袋里边,握着手枪。

    其实于效飞现在也是穿着大衣,戴着礼帽,和特务们差不多。不过这是当时上等人的标准打扮,非常高雅潇洒,不会有人觉得异常。只是不同的是,于效飞比别人多了一分英武,多了一分杀气。

    坐在咖啡馆深处的亨利起向于效飞招手,于效飞没有理他,而是继续打量着周围的人。看到确实没有可疑的人,于效飞这才向亨利走过去。

    亨利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旁边坐着一个美丽的外国女孩儿。于效飞用凌利的眼神看了亨利一眼,亨利吓了一跳,知道于效飞是责备他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不应该带外人来。于效飞现在已经是一个老资格的特工了,他有权这样要求他的同事。

    亨利笑着说道:“这是自己人,我是特意带她和你见面的。”

    于效飞这才礼貌地冲那个外国女孩儿点点头,在旁边坐下。

    亨利笑着说:“你怎么会想起用备用办法见面的,你已经知道我的公司暴露了?”

    于效飞说:“是啊,我去和你见面,让宪兵队的跟上了,审讯了其中的一个,这才知道你已经搬家了。”

    “你居然审讯了宪兵队的人?”亨利转对那个女孩儿说:“我没说错吧?他是一个了不起的间谍!”

    亨利又对于效飞说:“于,欧洲战争已经打响了,中心需要开展对德国的报工作,调我到那边去。所以,我这次来是要和你告别的,以后,她就是你的新上级。”

    于效飞这才知道,亨利居然会三门外语,这次他回去有用处了,不过他不再是间谍头子,而是潜伏间谍了。

    亨利给于效飞和那个外国女孩儿介绍完,亨利起和于效飞一握手,久久地看了于效飞一眼,转出门去了。这次是他的祖国受到了侵略,他再也没有从前那种对中国人的傲慢了,现在大家都是亡国奴了,他看待中国人的眼光应当有很大变化了。从决定中国人的生死的天堂回到遍地都是德国死亡集中营的地狱,于效飞可以理解,亨利此时的心里一定是百感交集。

    看到亨利走了,外国美人冲着于效飞妩媚地一笑,说:“好了,咱们出去走一走吧!”

    于效飞算了帐,和外国女孩儿一起来到街上。

    于效飞一路上不住地打量这个外国女孩儿。这个外国女孩儿跟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儿全都不一样,头上戴着一顶装饰着大朵花饰的宽边帽子,一头金发瀑布一样披散在肩膀上,长长的裙子的前敞开着,露出多半个rǔ房,脸、胳膊和手胖乎乎的,象个洋娃娃,可极了。一出了咖啡馆的大门,外国女孩儿很自然地挽住于效飞的胳膊,象人一样跟于效飞一起走在大街上。

    看到于效飞在看自己,外国女孩儿笑着说道:“怎么,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不习惯我这样对待你吗?”

    于效飞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他即使是和刘海薇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这样和刘海薇亲近过。

    外国女孩儿看着于效飞害羞的样子,也不一笑,说道:“这是上海,大家都是这样的,你一定要习惯这种生活方式。”

    于效飞点点头:“我明白,我会尽量适应的。”

    外国女孩儿又说:“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安娜。对,你猜得没错,我是一个白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联络员,为了和上级联系方便,以后你的代号就叫沙沙。”

    于效飞点点头:“好,那么我怎么跟你联系呢?这次我来是要完成戴笠交给我的重要任务,需要截获rì本的军用密码,有了它,中**队可以减少损失,甚至能够赢得战争。我需要你的帮助。”

    安娜笑着说:“你可以随时来沙拉拉夜总会来找我,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的,因为我是那儿的舞女。”

    于效飞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他的组织竟然会让自己的间谍去当jì女。

    安娜看出了于效飞的惊讶,笑着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安卡洛夫大公的女儿,十月革命以后,我们全家就逃到了中国。后来我的父母都去世了,我就只好当了舞女。后来,他们来找我,我就加入了组织。其实,如果没有革命,我现在已经是大公妃下了。”

    于效飞叹了一口气,这真是国际反法西斯阵营了,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了。

    安娜看到于效飞伤感的样子,拉了拉于效飞的袖子说:“咱们还是说你的事吧,你要怎么去弄密码?”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