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48、从老鼠夹子里边偷蛋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和李云亭按照亨利的指示去取电台,不料竟然是一个圈

    于效飞本来是想让这几个特务一直护送他们到北平的,这样他们一路上的安全都会有保障,而他们也不会暴露自己的份。但是,在就要到北平车站的时候,于效飞忽然想到,如果李云亭就这么带着一群特务,拿着电台从车站里边出去,这要是让他在车站的那些同事们看见,万一以后受到什么怀疑怎么办。

    他果断地下令李云亭从一个小站下车。不出他的所料,几个特务也跟在后边下了车。两个对五个,于效飞他们没有优势。因为从北平到东北的检查非常严格,所以于效飞和李云亭全都没有带枪。现在,双方要动手了,李云亭有些着急,咱们没有武器呀!

    这是一个小地方,在车站附近有几个小买卖,有一个小饭店,而离开车站到城里去,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这中间全都是荒凉的野地。于效飞很快地走进了小饭店,来到饭桌旁边,趁着跑堂没有注意,他把桌子上的牙签全都倒在手里。

    早在军统训练班的时候,于效飞就觉得这个办法特别好,还是中国传统的武器能够做到迅速而无声地杀人。现在他们正在铁路沿线,铁路周围一直是rì本鬼子特别重视的地区,全都有重兵把守,一旦出现况,马上会有大批的鬼子赶来,所以绝对不能弄出动静,惊动鬼子的驻军。

    这时几个特务失去了李云亭的踪迹,正在焦急地到处乱窜,按照他们的想法,李云亭一定是沿着公路朝城里去了,他们顺着公路跑下去,要看看在路上能不能看到李云亭。

    于效飞在后边迅速追上去,一扬手,一根锋利的牙签shè中了特务后脑。于效飞的内力很高,距离又近,牙签果然象他预料到的那样,深深地刺进了特务的脑袋。接着,他又顺利地解决了其他的特务。

    李云亭从后边赶上来,一看于效飞已经把几个特务干掉了,吃惊地问:“你用什么干的?连声音都没有啊!”

    于效飞说:“先别管那么多,把这几个家伙收拾干净,扔到路边去!”

    两个人一齐动手,把特务上的证件,手枪全都掏出来,证件留下有用,钱也帮他们花着,手枪不好携带,只好拆成零件,远远地扔到了野地里。于效飞从这几个特务的后脑上小心地把牙签抽出来,不能让rì本特务机关发现这些特务们的真正死因。

    两个人手脚都很麻利,又都是行家,几分钟功夫已经清理干净了现场,迅速回到了火车站。

    这个时间合适的车票不那么好买,于效飞也不愿意再留下更多的线索,就对李云亭说:“走,到前边去,等到有货车经过的时候,咱们扒货车走。”

    于效飞在天津火车站时候,因为一直对以前听到火车司机说过的他扒火车的姿势不对而耿耿于怀,特意跟铁路上的学会了扒火车,原来扒火车也是有窍门的。他把窍门跟李云亭一说,李云亭现在也在车站上班,马上明白了。

    他们两个绕到车站前边,等着火车进站。尽管这是一个小站,货车在这儿不会停车,但是,为了安全起见,火车进站时候都是要减速的,这是惯例。于效飞和李云亭来到车站上的工作人员看不见的那边,等着货车经过面前的一瞬间。于效飞把电台拎在自己手里,他的奔跑速度要比李云亭快得多,李云亭又是第一次跳车,所以要尽可能为他创造条件。

    货车过来了,李云亭正要起跑,于效飞一把拉住他:“不是这种,等着后边的敞车!”

    说话之间闷罐车已经过去了,后边是几辆装满木材的敞车,于效飞一推李云亭:“快跑!”

    李云亭跳起来,跟随货车大步跑起来,他打过仗,进行过急行军,奔跑速度相当快,几步就追上了火车,一把抓住了车上的梯子,猛一用力,把子拉到梯子上,三步两步上了火车。

    于效飞跟在李云亭的后,快步跑着,把手放到梯子上先抓住了梯子,等到李云亭上到了车顶,爬进了车厢,他才轻轻一抬腿,把脚踩到梯子上,一手拎着电台,一手把着梯子,上了火车。

    小站不大,工作人员又少,站台又短,一分钟不到的功夫,他们已经过了车站,又到了野外的铁路上了。李云亭找了一个舒服点的地方坐下,笑着说:“敢这扒火车没有想的那么困难,这么容易就上来了。”

    于效飞也一笑说:“我还当你第一次得有点慌张呢!”

