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22、站长真是不仗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刘海薇听说于效飞他们把rì本的黑龙会消灭了,更加崇拜他,可是于效飞却觉得事总有些不对头。

    刘海薇不明白:“既然是打了胜仗,怎么还不高兴呢?”

    于效飞说:“首先,咱们的朋友张国华,因为我的疏忽牺牲了。这是让我最痛心的。你可能听说了吧,上海已经失守了,淞沪会战,咱们算是败了。本来可以打胜的,却跟卢沟桥一样,又输了!

    我刚刚听到一个说法,一个外国人说,中国是一个让人难解的国家,它的古老、它的悠久,都说明这个国家有它存在的道理和能力,许多在华外侨都亲眼目睹了中**人勇敢抗敌的一幕,视死如归,较之西方的军队犹有过之。即使他们的一些童子军,那种国的也足以让人感动得流泪。但是在这些事迹发生的同时,汉jiān的数量也达到可怕、惊人的程度,他们几乎是不受良心谴责,不在乎公众舆论。假如在英国,在西方随便一个国家,这种压力就能把他们压垮,而在这里,他们几乎感受不到这种压力。”

    刘海薇点点头:“是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到了今天,那些汉jiān还是这么猖狂呢?为什么他们竟然能够这么堂而皇之地宣扬卖国,竟然能够这么比国的人更加理直气壮。我们的zhèng fǔ为什么对他们没有任何压力呢?”说着,刘海薇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比别人更恨汉jiān。”

    于效飞望着刘海薇的眼睛说:“我明白你的心。不过,现在摆在咱们面前的是更加现实的事。你要是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

    “什么事啊?”

    “我觉得,现在咱们更加危险了。这次军统袭击黑龙会的事,我觉得有这么几个地方是错误的。

    第一、报太不准确。黑龙会的分会防守那么严密,军统的人却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连人家里边的建筑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大门外边有没有jǐng卫都不知道,进去之后又让人家压制到院子里边了,连黑龙会到底有多少人在里边也不知道,太失策了。虽然咱们有了冲锋枪,一个人能对付几倍的敌人,可是人家真的有几倍的人,又有坚固的工事,足够抵消军统的优势了。再加上人家的援兵,差一点人家就占了上风了。

    第二、站长的指挥有重大失误。进去之后,竟然没有恰当地分配火力和任务,就在那儿和黑龙会的人对shè起来,要不是运气好,把外边的鬼子援兵都打死了,这次让人家消灭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第三个、军统的人的作战方式和火力都有问题。他们有了冲锋枪,这个比较好,可是他们连手榴弹什么的都没有,只能用枪跟人家对shè,没有一点突破能力。互相配合也不好,好象还是处在暗杀军阀和什么报社记者的水平,跟人家鬼子的特务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第四、我总觉得这里边有其他的问题。黑龙会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他们怎么会反应那么快?好象早就有了计划,有了准备似的,我们的人一去,他们的人立刻就起来抵抗,甚至好象有成熟的反包围的计划。可惜,最后军统的人把所有的黑龙会特务全都打死了,无法查清了。这里边是不是有杀人灭口的成份?”

    刘海薇吃惊地了嘴:“你是说,有内jiān?”

    于效飞说:“我虽然不敢肯定,可是,我还是有这种感觉。那个,或者说是那些内jiān,把黑龙会的人都打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知道他出卖团体的事了。”

    刘海薇说:“那怎么办?向站长报告?”

    于效飞说:“恐怕人家还不能相信我,毕竟我只是刚刚加入团体的。连人家姓名都不知道。不过,现在鬼子已经疯了,他们到处在进行大搜捕,咱们都要小心。军统的人只是对你们进行了初级的训练,我一直为你担心,这些天你跟我在一起多呆一阵,我来对你进行正规的间谍训练,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

    刘海薇连忙说好,她兴奋得脸上泛起了红晕。

    于效飞找到了一个时间,去见站长。不料,在他知道的几个地方都没有发现军统的人,他又在几个联络点留下了暗号,想要见站长或者是老陈他们,却一连几天都没有回音。于效飞心里非常纳闷,同时又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只有李云亭这么一个在军统里边可以依赖的人了,只好找他去。可惜的是,他根本没有李云亭的地址。于效飞仔细回忆了一下,终于从李云亭跟他说过的一句话里边找到了一点线索。第二天,他早早来到了天桥旁边的远香茶馆,来到楼上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他听李云亭说过,好象有一些东北来的人经常在这儿喝茶聊天儿,那么李云亭也应该经常来这儿了。

    东北人本来没有泡茶馆的习惯,可是这家茶馆是一个东北人开的,生意不错,所以一些东北人慢慢养成了在这儿聚会,互相通报消息的习惯。

    于效飞坐了一会,人慢慢多了起来,可是,就是没有看见李云亭的影子。就在于效飞准备向老板打听的时候,从楼下跑上来一个人,朝四面一看,转又朝楼下跑去。于效飞一看,这不正是李云亭吗?

    于效飞赶紧掏出两毛钱扔到桌子上,起就追下去。于效飞不能喊李云亭的名字,一直追到路口,这才追上李云亭。于效飞在李云亭后低低地喊道:“李大哥!”

    李云亭急忙回头,这才发现于效飞跟在他的后。他一愣:“兄弟,你怎么没走?”

    “我上那儿走?”

    “哎呀,傻兄弟,站长和老陈他们早就跑到天津去了,兄弟们知道信的都撤了,你怎么还在北平啊!”

    于效飞又一愣:“没人通知我呀!”

    李云亭苦笑说:“遇到这种事,早就各奔各的道了,还通知什么呀!我要不是今天急着找人,也不会呆在北平啊!”

    于效飞和李云亭并肩在路边走起来,于效飞说:“这那象干秘密工作的,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散了?站长也太不仗义了!”

    李云亭耷拉着脑袋说:“鬼子占领了上海,咱们在这儿的人又死了一半,现在鬼子查的这么凶,当然全都跑了。”

    于效飞说:“既然这样,你也撤吧,咱们两个留个联络方式吧,要是我想见你,就在这条街拐角的那个电线杆子上用粉笔划个十字,要是你想见我,就在尚书胡同最右边大门上用粉笔划个十字。怎么样?”

    两个人这才分手。

    于效飞想了一下,站长和老陈已经跑了,自己嘴又紧,应当没人知道自己的住处,暂时没有危险。不过,旧问题又排上议事rì程,那就是吃饭问题。看来还是得找一份工作啊!

    于效飞拿来一张报纸,看着上边的广告。忽然,一个叫做“东亚经济调查局”的招收职员的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于效飞看看下边的介绍,这个东亚经济调查局是rì本人办的,这次专门招收jīng通rì语,学历高的人加入,月薪150元,从事翻译和资料整理工作。

    工资很高,工作又轻闲,这个对于效飞的吸引力是大的。而且,于效飞本能地觉得,这个东亚经济调查局似乎是一个报机构。于效飞现在是孤一人与敌人作战,没有了上级,没有报,他太需要了解敌人的动向了。于效飞马上就按照报纸上边介绍的,找到那个地址,应聘去了。

    果然不出于效飞的所料,东亚经济调查局真的是一个rì本的报机构,这个调查局的报搜集范围不限于经济,而且对中国的政治动向、特别是中国人民的排rì、抗rì局势,也非常关注。这时正是rì本侵华初期,他们急需大量的既懂rì语,又了解中国社会的人为他们收集报。

    rì本鬼子都是老牌特务了,对伪造份之类的手法自然熟悉,审查极为严格,于效飞干脆照实说话,说自己是一个学生,又说rì语是跟学校的一个rì本教授学的,那个rì本人跟他的关系是非常地好。rì本人马上到于效飞的学校调查,证实于效飞说的基本是实,于是录用了他。