    李云亭撇着嘴说:“你大哥什么时候含糊过?打鬼子都不怵,还会怕扒火车?”

    于效飞看看怀里的电台说:“还好,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把电台带回来了,你检查过吧?能用吗?”

    李云亭说:“检查过,我让那个特务给打开了,各种东西都试过,看着好的。有了这个家伙,管保叫小鬼子有好受的!”

    一会功夫,车已经到了北平车站。于效飞和李云亭在没人的地方跳下车,李云亭领着于效飞从一个工作人员走的小门出了火车站,没有经过检查。

    回到他们租的房子,两个人十分兴奋,连大衣也没脱,就把装电台的包袱打开看。

    于效飞一愣:“不是用电池的?这个亨利!”

    “怎么了?有问题吗?”

    于效飞叹了一口气说:“唉,这是用普通电的,要受到家里用电的限制,不能换地方发报。不过,那种专用的电池也不好弄。”

    “你会电台吗?”

    于效飞得意地说:“当然了!我原来就学过,这次进军统训练班,又练了很长时间,中国的密码,国际的密码,我都会。有时间我教你。”

    于效飞熟练地接好电台,调试起来:“嗯,各项指标全部正常!可惜,没有密码本,要不现在就能用了。今天晚上咱们就架上天线。”

    晚上,于效飞爬到了房顶,把一根手指粗的铁丝沿着房顶架好,这铁丝是李云亭从车站弄来的,别处弄不到。铁丝漆成黑sè,跟房顶颜sè差不多,不上来检查,根本看不清。

    准备工作全部就绪,于效飞跟李云亭把电源接好,打开电台。李云亭说:“没有密码怎么发啊?”

    “我已经给亨利写信去要了,现在咱们可以先试验电台xìng能,可以进行明码发报,世界上有很多无线电好者,可以跟他们进行通讯,说什么都行啊!”

    于效飞调好波长,耳机里传来清晰的“嘀嘀答答”的信号声,于效飞把耳机放在李云亭的耳边让他听,李云亭十分兴奋。于效飞听到一个明码通话频道,就发报参加进去,他问道:“VHR94,航海者,能听到我的信号吗?听见请回答。”

    接连呼叫几次,都没有反应,于效飞感到非常奇怪,最后,他关掉电台进行检查,终于发现,特务破坏了电台上的发shè装置,电台只能听不能发!

    李云亭一股坐到椅子上:“他妈的!现在怎么办?”

    “这是另外一个圈,如果咱们现在去买电台上的零件,鬼子一定会检查。他们当初就想好了,如果咱们弄到了电台,就得去弄零件,那么他们即使是不能找到咱们,也可以在卖零件的地方抓住咱们。”

    “就是说不能买了?”

    “过了这阵是能弄到,不过,咱们现在不能等了。”

    几天后,于效飞他们找到了一个有鬼子电台的地方,西山rì军空军导航台。于效飞和李云亭故伎重演,穿上了rì本宪兵的军服,来到了导航台。这儿是为整个华北的rì本空军进行导航的地方,山顶架设着高高的天线,电台功率强大,但是却没有几个人工作,大概只有一个班的rì本兵守卫。

    于效飞和李云亭来到山顶,把守电台大门的rì本兵看到来的是一个宪兵少尉,马上立正敬礼。他刚刚伸手要于效飞他们进门的证明,就被于效飞接连几十个耳光打得满脸是血。rì本军队等级森严,他再也不敢说话了。

    于效飞找到一个士兵,问清仓库的位置,到了仓库。李云亭在门外把守,于效飞拧断锁头进了仓库。仓库里边有几台备用电台,于效飞拿出螺丝刀,用暴力破解了电台,把他们需要的发shè零件卸了下来。

    接着,两个人没事人一样扬长而去。

    他们回来之后,亨利的联络员到了,于效飞在他周围转了几次,发现这次他没有带帮忙的人来,确信这次不是特务,这才见了他,拿到了密码和波长,电台呼号表。

    当天晚上,于效飞开始了第一次发报:“JKH5,苏军总参报部,这里是VV2007,国者,现在开始报告紧急报,rì军将于内蒙古哈拉哈河畔的诺门坎地区,向苏军发动总攻。重复,rì军将于内蒙古哈拉哈河畔的诺门坎地区,向苏军发动总攻!”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