    其实,于效飞跟那个rì本教授关系好不好,这个那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衡量,反正他也没和那个rì本教授达到拚命的程度,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一说,也就稀里糊涂地混过去了。

    rì本人一看材料,于效飞他们学校教的是英语,他还算是会两门外语,更加高兴。高级特务的一个标准正是能够使用多门外语,他们对于效飞更是另眼看待了。

    于效飞坐在东亚经济调查局的办公桌后边,不笑了起来,本来只是想找个吃饭的地方,没想到居然进了rì本特务机关,他一个没留神,竟然成了三面间谍。

    这一下,他更要大干他一场了。

    于效飞发现,rì本特务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这可不象他进入军统那么简单。

    和于效飞一起进入rì本特务机关的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每天工作在一起,rì本人看似不注意,可是其实他们每天都会受到对他们的行为和工作能力的评估。

    不过,于效飞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他已经不是那个只凭着对rì本鬼子的仇恨而奋勇杀敌的大孩子了,在军统的这段经历,让他对外国教官向他传授的那些间谍知识有了全新的认识,间谍的行为守则,已经变成了他的本能。

    现在的于效飞,一举一动,真实而自然,但是,他却没有流露出对rì本鬼子的一点一滴的不满,仿佛他真的跟那些与rì本鬼子有血海深仇的人完全无关似的。于效飞每天认真地抄写rì本鬼子发给他的各种文件,把rì语翻译成汉语,把汉语翻译成rì语,有时还看着自己翻译完的文章又是摇头晃脑,又是不停叹息,好象是对自己翻译的文章或者是写的字非常自鸣得意似的。rì本人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无大志的无聊文人。

    不过,rì本人真的发现,于效飞翻译整理的资料条理清楚,见解独到,甚至能够把上司自己也不太清楚的设想准确地把握住,提供有根有据的资料支持。rì本人认为,这绝对是一个优秀的报分析人才。

    这天下班,一个跟于效飞一起被录用的zhōng yāng大学学生张达,提议由他请客,大家出去下饭馆。这个提议自然受到全体响应。到了饭馆,酒喝得差不多了,张达长叹一声说:“唉,现在rì本鬼子占了中国,再也没有希望了,只好每天这么醉生梦死了。到什么时候,才能重新看到中国的青天白rì旗呀!”

    一起喝酒的人吓了一跳,连忙说:“你喝多了!现在是rì本人的天下,这要是让rì本人听见,还不砍了你的脑袋?”

    于效飞撇着嘴说:“你可别逗了。原来我们学校组织抗rì宣传,我也参加了,我还想,我这么跟着卖力气地忙这忙那,zhèng fǔ怎么也得赏识我,给我个一官半职的。那想到,rì本人一来,那些家伙全都跑了,我连饭钱都没了。结果到了这儿一看,光是每天抄抄写写,认真一些,人家就给我150元的月薪,都快要赶上教授的多了。我呀,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儿干吧!将来说不定能加点薪呢!”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乱说了一阵,喝完酒回家了。

    到了第二天,于效飞还是翻译他的东西,等到把稿子交到课长办公室去的时候,课长宫本笑着对于效飞说:“于君,你的工作非常出sè地,要相信,为帝国服务是有你希望的前途地,一定会出人头地。好好干吧,从今天起,你的月薪调整为500元。你已经是一级职员了。”

    于效飞明白,他已经通过了最后的考验,一级职员,就是比较高级的特务了,比一般的职员要受重视得多。他连忙弯腰施礼道谢。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昨天跟于效飞一起喝酒的人被两个穿着黑衣,表冷漠的人带到后面的大楼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于效飞把自己现在的况用密写信向亨利报告,不料第二天就收到了亨利的信,亨利让他马上赶到上海,有重要任务。于效飞看看信封上的rì期,这是几天前发出的信,是一封加急的信,这说明事很紧急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